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国国家地理 > 游记 > 湖南省游记—凤凰随笔记录凤凰一夜

湖南省游记—凤凰随笔记录凤凰一夜

中华五千年 2007年10月26日11:02 (来源:中华五千年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五月江城的这个正午,已俨然盛夏,太阳映照着窗外整齐的柏油马路和高耸的楼房,熟悉、现代、喧嚣。让人不禁疑惑,48小时前那个凤凰悠闲的午后,我真的在那里吗?踏着被岁月磨得透亮的青石板,沿着灰色屋檐下的阴影,嗅着满街儿时熟悉的糯米糖香的悠闲的午后,我真的在那里过吗?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凤凰。

  很多人都仰慕于“凤凰-中国最美的小城”之名号,我所倾心的却是凤凰山清水秀、老街古楼之外的那份自在悠闲甚至是散漫的气息。平素算计着紧张着的“时间”,仿佛突然中了头彩般一夜暴富起来,随便浪费吧任意虚度吧,这种奢侈的感觉可真是好啊!

  凤凰一夜

  凤凰一夜,无关暧昧,只是一个时间的记录,记录在凤凰随意挥霍的三十个小时的时光。

  初抵凤凰的第一站是沱江泛舟。坐在因日头的爆晒而散发着浓重桐油味的“乌蓬船”里,看两岸吊脚楼安静的顺次退去,如果不是因着两岸川流不息的游人,你会忍不住循着船儿平缓的摇晃节奏而悠然睡去。沱江已经不清澈的水,水底已经不在摇弋的枯死的水草,的确让人有丝心疼,在环保的问题上,我永远信奉“行大于言”,所以不说也罢。

  泛舟的终点处上得岸来就是老街的街道了。弯延其中,商铺林立、游人如织,每个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所喜爱的。有人喜欢重重院落的老宅、有人喜欢色彩缤纷的裙衫、有人喜欢满街的姜糖扭扭糖猕猴桃脯、有人喜欢琳琅满目的各色饰品、若对一切买卖都不感兴趣还可以欣赏满街喜悦的人群、再不济还可以找个街角静坐着看写生的男女们在白色的宣纸上一笔笔描下凤凰。。。

  傍晚的时候,最好选择在虹桥的二楼看夕阳西下。虹桥之于凤凰犹如天安门之于北京一样,肩负着标志性建筑和地理坐标的双重身份。至少我在凤凰城九曲回肠般的老街里穿梭时,但凡感觉快要失去方向就必定需走到江边找寻虹桥以确定自己的方位。夕阳西下时的沱江,有着一种很温暖的美,看夕阳把江面一点点染红,看撑船的老人家渡船回家,看两岸的吊脚楼渐渐退去光芒隐入夜幕的怀抱,你很难不爱此刻的凤凰。。。

  夜幕降临,现代的霓虹灯和古老的红灯笼将沱江两岸打扮的旖旎万分,江边有很多卖灯船的小姑娘,可惜她们已没有“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那般的纯朴了。不过夜晚的喧嚣会让你恍忽觉得这里并不是凤凰,那么我们也可以忽略这些孩子们并不似翠翠了。。。凤凰的夜晚,歌舞升平,随便走进一家酒吧都是满座的行情,你更会错觉,这里真的是凤凰吗?如果来这里是为了寻找沈老的世界,难免会黯然神伤,可在这个大山都可以炸开铺公路、苗族的孩子汉语远比苗语懂的多的时代,我们谁又有权一厢情愿的要求它永远封闭和原始呢?每个人和任何生物在进化史上都有充分的自主权,如我们这般的匆匆过客只需要用尽量宽容的心去看去接受而已。你爱,它是凤凰,你若不爱,它也不会涅槃。

  从酒吧出来已近凌晨,这个时候白天人头攒动的街道仿佛空城一样寂静。上辈子我定是属猫的,越夜越精神,这是我最欢喜的时刻!月色照亮着青石板路、微凉、一步步踩着自己的影子,多么惬意和美好!出行前,一位远方的好朋友严重推荐清晨去虹桥边看朝阳、炊烟和洗衣女,想着她的力荐这一刻我是真打算就不要睡了,守着此刻宁静的沱江,看朝阳一点点跳出水面,那该多美。。。同行有朋友沿路提醒着安全善意的叮嘱女孩子不要一个人往深巷子里探,也许是“不知者无畏”,在这样的地方我往往丝毫都不害怕,一点也没有在武汉最繁华的商业街头那种不安全感。人的善恶多为环境所造,我固执的认为,在广阔纯净的环境里成长的人必然会有温柔善良的心。那一刻心里很期盼能够有王筝纯净的歌声在夜空回响“那时我们什么都不怕,看咖啡色夕阳又要落下。。我们都是好孩子,最最善良的孩子,怀念着伤害我们的;我们都是好孩子,异想天开的孩子,相信爱可以永远。。。”

  夜终归是会深的,一如黎明终归会来一样。很庆幸没有错过朝阳中的凤凰,晨光、炊烟、洗衣女,一个都不少,更大的收获还有干净的空气、江心的一叶扁舟、扫帚和青石板摩擦的唰唰声、扛着背篓赶着出摊的老婆婆、腿边偶尔蹭过的大黄狗、街转角早起素描的学生。。。这一切构成了一副无比和谐的画面,让你驻足、观望、留恋、辗转!

  每时每刻的凤凰,有着千变万化的美,旅行中快乐是要自己去发现和体味的,这个太重要!

  凤凰随想

  出门前,MSN上朋友跟我说,凤凰也许更适合一个人的旅行。无关小资做派或故作矫情,只因为城市中的我们被热闹和关爱包围的太久,很难再有孤单的体会,独处在陌生的环境面对陌生的路人,身体里面另外一个自我往往会跳出来陪伴孤单的自己,由此我们也得以能够和那个陌生却亲近的自己对话谈天,“哦,原来我是这般这般的啊”,“咦,你也那么那么的呢”等等等等,而这些对话印衬在凤凰的青石灰檐中自是应情应景。

  也有看说凤凰城内游荡的女子多是落寞的孤单的伤感的,一如翠翠那般满载无所寄托的爱。如果能够选择我更愿意如白发的张兆和一般,在沈老去世后多年,清理着封封泛黄的情书时仍然能静静地说“我是北京城里最幸福的人!”,我想这定是每个平凡女子百转千回后的终级理想。

  凤凰,该怎么做ending呢?

  还是那句话: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凤凰!

  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就回来!

  (归家)

  (晨光)

  (日落虹桥)

  (沱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