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今日要闻 > 教育 > 中外管理学院院长三问三答:读MBA过时了吗?(图)

中外管理学院院长三问三答:读MBA过时了吗?(图)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深呼吸,来一场智慧扩胸运动!

    昨天和前天,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一场场重量级嘉宾的聚会和演讲,令人忍不住一次次深呼吸,做扩胸运动,以便吐故纳新。

    智慧碰撞来自两拨人:一拨是国内外管理学院的40余位院长,还有潘云鹤、郭重庆、许庆瑞等十多位中国工程院院士;一拨是商界精英、知名企业的老总,包括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美特斯邦威集团董事长周成建、金田阳光投资集团董事长金位海等。

    前一拨人,是培养中国的MBA、EMBA人才的;后一拨人,曾是MBA、EMBA学员,成功创业后成为MBA的企业导师。他们一起来,是为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庆贺30周年生日的。40余位院长进行了整整一个下午有关“转型期的管理教育”的唇枪舌剑,锋芒毕露只为争锋一流:读MBA过时了吗?未来之路该怎么走?

    据许庆瑞院士(最早受命组建浙大管理学科)介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国只有同济和哈工大有管理工程学科,70年代末,我国高校陆续开出管理专业,1979年上交大、西交大和浙大招收第一届管理工程硕士研究生,1986年,第一批管理工程博士点建立。许院士认为,管理学科不同于其他学科,要能“顶天立地”,顶天是指要阅读和掌握国内外处于学科前沿的重要文献,立地则是必须从实践中获得真知,要深入企业、扎根企业。

    最后学者们达成共识,就像东道主、浙大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吴晓波教授所说:“MBA未来要培养与世界打交道的管理英才,希望我们培养的学生能够在国际上就业,实现与国际对接。”

    要不要取消管理专业本科

    主持人问:有一种说法,认为大学里的一些学科,比如教育管理、行政管理、工商管理,本科生入校时只有十八九岁,没有相应的知识背景,缺乏必要的阅历,不适合学习并从事这些专业。所以,有人建议应该取消本科管理专业,你们是否支持这种说法。

    魏一鸣(北京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院长):我觉得在大学教育阶段,可以保留管理学院的学士学位。

    商学院的本科生教育,要做一些教学改革,实行3+1或者2+2,让学生有一定的时间学习其他专业,在其他学院上课,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有管理的理论知识,还有专业知识。

    徐信忠(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国外一些知名高校,比如哈佛商学院,没有本科教育,但这不等于就可以取消本科管理专业。国外还有一些知名高校,如MIT,商学院的本科教育非常强。

    吴柏均(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院长):管理学科的发展,要有所追求,如果我们的教学不能使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对社会认知能力增强,那就是不成功的,是需要改变的。

    读MBA过时了吗

    主持人问:马云曾经说过,说阿里巴巴进了很多从哈佛等名校MBA毕业的人才,但95%的人表现不好。有人就说,现在的MBA教育已经过时了。

    徐信忠:我先回答马云的说法,我带过的一个学生,现在已经做了淘宝的副总,读MBA无用不知从何说起。但中国MBA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哈佛靠案例教学,芝加哥大学靠理论,同样打造了世界最优秀的商学院,这就需要我们反思:要怎样培养人。

    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不一定马上有用,但30年后一定是很优秀的。中国大学培养的是“才”,而不是“人”,大学教育应该是塑造人的,一个人要有社会责任,首先是“人”,其次才是“才”。

    中国的管理学院,不仅要为学生找到工作,还需要培养有良知、有责任的人,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的工作。大陆MBA教育存在问题,这是一个怎样提升的问题,要做全球一流的商学院,要靠大家的努力。

    薛求知(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安然的老板是哈佛商学院MBA的精英,他出事后,哈佛商学院反思了,商学院的教学重点,除了管理知识和技能,更不能缺乏对企业伦理、社会责任的引领。

    中国的管理学院,要培养更加全面的MBA人才,这种培养要紧紧适应市场。随着时代的变化,社会对人才需求的结构会发生变化,管理学院也是动态的,会根据市场调整人才培养结构。

    读EMBA只是为了人脉吗

    主持人问:有人说,读EMBA的人,都是为了人脉,听说某个EMBA班里有一个大人物,很多人就冲这个班去,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孙林岩(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上EMBA的人,的确有不少人是冲着人脉去的,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到了这个层面的人,是非常懂得利用社会资源的,人脉就是一种不错的社会资源。

    李燕萍(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MBA、EMBA从诞生起就有争议,但一路走来,应该算是成功的。中国培养的MBA、EMBA人才,绝大多数在中国管理岗位的第一线,不能神化,也不能妖魔化,这些人不仅获得了人脉,更重要的是,他们具有了国际视野、创新能力和社会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