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地区文化 > 黄河文化—多彩的黄土高原

黄河文化—多彩的黄土高原

中华五千年 2007年12月22日20:24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黄土高原,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是苍凉、是贫瘠,厚厚的黄土之上了无生机。但是,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来说,心里却有别样的感觉,在他们眼里,黄土高原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特殊的地理地貌赋予黄土高原独有的颜色,正是由于那单调的黄色,才使那里的人们对其他的色彩有着独特的感知能力。在他们心里,色彩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色彩,而是人与自然的交织,主观与客观的融合,生命与情感的缠绕所共同创建的、带有浓厚的地方意味和人文色彩。春天,希望与期盼充满黄土高原的角角落落。

  春天是人们心境最好的时候,自然也是黄土高原色彩最为丰富的时候。初春的土崖上一丛丛初发的小草报告着春的信息,尽管是一点点,但对这里的人而言,信息却是无限的,新的生命因此而涌动,热血因此而沸腾,希望与期盼因此而充满土塬的角角落落。 接着,万花盛开。桃花开罢,杏花开了。仿佛一夜之间,沟沟畔畔,川川岔岔,黄土高原上只要有人家的地方,都会泛出一片胭脂红,展露出春天的热烈和灿烂。而人家密集、村庄相连的地方,杏花开得有了规模,把村庄和农舍淹没在一片绯红之中,真可谓“红杏枝头著春风,十里烟村一色红。”  杏花开的时候,是黄土高原上的村落最迷人的季节。这时候,正是农忙前的一段小闲。男人们进城打工去了,日头好时,大姑娘小媳妇便端出针线篮子,坐在满身著花的杏树底下做针线。树上的蜜蜂哼着小曲,树下姑娘笑声阵阵。那被风吹落的一两片花瓣,独自打着旋儿悄无声息地徐徐飘落。

  夏天,黄土高原绿得令人沉醉。 这是黄土高原一年里再好不过的日子了。远远近近的山峦,纵横交错的沟壑和川道,绿色开始渐渐浓重起来。玉米、高粱、谷子、向日葵……大部分的高秆作物都已经长了大半截。豆类作物在纷纷开花:雪白的黄豆花,金黄的蔓豆花,粉红的菜豆花……在绿叶丛中开得耀眼夺目。往日荒凉的集市上,也开始出现瓜果菜蔬,给尘土飞扬的小城镇平添了许多斑斓的颜色。

  秋天,黄土高原的色彩是灿烂的。大自然作为回报,不仅仅赐予人们劳动的果实,同时把最为富丽的色彩带给了人间。 黄澄澄的稻谷连成一片,红彤彤的高粱红遍山冈,金灿灿的玉米堆积如山,就连老崖上的酸枣也红着脸热烈地在风中舞动。各种豆类如玛瑙般晾在场院,洁白的棉花竟像大雪一般封了山,盖了塬……此时的黄土塬恰似一幅巨大的画,红绿交错,黄紫互衬,白蓝相映,一切是那样的自然,那样的生动,那样的奇妙。这是大自然的杰作,同时也是人类的杰作。

  冬天,那火红的窗花最是美丽。 每当秋残草黄、雪花飘扬的时候,家家户户的妇女就开始剪窗花。暖暖的炕头上,一张小桌,一盏油灯,熏样的、叠纸的、剪花的,往往是几家姐妹聚在一块儿,专注地剪着手中的窗花。小巧的剪刀在她们手中翻转、轻响,纤细的红纸屑从她们指间纷扬,飘落在她们温热的腿间、炕上。也许是生活给她们的太少,那黄土地上的干裂、风沙、劳作逼出了她们丰富的想像。她们剪欢乐,剪痛苦,剪富贵,剪贫穷,剪吉祥,剪凶恶。许多窗花里有她们永逝的爱情,有她们梦寐以求的理想,有她们世代相传的祝福。窗花剪好后,贴在一个个窗格里,骤然让人心里觉得暖和。这是喜气,这是吉利,这是祝福,这是人们给大自然增添的一道风景。有它们的火红,冬天里的黄土高原就不再寂寞、不再单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