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国国家地理 > 中国江河 > 重建中国生命江河——对话七大流域代言人

重建中国生命江河——对话七大流域代言人

中华五千年 2010年04月09日17:51 (来源:中国水利报)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编者按:江河湖泊的生态、生命健康问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引起我国社会各界的如此关注。舆论界在报道,学术界在研究,政府部门在积极行动。春节前夕,本报特别策划了这一专题。主题是“如何当好河流代言人,维护河流健康生命”。我们约请了七大流域机构的负责人,就当前中国河流生态存在的问题,今后将采取的行动等发表观点,希望借此唤起大家对河流生态保护的关心与共鸣。

1、江河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在与七大流域机构负责人展开对话之前,记者翻阅了我国江河生态状况的相关资料,结果令人触目惊心。

相信很多人,特别是生活在北方的人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这些年江河湖泊里的水越来越少,也越来越脏了。

这不是一种错觉。有关统计显示,近20年来,我国黄河、淮河、海河、辽河4个流域水资源数量减小的幅度均超过了10%,其中海河流域水资源量减幅达25%。与此同时,全国用水量却在持续增长。1980年至2000年,我国用水总量增加了1225亿立方米,主要为工业和生活用水。如果说水少还可部分归因子“天灾”的话,那么水脏则几乎可以完全归结为“人祸”。据《中国环境状况公报》,2003年全国废污水排放总量达680亿吨,比1980年增加了2倍多。我国每年约有1/3的工业废水、2/3的生活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水中,还有大量未达标处理的废水被偷排、漏排,农业生产中化肥和农药大量使用,污染长期累积。

对水短缺和水污染的双重压力,中国江河早已不堪重负。全国已有包括黄河、辽河等大江大河在内的90多条河流发生过断流。与上世纪50年代初期相比,全国湖泊面积减少15%,天然湿地面积减少26%。2003年全国七大江河水系的409个重点监测断面中,仅有38.1%符合三类以上水质标准,可作为集中式饮用水源。严重污染的劣五类水质占30%,基本丧失使用功能。全国75%的湖泊出现不同程度的富营养化。

人类对河流生命的侵害最终危害的是人类自身。江河污染了,饮用水安全面临严重威胁。“十五”到目前为止,我国共解决了5700多万农村群众的饮水困难,但全国仍有3亿农村人口喝不上符合标准的饮用水,一些城市的饮用水水源地重金属相有机污染物超标。媒体上关于“癌症村”、血吸虫病等介水性疾病的报道不绝于耳。

人们惊呼:水污染已经直接威胁人的饮用水安全和身体健康,其造成的危害之大、损失之巨,较洪涝干旱灾害更甚。

2、索取超越给予

从太湖到滇池、从海河到淮河,治污的“零点行动”彼伏此起。近年来,中央和地方政府对水污染防治投入的资金不可谓不多,治理力度不可谓不大。但是在经济社会迅速发展、水资源供需矛盾日益突出的大背景下,这种投入却难以换来水生态环境的迅速改善。

为什么污染治理如此之难?导致江河生态保护难的主要症结是什么?

七大流域机构负责人对此比较一致的认识是:长期以来江河本体生命被忽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水资源被过度开发,人们对江河的索取远远超过了其承载能力。

松辽委主任党连文说:一方面人们过去对河流生态问题认识不足,在考虑经济结构、产业布局和城市发展时,单纯追求发展规模和速度,末充分考虑水资源承载能力和水环境承载能力。另一方面直到目前,传统的经济增长方式仍在延续,经济发展用水挤占了生态环境用水。再加上水污染防治力度不够,大量未经处理或处理未达标的污水被直接排放到河流中,严重威胁了河流生态安全。

当然,每个流域甚至每条河流所面临的具体情况会有所不同。黄委会主任李国英认为:除了经济社会发展对江河生命的压力外,黄河复杂难冶的症结还在于“水少、沙多,水沙关系不协调”。

长江是我国的第一大江。长江委主任蔡其华认为长江健康有三大隐忧:一是洪水威胁。洪水来量大与河道泄洪能力不足的矛盾依然突出,且三峡建成后面临新的挑战。二是饮水安全。局部干流江段、重要支流、湖泊污染严重,整体有恶化趋势。三是水生态环境。上游水电无序开发引发一系列环境问题,水土流失未得到根本扭转,水生生物生境遭到破坏,城市化及围垦导致湿地萎缩严重等。

海河流域囊括京津等大都市,太湖流域内有上海和苏、锡、杭等经济发达的城市,都属人口密集、资金密集、项目密集地区,水污染问题十分突出。海委主任邓坚和太湖流域管理局局长孙继昌一致认为,污染是导致本流域河湖水生态环境恶化的一个重要原因。孙继昌说,对太湖而言,主要是污染治理相对滞后。目前,流域内仅有1/3的污水得到处理。
    
与太湖不同的是,太湖冶污可以从长江“借”水,而海河流域显然没有这种优势。海委主任邓坚认为,对海河流域而言,一方面水资源量先天不足,水资源和水环境承载能力有限;另一方面水资源被过度开发,河流超载运行、不堪重负,致使流域水生态环境受到了严重破坏。

经济社会发展与河流的生态保护,是一对矛盾统一体。要发展,必然会改变自然生态系统。健康的、可持续的发展,自然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但抛开发展,冀图保存或恢复原生态,也是一种不切实际的空谈。关键是要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在经济发展中约束自身的行为,在向大自然索取的同时尽可能笋地回报自然、保护生态。

3、拿什么保护你生命江河

面对人类无节制的开发、污染,江河无语。然而,作为河流的代言人,流域管理:者却不能沉默。那么;作为流域机构,当好河流代盲人的关键是什么?保护河流生态健康,应有什么样的举措?

蔡其华说,一条健康的河流,既是“工作”的河流,又是“生态”的河流。具体到长江,要按照“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的原则,统筹保护与开发,平衡生态与发展,推进人类发展与保护生态相协调。

她认为,当好长江代言人,要抓住关键问题是防洪安全、饮水安全和生态安全三大问题。关键区域是生态脆弱的源头区,水电开发主战场的上游地区,与饮水安全息息相关的重要水源区,作为重要湿地的洞庭湖、鄱阳湖。关键环节有三:一是基础工作,包括健康长江指标体系研究与建立、长江健康状况的监测等。二是工程基础,在加强防洪、水资源配置工程建设的同时,在污染严重地区及早实施水污染防治重点工程。三是强化流域水资源统一管理,建立有效的流域管理协调机制。

李国英提出,应对黄河“水少、沙多,水沙关系不协调”的症结,解决的途径只能是:增水、减沙、调水调沙”;一方面是相对增水,通过建立节水型社会,挖掘黄河现有水资源潜力,同时实施南水北调西线工程;从外流域调水到黄河,补充黄河水源。另一方面是减沙。构筑控制粗泥沙的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为黄土高原水土流失治理的“先粗后细”,第二道防线为黄河小北干流放淤实现“淤粗排细”,第三道防线为小浪底水库等干流骨干水库的“拦粗泄细”。最后还要通过调水调沙,借助自然力量,依靠人工调节,变黄河不协调的水沙关系为协调的水沙关系。

洪水是反映江河生命的一种自然现象。李国英认为,要有效管理黄河洪水。依靠现有的黄河防洪体系,对大洪水要进行控制,对中常洪水要进行利用,更为重要的是,在河道里没有洪水且条件具备时,要通过水库群联合调度等措施塑造人工洪水,达到减少水库泥沙淤积、防止河道主河槽萎缩和携沙人海的多重目的。

钱敏说,在水资源保护方面,淮委有很多工作可以做,当好河流代言人,关键是要抓住损害淮河健康的主要矛盾和突出问题,将河流代言人的角色和理念渗透到日常的工作中。例如,要重视并研究水利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开展闸坝运,行管理评估工作。在工程规划设计、建设运行各阶段都要将水资源保护与生态环境保护作为重要的工作内容。再如,组织研究淮河及主要支流闸坝减污调度方案,加强水质水量统一调度。做好水质监测及信息发布工作,提高水质预警预报和应对突发污染事件能力。

邓坚说,为做好河流生态代言人,海委已确定将工作重心由水资源的开发利用转移到水生态环境保护与修复上来,转移到水资源优化配置和节约上来,把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与修复工作作为今后一个时期的第一要务。针对流域的现实情况,他认为,当前的关键是要切实搞好流域水资源的优化配置和节约工作。大力推进流域节水防污型社会建设。进一步提高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能力;增强全社会对水资源、水环境的保护意识,提高公众的参与程度和风险防范意识。同时,要加强对流域水资源、水生态环境的基础研究,为水资源管理和水生态环境保护与修复提供科学依据。

去年末今年初,珠江开展压咸补淡应急调水取得成功。在调水即将结束之际,珠江委主任岳中明意味深长地对媒体说,这次应急漏水虽然即将结束、但是带给我们的思考却远没有结束。千里调水解珠江三角洲和澳门的饮水之困,是迫不得已而为之的应急之举。此前的一次会议上,岳中明曾提出,当好河流的代言人,要按照维护珠江健康生命的总体要求,把建设“安澜珠江、绿色珠江、生态珠江”作为总体目标。

党连文说,在今后流域管理中,松辽委将重点强化几个方面工作:一是做好水资源综合规划编制,通过综合平衡生活、生产、生态用水需求,规划水资源合理配置格局,促进区域协调发展,促进人和自然和谐发展。努力推进节水型社会建设,通过优化配置水资源,促进流域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和产业发展布局的调整。二是积极推进流域初始水权分配,通过水权制度建设,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切实提高水资源的利用效率和效益,保障生态水量不被挤占。三是加强水污染防治,建立排污总量控制机制,加强水质监测和水功能区管理,走联合治污之路。四是做好水土流失的预防、监督和治理,实现生态修复与综合治理相结合,构建生态安全保障体系。

太湖流域近年来经济社会发展迅速,水资源保护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是:由于流域污水与径流总量之比达1:3.3,即使流域污废水都能达标排放,仍超过流域水环境的承载能力。因此孙继昌认为,要切实加强流域水污染治理,狠抓截污、集污、治污,严格污水达标排放。必须加强流域水资源保护,积极推进流域节水防污型社会建设。实行排污总量控制,通过调整产业结构,控制用水总量,推广清洁生产,实行源头防控,减少污染物总量。

孙继昌认为,从太湖流域目前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看,要维护好流域河湖的健康生命和良好生态,治污是根本,保护是关键,减污是前提。要加快流域治理,通过构建流域骨干河网与区域中小河网体系,提高流域水资源的引排能力,增加水资源有效供给,增加流域河湖水动力,增力口水环境容量,使流域河湖的自然修复能力逐步得到恢复。加强流域管理也是一项重要工作。要像管公路一样管理河道,像管土地一样管好水、域,规范和促进流域水土资源的有序、合理开发和节约保护,建立有利于河湖健康的社会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