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地区文化 > 秦陇文化—岩画大观—大麦地岩画研究争议浅说(二)

秦陇文化—岩画大观—大麦地岩画研究争议浅说(二)

中华五千年 2007年12月29日09:30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世界岩画时代常识

  汤教授将中国大麦地等北方草原岩画断代为公元前两千年以后至秦汉时期的作品,其根据有两条:

  第一条,汤说:“到目前为止,不仅是我国,而且整个世界范围内都没有一处不可移动的刻凿岩画的年代可以被确认早到距今10000年前的旧石器时代”。

  第二条,汤说:“考虑到诸如内蒙古、新疆、甘肃、青海乃至中亚和整个欧亚草原大陆的同类岩画均属公元前两千年以后的作品,我们没有理由认为唯独大麦地的岩画却可以早到距今16000年以前,这首先是个基本逻辑问题”。

  汤教授引以为据的以上两条理由,就是他将中国大麦地等北方草原岩画断代为公元前两千年以后至秦汉时期作品的“基本逻辑”。我们姑且不论汤教授对中国大麦地等北方草原岩画的断代是否正确,倒需要先看看他引以为据的上述两条根据是否真实可信。

  首先,看看汤所说的“整个世界范围内”到底有没有“一处不可移动的刻凿岩画的年代可以被确认早到距今10000年前的旧石器时代”?《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卷》介绍说:“岩画是刻画在岩穴、石崖壁面及独立岩石上的彩画、线刻、浮雕等的总称。旧石器时代至中世纪均有发现”。“旧石器时代的造型艺术归纳起来,可以分为雕刻和绘画两大类。……雕刻是艺术品中数量最多的。其中一类是使用雕刻器在质地软的石板、骨和角等材料上用线条刻画。刻画的野兽有野牛、马、驯鹿、赤鹿、山羊、猛犸象、熊、羚羊、狮、犀牛和狐等。人物形象有妇女和男人,还有一些人的手印和有特定含义的符号……线刻作品在奥瑞纳初期即已出现,年代可追溯到3万多年前,是已知最早的艺术作品。”

  根据中外权威考古学家提供的考古证据及研究结论,上述不可移动的刻凿岩画均产生于旧石器时代晚期乃至更早。汤教授怎么能根据自己虚构的“整个世界范围内都没有一处不可移动的刻凿岩画的年代可以被确认早到距今10000年的旧石器时代”的伪学术证据,推断、否定中国遗存有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刻凿岩画呢?

  其次,再看看汤所说的“中亚和整个欧亚草原大陆的同类岩画”是否“均属于公元前两千年以后的作品”?《世界岩画研究概况》、前苏联考古学教科书、考古论著均介绍了许多被测验鉴定为旧石器时代至公元前两千年以前的刻凿岩画。这些不可移动的刻凿岩画遍布于欧亚两大洲:

  在欧洲,岩画的序列惯常地划分为两个按年代编排的序列,最早的时期众所周知如法兰克——坎塔布利亚是“狩猎者”的艺术,后来时代包括由“混合经济”人们产生的艺术。这种风格的划分在欧洲体现的比别处更为严格。

 

  “狩猎者”的艺术主要发现在洞穴中,它的起源最早可以推算到距今3万年前,主要的集中点是在法国西南部和西班牙北部的法兰克——坎塔布利亚地区。……总起来,在欧洲已知大约150个旧石器时代的有岩画的深洞穴和岩石遮蔽处……在所有这些地点都确实存在着绘画或是线刻。岩画的题材主要是由动物和象征性的符号所构成。发展的高峰阶段被鉴定为马格德林时期(距今16000—10000年前)。

  第二序列是“混合经济”人群生活的时代,看起来在法兰克——坎塔布利亚的后期就已经出现。岩画是以露天的岩刻为特征的,广泛地散布在大多数欧洲国家,葡萄牙、西班牙、法国、爱尔兰、苏格兰、保加利亚、瑞士、意大利、奥地利、南斯拉夫和希腊。最早的阶段被定为旧石器时代之末与中石器时代之初,反映出法兰克——坎塔布利亚区域题材的残留,而又表现出一种衰落中的旧石器时代风格。

  中亚和远东也始于“早期狩猎者”的岩画,并可以确有把握地归因于更新世时期,在距今1.2万年之前。

  在印度,到目前已知的最大的岩画地点是皮摩巴特卡……皮摩巴特卡是重要的,有约20个不同风格的特别序列,包括旧石器时代后期、中石器时代和铜器时代……超过2万年的印度历史都被描绘在这些洞穴的岩画上,对装饰过的岩石遮蔽处的发掘,发现有装饰过的鸵鸟蛋壳,这个艺术品的地层,经碳-14测验,年代始于距今2.5万年之前。

  沿着勒拿河、叶尼塞河和勒啦河,最早期的露天岩刻遗址,曾被归因为更新世时期,距今1.2万年之前。

  在格鲁吉亚的洞穴和亚速海沿岸地区的所谓卡曼纳维莫吉拉洞穴中,发现了旧石器时代的洞壁刻画。在姆格维麦维的几个洞穴中发现的是几何形线条的简单图形。在卡曼纳雅莫吉拉洞穴中,除类似的简单图形外,还有可能是用石制工具刻成的写实性动物画。卡曼纳雅莫吉拉洞中刻画的年代还未确切断定,但其中部分很可能属于旧石器时代末期,另一部分则属于较晚期。研究者推测,除简单的图形外,有些石刻(例如刻于卡曼纳雅莫吉拉洞穴一处岩顶部的马象)也是属于旧石器时代的。

  西伯利亚勒拿河流域希氏金诺村附近的岩画延绵达3公里之长,这里有几百幅图画,其中有麋、牛、骆驼、骑者、鸟和马的形象,也有野马和鬃封的形象-—冰河末期原始动物界典型动物的形象。这些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的图画是北亚最古的艺术遗存。

  阿穆尔河和乌苏里江沿岸的岩画(峭壁上的雕刻),在亚洲大陆古代居民的艺术创造史上占有十分特殊的地位。就题材之丰富、图像之多样而论,萨卡奇——阿梁地方的岩画尤为出色。以上所述,足以说明阿穆尔河畔新石器时代的社会是相当发达的。现在已经毫无疑问,五、六千年之前,在远东地区就存在完全自成一格的并在当时来说是强大的艺术文化发源地。

  西伯利亚及中亚的凿刻岩画。在哈萨克斯坦,曾发现过许多基于不同观念的岩刻,雕刻的内容主要是想象中的人类和对太阳崇拜景象的刻画,公元前三千纪达到了它的创造性的高峰。在阿塞拜疆共和国,有五个岩画点是为人所知的。自从1965年以来,学者们在大约1000个岩石上登记并分析了6000个以上的图形。此外,现在的学者又在20个以上史前的遗址进行了考古学的发掘。随着考古调查的进展,发现了大量的岩画。这些古代岩画的历史,并不像先前所认为的那样开始于公元前第8个千纪,而是至少早到公元前第14千纪至第13千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