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国国家地理 > 游记 > 广西壮族自治区游记—放逐涠洲岛 

广西壮族自治区游记—放逐涠洲岛 

中华五千年 2007年10月27日10:06 (来源:中华五千年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受不了黄金周各大旅游点的喧嚣,也耐不住在家无所事事。朋友大力推荐我躲去涠洲岛的北港,一个她路过之后便魂牵梦萦的地方。

  打电话给北港的客家人部落订了间房,至于是什么样的房,心里是没有底的,老公把期望值降到了最低,有窗户的房间就行。电话那端客家人部落的陈老板声音诚肯且谦逊:“我们这里既不是家庭旅馆,也不是渔家乐,就是一种很原始的感觉。”我暗想,能体会出这样感觉的人,一定很懂生活,所以我毅然决定把我们的假期交给他打理。

  北海到涠洲岛的渡轮,一路劈浪前行,轮船所到之处,不时跃起一两只蓝色的鱼,贴着海平面展翅飞行,飞出几十米后,再一头扎入海中。第一次亲眼见到飞鱼,惊讶的差点把下巴跌落海中。因为这种鱼飞行速度很快,我们费尽周折也没能拍到一张照片,很是遗憾,但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还有机会与飞鱼更亲密地接触。渡轮航行了两个小时,我们目送北海港逐渐消失在海平面,再看着涠洲岛徐徐从另一端的海平面上升起,心情就莫名的澎湃起来。

  客家人部落老板的侄子到码头接我们。北港在涠洲岛的最北端,离镇上和景点都有很长的距离,鲜有游客探寻得如此深入。蜿蜒的小路带我们穿过坠满果实的香蕉林,渐渐把喧闹的人群抛在脑后。当一艘饱经沧桑的破船跃入我们的视线时,北港咸湿的海风便带着她的诚意扑面而来了。

  带茅草棚的小木屋 

  渔家老板给我们留了间带茅草棚的小木屋,含蓄且雅致,朝北朝东各开有一扇窗,未经修饰的窗框还散发着木料的香氛。一弯浅坳看似不经意的围着小木屋,当潮起的时候,海水漫进来,我们的小木屋就成了名副其实的无敌海景房了。

  (带茅草棚的小木屋)

  (推开小木屋东边的窗户,便有这样的美景)

  (眼前破旧的木船虽然不再远航,它依然愿意守候在这里,看潮起潮落)

  温馨的鸽子笼,酷酷的天然足球场,废旧饮料瓶和木桩做成的环保小夜灯,随处可见老板的别致用心。

  老板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我们在凉棚昏暗的灯光下吃海鲜,喝啤酒,海风轻拂,蟾鸣悦耳。夜幕拉上后,月亮就坠在我们的茅草屋檐下,温柔地凝望,让人惬意得不真实。

  (月亮坠在我们的茅草屋檐下)

  天堂狗 

  渔家老板养了两只狗,一只叫羞花,一只叫闭月。它们好像也不太在乎自己叫什么,每天沉浸在自己的快乐天堂。

  羞花和闭月早上起来,便在沙滩上追逐打闹,或是在沙地上刨螃蟹,找到一只,便衔在嘴里,得意的呜呜两声,再放开,再去追回来衔在嘴里,螃蟹被搞得晕头转向,它们却乐此不彼。有时闹腾累了,就顺势坐进自己刨出的沙坑里,头和前爪趴在沙滩上,懒懒地望着海面。

  我想人类永远不懂它们那种简单的快乐。

  (羞花和闭月)

  爱生气的刺豚 

  第二天起个大早,知道我们要去钓鱼,老板给我们切好了鲜鱿鱼块儿用作鱼饵。北港的沙滩非常平缓,可以径直走出去二三十米远再抛竿。鱼不多,可能是因为退潮的原因。用了很长时间才觉得有鱼上钩了,线收到近处,发现是条很小的鱼,再拉出水面,上钩的鱼突然鼓成一个气球,挺着浑圆的白肚子。这才发现是条小刺豚,生气的样子煞是可爱。因为肚子里吸满了空气,身体也变得轻飘飘的,可以随风飞舞了。取渔钩时候也不敢用力,生怕把它捏爆了,一捏它嘴里还发出吱吱的声响。看来小刺豚是真的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哦!

  打鱼生涯————亲密接触会飞的鱼 

  下午四点过,从海边回来,有渔船来给老板送海鲜。老板说可以跟船家商量带我们出海,我们自然是欣然前往。船摇摇晃晃驶出去十来分钟,海水依然清澈见底,俯身就能看到海底竖着一根根的浅棕色的海草,船家说是海草,我觉得说海树更为贴切,整个看起来就是一片海底森林,非常壮观,仿佛是海底生物的天然保护屏障,难怪我们在岸边总能看到海面有一根棕色的弧线。船家说驶出这片海草,就可以撒网了。

  渔夫把船速放慢下来,缓缓前行,他教我们匀速的将渔网一环一环放入海中,我们还是不太熟悉撒网的节奏,整个过程可以说是手忙脚乱。接下来,就是渔夫再三强调的关键步骤,在旁边拍打水面恐吓鱼群!他说动静越大越好,鱼群在慌乱之中就会送上网来。于是我们一船的人都忙开了锅,木棍、钉耙,能用的工具都用上了,近乎疯狂的制造混乱。船夫观察了一下水面后,认为可以收网了。收网是一个充满惊喜的工作,每拉上来一截就会有不同的惊喜,我们全部都挤到一边去抢收,结果搞得船差点侧翻。渔网收上来挂着大大小小的三十来条鱼,我们欣喜的一一清点,船老板却对我们的工作成绩很不满意,说打水的时候不够卖力。天知道啊,我们已是竭尽全力了,船上打工的日子真是辛酸啊。

  看我们有些泄气,船老板又来安慰我们,可以带我们去看别的渔船打飞鱼。这回是换眼珠差点掉到海里,飞鱼也可以打的吗?它能停下来让我看看清楚我已经很知足了。原来,这种看似神秘的飞鱼也是很笨的,只要用带浮球的渔网就能轻易网到。步骤是一样的,不过人家用的渔网好象专业很多,有好几百米长,围着海面由外向内的绕着圈撒网。一阵恐吓过后再从中间收网,一次能网上来上百条带翅膀的飞鱼。看着眼馋,我们就忍不住从外圈去抢收人家的成果。还好两个渔船的老板也是亲戚,就任由我们胡闹了。两三个回合下来,我们抢到的飞鱼也有二十来条了。在打劫的过程中,我们体会到了比打鱼更大的乐趣。太阳下山时,我们已经成了一艘名副其实的海盗船了。

  有一种享受叫发呆 

  上岛的第三天,风雨大作。不能钓鱼,不能游泳,也不能出海。但是我们可以搬把凉椅,坐在屋檐下发呆。看雨水顺着茅草棚坠落,串起晶莹的珠帘。幸灾乐祸昨晚晾的衣服,被淋了个通透。海水涨了很高,暗自窃喜我们会不会被困岛上,一年半载的不能离开。

  久违的清闲,瞬间弥漫了我们的小屋,被子不用叠,桌子也不用整理,由它们散乱去吧。海面上没有一艘船,看天吃饭的渔家也得来一个理所应当的假期。厨房开水没有了,早饭更别提,早起的客人或像我一样坐着发呆,或探出头来望望又蒙头大睡。老板和他的伙计都赖在床上,没有人去催促他们起床,大家就像一家人,彼此包容着。这是天赐的假期,我们都可以无所事事,只有成群的蚂蚁还在顺着门框奔波。

  要说再见总是很难 

  两天大雨后空气异常的清新,再度放晴的那一天,我们就要离开了,无论我有多么不舍,假期就这么无情的结束了。再见了我的快乐港湾,还没有离开我已经开始期盼再次回来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