中华五千年 > 中国国家地理 > 中国江河 > 马颊河

马颊河

中华五千年 2007年10月09日14:41 (来源:互联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马颊河是一条古老的河流,周秦时称古笃马河,因河的断面较小,上游宽下游窄,形似“马脸”至唐朝以后故称马颊;德惠新河,原称马颊河(过去发源于平原县)自马颊河改线后遂更其新名。

   数千年来,马颊河由于受黄河改道和南北运河的开控,引水济运及减河(漳卫新河)分洪等影响,河道变迁频繁。早在新石器时代至战国以前,黄河未筑堤防,处于平原地区的河道不受约束,漫流改徙不定,黄河干流主要在河北省东南入海,“禹疏九河”于碣石入海。其实就是流入无棣境内的原马颊河。东汉后,黄河改道从山东滨县入海。五代时,黄河决口频率加快,约三年左右就发生一次,1148年的南宋时,黄河改道入淮,其溢水仍不断流入马颊河。到1855年的咸丰五年,黄河才真正由山东利津入海,达到现在的位置。

  河的灵淑之气有结,无棣境内的马颊河,自“发源”时起,便注定了它的古老和灵秀。如今汩汩东北而去的河水,地跨三省十八县(市),起初由河南金堤,清丰、南乐、入冀后又经高唐(山东)平原、陵县、乐陵、庆云,汪汪洋洋852华里,未了流入无棣北部与德惠河像两只巨膊相拥“禹贡之碣石”第二次(书面上讲)江流至沙头处注入渤海。

  第一次(书面)相汇,即为马颊河最早的自然流向沄沄的河水,滚滚而去的途中,却出人意外地与源自德州平原的一段河流相江在庆云县城以南(即现在的德惠河中下游附近)直接入海。

  有人说,河流的天性存在悲剧。细想有一定道理。纵观《历史》上“江河流域下的亚非文明”等,不难看出。尽管马颊河也有着与之相类似的“命运”。

  与具备了这一优点与缺点的河流一样,马颊河几乎涵盖了这些特点。偌若有关,驾车行驶在“九河末梢”的马颊河岸,沿岸上行,抛却因数千年沧桑褪变所形成的退海盐碱之地,行至黄昏,单见河桥依稀之处,袅袅升起炊烟,落日便在河的拐抹之处笑着!一切的人情风物,随烟波流水,任你咀嚼体味;不远处一株、几株槐树,却突然站着山鹊,用精心的相守,等待枝丫上“灵魂的居所”里孩子的成长。四、五月间的季节,是野花遍开的世界,远望近观、喇叭样的、菊花样的、太阳样的,兰兰的、紫紫的、白白的、黄黄的,那些老去的都有着共同伞样的花籽,在风里飘舞,如满扬的“香雪”,伴着夕阳,好不热闹。此刻,试想在遥远的岁月,黄河水哗哗地响着打断的是路的进程,却阻止不了对岸那提蓝摘花的少女和这边的痴情郎,于是,就有船、有了木桥,他们勾通了喧哗······这种情境让你不得不停下步来,静立······聆听“千里莺啼”,若乘“一叶轻舟”顺水而下、逆流而上,绿树倒影,房舍倒立,人影微晃,撒下几网,还能有银亮亮的收获;深秋,两岸仙枣红,食而香翠、满口生津;农人是最爽快的主户,他会待你如上宾,以酒相邀,谈笑平生;冬时,那坠雪的河面又是溜冰滑雪的场地;春来日,浮冰轻飘,水流缓极,“又是一年春佳处”。

   “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深。”马颊河无言,走势上是逊瑟于大河那种“吐吞万壑百川浩”的。水不仅滋润田土、培育嘉禾,而且最重要一点还是至关人民的生命与安危。如大河育就华夏五千年文明一样。现在说“命河”——马颊。史籍上关于整治水患的墨迹几乎各个朝代都有所遍及,以治水而发生的斗争更是不胜枚举。远的不说,发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马颊河罢工”距今就七十余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