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地区文化 > 秦陇文化—岩画大观—大麦地岩画研究争议浅说(四)

秦陇文化—岩画大观—大麦地岩画研究争议浅说(四)

中华五千年 2007年12月29日09:31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对石器时代妇女小像的这种比较研究方法,各国学者都在沿用。据考古论著记载:1967年,来自丹麦、英国和美国的三支探险队进入阿拉伯半岛从事考古研究活动,使人们对于沙特阿拉伯以至整个中东地区的过去,开始有了一个比较科学地认识。在一个大面积的岩面上,至少有24个女人和10头动物。所有女人的胸部都画得硕大,还戴着胸罩,腰很细而臀部却画得很大,有的女人穿着裙子,系着的腰带随风飘动。此类富于女性特征的形象,和欧洲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作品如奥地利维林多夫的维纳斯雕像和中东新石器时代的叙利亚、约旦、伊拉克、伊朗出土的陶土女性人像都是极其相似的。前苏联的考古论著说:在旧石器时代早期到晚期的过渡阶段中,人的思维和意识形态发生了巨大变化,艺术也发展起来了。这时出现了相当发达的几何形纹饰、大量的动物和妇女的圆雕、平雕和施彩雕像。旧石器时代的妇女小雕像在各国都有发现。全世界发现的妇女小雕像在一百件以上……某些学者把妇女雕像的流行与旧石器时代晚期社会逐渐向妇女占统治地位的氏族制(即所谓母权制)的过渡联系起来。他们还认为对女性祖先的崇拜亦与之有关。

  中国境内西北、华北、东北、西南陆续发现的旧石器、中石器、新石器遗迹证明,华夏大地自古就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距今百十万年来,元谋人、兰田人、北京人就在华夏大地上繁衍生息。距今三二十万年来,金牛山人、大荔人、丁村人、许家屯人在华夏大地上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物。距今五万年前至二万年左右,宁夏水洞沟人、内蒙河套人、北京山顶洞人就创造了与欧洲同时期相同相似的文化艺术。中国古典文献中,对中国原始社会的风俗和母系氏族社会的特征均有记述,如《始学篇》载:“上古皆穴处,有圣人教之巢居”;《易》载:“伏羲作结绳而为网具,以佃以渔”;《尸子》载:“密牲氏之世,天下多兽,故教民猎”;《列子》载:“男女杂游,不媒不聘”;《吕氏春秋》载:“其民聚生群处,知母而不知父”等等。中国考古学建立以来,至今尚未在中国境内发现旧石期时代的妇女小像。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的考古工作者在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中发现了西水泉母神、东山嘴母神、牛河梁母神、滦平石雕母神、兴隆洼石雕裸妇像。上述妇女裸像距今5000年至7000年,其典型特征与世界各地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妇女小裸像相同相似,这应是旧石器时代晚期妇女小裸像的遗俗,中国的考古学家、艺术史家兴奋地将其称之为史前“维纳斯”,“中国的维纳斯”。当代中国云南永宁地区纳西族原始婚姻制度和母系氏族制度的延续存在,亦是华夏大地上曾经历过母系氏族社会的证明。以上说明,华夏大地上的史前人类与欧洲等地区的史前人类在大致相同的时代都经历了相同相似的社会发展进程,如母系氏族社会制度等等;华夏大地上的史前人类与欧洲等地区的史前人类在大致相同的时代创造史前艺术的观念、智能也是相同相似的,如凿刻妇女小像等等。

  由上可知,凡经历过母权制氏族社会的地方,发现各种质地的史前维纳斯都事出必然,它们验证了史前时代一个母权制氏族社会形态的存在。大麦地发现的岩画妇女小雕像,与欧亚等洲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维纳斯的典型特征相同,特别是与法国洛赛尔的维纳斯、奥地利维伦多府的维纳斯平面形象完全相同。多年来,绝大多数学者认为大麦地岩画确属史前遗物。我们将发现于大麦地史前岩画群中的妇女小裸像称为史前维纳斯有何不可!

 

  上述关于史前维纳斯的部分考古资料,是学术界、尤其是考古界众所周知的常识。汤教授远离世界岩画和史前维纳斯产生的时代背景,远离世界范围内史前维纳斯的典型特征,远离中国史前社会的发展进程,说什么大麦地史前岩画维纳斯“既不属于大麦地岩画的早期作品,也不属于晚期作品,更不是什么旧石器时代的岩画维纳斯,而是后人的涂鸭之作。”请问汤教授:它是哪个时代的谁的“后人”所作?你的根据、佐证、出处在哪里?如此无根无据的断言,才是名副其实“凿空而来的”的信口开河。
岩画分布地带区分常识

  “岩画地点”、“岩画地区”、“岩画主要地区”的区分标准,是阿纳蒂教授在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报告《世界岩画研究概况》中提出来的。他总结了已发现的世界各地岩画的分布状况,按照岩画遗存处的距离范围、岩画分布数量、岩画风格,将岩画分布地带区分为岩画地点、岩画地区和岩画主要地区,并以此通行标准将世界岩画分布的地区状况上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阿纳蒂教授的这一岩画分布地带区分标准,在野外岩画调查记录中方便适用,能真实反映岩画分布的原始状况,且有利于对国内外岩画分布状况进行对比研究,为国内外众多学者记录岩画所采用。

  阿纳蒂教授关于“岩画地点”、“岩画地区”、“岩画主要地区”的区分标准,用阿纳蒂自己的话说:“从整体上说,一般看来都同意”,也就是说,此“区分标准”为国际岩画学者所认同。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该“区分标准”就被中国岩画的领军人物陈兆复先生翻译到国内来,广泛传播,为大家所习用。中国岩画的调查记录和向国际社会传播,该区分标准功不可没。阿纳蒂教授正是用这个国际通行标准,才将世界岩画地带区分为“数千个岩画地点”、“780个岩画地区”、“140多个主要地区”,并将其列入《世界岩画研究概况》上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说明,区分“岩画地点”、“岩画地区”、“岩画主要地区”的“国际通行标准”是存在的,是沿用的。否则,阿纳蒂教授的报告数据是无以得出的。汤教授难道不知道该标准为众多岩画论著所转载沿用,怎么能说它是“不存在”的呢!汤教授没有研究出别人认可的标准,又不准大家引用阿纳蒂教授的国际通行标准,这又是汤教授的哪路子“基本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