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现代人物 > 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徐向前

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徐向前

中华五千年 2008年01月12日23:57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徐向前(1901-1990)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原名徐象谦,字子敬,山西五台人。1924年4月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后留校任排长。1925年春,参加讨伐军阀陈炯明的第一次东征。后到国民军第二军第6混成旅任教官、参谋、团副等职。1926年11月到武汉后,任南湖学兵团指导员。1927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4月任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队长。曾率学生队参加攻打叛军夏斗寅部,后被派往张发奎部任司令部参谋。1927年后,历任工人赤卫队第6联队队长,工农革命军第4师第10团党代表,4师参谋长、师长等职。1929年6月,被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派往鄂东北,先后任中国工农红军第31师副师长,中共鄂豫边特委委员,鄂豫边革命委员会军事委员会主席。

1930年春,任第一军副军长兼第1师师长。1931年初,第一军与第十五军合编为第四军,他任军参谋长。协助军长旷继勋等指挥部队连续挫败国民党军对鄂豫皖苏区第一、第二次“围剿”。7月,任第四军军长。11月,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任第四方面军总指挥兼第四军军长。组织指挥了一系列战役,粉碎了国民党军对鄂豫皖苏区的第三次“围剿”。1932年10月,由于敌人强大和张国焘战略指导的错误,鄂豫皖红军未能打破国民党军的第四次“围剿”,四方面军主力2万多人被迫撤出鄂豫皖苏区,开辟川陕革命根据地。1933年11月至1934年8月,指挥所部抗击国民党军20多万人的“六路围攻”。1934年2月,被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1935年6月,第一、四方面军会师后,被任命为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曾获金质红星奖章。1936年7月,第四方面军与第二方面军会师后,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委员。8月,再次率军北上,指挥了通(渭)庄(浪)静(宁)会(宁)战役。会宁会师后,中央军委指示,第四方面军一部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11月,奉军委命令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兼西路军总指挥。

抗日战争爆发后,出席了中共中央在洛川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被选为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1937年8月,任八路军第129师副师长。1938年4月,率第129师和第115师各一部进入河北省南部,创建冀南抗日根据地。1939年6月到山东,任八路军第1纵队司令员。1942年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副司令员,后任抗日军政大学代理校长。

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华北军区副司令员兼第一兵团(后改为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948年3~5月,指挥临汾战役,以大部分新组建之部队,攻克设防坚固的临汾城。6~7月指挥晋中战役,以6万兵力歼国民党军10万余人,解放县城14座。1948年10月到1949年4月初,带病组织指挥太原战役,任太原前线司令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共太原前线总前委书记。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1954年起,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65年起,任第三、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66~1987年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参与领导军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和国防建设。文化大革命期间,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斗争。1978~1980年,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1983年6月至1988年4月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副主席。他是中共第七至第十二届中央委员,第八届(十一中全会补选)、第十一届、第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1990年9月21日在北京逝世。在战争时期和建国以后,发表过多种军事论著。曾著回忆录《历史的回顾》(1984)。 

对徐向前夫妇的怀念
郭春福(少将)
  徐帅长期积劳成疾,尤其上世纪50年代病情较重,但生活上绝不要过高的照顾。只要能保障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除此以外的待遇他们都一概予以谢绝,他们曾退回多余的汽车,也曾退回配发的新地毯。组织上考虑徐帅多病需要加强营养,拨给他们一些补助金,他们都命人退回。
  徐帅深情的回忆说,他小时候最先背下来的文字,就是这家训:“襁褓失母,兄文厚、文达祖负抱而耕。文源祖以报恩,誓其子孙焉:布谷催耕,兄泪盈盈,有弟无母,无母孰哺?负我来耜,抱我弱弟,以适于南亩。苗既硕,弟何小,兄也顾之,劳心草草。弟既长,兄已老,弟也事之,私心未了。滹沱浩浩,潭水一掬,决潭益沱,毋乃不足,曰予世世子孙,惟兄之子孙,是亲是睦,敢或侮之,神其不福。”
  人们比较熟知老一辈无产阶级及革命家徐向前元帅,但并不了解与徐帅相濡以沫近半个世纪他的夫人黄杰同志的传奇经历。黄杰同志是个资历较深的老革命,她1927年1月考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女生队,从此走上革命道路。1928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回到家乡湖北松滋县任县委书记,开展农民运动,曾发动九岭岗农民暴动。此后,奔走于江苏、上海、香港、湖北等地,在中央军委、中共江苏省委和上海市委做交通联络工作,并在周恩来、宋庆龄、何香凝、潘汉年同志的领导下从事革命斗争活动。她数度被国民党政府逮捕,但革命意志坚定不移,与敌人展开了顽强的斗争。黄杰同志家庭生活荆棘坎坷,年轻时的两次婚姻都非常不幸,第一任丈夫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军事家、红四军军长的曾中生,被中央派往鄂豫皖地区实施统一领导的张国焘在根据地内部搞“肃反”,作为“托派”抓捕杀害。第二任丈夫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革命活动家,在新疆被军阀盛世才抓捕杀害。因革命斗争的需要他们曾将不满周岁的儿子送往香港他大伯父家寄养,解放后这个儿子成了资本家,当时一个革命家的母亲和资本家的儿子是不允许相认的,后来在周恩来和邓颖超同志做了许多工作之后,才稍微有些往来。徐向前元帅是她的第三任丈夫,1946年在延安结为伉俪,这两位老革命家结合以后革命情深,相伴终老。今年十一月八日是徐帅106年诞辰纪念日,黄杰同志去世也近半年,我作为徐帅的秘书,曾在徐帅和黄杰同志的关怀下工作了25年,对这两位老革命家思念甚深,平时尤其在年节之时,每每记起他们的教诲和关怀,总能感受到他们谦和、平淡、坦荡、无私的人格风范永在人间。
  全国解放后徐帅长期担任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但他从不因居高位而忘记修身,黄杰同志也克勤克己严谨持家,绝不敢自恃身份而忘记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徐帅长期积劳成疾,尤其上世纪50年代病情较重,但生活上绝不要过高的照顾。只要能保障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除此以外的待遇他们都一概予以谢绝,他们曾退回多余的汽车,也曾退回配发的新地毯。组织上考虑徐帅多病需要加强营养,拨给他们一些补助金,他们都命人退回。上世纪60年代初,三年困难时期,他们经常让管理人员挖一些野菜和摘些树叶来吃。挖来这些野菜后,黄杰同志告诉炊事员如何加工,有时还亲自下厨择野菜、做粗粮,告诉炊事员如何粗粮细做。管理人员从徐帅的健康着想,有时买来点牛羊肉改善伙食,他总是严肃地说:“全国人民都很困难,毛主席和周总理带头不吃肉,我能吃得下吗?我们是人民的勤务员,国家有困难,百姓有饿死的,我们不能有丝毫的特殊啊!”但凡徐帅说的,黄杰同志都委婉地告诉管理人员坚决照办,但为了照顾徐帅的身体,稍好一点的食品她都先留给徐帅,而后是子女,而她本人从不讲究。
  青少年生活的苦难和革命战争岁月的艰辛,养成了徐帅和黄杰同志粗茶淡饭的生活习惯。徐帅是北方人,而黄杰同志是南方人,但日常的饭桌上,大多是徐帅老家山西的家乡饭,经常吃的是莜麦面做的莜面卷、小米粥、窝窝头、和子饭。无论是艰苦条件下还是国家经济发展时期,他们总是随着季节的变化,让人采摘嫩柳叶、榆钱、榆树叶、马齿苋、萝卜缨等等,弄来当菜吃。即使是徐帅生病住院,黄杰同志也会经常让炊事员做上凉拌马齿苋带到医院。他们住的房子,陈设很简单,修缮房子,必须经他们批准,从不铺张浪费。近20年没有粉刷的墙壁,已经变了颜色,营房部门提出贴墙纸或粉刷,他们不同意。会客室里的沙发,横木已断了,修了多次,服务处要更新,他们也不同意。沙发套补了好几块补丁,直到1985年,实在不能用了,他们才同意换新的。国家和军队再困难,但保障徐帅工作的必需品总也不会缺少的,但黄杰同志公私分明,不属于她的生活待遇的部分,她绝不沾边。保障徐帅的工作用车家里有好几台,黄杰同志在“文化大革命”前在纺织工业部任人事司司长,从来都是乘公共汽车,绝不要徐帅的工作车接送上下班。他们自己有一个小木箱,里面装着锤子、剪子、钳子、螺丝刀、钉子等工具,常常自己动手修理用具,大家都称这个箱子为“百宝箱”。他们还有自己的“针线包”,自己亲手织毛衣,缝扣子,补衣服。这两位老革命家几十年如一日,始终保持了勤俭朴素的生活作风。
  徐帅是山西人,家乡的历史和传统文化养育了徐帅,徐帅和黄杰同志也始终把山西的传统历史文化深深地扎根于自己的行为和道德准则里。一次在向徐帅汇报工作之后,徐帅一时兴起和我说起了他的祖上为他们家立下的家训,徐帅的四世祖兄弟三人,名徐文厚、徐文达、徐文源。徐文源襁褓丧母,全靠两个哥哥抚养,种地的时候把他抱到田里去,有时背着他耕地。徐文源长大之后,对哥哥们的养育之恩,铭心刻骨,并立下训词,教育子孙效法祖宗,兄弟姐妹之间,相亲相爱,和睦相处。这训词一代一代往下传,从未废止,一直传到他这一辈。徐帅深情的回忆说,他小时候最先背下来的文字,就是这家训:“襁褓失母,兄文厚、文达祖负抱而耕。文源祖以报恩,誓其子孙焉:布谷催耕,兄泪盈盈,有弟无母,无母孰哺?负我来耜,抱我弱弟,以适于南亩。苗既硕,弟何小,兄也顾之,劳心草草。弟既长,兄已老,弟也事之,私心未了。滹沱浩浩,潭水一掬,决潭益沱,毋乃不足,曰予世世子孙,惟兄之子孙,是亲是睦,敢或侮之,神其不福。”听完之后我感慨良多,一个担任党和国家及军队领导人三十多年的元帅,在自己八十岁高龄之际,仍能牢记儿时的家教,其人品和修养堪为后代的楷模。
  1990年9月21日,徐帅去世之后,我又在黄杰同志身边工作了几年,徐帅形成的家风依旧。徐帅去世后,国家按规定发了8000多元的抚恤金,黄杰同志和子女们一致意见由我暂为保管。此时我的独生子上军校不久,即因白血病住院。黄杰同志得知后,几次告诉家人,要把徐帅的抚恤金给我,用于为我儿子看病。我得知后,心里十分感动。虽然儿子最后还是离开了我们,我们始终也没有动用过这笔钱,但黄杰同志如此的关心,给了我和家人许多温暖。不久,因工作关系我离开黄杰同志到了新的领导工作岗位,将这笔钱如数交给徐帅家中,这笔钱如何处置我也不得而知,不过黄杰同志对我的关怀之情,我至今仍铭记心中。伟人已去,徐帅和黄杰同志的高风亮节成为我永远向前艰苦奋斗的革命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