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古代历史 > 李渊和裴寂是怎么搞君臣交易的?

李渊和裴寂是怎么搞君臣交易的?

中华五千年 2007年12月07日16:18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真是有道理。裴寂给隋炀帝当差的时候,职位不是很高,但留守太原的最高军事和行政长官,也就是后来的唐高祖李渊,偏偏就愿意结交他。为什么呢?表面看,李渊结交裴寂,处的似乎是朋友的感情,用史书的话说就是“与寂有旧,时加亲礼”(《旧唐书·裴寂传》),殊不知李渊看重的实在是裴寂“县官不如现管”的岗位优势——主抓物资后勤工作,有实权。

  大凡小人物和大人物套近乎,通常会被人说成是溜须拍马,但大人物要主动和小人物处朋友,却往往被誉为礼贤下士,尽管这两者的目的,从本质上说似乎大同小异:或为名,或为利,都是为了从对方的身上得到好处。李渊结交裴寂,显然不是为了虚名,他是想放长线钓大鱼,用现在的话形容,就是要用高投入换来多产出。说白了就是为自己干大事服务。

  不过,李渊毕竟是李渊,他懂得一庄买卖交易的成功,必须获得对方的信赖,特别是越做大买卖越要从点滴细节做起,其中,感情的投资不可或缺。这也是一切劳心者驾驭人的基本手段。那么,李渊是怎么结交裴寂的呢?说来饶有风趣,要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投其所好。

  裴寂这个人权力欲很强,毛病也不少。最大的毛病就是他的两个“嗜好”:爱喝酒,好赌博。于是,李渊以叙旧为名,在哥儿们感情的招牌下,三天两头把裴寂请到家里,喝一回,赌一把,有时侯喝的高兴、玩的痛快,竟然通宵达旦,一点都不觉得疲倦。还别说,这一招儿果然灵,把裴寂整的服服帖帖。

  最有意思的是,当时李渊政治上的得力助手,他的二儿子李世民为了配合李渊,也竟然出资数百万,找了一个叫高斌廉的龙山县令和他赌博,并偷偷告诉高斌廉要把握好两个原则:一是必须输;二是慢慢输。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果不其然,裴寂赢了李世民这么多的钱,乐得屁颠屁颠的,又把李世民当成铁哥儿们了,跟在屁股后俯首听命。

  从隋大业中期一直到李渊晋阳起兵,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李渊、李世民父子在裴寂身上投入了多少呢?外人不得而知。不过,裴寂似乎心知肚明,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况且他也是这场买卖的交易者,所以,等到李渊义旗一举,裴寂这面马上送去了宫女五百人,上等米九万斛,杂彩五万段,兵甲四十万领,以供军用。你看,李渊、李世民父子的投入终于有了回报。 

  都说打仗打的是物资,拼的是后勤保障,的确,像这样的供给可帮了李渊的大忙,大唐基业的建立,裴寂可以说立了首功。所以,尽管裴寂是慷公家——隋炀帝的慨,但在功劳簿上,李渊记下的却是裴寂的情。也正因为此,在裴寂“知恩图报”后,李渊立马儿任命裴寂为长史,赐爵闻喜县公;等李渊正经八摆当了皇帝后,又把裴寂提升为司空,官居一品,无可复加;贵及一时,无人可比。 

  你看,这真是互惠互利,皆大欢喜,彼此想要的都得到了,用现在时髦的话概括,真是双赢的交易。看来,在利益交换的潜规则里,有时候,所谓的原则真是狗屁不如。从这个角度讲,隋朝的政权整没了,责任真的不能全推给隋炀帝。臣子们把皇帝赋予的权力,用在个人利益的投资上,什么的政权碰上这样的败家子也得给败坏了。当然了,这是题外话,说远了。 

  不过,从这一点上也不难看出,人真的是没有完人,人都有弱点,这就像吹气球,你就吹吧,再好的气球也有破裂的时候。人的弱点就如同气球最先破裂的地方一样,往往就成为一个人蜕变的突破口。裴寂在这场交易中的表现,也就是说,他之所以能被李渊拉拢到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但话说回来,裴寂也不是白给的,和李渊比,裴寂的“投入”尽管低了点,可他拿的却是一条性命、一生追求参与这场交易的,而且,既然是交易,就同样有谈条件、讲赚头的资本。“城门之外,皆是盗贼”(《旧唐书·裴寂传》)的时候,李渊需要的是人心的归附,具体到裴寂的身上,他需要的是裴寂在关键时候支一竿子。所以,他开给裴寂的条件,除了升官发财外,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条件竟然是“特恕二死” (《旧唐书·刘文静传》),就是说,即使你裴寂犯了该杀的罪,也饶你两次不死。

  条件确实很诱惑人,也怨不得裴寂那么卖力。然而,在这场君臣的交易中,裴寂真的赚了吗?当天下大定,昔日的合作伙伴变成了今天潜在的竞争对手,一切叫人诱惑的条件似乎都已经是过期的合同。不过,同样耐人寻味的是,和李渊的另一个“特恕二死”的交易者——冤死鬼刘文静比,裴寂似乎还是幸运的。按照唐太宗的说法,裴寂犯了四条死罪,却保住了命。这样看起来,裴寂应该是赚了,因为在这样的交易中,不赔就是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