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国国家地理 > 游记 > 西藏自治区游记—巴塘到芒康竹卡 

西藏自治区游记—巴塘到芒康竹卡 

中华五千年 2007年10月26日16:54 (来源:互联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这次出来之前,川西一直有雨,给了我雨中行路的心理预备。可是出发后倒一直是好天气伴随,蓝天白云带来了好心情。
  可是今天终于下雨了,虽然不大,但是阴沉沉的天色使人感到沉闷。
  也许是坏天气带来的结果,我们与司机之间也发生了争执,这是包车出行中最不愿意出现的。由于种种种种原因,争执的结果是将原定的路线、行程、时间,进行了很大的改动,失去了我最期待的一段路线。不过,可能是天意,其实无论如何,我也命中注定要将期待已久的这次行程半途而废的(这是后话了)。
  原定今天要从巴塘到左贡,可是,由于争执的拖延,直到接近十二时方才动身。车子沿着湿漉漉的路面离开了巴塘,今天我们就要进入西藏了。
  前面就是金沙江,水色浑黄,与清澈的巴曲在交汇处形成了分明的交界,清浊相交归于浊,浩浩地流向南方。
  看着浑黄的江水,大家不禁小腹起意,下车来解手。然后都向我戏谑道:待你回家时,这水也该流到你家门口了。起初忿然,然后释然,据专家说长江的水质现在已经是二类,再过若干年将进入不可饮用的三类水质。想我下游人民,从来以博大的胸怀,宏大的肚量来接受这来自上游的汤汤水水,又何必在乎这几人的涓涓细流。并且总好于北方的焦渴,还得要将这水从中分出一股,北上去救助那里干渴的城乡。

  在竹巴龙上了金沙江大桥,离开四川,进入西藏,进入那片神奇的土地。那里,对于谢老、小周、梦中来说,是首次的光临,新鲜的刺激将时时刻刻;对于师嫣、老财、阳明和我来说,则期待更深的理解和发现。
  路面再不是好的了,沙石路伴着深沟,岩壁显示出了破碎的岩层。谢老讲解着关于地球板块的学说,就是这板块的冲撞,隆起了世界的屋脊,导致了岩层的破碎和地质的不稳定,也就造成了川藏公路的艰险。
  过江后,要翻过4170米的中巴拉山口。这时的云层低垂,遮蔽了高处与远方,使人感觉不出山口的高差,只是看到山下弯曲向上的公路时,才知道车子已经上了高山。
  到了芒康,已经14:40,停车来吃已经迟到的中饭。司机说,今天到左贡的话,要开夜车,还要翻越觉巴山和东达山,建议就到澜沧江边的竹卡过夜(2660米)。
  在芒康附近的路还是柏油路面,其它仍然是沙石路面。先翻过4380米的拉乌山口,然后一路往下到澜沧江边,这其中的一段路风景秀美。
  山谷间有着大片的绿地,顺着山势,慢慢的低下去。散落的藏房亮着白色的墙,阴雨反倒涂浓了庄稼的绿色,让纠缠在山腰上淡淡的云羡慕得不愿离开。
  一座白塔,孤单的立在路边,不知为何没有多彩的经幡陪伴,也只有漂浮着的云给它一些慰籍。
  车子继续往下,也许是海拔的降低,旁边地里的青稞已经见黄,给山野又添加上鲜明的色彩。

   青稞的收获,是由妇女们的背负来进行运输,重负使得身躯弯曲,大垛捆扎的青稞几乎完全遮挡住她们的身体。看不见男人们,也许去从事他们认为更重要的事情。

  不过,除了劳动还是有休闲的。两顶漂亮的帐篷搭在草地上,里面悠闲的坐着一些人,是家庭的喜庆,还是节日的欢聚?

  向一个小姑娘打听,她不说,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我,那天真的容颜使我忘记了问题,只顾得按下快门。
  继续下山,看见了澜沧江,不似金沙江那么阔大,水色倒是一样的浑黄,毕竟源头和途经都是差不多的地域。水面窄,流速当然急了,急流卷起了不少的漩涡,在水面上绕出一个个的圆圈。
在接近竹卡时,江水流入一段峡谷,陡立的岩壁夹拢起水面。江对岸出现一群建筑,司机说我们就准备住在那里,好啊,可以在岩壁上的小亭子里看着澜沧江,让夜色慢慢的掩盖住一切。

  天色尚早,大家下车,准备走到对岸的住处。这样可以沿江边走边看,并且回去可以吹一个真实的牛:我们徒步穿越了澜沧江。
  走到桥头,一座不知是哪个年代建的碉堡,土石结构,在此看守这交通要冲。只是眼下的时代不同了,反动派们想来不会对这里感兴趣了,所以守卫者们已经离去,留下碉堡任其衰败。
在桥的另一端,一座纪念碑,是为了当年将这天堑变通途而牺牲的战士。在那个年代,除了他们,还有谁能来此付出。
  走进一座院子,绿化得很好,干净清爽。住江边小别墅似的标间,160元。我们住进不在江边的平房,30元/床。这里没有手机信号,打电话要到后面的街上,一元/分钟。吃得不错,阳明将厨房里的松茸全部搜罗,鲜美诱人,还没来得及多搛几次,已经盘底朝天,吃了个罄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