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国国家地理 > 游记 > 广东省游记—广东拾零

广东省游记—广东拾零

中华五千年 2007年10月26日11:33 (来源:互联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都知道广东人好吃,是有些邪行。上下九的小吃“西关人家”曾让我惊讶,可以点来吃的东西达300种!而且店火得转不开身,不知现在怎样了。光把小吃顺一遍,得多少功夫?另外,人们见面不是问“吃了吗?”而是问:“吃什么了?”层次不一样吧!如果不吃点各色的,大家会认为你真没吃过“世面”。其实,有些东西是不能理直气壮的上台面的。

  虽然我不能完全认同他们的吃喝观,口味也南北有别,但广东吃东西方便,种类繁多是真真的。就拿亲友小区的会所早茶说吧,对社会开放,周日,几个大厅座无虚席,满满当当,拖家带口的老少食客都拉开架势,喝着,聊着,细嚼慢咽着,看着都有点眼晕。

  菜单分类为:粤菜、腊烧、锅仔、煎焗、者者美食(者加口字旁,没打出来)靓汤、小菜和主食等(含各种粥),其中有供北方人吃的面条、炸馒头、葱油饼、黄金糕、包子、油条,价廉,当然只占极小一部分,这是南方地盘,咱是北方少数民族。

  那些菜名,让不懂广东话的我,奇怪地变成了汉字半文盲,一雾水头。例如:铁盘者田鸡、百花酿粉葛、支竹味菜浸猪肚、夏枯草煲猪横利、香煎鱼骨腩、真菌芋丝浸鱼滑、马蹄密豆炒牛肉、粟米红罗卜煲鸡脚、红莲炖雪蛤等等,有的能猜出大概,可是那些组合搭配,严重不符合北方人的常用配方。经解释说明后,我觉得好笑,好累,还没吃,就好像舌头有点拧巴了。{猪横利----北京人叫口条----猪舌头}

  花钱不多,吃的花样可不少,可是茶位费四人共30元,是死数,一坐下就是这个价。一套家伙有小炉子、烧水壶、过滤器等,挺啰嗦的。那“坐儿”是花钱买的,是得多耗一会儿,不能像吃快餐,可一耗也不能干饮茶呀,不就得多吃了吗?

  相比之下,前一天晚餐的茶费好,“茗茶每位一元”。 在广东也属于大众化的、平常普通的店家,地处江边,又逢周末,食客人满近患。一大盘“元茜葱捞猪肚利” (猪肚丝)20元, 16元的咸蛋瓜香芋,还有深井烧鹅皇、清蒸丁桂、客家酿豆腐煲什菇等,一餐搭配必有煲、仔什么的,由服务员给分餐,可不是清汤,煲中还能捞出不少干货呢。每菜的原料都新鲜、实惠。我左顾右盼一下,周围喝酒的人不多。

  广东同胞梦叶陨峭仿倍臁⒐阒萆斩臁⒈本┛狙冀小?lt;B >VS,我觉得没法比,不是一码事。青菜罗卜,各有特色,还得看配着什么吃。

  汕头的吃也很方便。特别是小吃令我比较享受,逛着街,一定能找到多种甜品,诸如绿豆沙、炖莲子、百合羹、红枣银耳,每碗2元。早餐我吃5元钱一大碗的汤粉,半自助,有鱼、虾、鱼饺、各种丸子、鲜猪肉、牛肉、贝类、生蚝和青菜等多种选择,(指能挑五种)还可以选下粗细薄厚不同的面条、粉条、米线、河粉等。就是私款吃喝也很容易满足。店家都备有消毒碗柜,反正那些洗过的容器都在柜子里烘着呢。

  汕头街边有许多凉茶店,一般分清凉、滋补、清润、清热类,价格多在每杯1-----5元间。如含虫草、鹿茸等高档成分的还可以预订、外卖,有60元的。一般咳嗽感冒,上火凉茶都管用,我声音沙哑,老板还另给我加了一勺药粉,不加钱,见效,可是太苦了。

  在南澳可别轻视路边的小摊,什么鲍鱼、燕窝、鱼翅的应有尽有,档次质量我不知道,可是城里那包装精美,雪白如的银的鲨鱼翅丝,我倒觉得是漂白过的呢。

  汕头特色肉果脯、点心和各类“馃”都是现制的,价格合理。同时西式面包、铜锣烧、老婆饼也到处都有。超市里吃的东西北方有的都有,可是还有北方没有的、少有的,比如各类速冻肠粉,新鲜鱼饺等。4月里,北京25元一斤的新鲜大金鲳鱼,此地卖价16块八。

  服务也有特点,而且没听到过店家“对不起,这道菜没有”的不负责的敷衍话语。深圳一家叫五谷芳鸽王的店招牌上写着30分钟上齐菜,超过5分钟以内,全单九折,自35分1秒开始九折.超过15分钟,从15分1秒开始,全单8折,不需30分钟上齐的,敬请告知,以便掌握节奏。

  另外广东的洗碗公司也值得一提,是专职的,负责洗个饭馆的碗,消毒后用薄膜把碗封起来,看着很放心。这些细节,无疑让客人享受到了服务的周到。

  在广州的一个菜市市场,一个鱼贩始终令我不能忘怀,非写几笔不可。等着姐姐买菜,我游逛着,被一个瘦女人的动作抓住了视线,她正把一条足有两尺半长的大鱼抡圆了朝地上摔呢!噼里啪啦,没几下,那鱼就在激烈的撞击中脑震荡了,暂时晕过去了。她立马把它抱上了屠宰台,抄起一把特大号的圆角菜刀开始动手术,连切、带拽、加掏的收拾着,那鱼开始抽筋,尾巴在抖动,身子在案板上滑,是昏迷中的挣扎,没用!一转眼,就活生生地被剃下了两大条厚厚的净肉,简直是铲下来的,非常整齐。可怜的大鱼连疼都没顾上叫就骨肉分家了。白嫩半透明的“鱼里脊”和带头的鱼骨刺躺在那里,等着溜鱼片、做鱼滑了。已经看不出残酷了。

  鱼贩用手背抹了两把脸,喘着粗气。这把古老的生存手艺,实在是太技术了!这不是简单的熟练工,那招式、程序、速度、刀起肉下动作的干脆利落,真是挥洒自如,豪气冲天。要练到这种高手的份上,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还需要一定的体力脑力配合,我都看傻了!没说的,佩服!你要是在几分钟把我写的字念完,她同时就干完了,真的,就有那么快!反正我眼花缭乱的,很受刺激。

  我怀着敬意细端详了这个中年的女人,肤色很黑,五官不太好看,但身材一级棒!运动员一般。丰乳窄臀,腰身轻巧,四肢细长,没有赘肉。动作敏捷富有弹性不说,有一种原始的力量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实在太自然了!是边上那个瘦汉子娶了她吗?我脑子里开始编故事,一个普通女人的生命历程展开了。像电影蒙太奇,此时此刻,脑海里的画面转向一些撒娇的胖太太和扭着腰肢的美人们,正在广告片里往身上涂着减肥霜...,生活这场大戏在大千世界的剧场里播放,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我在角落里观望,没有拍照,不好意思,觉得那是侵犯和打扰。她在忙着拼着力气讨生活呢,也许已经帮儿子盖起了三层楼房?我觉得自己很造作,很惭愧。悄悄地走开吧。等将来我弄个望远镜头再说,有点不甘心。

  广东的市井气,让我感到了一种心灵的安分,这就多了一分知足和安乐。伴着海风或江水的气息,亲近着自然,他们享受生活。住的房子不错,绿化也不错。吃得好、睡得香,还不断地进“补”。日子过得精细,有滋味。在他们中间,我变成一个唯心主义者了。在北京天子脚下,多年来产生了许多我这样总会不由自主忧国忧民的小市民,心在天上飞,脚在地下跑,身子忽高忽低,还以总以为自己站得高看得远,养成了另一种狭隘心态。嗬嗬,四处走走,有幸在此地脚踏实地,共食人间烟火,很不错。

  说句坏话吧,水源污染,太严重了。特别是汕头,花草、广场、酒店和新楼盘都很漂亮,可是有几处臭水横流。在去南澳的路上,我从开着的车窗外望,几次被熏得透不过气来。那些鸭群竟然还能在几处恶臭的河沟里行游,它们丧失了嗅觉吗?还是被逼无奈?习惯成了自然?基因变异了吗?这样下去,发展,还能够持续吗?这么好的家园,有吃有喝的同时,愿那些江河小溪早日清洁如初。否则不知要吃出什么毛病来。

  (烧鹅)

  (早茶)

  (5块钱的早点)

  (南澳小摊)

  (洗碗公司消毒的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