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  古玺印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网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本版古玺印均为程训义藏品

 

    程训义 1937年生,安徽绩溪人,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机械系焊接专业,长期从事工程建设施工、科研、教学工作,现任河北省民间收藏协会理事。主藏:古玺印,古印陶,古砚、碑刻拓片、金石工具等。

    ——访我省著名古玺印收藏家程训义先生
      

    很早就听收藏界人士说,程训义先生独具慧眼,藏品颇丰,心里自然有了准备,及至造访程先生家,其藏品还是令记者目不暇接:色彩鲜艳的汉彩陶,发色凝重的青花瓷,拓印清晰、笔致严谨的古拓片,尤其是其收藏的500余枚古玺印中,近400枚都是战国之物。印文斑驳,铭铸了华夏历史传承的痕迹,铜锈斑斓,浸染了两千年的岁月沧桑。程训义不仅藏古玺印,他还痴心研究古玺印,并在2007年出版了《中国古印——程训义古玺印集存》一书,书中辑录了其收藏的古玺印和古印陶529件,上溯战国,下至宋元,成为金石爱好者的重要参考资料。      

    家学锲难舍

    玺印自钟情
      

    说起喜欢收藏古玺印的原因,引出了程训义的家承,颇令人吃惊——程训义爱好古文字,始自其祖父的影响。程训义的祖父曾在南开大学教国文,他潜心研究古文字,与其乡人,国画大师,也是古玺印收藏大家的黄宾虹成为好友。程训义的父亲,则曾在国立艺专任教,而程训义的收藏,则受其伯父——上个世纪名动江浙的收藏大家程万孚的影响。

    程训义大学所学专业为理工类,但这并没有转移他对中国古文字的兴趣,数十年来,他孜孜以学,苦苦研习。而其所学的专业,恰恰为其收藏古玺印和其他青铜器物提供了帮助:“对于各种锈的形成,我再熟悉不过了,一件东西放在我面前,搭眼一瞧,就知道这锈是自然形成的还是伪造的。”程先生微微一笑,颇为自得的说。

    其实,说起来,程训义的藏龄也不算太长,家里原本藏有一些宝贝,但在文革期间遗失一空,他真正的收藏,始于文革后,自然,也是始自古玺印收藏。

    “玺印是我国土生土长,有着鲜明中国文化特征的一种艺术品。在古代,中国人用印信来表示信用,在秦代以前均称为‘玺’,及至秦始皇规定只有帝后印方可称‘玺’,其他的官私印只能称‘印’,这才有了‘玺’与‘印’之分。其实,就收藏而言,古玺印也是一大收藏门类,如晚清的罗振玉、陈介祺、吴大徵、黄宾虹,写《老残游记》的刘鹗,都是古玺印收藏大家。”程训义介绍说:“只是随着传统文化教育的淡化,人们对于古文字了解越来越少,研究古玺印的难度也就相对越来越大,门槛也就显得越来越高。故而,近年来,对于古玺印的收藏和研究的人群,也就越来越少。目前,在我国,北京故宫博物院、上海市博物馆、天津市博物馆、吉林大学等相关机构均有古玺印收藏,而个人搞这个专项收藏者,较之其他收藏专项,略显少些。”

   程训义收藏到的一枚象牙质战国朱文氏名玺,玺文为“  狡”,另一枚贝壳质有边框战国白文玺,玺文为“士”,还有一枚15厘米见方的砖印,均属十分罕见,没有搞过古玺印收藏的人不会知道,程训义收藏到这么多的古玺印所付出的辛苦——古玺印不同于其他藏品,其存世量太少。举个例子,罗福颐先生在其所著的《古玺汇编》中记述,自明代以降,我国发现的古玺印仅有5000余枚,且有2000余枚现存日本,故而,在市面上想要找到一枚古玺印,简直如大海捞针。且因其存世量相对较少,一旦古玩市场上出现古玺印,其价格就不会太低。再加以程训义“固执”地只购进不出售,拒绝以藏养藏,所以,他的收入,大多都投入了此中。按理说,他的藏品已价值不菲且有些为珍品甚至孤品,不知多少欲购者持币待望,若想改善一下生活,实在是轻而易举。但对于日常简单的衣着和饮食,他安之若素,对于别人视为天书般难认的古文字考证,他则沉醉其中,甘之若饴。      

    练得识真眼

    绝非一日功
      

    在收藏、研究古玺印三十多年来,程训义掌握了大量的资料,对中国古文字的认知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根据现在学者战国古文字地域分类指标进行鉴别后,程训义发现,他的藏品绝大多数应归属于三晋地区,根据文字比对,可进一步缩小范围,为战国和中山国地域。他发现,三晋玺多朱文,多为青铜铸造,印边宽窄不一,宽边的居多,多数印文笔画细劲,字口深凹;同时,他也发现,也有少数笔画粗,字口浅,并不完全统一,他推测,这是由于受到造印者个人风格和当时的时尚变化所致。他还根据自己的藏品总结出,朱文氏名玺的规格偏小,以正方形为最多,偶见圆形,边长或直径多在1.1厘米至1.3厘米之间。而朱文玺中还有相当数量的箴言吉语玺和单字玺,吉语玺用以祈福,玺文有富昌、大昌、善寿、千秋、尚、长身(生)等;箴言玺多以明志自律,玺文有敬守、敬文、敬事、敬上、明上、忘私、和众、有志等;此外还有作为征信用的私玺、玺、巳玺,玺文有:柏、禾、子、吕、卯、不、堂、盱、之等。

    另外,一些有边框的白文玺印让程训义费解不已,这类玺印是秦(战国时秦和统一六国后的秦国)系玺印,因秦统一六国前后秦系文字变化不大,这为各种玺印的断代带来了困难。如一枚钮式为初始龟钮的玺印,印文为“殷匈奴”,难道是归化的匈奴人吗?

    时至汉代,穿带印数量激增,其因为何,亦让人困惑。而魏晋之后,古玺印数量忽然大为减少,隋唐至宋,不论传世还是考古发现,玺印都很难见到,由此,程训义推断:“这种情况也许和书法的发展紧密相关,晋以后行书、草书得到飞速发展,个性在书法中得到空前张扬,手书签字,执笔画押展现的个人特性难以仿效,有很好的征信作用,于是,书法取代了玺印,玺印衰落了,而明清以后,文人介入篆刻,赋予篆刻新的生命,则是后话了。”

    对于新涉足收藏的人们,程训义坦言不鼓励直接搞古玺印收藏,“这个领域所需知识面太广,尤其是古文字知识、铸造工艺知识等,这些都不是短期所能掌握的。再者说了,现在的作伪技法层出不穷,甚至连资深藏家都会遇到打眼的时候,因此,我建议对古玺印感兴趣的收藏者从古钱币入手。”程训义说:“古钱币的存世量很大,容易买到,当然,前期可以从一些相对便宜的古钱币入手,如汉代的五铢钱,唐代的开元钱、宋代的大观钱,都是不错的品种。在收藏古钱币的同时,收藏者可以了解到金属质地、铜锈情况以及文字的形制特征,逐渐积累收藏知识。待到自己的知识、眼力达到一定的阶段,就会少吃亏、少上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