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今日要闻 > 法制 > 广州10年来最凶残黑团伙受审 黑老大目露凶光

广州10年来最凶残黑团伙受审 黑老大目露凶光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昨日,被称为“广州十年来最凶残黑团伙”的伍志坚等人涉毒涉黑案在广州市中院公开开庭审理。首犯伍志坚及其团伙成员共19人出庭受审,预计庭审将持续到本周末。庭审中,黑老大伍志坚将罪责能推的都推给了手下马仔,但对其弟弟伍志伟却极力维护。昨天上午9时许,该案正式开庭,每两名武警押解着一名被告人,伍志坚等19人步入法庭。身着褐色监服的伍志坚,眉头微锁,朝旁听席上扫视了一圈。他中等身材,头发微白。大多数时候他都微低着头,目露凶光,嘴角朝下拉伸。

    到底有多残忍?

    ——藏枪贩毒杀马仔!

    登记身份证住址控制成员——

    据公诉机关指控,自2007年开始,该组织逐渐发展成了以伍志坚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为了控制组织成员,伍志坚记下每个成员的身份证、家庭地址。伍志坚还以发工资的形式,每月给各个组织成员5000元。

    购冲锋枪手榴弹“武装”组织——

    为了壮大组织实力,该组织还购买了大量枪支、弹药作为作案工具。2007年至2008年间,伍志坚通过被告人王中伟向被告人谢斌购买手枪4把、冲锋枪2把、霰弹枪4把、手榴弹2个、手雷8个、子弹一批,并配发给同案人陈仲升、龚华军、司义波、张洪博等人。

    辗转多处制毒贩毒数十公斤——

    制毒、贩毒是伍志坚团伙的主业,据指控,2007年起,伍志坚纠合数人,先后在广州市白云区多处制造毒品“麻古”、“摇头丸”,贩卖牟取暴利。据统计,伍志坚团伙制贩毒品总量已超过30公斤,此外,还有近49公斤尚未检出常见毒品成分。

    成员存异心者或杀或伤——

    伍志坚要求组织成员绝对服从自己,对成员存有异心者实施杀害、伤害、绑架、非法拘禁等犯罪活动,从而控制组织成员及制贩毒行业。

    2007年12月14日,伍志坚怀疑被告人王文远及同案人韩磊准备绑架他并抢他的毒品,于是将两人拘禁于荔湾区龙溪凤池村内。其间,对两人进行殴打,并用火烫烧韩磊。

    12月24日晚,韩磊伤重濒死,遂将韩磊抛弃佛山。当日22时许,王文远趁看守不严脱逃。韩磊被发现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用灌食毒品方式杀手下——

    伍志坚生性多疑残暴,除了动用私刑拘禁殴打手下外,他对怀疑有“异心”的成员不惜灭口。行凶后,伍志坚还会“犒赏”手下。

    2008年12月,伍志坚怀疑陈卫兵与外面毒贩勾结偷走组织的毒品,将陈卫兵关押。其间,几人轮流殴打陈卫兵,并给陈卫兵灌食过量毒品,致其死亡,随后将陈卫兵抛尸东莞虎门大桥江中。作案后,伍志坚给上述手下每人奖励5000元。

    2009年2月,伍志坚又认为被害人朱国战存心与其组织作对,于是将朱国战及其女友劫持。随后,司义波等人轮流殴打朱国战,并在可乐中混上毒品,灌食朱国战,随后用封口胶将朱的口鼻封上,将其杀害。之后,司义波等人将朱国战尸体抛入虎门大桥下的江中。当日晚上,为了杀人灭口,伍志坚又指使同案人龚华军将朱国战的女友吴诗敏装进装有石头的编织袋,沉入江中。作案后,伍志坚又给手下每人奖励3000元。

    庭审直击

    伍志坚:

    1.登记身份证是为了增进了解

    伍志坚被指控“七宗罪”: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罪,绑架罪,非法拘禁罪。

    昨日下午,作为第一被告的伍志坚出庭受审。他满不在乎地一屁股坐在被告席上,斜倚着的身子不时晃一晃。公诉人在问了几个问题后,实在看不下去,便呵斥他:“你坐好了!把腿放好!”伍志坚否认自己组织了黑社会性质组织,对于其他的制贩毒品、绑架、故意伤害等犯罪事实也是避重就轻。据他供述,手下的马仔并非由其一人发展,而是这个马仔介绍那个马仔“入会”。“很多人我都叫不出名字。”伍志坚说,他对这帮人谈不上管理。对于登记马仔家庭住址以及身份证号码的行为,他的解释是:“都没什么啊,了解一下他们而已。我跟其中有些人熟得不得了,有什么好控制的!”

    2.死人的事全推给马仔

    对于被指控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绑架手下马仔的事实,伍志坚将大部分责任都推卸给了马仔。马仔之一的韩磊被折磨至死,伍志坚说,后来与韩磊一同被拘禁的另一马仔王文远的老婆找他求情,他就打算第二天将这两人放了。结果晚上看管韩磊、王文远的马仔告诉他韩磊不行了。“我就让张洪博把他送医院去。张洪博告诉我送过去了,后来韩磊怎么死在路边我就不清楚了。”伍志坚说。关于杀死朱国战及其女友吴诗敏一事,伍志坚将一切责任都推给了逃跑的马仔龚华军。“那天是薛大伟跟朱国战打架,跟我告状。我说大家都是朋友,不要再搞了。而且还特意发了短信给龚华军让他不要搞吴诗敏。他们没跟我商量过杀朱国战和他女朋友的事情,都是龚华军搞出来的。”

    3.对弟弟竭力维护

    对于弟弟伍志伟,伍志坚在接受询问时极力保护,他说,伍志伟没有参加这个组织,他没有给伍志伟发过任何工资、伍志伟没有制贩毒,没有转移枪支弹药。

    马仔:

    “不听话我就是明摆的例子!”

    被告人张洪博的身份特殊,既是黑社会的组织成员,又因为被怀疑有异心,而被关押了半年,甚至还剁去了四根手指。昨日法庭打破庭审时惯例,首先讯问了张洪博。

    “你为什么被绑架?”公诉人问道。

    张洪博用残缺的右手拿着麦克风回答道:“他叫我干掉陈荣彬,我没答应,他恨我没听他话。”2008年10月初,张洪博被绑架。他说,在同德围时,看押他的人重重打他,还分三次剁掉他四根手指。2009年3月,张洪博被放出来时,伍志坚还叫他要“听话”,并以“家里人”的安全相威胁。

    公诉人问道:“不听从伍志坚的话是否会受到处罚?”张洪博立即回答:“我就是明摆着的例子!”

    公诉人问另一马仔司义波“对于背叛的成员,是不是重则杀害,轻则伤害?”司义波回答:“哪有什么轻的,反正就是杀害。我们这里有好几个都是这样被杀的。”

    被告人王文远也曾被关押殴打过,他的命也算是捡回来的。2007年7月,王文远来到这个组织,主要负责开车。在组织中,他和韩磊、陈士普是“要好的朋友”。他称,伍志坚因怀疑他和陈士普、韩磊联系,便将他和韩磊关押起来。

    王文远说,刚开始关在一起时,他们经常被打,那些人还拿铁锤砸韩磊的脑袋。后来他们又被分开关押,他被关押在3楼,韩磊被关在4楼。他经常听到楼上传来殴打韩磊的声音。

    “12月24日那晚,不知道是产生了幻觉还是怎么回事,我听到又有人挨打的声音,其中还有一个女的,听见打得很厉害,我以为是我老婆,便不顾一切跑到外面去呼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