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国国家地理 > 探险经历 > 户外旅行家刘雨田:一位探险家的肖像

户外旅行家刘雨田:一位探险家的肖像

中华五千年 2009年04月04日17:05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刘雨田是那种适宜作为旗帜的人,他有着标志性的形象、标志性的动作和口头语,具备为旗帜所必需的传奇经历和清苦生活,以及将一切体会上升到哲理高度的能力。刘雨田本人似乎也乐于为此,他的长发、他手腕上的藏珠、他类似僧人的行礼方式,都带有一些刻意的痕迹。

  近几年,刘雨田接受了各路记者很多次采访,访问者对他褒贬不一,有的人“以一种未必有多少人欣赏的昂扬笔调写他”,有的人则“恶心得写不下去”。关于他的故事被当做传奇或是笑话而传扬,诸如一年四季都穿一件短袖衬衫、光脚从和平里走到西直门等等。同一个人在不同的人眼里有着如此惊人的差别,其中原因颇令人玩味。

  就在记者去采访之前,还有人劝我:“不要去,他是个骗子。”

  我看到的刘雨田

  刘雨田留长发,发色灰白,打绺,显得不太清洁。他住在农科院一套借来的房子里,陈设简单,只有床和几个小凳权当各种家具。屋里堆满了衣服、书籍、杂物,颜色陈旧,大部分上面都蒙了灰尘。

  我们去的时候,刘雨田正在阳台上写东西,一本笔记本摊开在小凳子上,打开的那一页密密麻麻写满了只言片语的想法,其中有一句“今天去××那里拿call(机),当然又是他送的……老麻烦人家简直就是恬不知耻了”;还有“我是弱中弱,但在有些人甚至整个社会的眼里我却是强中强”,字体稍嫌笨拙,言辞也够朴素。言谈间记者问及这个本子,刘解释是日记。

  刘雨田的床上方悬挂着几件夺人视线的物件,其一是一面红旗,上面用很多星星拼成了一个“路”字,刘雨田说这是他每次探险必带的东西,每走一次就加一颗星,现在已经有85颗;红旗上是一张经过制作的照片,效果类似黑白照的印刷品,照片上刘雨田戴帽子,留短发,形象颇似古巴革命者切·格瓦拉;第三样东西是一张名家设计制作的招贴画,是刘的头像和刘的85次探险经历,头像是他标志性的表情———目光深远,神情愤怒。

  刘雨田喜欢看书,说到这个他告诉记者,这里的书只是他藏书的一小部分,大部分都在雅宝路那边的一套房子里。记者留意了一下他床旁堆放的几本书,有两本令记者印象颇深,一本是《奇门遁甲术探秘》,一本是《我与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刘雨田讲述的刘雨田

  问及刘的生活,他说,他正在筹划进京后的第19次搬家,这套房子的主人马上要结婚,他不能再住下去了,即将搬去哪里目前还不知道。他来京后住的都是朋友借给的房子,自己没有钱租房。

  刘1984年辞去公职,此后一直没有收入,全靠朋友的接济和支持者赞助,1994年上海某房地产老板给了他7万块钱,这是他接受的最大一笔捐助。他说他过日子不算计,从来也不知道自己背包里有多少钱,生活俭朴,特别能凑合。

  刘看来很不愿意谈钱,记者问他每次探险的费用来源,他说“这都是漫长的故事”;记者问他平时的花销,他说“你要是说这个……”同时脸上显出无奈之色。

  平时不出外探险的时候,刘就在家看书写东西。他打算将多年的探险日记整理成书出版,据说出版商已经找到了,但书稿还没有写,刘说他需要有个稳定的地方,才能安下心来写东西。

  9月刘雨田将开始下一次探险,这次是由中国探险协会和中央电视台办的,任务是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这将是刘最风光的一次探险,以往他都是孤身一人。

  刘离家出走多年了,他和他的妻子儿女都没什么联系,他的女儿在北京,但也少有来往。刘说他不敢考虑家里,如果考虑,他这一切就继续不下去了。与刘平时往来的都是些搞音乐的、绘画的朋友,经常一起喝酒聊天。他没有固定的作息时间,想睡了就睡,“经常忘记吃饭”。对于未来他没有什么打算,“走到哪儿算哪儿,活一天是一天”。

  在我们采访的那几天,全城的人们都在为孤身渡海的张健所激动,刘雨田也天天买报纸来看,他说,世界发展得我都不敢想,原来我这种行为被人看作疯子,现在大家都很接受了。

  别人眼中的刘雨田

  刘雨田自己总结人生哲学时显得有些辞不达意,但不少人从他的经历和行为中找到了自己需要的内容,一名多年多次写他的记者用自己的语言转述刘的思想:一代又一代人从出生到死亡,沿着大多数人走过的被“公认”为正确的道路,为它奋斗,为它所困。作为一个有思想的人,某种内心真正需要的东西被一再压抑,不仅不能去做,甚至连想都不敢去想。从理论上说,每个人对于自己怎样走过人生之路,都有选择的权利,可是长久的麻木使我们已疏于这种生命的“主题意识”。

  刘雨田在喜欢户外运动的人群中很有威信,在一家户外旅行酒吧,他和孤身驾车走西藏的张书清等人一起定期给爱好者们做讲座。

  中央电视台曾就他在人们心中的印象做过一个调查,结果是65%的人认为刘雨田是个正常的中国人,28%的人认为他是个民族英雄,6%认为他是疯子、神经病。

  据采访过他的记者说,刘的表达能力在这几年突飞猛进,几年前的他不爱说话也不擅说话。他的表达在某一阶段曾到达一个亢奋的水准,那个时候采访过他的两名记者对他的滔滔不绝印象颇深,正是这种原因令他们产生怀疑,而最终没有写那篇稿子。

  刘雨田自己总结他自己的特点是“别人看着很复杂的东西在我比较简单,但别人看来简单的东西对我来说可能很复杂”。

  刘雨田其人

  刘雨田,中国历史上第一位职业探险家。1942年2月26日生于河南省长葛县,原是新疆乌鲁木齐铁路局机关的一名干部。

  1984年5月,他舍弃一切,开始徒步万里长城。经过一年多的艰苦跋涉完成壮举,成为世界上第一位徒步万里长城的人。之后,他又徒步丝绸之路、黄土高原、新疆罗布泊,攀登格拉丹冬和昆仑雪山,考察神农架野人、喜马拉雅雪人、绒布冰川,沿喜马拉雅和雅鲁藏布江旅行,试登珠穆朗玛,三次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古尔班通古特等中国五大沙漠。至今他已经完成43个考察旅行探险项目。足迹遍及祖国大陆的山山水水,港台及世界数百家报刊、杂志、电视台报道了他的探险事迹,人称他为“二十世纪世界罕见的旅行家、探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