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中华民族 > 藏族节日—赛马节

藏族节日—赛马节

中华五千年 2007年12月04日16:49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赛马是藏族民众十分喜爱的一项活动,它不仅是农牧民闲暇之余的集会,交流农牧业生产经验的场所,而且是藏民族精神的展示。在所有的民间传承的藏族节日中,几乎都少不了赛马活动,并且此项活动有着悠久的历史。在藏族的节日民俗中,赛马常以主题的形式在节日中显现,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建立在对马的浓郁感情基础之上的藏族人民,创造了独具民族特色的赛马文化。
  藏族的赛马节有很多,如藏北赛马节,江孜达玛节,康定赛马节,盘坡赛马节,天祝赛马节,当雄赛马节,定日赛马节
  藏族的赛马与藏民族的信仰民俗有着直接的关联。藏民族的信仰民俗属于心理民俗,是以信仰为核心,反映在心理上的一种习俗,它与藏民族的宗教意识有着密切的联系。尤其是以藏传佛教为载体的文化内容,已成为藏民族主体文化的构成部分。在很大程度上,藏传佛教影响着藏民族的历史、文化、日常生活。我们经常看到赛马节期间的宗教仪式,民风民俗,都可看出赛马文化中的藏传佛教的影响。当然,这并不是赛马文化的主要方面。
  以江孜达玛节为例,我们可以看出赛马文化的另一种文化价值和意义。达玛节的主要内容是跑马射箭,这项活动起源于纪念帕巴桑布。据传帕巴桑布是萨迦王朝的“内务大臣”,勤政为民,多行善事,在当地百姓中颇有声望。他去世后,江孜人民每年都为他举行纪念活动,并逐步演变为赛马节。对勤政为民、多行善事的人物的纪念、尊敬和褒扬,当是赛马文化的另一方面。
  赛马文化无疑还包含有对英雄的崇拜。在藏族地区,有些地方的赛马节是沿袭格萨尔每次出征前要举行跑马射箭的习俗而形成的。格萨尔诞生在西藏高原,他抵御过外来的入侵,捍卫了本土,并开疆拓土,创建岭国,战功卓著,为民族的统一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因此,千百年来,备受世人称道和颂扬。格萨尔本人也是通过赛马比赛获得胜利的方式被群众拥戴为王的。所以,在藏民族的英雄崇拜信仰中,力量、勇敢、智慧成为向往、崇拜的对象,成为衡量男人价值的标志。长期以来,格萨尔成了藏民族的骄傲和崇拜的对象。久而久之,这种崇拜风俗文化在藏族人民中间根深蒂固,并融于赛马活动之中,并由此形成了长期在草原上过游牧生活的藏民族的勇敢、慓悍的性格。
  从古至今,马与藏族人民的物质追求和精神渴望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对马的感情,藏族人民是浓烈的、醇酽的,马是藏族人民日常生活中最亲密的伙伴,马是牧人心中的生命。藏族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如放牧、 远行、婚嫁迎娶,都要骑上自己心爱的马。爱马是藏族人民的天性,赛马更是藏族人民娱乐生活的主要内容。所以,在藏族地区,不仅处处有赛马活动,而且四季之中的很多节日都由赛马活动唱主角或配角,为节日增色不少。可以说,凡是大型的节日,赛马是必不可少的,这就是藏民族的一个极具特色的民俗。赛马已成了古往今来藏民族最持久、最普遍的群众性活动,并由此创造了藏民族世俗文化最为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赛马文化。
羌塘恰青,藏北狂欢

  人们通过赛马会娱乐身心,欢庆丰收,显示年轻人的勇敢与剽悍,同时祭祀大地神和雪山神。其中以当雄和那曲两地最为热闹,历史也最为悠久。一年一度的那曲羌塘恰青赛马艺术节,就是这个游牧民族最大型的节日之一了。“羌塘”藏语指北方草原,藏语“恰青”则是例行的意思。

  赛马节也是一个恋爱的季节,委婉的汉族人习惯将之视为“浪漫”。因此,说牧区人看重赛马节的程度超出过藏历新年一点也不为过。赛马节之前,方圆几百公里各乡各地的牧民们便带着帐篷,身着艳丽的民族服装,佩戴齐各自最值得炫耀的珠宝饰物,于花海似的草原中一路踏歌而来。

  一座座帐篷一夜之间便挤满了那曲赛马会场四周,直至连成一片蔚为壮观的“城市”。物资交流,文艺汇演,各种民间体育如拔河、跳远、抱石头等以及与宗教有关的活动的举行令这城市实有其名。

  同世界众多游牧民族一样,藏族和马情深意长。传说中马是天上的神鸟与地上的猴子(一说为湖中大鱼)结合而生。纵马扬鞭之时,确有御风飞行之妙。藏族大学者萨迦班智达也说:装扮座骑岂不美于主人。在藏北,牧人们深知拥有一匹好马的具体意味。和人一样,马需要荣耀。所以,赛马节也可以说成是马的节日。特别是在牧区漫长一年的日晒风吹之后。当然,赛马的渊源远不于此。但那一朝发迹迎得美人归的格萨尔故事,却必是这其中原因之一。

  赛马英雄的荣耀

  早在赛马会之前好几个月,参赛的马便不再使用而投入训练。起初每隔7天练跑一次,练跑后用凉水洗澡,以增强其抗寒能力。临近比赛时每天练跑两次,再沐浴一次。沐浴后用羊毛毡包裹全身保暖,同时喂精心调制的冰糖山羊奶,照顾得比婴儿还要经心。

  草原赛马分长跑、短跑、跑马射击、马技等项目,长跑又有大跑、小跑、走步3种。长跑距离大约310公里,驭马者多为十来岁的少年,因身轻不影响马的速度。马都是光背,最多铺一张薄毯。

  开赛之前,一位草原上年高德劭的喇嘛给所有的骑手加持祝福。枪声响处,几十匹或者上百匹藏北马风驰电掣般地冲向终点,两边有成千上万身穿节日盛装的牧人为骑手呐喊鼓劲。

  赛马冠军往往能得到一匹马或者相当一匹马的钱,当然他更多的是获得荣耀,人们所献的吉祥哈达会将他和他的赛马淹没。同部落或者牧场的人还会把他抬起来,牵着优胜的马在节日的人海里欢呼着游行。他和他的马将很快名传藏北,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受到贵宾似的款待。

  最后一名也会得“奖”,人们在他的脖子上挂串马粪,讥之为“拾马粪的”。

  草原的完美生活

  马术表演者多为技艺娴熟的成年骑手,他们俯倾在马鞍上,一边任马奔驰,一边捞取摆在地上的哈达、钱币。另有点烟的,前一位把火绒草打着扔在地上,后一位嘴衔一尺长的烟管,猛然俯身捞起火绒点燃烟管,然后扬扬自得地环顾左右抽起烟来。

  还有跑马射击,场地一侧栽一溜靶子,骑手执枪催马,从另一侧驰进靶区。他们用右手在头顶转枪,又从身后换左手接枪继续旋转,接着大吼一声“格-嘿-嘿!”瞄准靶子放上一枪。又朝第二个靶子射一箭;在第三个靶子上刺一刀。“格-嘿-嘿!”之声和枪声、蹄声轰鸣一片,使人激动不已。

  赛马会又是物资交流会,扶老携幼的牧民们搭起密密麻麻的帐篷,出售自己生产和采撷的肉类、酥油、湖盐、虫草、贝母,并且买进整整一年需要的生产生活用品。

  赛马会同时还是牧民财富的展示会,牧民们大都用出售畜产品和虫草、贝母、麝香等的收入制作华丽的帐篷,购买服饰打扮妻女;在帐篷上绘制金鱼、海螺、胜利幢、福瓶、莲花、吉祥结、法轮、伞盖吉祥八宝,并且高插五色经幡。

  到下午,歌声、鼓声、欢叫声仍回荡在那曲草原上空。牧民们做出香喷喷的酥油茶。赛马会结束,他们骑着装饰美丽的马,赶着驮满物资的牦牛,欢天喜地地回到自己的牧场。

  除了羌塘赛马节,精彩的赛马或马术表演在别的地方也有,如江孜达玛节上的速度赛马,拉萨藏历新年初三的马术表演等等。一些地方在庆祝丰收的望果节上,人们也一样要表演赛马和马术等传统体育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