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中国饮食 > 零食与爱情的恩格尔系数

零食与爱情的恩格尔系数

中华五千年 2007年11月30日15:00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携妇去超市索购零食尤其是熊仔饼是我的业余爱好。那一盒胖嘟嘟、圆滚滚且鼻眼分明的小熊仔欢天喜地地双手铺开作拥抱状,它不知会以什么样的状态融入饥馋之胃,而我们的嘴里先自一甜,便释然而作慈祥之笑了。

  零食历来是爱情的催化物。在“发乎餐桌,止乎性”的爱情博弈中,零食是一道开胃菜,为爱情正餐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恋爱中的男女,无不视零食的花色品种为爱情浪漫指数与婚姻先期生活之圭臬。我的一个中学同学,就一直给女友买阿尔卑斯奶糖,体验两张舌头在同气连枝的无隙口腔中将一座世界名山搬来搬去的快感。我还有一个大学同学,曾与我住同一宿舍。他与女友出双入对,出则手挽手,入则包垒包,摆满一桌子我不认识的零食。我十分妒忌,也深刻理解所谓谈恋爱,就是男女在一起吃零食。

  零食是正餐的序曲,正餐又是锅碗瓢盆交响曲的序曲,待到油盐酱醋日渐迫身,男女不得不自主掌勺之日,零食便如媒妁之言悄然退隐。婚后女人对男人抱怨最多的,差不多就是没有足够的零食供其享用了。而等到它们再次大规模出现,这零食的享用者,便不单单是大人,而是以小孩子的好恶为第一要务——当年零食的主人退居二线照顾自己的下一代享用零食,物是人非,其复杂心境,犹如黛玉焚稿。

  由此我认为,恋爱中的零食是一次返老还童的视觉寻根——吃什么不是吃,偏要大包小包,五彩缤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