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国国家地理 > 探险经历 > 西方探险家眼中的新疆喀什

西方探险家眼中的新疆喀什

中华五千年 2009年04月04日16:58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19、20世纪之交,荣赫鹏等西方探险家们有关喀什的文字和图片资料,包含了很多现今中文资料中找不到的珍贵的历史和文化信息。
  喀什被称为“丝路明珠”,马可·波罗在其游记中曾经说过,喀什是从西方进入中国的第一个关口,那儿不仅自然景色独特迷人,而且城市繁荣,商业兴隆。西方人从印度进入中国腹地去探险或考察,或是从中国境内沿着陆路上的丝绸古道前往中亚各地,这儿也都是必经之地。
  从浩如烟海的西方中国游记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少直观反映喀什自然风貌、民俗民情,以及错综复杂、腥风血雨的政治斗争的文字和画面。英军少校的喀什游记
  罗伯特·肖是早年第一个从印度翻越喜马拉雅山脉进入新疆腹地的英国探险家。他于1874年曾经率领一支探险队考察了西藏和新疆接壤的一大片地区。
  罗伯特·肖的一个外甥荣赫鹏,是驻印度的一位年轻的英军上尉。从青少年时期开始,他就从舅舅发自印度、西藏和新疆的信件中了解到后者探险经历的许多细节。他还在舅舅的房子里找到了大量有关那次探险的书籍、手稿和地图。他完全被这些资料所展示的这片神秘土地吸引住了,梦想着有一天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也成为一名探险家。
  1886年,荣赫鹏终于有了机会。在游历了中国东北后,他在北京暂时住了下来。在与英国皇家工兵部队的M.C.贝尔上校会合后,经过了两个半月的长途跋涉,以及干渴、寒冷和沙尘暴的严峻考验,荣赫鹏一行人和由8峰骆驼所组成的驼队终于横穿了长达1255英里的戈壁沙漠,来到了天山山脉眼前的哈密。尽管要到达新疆地区最西部的喀什,前途依然险峻,困难重重。但荣赫鹏还是忙里偷闲,一个人去逛了哈密的集市。他发现新疆人跟汉人和蒙古人都有很大的区别,比较追求生活享受,家里布置得非常舒适。那儿的姑娘很漂亮,有点像希腊和意大利人;长长的黑发梳成了粗大的辫子,披在肩上;头上还戴一顶色泽鲜红的小帽子,恰如其分地衬托出了她们颧骨突出的脸庞,使她们显得美丽动人。
  在从喀什的路途上,荣赫鹏注意到新疆的这个地区呈现出一片衰败和荒凉的景象。他们所经过的每一座有人居住的房屋旁边都有两个以上的废墟。有时在穿越一个村庄的时候,居然连一个人影都见不到。他们所经过的许多耕田都已经荒芜。当最终踏上喀什平原的时候,荣赫鹏的眼前突然一亮,这儿的居民似乎比别处更加稠密,田地似乎也要比别处更为精耕细作。
  由于喀什这个地方的商业繁荣赫赫有名。所以当荣赫鹏走进喀什城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文明的边缘。
  在城南的一家旅店住下来之后。不一会儿,就有几位阿富汗和印度商人来找他,他们都是从每个国家的商人中挑选出来,作为官方代表的外国人。中国人就是通过他们来跟外国商人们打交道的。那位阿富汗人的气质很像是一位士兵,他对各种长短武器十分精通,知道美制的左轮手枪要比英制的好使。在平叛夺回喀什的时候,他正好也在城里,并且告诉人们,当时仗并没有真正打起来,因为叛军头子几星期前就已经在城外西面某个地方被毒死了。当叛军士兵们听说汉人的军队到来时,一个个都换上了庄稼人的衣服,像绵羊一般温顺地干活去了。这次难忘的中国之旅后来被荣赫鹏写成了两本游记:《大陆的心脏》(1896)和《在天朝子民中间》(1898)。这两本书使他在英国成了一位家喻户晓的探险家,而且在1919-1922年间他以这两本书和后来的作品为资本,出任了英国皇家地理学会的会长。
  俄国人记录中的军阀混战来过喀什的外国探险家中有很多是俄国人。画家尼克古·罗耶里奇于1923-1928年间组织了一次为期5年的中亚探险,对印度和新疆等地的自然风景和人文地理进行了详细的考察。他在这次考察中总共画了5000多幅油画。至今仍保存在纽约的罗耶里奇博物馆之中。
  尼古拉的儿子乔治是一位从哈佛大学毕业的东方学家。他也参与了这次探险,并详细记录了全过程。他的回忆录《通向亚洲最深处的足迹:罗耶里奇中亚考察团的五年探险经历》于1931年出版。书中所透露的一些轶事对于我们了解喀什的历史至今仍有很高的价值。
  例如乔治在陪同父亲去拜访和田道台马绍武时意外了解到了后者剪除喀什提督马福兴的全过程:马绍武出生于一个回族的名门。年轻时在云南长大,后来被流放到了甘肃和新疆,靠自己的能力逐步升到了道台。马福兴是马绍武的本家,他俩曾经在喀什同过事,也就是在那段时间,两人结下了仇。马福兴是喀什的土霸王,他在喀什建有一个宫殿般的城堡,而且在城外还有几个夏宫。这些夏宫周围都挖有壕沟,并且种上了树篱,若是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树篱,就会被砍下手指。他还在自己的宫殿里养了50多个妻妾,谁家的姑娘要是漂亮的话,随时都有被他抢走的危险。
  1920年代初,马福兴曾经想让喀什从新疆独立出来,这样让他就可以做上名副其实的土皇帝。为此,他跟时任新疆省主席的杨增新关系搞得很僵。1924年,有谣传说马提督正在策划叛乱,以推翻新疆省主席。杨增新闻讯之后,决心要铲除马福兴。时任乌什县知事的马绍武听说此事以后向杨增新请缨,后者同意之后,马绍武匆匆赶回乌什,拉起了一支队伍,于1924年6月1日,迂回包抄到了喀什的汉城,发起了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袭。马福兴最终在一个内室被生擒。随即他便被拉到了城堡大门外的一块空地上,并被绑架在一个十字架上。马绍武亲自指挥了枪决,他对马福兴的胸部开了一枪。因为距离很近,从胸口喷出来的血溅到了自己身上。
  新疆省主席杨增新后来也没能逃脱被暗杀的厄运。1928年7月7日,杨增新在参加新疆俄文法政专门学校的首届毕业典礼时,被外交署长樊耀南预先设下的伏兵所刺杀。随后,新疆民政厅长金树仁又率省府卫队击毙了樊耀南。于是金树仁就被推举为新疆临时省主席兼总司令。这就是著名的新疆“七·七政变”。
  诸如此类关于喀什的描写和名人轶事在瑞典探险家兼考古学家斯文·赫定及英国探险家迪西、英国女画家E.G.肯普等人的游记中也可以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