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地区文化 > 客家文化—客家历史人物—著名华侨实业家张弼士

客家文化—客家历史人物—著名华侨实业家张弼士

中华五千年 2008年01月14日17:20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一)

  张弼士,原名肇燮,别名振勋,清道光21年(1841)生于广东省大埔县西河镇黄堂乡车轮坪村。是名扬四海的华侨实业家。民国《大埔县志》:“(当时)中国实业大家有毅力而成绩昭著者独推张振勋。”

张弼士小时家境贫寒,父亲张兰轩是乡村塾师兼业余医生。13岁时,张弼士到姐夫家牧牛,曾作山歌唱道:“满山竹子背虾虾,莫笑穷人戴笠麻,慢得几年天地转,洋布伞子有得擎”;“满山竹子笔笔直,莫笑穷人无饭食,慢得几年天地转,饭箩端出任你食”,表现了他欲图改变贫困状况的志向和信心。

  清咸丰8年(1858),张弼士家乡遭受严重灾荒,不少人离乡背井,外出谋生。张弼士当时18岁,在乡村竹坊做竹工,与乡人邀约,飘洋过海谋生,几经周折,到了南洋荷属巴达维亚城(简称巴城,即今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起始,他寄食于大埔会馆,后经人介绍,到温氏米行当店员。过了不久,老板看他勤恳麻利,精明过人,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兼且忠厚老实,可以信赖,即起用他为帐房,并把自己的独生女儿许配给他。几年后,老板病逝,张弼士夫妇继承了他的资产。

有了一定的资产基础后,张弼士开始显示非凡的经营实业奇才。

首先,他抽出一部分资产,开设了一家经营各国酒类的商行,并承办了当地的酒税和新加坡的典当捐务,随后又承包了荷属东印度(在印度尼西亚)一些岛屿的鸦片烟税,资产很快得到了较大的扩充。

接着,他把目光投入了垦殖开发。当时,荷属东印度殖民者为开发与掠夺鞭长莫及的岛屿资源,曾放手让华侨组织垦殖公司,张弼士抓住这一时机,抽出大部分资产投入这一事业。1866年,他在荷属葛罗巴埠创办了裕和垦殖公司,大规模地开垦荒地,专门种植椰子、咖啡、橡胶、胡椒、茶叶等热带经济作物,并在垦殖区间种杂粮,获取了极大经济效益。1875年,他又在苏门答腊的阿齐创办了新的垦殖公司。1877年和1878年,他在荷属怡厘创办的裕业垦殖公司、爪哇日里创办的笠旺垦殖公司就有橡胶园八处,雇工近万人。

  在经营垦殖开发的同时,他积极捕捉机会创办各类实业,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如他在英属马来亚彭亨州文东埠开设东兴公司,开采锡矿,赚了一笔大钱;在日里开设日里银行,专门办理华侨储兑和侨汇业务,深受广大华侨欢迎和依赖,业务得到很大发展;在棉兰、槟榔屿兴建了大量中西合璧的住宅,大力发展房地产事业;组织了一个联系海内外的药材批发网,国内的名贵药材多经张氏药行批销海外,海外名贵药材及西药,亦多经张氏药行批销回国,沟通了海内外药材市场,等。

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的30多年间,张弼士经营的企业风生水起,获得了惊人的利润。全盛时期,资金达到七、八千万盾,成为当时南洋华侨中首屈一指的富翁。

  1892年,清政府驻英公使龚照瑗奉命考察欧美富国之道,途经新加坡时,曾向张弼士询及致富之术,张回答:“吾于荷属,则法李克,务尽地利;吾于英属,则法白圭,乐观事变。故人弃我取,人取我与,征贵贩贱,操奇致赢,力行则勤,择人任时,能发能收。亦如吕尚之谋,孙吴用兵,商鞅行法,若智不足以权变,勇不足以决断,仁不能以取予,强不能有所守,终不足以学斯术。吾服膺斯言,本此为务,遂至饶裕,非有异术新法也。”龚氏大为叹服。

  张弼士是著名爱国侨领,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

当其事业有成时,英荷属殖民当局曾几次给他封官赐爵,但均为他一一谢绝,说:“吾生为华人,当为中华民族效力。”

1892年,经龚照瑗举荐,清政府任命张弼士为槟榔屿首任领事,从此,走上了亦官亦商的道路。1894年,张弼士升任新加坡总领事,在任期间,组织中华总商会,多方维护华侨利益。1897年,经李鸿章举荐,参与筹办中国通商银行,出任该行总董。嗣后,历任粤汉铁路、广东佛山铁路总办,太仆寺正卿,商务大臣兼槟榔屿管学大臣,兼办闽广农工路矿事宜,督办铁路大臣等职。

  1898年,张弼士同行四人乘德国轮船从巴城到新加坡办理商务时,因德轮实行民族歧视政策,官舱票不卖给华人,大大刺激了张弼士的民族自尊心。于是,他邀张榕轩、耀轩兄弟入股,在巴城、亚齐创设裕昌、广福远洋轮船公司,从此,飘扬着清朝龙旗的远洋巨轮游弋于辽阔的太平洋上,并专门与德国轮船同走一条航线,同等官舱票价却低一半,迫使德轮取消了歧视华人的规定,大长了中华民族威风。

1900年,黄河决口,清政府委任张弼士督办直顺赈捐兼办河南南郑工赈,张弼士目睹灾区惨状,忧心如焚,急回南洋募捐百万两银款赈灾,清政府为此赐其“急公好义”牌匾,竖其故乡大埔。

张弼士虽为清庭赏识倚重,但其对清庭的腐败无能看得深为透彻,因此,转而帮助孙中山先生开展民族革命事业。他支持儿子张铁君参加同盟会,并暗示南洋所属各企业,要对在海外进行民族革命活动的革命党人给予大力支持。张弼士回到新加坡后,又通过胡汉民暗中帮助孙中山30万两白银作为活动经费。辛亥革命爆发后,张弼士与张耀轩以南洋中华总商会和他本人的名义,捐赠了一笔巨款给孙中山。民国时期,张弼士先后任总统府顾问、立法会议员、参政院参政、全国商会联合会会长、南洋宣抚使等职。

  (二)

  张弼士立志“实业兴邦”,在山东烟台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工业化生产葡萄酒的“张裕葡萄酿酒公司”,成为当时中国民族工业的一面旗帜。

1890年,张弼士任巴城商务领事时,有一次参加法国领事举办的酒宴,席间,人们对所饮法国三星斧头牌白兰地名酒大为赞赏,法国领事为此大谈酒经,并对张弼士说,此酒用法国波尔多地区盛产的葡萄酿造,如用中国山东烟台所产的葡萄酿造,酒质并不逊色。张弼士问其为何所知,法国领事犹豫片刻后告之说,当年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时,他也是其中一员,法军驻屯天津附近时,他曾与其它士兵一起,到烟台采集了大批葡萄回营,用随军携带的小型压榨机压汁酿造,味道香醇,酒质与法国白兰地可相为媲美。当时,法国官兵曾议论,瓜分中国领土时,法国要力争山东,好在烟台设厂酿酒。张弼士大为震惊,将此事默记心中。

1891年,张弼士应督办铁路大臣盛宣怀之邀,到烟台商讨兴办铁路事宜。张弼士借此机会对烟台进行了全面考察,了解到此地靠山面海,气候湿润,土质肥美,确是种植葡萄的好地方。当即决定于此投资设厂,定名为“张裕葡萄酿酒公司”。1892年,张弼士投资300万两白银,辟烟台两座占地千亩的荒山,栽植从德、法、意等国引进的120多个优质葡萄品种,建立自己的大葡萄园;引进压榨机、蒸馏机、发酵机、白橡木贮酒桶等酿酒先进设备;建造闻名中外的地下大酒窖;重金聘请欧洲一流酿酒师;建立了我国最早采用现代科学技术酿造葡萄酒的大企业。

  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张裕葡萄酿酒公司”获得了巨大成功。其产品色泽金黄透明,酒质甘醇幽香,风行全国,远销海外,在世界市场上崭露头角。1912年,孙中山先生为张裕葡萄酿酒公司题词“品重醴泉”,以示嘉勉;1915年,在为庆祝巴拿马运河竣工而举办的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商品博览会上,“张裕葡萄酿酒公司”送展的“可雅白兰地”、“红葡萄”、“雷司令”、“琼瑶浆”(味美思)一举荣获最优等奖和4枚金质奖章,“可雅白兰地”因此而命名为“金奖白兰地”,成为驰名世界的名牌。这也是中国商品首次在国际上获得的殊荣。张弼士在总结张裕创业史中写道:“备历艰阻”、“掷无数之金钱,耗无量之时日,乃能不负初志。”

新中国成立以后,张弼士创办的“张裕葡萄酿酒公司”成为国有大型企业,产品质量保持稳定,生产能力成倍增长,为国民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烟台市也因此而获国际葡萄酒局命名为“国际葡萄酒城”。1992年,江泽民总书记为“张裕葡萄酿酒公司”题词“沧浪欲有诗味,酝酿才能芬芳”,百年张裕获此殊荣,堪称中国企业之最。1994年,“张裕葡萄酿酒公司”进行了企业制度改革,组建了“张裕集团有限公司”,全面建立现代企业制度;1997年,“张裕集团有限公司”挟品牌优势,成功发行8800万(B)股,成为国内同行业中首家上市公司;2000年又成功增发A股,为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98年,“张裕葡萄酿酒公司”销售收入突破10亿元,比上年增长85.2%;1999年,实现销售收入、利税同比分别增长24.96%、20.10%,资产负债率仅为34.21%。几年来,张裕集团的产销量、销售收入和市场占有率均高居全国同行业之首,在激烈的市场争中获得了骄人业绩。

  张弼士在国内创办的企业,除“张裕葡萄酿酒公司”以外,1907年,接办了谭日章、陈庆昌合办的广西华兴三岔银矿公司,改名宝兴公司,增资数十万,扩大经营规模;不久又在广东创办开建金矿公司;从1910年开始,张弼士在广东先后创办广东亚通机器制造厂、惠州福兴玻璃厂、平海福裕盐业公司、佛山裕兴机器制砖公司、雷州机械火犁垦牧公司(火犁即拖拉机,张弼士是中国最早引进拖拉机等农业机械的人)等。为实现“实业兴邦”,张弼士可谓鞠躬尽瘁,不遗余力。

张弼士对社会福利事业极为热心,曾捐巨资为国内、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地兴建学校多座;设置汕头“育善堂”;购置数十间楼房作堂产为嘉应五属福利基金,为出国学子补助学费等,为兴学育才作出了巨大贡献。

  1916年9月,张弼士病逝于印尼巴城,终年76岁。移柩返籍途经新加坡、香港时,英、荷殖民政府为之下半旗致哀,港督亲往凭吊;由汕头溯韩江而上时,两岸群众均摆设牲仪致奠。

  张弼士在大埔的故居(下图 )兴建于清光绪34年(1908),是典型的客家围龙屋,三堂四横,建筑面积4180平方米。门前竖有清政府御赐的“乐善好施”、“急公好义”牌坊,正门塑李鸿章所书“光禄第”屋名,屋内有18个厅、13个天井、99个房间,还有前后花园及书斋等。飞檐斗拱,画栋雕梁,构思巧妙,工艺精湛。1991年,北京古建筑研究所专家曾专门到此考察,认为是不可多得的具有客家建筑风格的民族古建筑。现在,“光禄第”已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每年均有不少游客前来缅怀和瞻仰张公的光辉业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