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国国家地理 > 游记 > 四川省游记—天边的泸沽湖

四川省游记—天边的泸沽湖

中华五千年 2007年10月26日14:16 (来源:互联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你说,你要去泸沽湖了,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为了一台刚刚新买的相机。有目的的去远行,好像在你的记忆里,这还是第一次。临行前,很多朋友都说:你巴适唷,又出去了。说这话的是万财。在接下来的泸沽湖之行中,万财还不甘心的发短信问:有没有粉子同行喃?有没有艳遇喃?那天是中秋,你正在湖边,准备拍泸沽湖的月亮,结果都很失败……

  你说,很久都没有坐过火车出行,这次你要选择坐火车。你说记得第一次坐火车去北方的一个地方,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人们常说,有一种记忆,会让你记住一辈子的。那次的记忆的确也是这样…… 

  火车翻越秦岭,又过了八百里秦川,随后又跨越了黄河、然后是满目黄色的黄土高原,郑州到了。站台上出现很多了很多人推着的小车,小车上装满了各种食物,最惹眼的是被烟熏的香喷喷的道口烧鸡了。据说这种烧鸡很出名,产于河南的道口,又叫着道口烧鸡。于是满车厢的人都骚动起来。很多只捏着人民币的手,一会儿就把小推车给覆盖了…… 

  列车继续前行着,满车厢都是人们呲牙咧嘴撕着道口烧鸡往嘴里送的各种姿态,很是好看。随后有人开始在争论这鸡的出处了。有人说是河南的许昌,也有人说是河南的新郑,还有人说是开封。总之没完没了的。你只是在旁边冷冷的看着,也很是羡慕,最后你抵挡不住香飘肺腑的诱惑,干脆起身来到了列车的过道处,两眼死死的盯住往你身后飞速掠过的贫瘠高原,对着自己的心里说,有一天,要坐火车再次北上的话,你一定要把这道口烟烧鸡吃个够。那时,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中期,是属于你还在骑着自行车到机关上班的年代…… 

  未了,十几年过去了,你也再没有坐过北去的列车了,你也不知道,现在的道口烧鸡还会那样有名吗? 

  你在去西昌的列车上,望着黑漆漆的窗外,想着第一次坐火车的经历,感觉很是好玩。同时也觉着,人的欲望有时是很好笑的,很单纯,大多的时候,就像是幼儿园里大班的孩子。不过要看穿这些事,要等很多年,你才能感觉得到了…… 

  想到这里,你不由得对车窗里的你自己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坐在你对面的一个女人很好奇的看着你,这样问道。 

  于是,你就把自己刚才想的第一次坐火车的经历告诉了你对面陌生的女人。 

   后来,你对我说,车厢里的女人也是利用黄金周之前的空闲时间去泸沽湖度假,散散心,如果有可能的话,她不想再回到都市。你问她原因,她说没有原因,只是心里这样想着就是了…… 

  后来,你还告诉我,你很后悔你没同她约定再见,你后悔没有到成都下火车后跟踪她,你后悔没有勇气,没有去纠缠她,你甚至后悔没有留下她的姓名、单位和地址…… 

  一切都是在旅途中发生而发生,又是一切在旅途中结束而结束,这或许就是我们常说的宿命。无论是爱情还是生活,大抵都是如此吧,你这样很无奈的告诉我。 

  西昌车站很小,也不是很干净。车站的广场上没有多少人,除了一些当地的男男女女,穿着一些民族服装围在一起,在那烤着早晨的太阳外,再就是一些当地旅行社的人围上来问:要不要车,住不住宾馆,要不就是问去不去泸沽湖,然后就说,我们有很多很多优惠的话语了。 

  你和她就这样结伴冲出了被那些人围困的西昌车站。走到车站广场,她把装行李的登山双肩包往地下一放,就向老远的地方挥舞起了双手。早晨的阳光照在她的短发上,镶起了一个很好看的轮廓。远处,是车站停车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客运的大巴整齐的停放在那。你顺着她挥舞的双手看过去,有一部叫“猎豹”的越野车停在那,旁边有一个戴着毡帽的胖胖的男人,也在朝着她挥着手。我们走近时,这个接车的男人很好玩,一只手拿着一朵向日葵,一只手又从向日葵芯里,取出一颗葵花籽就往嘴里送,然后又和我们说着话: 

  “这段时间,泸沽湖的天气不太好,还是处于雨季”,他一边说着话,又一边把我们的行李往车屁股的后备箱里扔,还一边从嘴里吐出瓜籽皮。 

  “二娘还好吗?”她这样问着这个男人。 

  “还可以吧,她听说你要来,房子都准备好了”男人说着这话时,眼里的目光不断的朝你的身上扫射着。 

  “这是我在火车上捡来的,他也是要去泸沽湖的”。她很干脆的就这样把你介绍了。

  后来你知道了,这个男人姓杨,原是四川这边泸沽湖镇的镇长,后来去了盐源县的旅游局当了副局长,再后来当了县农机局的副局长,他本人是藏族,一个很豪爽的男人。 

  你对我说,泸沽湖,位于四川的盐源和云南的宁琅,其水面的三分之二都位于盐源。前些年云南丽江的旅游资源火爆开发后,位于云南泸沽湖的里格、大小落水,还有永宁也开始了人满为患。但不知为什么,从西昌到泸沽湖的近300公里路面,全是一路坦途,但从这边去泸沽湖的游人,只是带走了盐源的一路灰尘而奔云南的里格、大小落水和永宁了。 

  你还说,泸沽湖住的是摩梭族人。人们知道摩梭族人的生活习惯和摩梭族文化,大多还是从杨二车拉姆的一本书《走出女儿国》,还有前几年一个叫梁碧波的人拍摄的纪录片《三节草》中得知的。如果还要往前推应该属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一个叫李霖灿的清华的学生,他在从北京流亡到四川李庄时,在途中拐了个弯,发现了这个地区,包括云南丽江,那个时候这块地方,被李霖灿称为产生东巴文化的地区。再往前,那就是一个外国人了,但他的书中没有泸沽湖,只有丽江了…… 

  后来,你告诉我,在去泸沽湖的途中,你觉得也是被你捡来的那个女人和老杨的对话很是好玩。你说在他们的路途聊天中,你感受到了泸沽湖人的幽默。 

  “这些年,去泸沽湖的人多吗?”那个女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侧着身子问着正在开车的老杨。听语气,她也是第一次到泸沽湖吧。你这样想着。 

  “现在外面对泸沽湖有一种误解。”老杨一边开着车,一边应声说道: 

  “好像生活在泸沽湖的人,没有正常的生活。一天到晚,无论男女老幼,每天所要干的事,就是走婚。他们不种地,不捕鱼,不会干其他事,除了漫山遍野的走婚,还是走婚。就连一些以往生活中的一些地名也改成了什么‘走婚桥’、‘情人滩’、‘情人山’等等的真是让泸沽湖的人哭笑不得。”紧接着就从老杨的嘴里突出了一连串的脏话……

  (里格岛)

  (泸沽湖、云)

  (拾渣的青年 )

  (湖上飘的小白花)

  (逆光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