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国国家地理 > 游记 > 四川省游记—溜溜山下康定城

四川省游记—溜溜山下康定城

中华五千年 2007年10月26日14:08 (来源:互联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因为康定情歌,康定城是很有名气的。然而许多路过的人总是说根本没什么,跑马山也就是那么不起眼的一个小土堆。我们在七月经过的时候,也只在城里稍微停留了下,到李凉粉吃了碗凉粉,等大雨过后就朝新都桥去了。


  万新龙回来以后说:康定城是很好看的。我才想起那穿城而过的折多河和那些藏式的灯笼。如果人们都在对同一个地方说着挑剔和负面的话语,那么那唯一一个说出赞美之词的人才一定是真正用心看过所见的一切。

  (那是溜溜的康定,居住过康巴汉子的情人!)

  每当节日来临,我们本该欢庆;每当举起酒杯,我们本该畅饮;每当走在路上,别的好多事情我都将不放在心……我的本意,我是喜欢开心微笑的人,第一次见到焕然的时候,她说你的笑容真好,我要学一下;然而时日,已经渐渐拿走了那样的微笑,醉人的笑容几乎没有了。

  我们十个人的队伍在29日日暮时分终于在溜溜山下康定城会合了,这是我第一次与全然陌生的人们结伴同行,有些好奇有些迷茫但是也很镇定,我并不愿意自己生活的圈子总是日复一日在旧的地方重复,但我也不是太喜欢到新新的地方寻求刺激,生活和徒步的路每一天都是新的,有时候我还是希望看看别的人是什么样子。

  大家在日暮时分相聚,我不太能记不住同志们的名字,心想后头有的是时间的。那晚上的晚餐,是这次出来行军路上最后一顿丰盛的晚餐,我们去了住处旁边的川老汇火锅。

  (那是溜溜的情歌,寄托过无限的热情,真正的贫穷是没有歌声的苍白;而真的富有,也在我们的内心!)

  有时候我会希望自己是千杯不醉的,有时候我会希望自己是力拔千钧,因为我被感染了,我确实是容易被感染的人。人内心的变化真的是一样奇怪的东西,其实人与人,最远的距离不是因为知道站在对面的人不爱你,而是因为明明我们眼看着对方,说着客气的话语,我却不知道你恨我,恨是一个多么强烈的词汇,嘿嘿。

  本来我们的晚餐还没有开始,大家也才刚刚团聚,我却完全被旁边那一桌唱歌的人影响了,其实是我们影响了他们,然而现在,自私是人们的天性,我硬要说是他们影响了我们怎么办。
他们大约也是十来人,拉了两张桌子凑在一起,涮锅的菜摆满了一桌子,正在一首一首接连不断地唱歌,唱的歌曲,有的熟悉有的不熟悉,然而一概都是很激扬很热情洋溢,边唱边把身子拗过去拗过去,有的还互相手拉着手,做出马上就要翩翩起舞的样,使我疑心那在他们一定是最最感人的歌声。

   (醉人的笑容你有没有,大雁飞过菊花插满头!)

  那时候我只是想,那是真正像节日一样毫不掩饰毫不做作的开心,我真羡慕他们;那真是一样特别放松的娱乐,我真的羡慕他们;他们为什么不担心被别人看到和分享自己的快乐,我真的很羡慕他们!我有不起那么醉人的笑容,我真的羡慕他们!他们过来和我们敬酒,希望我们能和他们一样忘情地开怀歌唱,他们那么大大方方,我真的羡慕他们!

  打箭炉在我,很久以前只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代码。第一次去,我感觉到那里的水果很便宜,有家藏式的灯具好漂亮,可是做成了很具体能在家里使用的样子,我带不走,我去和店主商量照个像,店家爽快答应了。

  我第二次去的时候,因为一群在饭桌上纵情歌唱的男女还有他们的醉人的笑容,使得我再次体会到了这是溜溜的康定,历史有时候只是把剑藏入了刀鞘,其实化成了另外的锋芒,倘若你要闭目塞听,谁也不会来扳开你的眼睛。

  康定,你的人们用歌声与微笑使得一个忙于果腹的人放下筷子,使一顿晚餐不仅仅是一次吃饭!

  (这是光辉的节日,胜利的节日,伟大的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