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不琢而不成器 工艺大师市场历险记
文章来源:大河收藏网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工艺美术大师技艺精湛,但怎样把自己美妙的创意和市场对接起来,这并不是每个工艺大师都能够做得很好。记者通过对“德艺双馨”的大师进行专访,发现他们正在主动和被动地融入市场,从他们的经营之道中,我们会欣喜地发现工艺美术由工作坊式的操作,正在逐渐地走向市场化、产业化。

  

  徐阳:以创新的名义传承

  徐阳,北京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专业研究生班。中国高级工艺美术师、北京民间工艺美术大师,是北京市惟一获得大师称号的剪纸艺术家。

  原生态剪纸与原创性剪纸

  一说到剪纸,徐阳精神十足:“剪纸是一种民间艺术,它包括原生态剪纸,但不是所有原生态剪纸都是民间剪纸。”作为北京市惟一拥有大师称号的剪纸艺术家,徐阳对剪纸艺术创新有独到的见解:“剪纸艺术创新有两种,一是在继承传统基础上对剪纸艺术加以创新,保留它的民间元素;还有就是现代剪纸的创新,也就是原创性剪纸。”在他的工作室里,记者看到了他这两种创新的代表作:《赛龙舟》和《罗格肖像》。

  《赛龙舟》是传统的剪纸,但徐阳独具匠心,将龙舟的龙头改为一张似龙非龙的娃娃脸,人物造型也没有按比例塑造,并且用了自创的“叠彩剪纸”,既保留了传统剪纸的特点,又融入现代元素,别有一番趣味。而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的肖像剪纸,完全是徐阳自己摸索出来的。

  10%∶90%的独特经营模式

  比起工美行业的许多大师,徐阳十分幸运,他已经不用为生活奔波,可以安心搞创作,这要归功于他独特的经营模式。“我现在10%的产品零售,剩下90%全是定向设计、制作和销售的”,徐阳解释道,“客户一般会带着要求让我设计,这完全就是个性设计了。”徐阳说从他入驻百工坊就开始了这种经营方式,“这样既能保持我的特色,也不用担心被侵权。”徐阳也曾经探索过以零售为主的经营模式,2004年至2006年间他在三里屯、什刹海、东单等都曾经开过店铺,都没有盈利,这就更坚定了他走个性化设计、订单销售模式的路子。

  

  张同禄:景泰蓝大师手中的创意与经济

  工美界评价他是“景泰蓝第一人”:会设计、会制作、会管理,全国惟一。当年一部电影让张同禄误认为景泰蓝是“画”的,这位热爱美术的青年就这样“误入歧途”四十几年。景泰蓝自古以来在别人手上都是一道工序,在张同禄手中却是设计、生产、销售全面开花。

  景泰蓝走下古玩架

  张同禄设计过的产品有几千种,其作品市值上千万美元,最值钱的一件——华泰保庭炉身价140万元。景泰蓝在他手中并非简单的手艺传承,他每年都会有新设计问世,“景泰蓝问世几百年传到我手上,必须让它有新的发展。如果我们不拼命干,景泰蓝艺术就可能失传,所以我没法停下来。”

  精通了景泰蓝设计、制胎、掐丝、点蓝等全套复杂工艺的张同禄,40多年的创作都在进行景泰蓝的推陈出新,他的工作室里的几十件景泰蓝制品,或小不足尺或大可丈余,或古朴典雅或雍容华贵。在张同禄看来“工艺美术必须向实用化和环境艺术发展才有出路”,因此景泰蓝在他手中不再仅仅是古玩架上的摆设,而是景泰蓝电话、灯具、文具、钟表、佛具甚至是扎啤机。由张同禄设计、位于哈尔滨火车站广场上的6米高景泰蓝金鸡,更是让景泰蓝第一次走到了室外,成为城市景观的一部分。

  不让景泰蓝孤芳自赏

  2002年北京工艺美术厂的破产把张同禄推进了市场的洪流,先下岗再下海,他把散落在社会上的有手艺的技师和技术工人招到工作室,借资30万元创办了北京禄颖蓝釉艺工艺品公司。2002年公司的产值只有十几万元,2005年公司与国内外客户的购销合同就达到了300万元。张同禄认为工艺美术不能停留在艺术层面的“孤芳自赏”,艺术品必须进行市场化的经营。

  张同禄的公司不生产“小玩意”,公司的主要产品是定价几千至几万元的景泰蓝钟表、景泰蓝壁画等。在定位中、高端路线的同时,张同禄指出要根据市场灵活经营。从《乡镇企业报》了解到农村市场的需求,公司推出了风格喜庆的景泰蓝壁画,销量特别好。最近张同禄正忙活着国外客人的订单,他告诉记者国内外有展会他都参加,既可以向别人展示自己的工艺,也能从中了解到市场行情,“目前公司的销售情况是国内、国外市场各占一半,可以说‘禄颖蓝’在用两条腿走路。”而当“盛世收藏”成为一大趋势时,公司推出了多款高档、限量的景泰蓝工艺品并随品颁发张大师的亲笔签名收藏证书。张同禄,国内景泰蓝的第一人,将自己这样一个“活品牌”也纳入到了营销之中。

  郭鸣:游走在行业内外的大师

  


  

  郭鸣,49岁,北京工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技术中心经理。大师的设计生涯起步于新型现代办公设备的创新,从2001年起,主持设计了奥运相关产品200多种,与北京奥运会结下了不解之缘。

  打造龙头企业

  和别的几位大师各有自己专门的领域不同,郭鸣被定为“综合”大师,涉足工美许多工艺。这位从事工美技术创新20多年的大师对工美行业的问题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整个行业不团结,就好像一盘散沙。”据了解,北京工美行业协会有近200家会员企业,其中大多数是中小企业。“如果能围绕一个龙头企业,打造品牌就能壮大力量,避免行业内互相压价,出口仅能保本的情况。”郭鸣说。

  中国印,奥运情

  从郭鸣进入工美行业以来,他就一直致力于将高新技术引入传统行业,并且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真正让他广为人知的还得益于他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设计制作国家级纪念品“北京奥运徽宝”。这枚徽宝以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玉玺“奉天之宝”为样本,包含中国龙、中国玉、中国印、中国结,集书法、篆刻等艺术形式为一体,实现了把中国传统文化与奥林匹克精神完美的集合。据郭鸣介绍,2005年12月13日,2800枚按比例复制的珍藏版奥运徽宝投放市场,每枚5.6万元的价格没有挡住购买狂潮,郭鸣的话语里难掩兴奋之情。

  从2005年起,郭鸣带领着他的设计团队,把主要精力放在奥运礼品的设计开发上,“这两年我们90%的业务是奥运礼品”,在强大的奥运商机面前,郭鸣牢牢把握住了,仅2006年,他们就为工美集团创造了1.5亿元的经济效益。

  

  文乾刚:“真正的大师是陈逸飞式的”

  文乾刚,1941年生,曾任北京雕漆厂总工艺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仅有的五位雕漆大师之一。2002年起连续四届获得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展金奖。代表作品《文马》。

  坚持做手工雕漆

  走进文乾刚的工作室,就看到一派忙碌的景象,有人拿着工具认真地雕刻,有人细心地修饰花边。文乾刚则是小心翼翼地揭开一幅尚未完工的《牡丹富贵图》的一角,向记者展示神奇的雕漆艺术。虽然没看到全景,但花团锦簇的大朵牡丹栩栩如生,凸显在朱红色的罩漆之上,花中之王的气势跃然“漆”上。

  在雕漆行业探索了40年,文乾刚对雕漆充满热爱:“雕漆最大的价值就在它的传统工艺上,这工艺本身就是传统,是独特的。”但他并没有固守传统,而是对雕漆产品进行了适当的改进,“传统文化的内涵一定要全面继承,但艺术形式要能够被现代人所接受;美感要符合现代人的喜好”。在文乾刚看来,雕漆最传统的操作工艺不能更改,大漆这一原料不能更改,其余的都可以随着时代的进步而改进。比如他在设计时大量使用了电脑技术,作品的边角就可以直接贴上不干胶条,按照那个纹路来雕刻,而以前图都是有技术的人才能画出的。

  从“找饭吃”到品牌经营

  文乾刚曾经是北京雕漆厂的总工程师,上世纪90年代厂子效益不好的时候,这位大师的任务不是埋头钻研雕漆工艺,而是出去跑公关,“得给工人找饭吃”,文乾刚谈起往事有无限感慨,“而上世纪80年代初北京雕漆厂的工人每月工资有1000多元。”但是大师的焦虑没有挡住市场经济的大潮,雕漆厂名存实亡。文乾刚并不甘心这门工艺就此走向灭绝,他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并把它做成一个小工厂。在商海摸索了几年,文乾刚的结论是,“现在国内对雕漆产品有需求,就算有5个文乾刚工作室,也满足不了市场。”

  但是他也强调,市场需要的是精品,雕漆要发展还得走品牌经营的道路。“我现在每年只能做几件产品,还没推向市场就已经被买走了”,工作室每年的销售额文乾刚自己说是60万元,但种种迹象表明这个数字是言之过谦了。“有人想给我投资,但是我这么大岁数了,只想多做几件好的雕漆精品出来。”他笑言还想留几件下来养老,“陈逸飞的形式其实才是真正的大师的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