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今日要闻 > 军事 > 军报撰文分析未来陆战定位 要解决四大问题[图]

军报撰文分析未来陆战定位 要解决四大问题[图]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资料图:解放军演习。

  21世纪,战争形态向信息化转型的速度明显加快。未来陆战场究竟怎么样?具有先导引领作用的陆战理论向何处发展等,是我们必须前瞻思考和认真回答的问题。

  从“常规作战”到“特战行动”

  以数量取胜的“消耗战”走到了历史尽头,冲破“常规作战”围城,探讨精兵制胜方略是陆战理论创新的金钥匙。

  过去,由于受武器装备性能制约,敌对双方前沿犹如“楚河汉界”一样,攻防界线非常明显,作战通常按摆兵布阵、线式平推、胶着近战的程序进行。 历史进入21世纪,信息技术及其武器装备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改变了战场力量结构,也使陆战制胜机理发生了重大变化。兵力兵器对垒、一口一口吃的作战指导走到了尽头。信息系统在作战体系中的血脉作用,使“重心”与“要穴”成为维系作战运行的关键。美军强调:“重心是一支军队从中得到行动自由、物质力量或战斗意志的力量源泉”“破坏或瘫痪敌人的重心是赢得胜利最直接的途径”。纵观当今战争,斩首行动、电子瘫痪、特种袭击等成为常见的作战方式。实践告诉我们,特种作战取代常规作战,由幕后走向前台、由辅助手段上升为基本作战方式是时代发展的必然。

  从“阵地攻防”到“夺取控制”

  传统阵地攻防作战形式面临严峻挑战,跳出百年来的攻城略地交战模式,是陆战理论创新面临的紧迫任务。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阵地攻防一直是陆军作战的基本形式。信息时代,精确制导武器的大量出现正在改写作战形式。对此,西方军事专家断言:“一旦精确武器进入世界上最突出的军队的武器库里,战场的形式和实质将发生根本变化。”陆战力量使用“纵深化”“夺取控制”必然取代“前沿突破”成为核心任务。

  陆战形式从“阵地攻防”到“夺取控制”是一次全新的革命。战场任务重新分工,精确制导武器披坚执锐,成为非接触攻击的首选和全程使用力量;地面部队任务重心“后移”,其职能更表现为对先期火力打击的巩固、转化和延伸,“迅即化”反应、“神速化”夺控成为作战能力的基本要求;“攻城略地”的胜利标志被占领要点与控制战局的能力所取代,地面部队从阵地的桎梏中解脱出来,更多地担负机动攻防任务;“层层突破、道道坚守”行动方式将画上句号,以“不规则”对“不规则”,以“灵活”对“多变”的非线式行动,成为遂行“夺取与控制”任务的行动法则。

 

  从“荒山野岭”到“繁华都市”

  作战空间由“山地”向“城镇”位移,着眼交战地域变化,构建具有我军特色的城镇作战理论体系,是陆战理论发展需要开垦的新领域。

  千百年来荒山野岭一直是陆战的舞台,更是弱势一方保存实力,化被动为主动,赢得作战胜利的天然屏障。以地利求生存,弱小军队战胜强大对手的战例不胜枚举。仗在山地打,作战理论在山地形成与发展,山地作战理论成了作战理论的代名词。我军似乎更热衷于山地、丘陵地训练,几十年来大小演训几乎没有离开过荒山野岭。即使在我国城镇化发展一日千里的今天,山地域依然是我军军事训练的主训场,是部队战斗力生成和走向未来战场的“出发地”。

  战场由“山地”转向“城镇”是战争形态演变的必然结果。美军《联合城市作战纲要》明确指出:“城市是21世纪最有可能的战场”,并将城市化地区作为美军未来作战的“战争和战役重心”,将有关城市作战理论上升到联合作战的高度。可以预测,我军未来可能的战争也将主要在城镇化的地形上进行。仗在城镇化地形上打,训练在荒山野岭进行,显然训练就失去了针对性。加快城镇作战理论构建,推动军事训练向城镇化地形移位,已成为改变战斗力生成模式、提升军事斗争准备质量不可忽视的抓手。

  从“近战歼敌”到“远地战斗”

  作战样式由“近”到“远”转变,顺应作战发展趋势,加强“远距离战斗”理论研究,是陆战理论创新的时代旋律。

  受武器装备性能制约,近战一直是重要的作战样式,特别是战术级的战斗主要在近距离的空间进行。交战双方在狭窄的空间投入大量的兵力兵器,围绕“争夺点”进行面对面厮杀,往往要付出惨重代价,优势一方“歼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情况常见。这种“拼刺刀”“对阵交战”的近战模式延续数千年,给人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交战距离“由近及远”是战争形态演变的必然结果。20世纪90年代中期,美军提出“脱离接触、间接打击”的作战构想,在《2001年陆军现代化计划》中明确指出“战术级的重点将转向远程打击”。俄罗斯军事学术界也认为,“远距离战斗将在未来作战中占据主导地位,它将成为一种独立的作战样式”。这些观点反映了信息化作战的一种发展趋势。

  作战样式由“近”向“远”转变,对部队作战能力提出了全新要求。能否具备高效的远程机动能力,是“远地战斗”的首要前提。部队机动不到位,就无所谓作战。美军所谓“在24小时内运来一个营,远比10天后运来10个师更重要,”就形象逼真地道出了现代作战“速度决定成败”的深刻道理。同时,远距离战斗通常远离主力,在地域生疏以及支援较少的敌纵深或腹地进行,有时相对独立地遂行任务,要求部队必须具有较强的独立作战能力。另外,还必须具备良好的引导攻击能力,能有效利用身处战区、与敌直接接触的“触角”,引导远程精确制导火力进行点穴攻击作战。

  远距离作战是新军事变革的必然结果。在战争形态向信息化演变的“加速期”,急需要把远距离作战理论构建作为作战理论转型的重要抓手,通过抢占作战理论制高点,推动部队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变,提升我军应对信息化战争的能力。要研究兵力投送与机动的特点、方式方法和要求,科学回答远距离作战兵力兵器快速抵达到位问题;要研究远距离战斗的作战形式、主要行动样式、基本战法、组织指挥以及战斗保障等内容,构建完善的远距离作战理论体系;要研究远距离作战对部队建设、训练的新要求,推动基于信息技术的远战能力生成,提升部队在更大空间、更远距离、更大范围遂行任务的能力。(朱亮 王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