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地区文化 > 秦陇文化—红色革命—毛泽东在宁夏的五天四夜

秦陇文化—红色革命—毛泽东在宁夏的五天四夜

中华五千年 2007年12月29日09:32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70年前,中国工农红军力挽狂澜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在宁夏画上了句点。 

  追寻那些伟大的背影,一幕幕生动的画卷从历史深处走来…… 

  1935年10月5日,毛泽东率领陕甘支队从甘肃静宁界石铺出发,经西吉县境内将台、马莲一带东进,当晚宿营于兴隆镇单家集村(西吉县境内)。10月9日,右路军沿长城塬折向东北与左路军会合于孟家塬,又折向东南进入三岔镇(甘肃镇原县境内)。短短五天四夜的行程,让我们这些后来的采访者,感受到了绵绵不息的长征情怀。 

   红军足迹遍西吉 

  在老人们的记忆中,首先来的是红25军。这里是回族聚居区,红军专门规定了“三大禁令四项注意”:禁止部队驻扎清真寺,禁止毁坏回族经文…… 

  这支仁义之师迅速赢得回族同胞的拥戴。两个月后,毛泽东率红一方面军行至单家集。当地回族群众一见红军又“回来”了,纷纷夹道欢迎、送水送物。毛泽东很奇怪,打听原委后,连声称赞:红25军政策水平很高,民族政策执行得很好。 

  单家集陕义堂清真寺管理会的主任、65岁的回族老人拜福贵给记者介绍说,毛主席等一进村,就去参观清真寺,和阿訇亲切交谈,毛主席给阿訇和在场的回族群众讲解了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尊重回族人民的风俗习惯,保护清真寺、主张民族平等政策。阿訇听后非常感动,当即就招呼回民给红军腾房子、并邀请毛主席和其他领导人在清真寺吃饭。 

  采访中,村里老人还给记者讲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单家集所在的西海固地区,曾以“贫瘠甲天下”著称。70年前,红军路过这里,将南方人用马铃薯做粉条的工艺传授给当地回族群众。今天的西吉是国家命名的“中国马铃薯之乡”,马铃薯产业已为西吉腾飞插上了翅膀。 

  毛泽东夜宿坑坑店 

  1935年10月6日拂晓,中央领导率红军从单家集东进,当晚到达张易堡一带。对于毛泽东途经张易,有多种说法,一说夜宿田堡,一说夜宿毛庄。 

  那么,毛泽东究竟夜宿在哪里? 

  10年前,固原市统战部部长李廷藩到张易镇张易村马玉蓉老人处详细调查。那时老人80多岁,身体健朗。根据马玉蓉老人的回忆:民国二十四年九月,割莜麦季节,中午来了一小部分红军,大部分是下午从黄湾来的,当时全庄人大部分跑了,我和嫂子跑出去躲在地里莜麦麦垛旁边。后来,丈夫苏进安来叫我说,红军好得很,回家烧水。太阳快落了,我丈夫说,坑坑店来了当官的,用竹笆抬的,竹笆放在坑坑店二道门口,二道门还站岗,坑坑店崖背也有站岗的,把我婆婆叫去在坑坑店崖背上看竹轿。 

  李廷藩进一步分析,1976年毛泽东的警卫员来固原回忆时说,毛泽东在张易堡附近住的庄子里有个庙。这说明红军住在汉民村,张易堡西南角堡子梁下当年就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庙。红军当年从黄湾沿张易堡西南进入张易堡,就从庙旁边路过,坑坑店距庙不过百米。所以毛泽东当年就住在坑坑店,而不是毛庄,也不是田堡。 

  走入张易村,当年的遗迹已经难以辨认。倒是外观漂亮、功能设施齐全的村卫生室格外引人注意。张易村村民对他们医疗状况显然很满意:“俺们刚刚参加了农村合作医疗,现在看病也像城市人一样报销啦!” 

  六盘山上走来一支瘦弱的队伍 

  1935年10月7日拂晓,毛泽东随红军从张易出发,向东挺进,几个时辰后来到六盘山顶,毛泽东正是在这里构思了诗词《清平乐·六盘山》。 

  今年80岁的王学礼老人家住泾源县六盘山镇和尚铺村,当年红军从他家门前走过时他只有9岁。70年后,老人手指身后的六盘山告诉记者:“红军都很瘦、很黑,个子很小。很多伤兵没有人抬,自己拄着拐一瘸一瘸地往前走。”当时,村里的人以为来了土匪都躲进山里,后来发现红军公买公卖,又都跑回村里。王学礼家开着饭馆,不少红军就在他家吃饭,所以老人记忆特别深刻。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支瘦弱疲惫的队伍,不仅成功地翻过了六盘山还一直走到了陕北、走到了北京,建立了新中国。 

  现在老人早已经不开饭馆了。自从隧道修通,和尚铺不再是交通要道,传统上以开店为生的当地村民纷纷另寻生路。在当地政府的推动下,这个村已经实现了户均3头牛、人均1.5亩苗圃、户均输出劳务1人,村民的生活大大改善。 

  长城塬上的好汉们 

  10月7日到8日,毛泽东与中央红军沿着秦长城遗址在今天彭阳县境内行军,毛泽东先后宿营于小岔沟村与乔渠。 

  彭阳县城阳乡长城村乔家后人回忆,毛泽东晚上9点左右抵达了乔渠。乔家人赶忙用木桶从沟里背了3趟水,从窑里搬出一口大缸,为红军煮了满满一缸洋芋。又烙了几个燕麦饼饼,送给红军首长(毛泽东)吃。吃完饭,毛泽东在案板上点了两根蜡烛,摊开了地图,开始办公。当晚,他在案板上睡了一夜。1976年,这块案板被收进了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 

  据回忆,第二天10点左右,毛泽东把红军集合起来开拔,向甘肃省镇原县三叉镇行军。这是毛泽东在宁夏走的最后一段路,此后他再也没有来过宁夏。 

  1949年10月,毛泽东在给延安同志的一个复电中写道:“延安和陕甘宁边区,从一九三六年到一九三八年,曾经是中共中央的所在地,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斗争的总后方。延安和陕甘宁地区的人民对全国人民是有伟大贡献的。”1961年在江西庐山召开中央工作会议期间,他又应宁夏之邀,挥毫写下了草书《清平乐·六盘山》。 

  对这短暂两天,彭阳人一直有个想法。虽然谁都知道,对文学作品的所指不能这样较真,可彭阳人还是很自豪地觉得“不到长城非好汉”指的就是彭阳境内的古长城遗址。要知道彭阳境内既有长城村,又有长城塬,就算是巧合,也足以让人思量半晌、骄傲半晌。 

  这个山区小县建县20多年,如今中央党建领导小组秘书组将彭阳县确定为全国唯一的农村党建工作联系点,全国人大建议将彭阳生态治理的成功经验在黄土高原类型区全面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