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地区文化 > 客家文化—客家历史人物—黄遵宪:近代中国走向世界第一人

客家文化—客家历史人物—黄遵宪:近代中国走向世界第一人

中华五千年 2008年01月14日17:22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2003年温家宝总理访问香港时,引用其诗《赠梁任父同年》“寸寸河山寸寸金,侉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以鼓励港人团结爱国,海内外对黄遵宪其人其事其作的关注由此骤然趋热。

    黄遵宪,字公度,晚清爱国诗人,杰出的外交家、政治家、教育家,1848年生于嘉应州(今梅城东区下市角),卒于1905年。他的一生可分为四个阶段:即读书应试阶段(1863~1876);出使阶段(1877~1894);参加变法阶段(1895~1898);乡居阶段(1899~1905)。1877年十月(光绪三年)黄遵宪应邀任参赞,随何如璋出使日本。光绪八年,黄遵宪调任驻美国旧金山总领事。光绪十三年,黄遵宪成书《日本国志》,书中以大量篇幅介绍日本明治维新的情况,并批判秦汉以后的专制主义,肯定西方的立法制度,提出一系列学习西方的主张。光绪二十一年,黄遵宪参加强学会成为维新运动中的积极分子。光绪二十二年黄遵宪邀请梁启超到沪创办《时务报》鼓吹变法。光绪二十二年十月黄遵宪入京受到光绪皇帝和帝党官僚接见,次年被任命为湖南长宝盐法道等职,积极协助湖南巡抚陈宝箴推行新政。光绪二十四年八月,光绪帝任命黄遵宪为出使日本大臣。戊戌政变失败后,黄遵宪被清政府列为“从严惩办”的维新乱党,但由于外国驻华公使等干预,清政府允许黄遵宪辞职还乡。黄遵宪回乡后仍热心推进立宪、革命等工作,并潜心新体诗创作,被誉为“诗界革命巨子”。同时,他热心家乡教育事业,创立嘉应兴学会议所,自任会长,积极兴办新学堂。黄遵宪的著作生平自定的有《日本杂事诗》、《日本国志》、《人境庐诗草》等3种。
  多年来黄遵宪的历史地位被不少人局限性地理解,后人往往从文学或诗界革命的领域去理解他,而忽视其作为爱国者、思想家、变法维新者、政治家的本来面目,对黄遵宪历史地位全面深刻认识,是直到近年来才开始出现的。”且看:
       ———影响中国近代思想界的达尔文进化论和卢梭民约论,最早是由黄遵宪介绍到中国来的,中国士大夫最早是从黄遵宪撰写的《日本国志》了解到人权、民主、平等的概念。《日本国志》中的维新变法思想,使当时的康、梁乃至光绪皇帝都受到很大启发,其“分官权于民”的思想明显地启发了一代伟人孙中山形成民权主义的思想。
       ———黄遵宪与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章太炎、严复等“书生议政,坐而论道”不同,他有丰富的外交实践经验与斗争经验,他在戊戌政变前的湖南创立了保障社会治安的保卫局等措施在政变失败后仍能保留下来,就说明黄遵宪的改革是切中国情的,他在湖南协助陈宝箴推行新政的卓越成效是他把变法理论灵活运用于中国实践的结果。
       ———黄遵宪在漫长的外交生涯中,深知国家主权的重要性,沉痛指出:“弱为万国役,治为天下强。”他致力保护华侨、侨工的权益,抵制排华运动,联络侨商组织商会;在新加坡又创立保卫华工的南洋护照制度。
       ———黄遵宪被公认为晚清“诗界革命的一面旗帜”,其“我手写吾口,古岂能拘牵!”的呐喊成了诗界革命的口号;其《人境庐诗草》的清新之风,一扫旧体诗的陈腐暮气;其诗作真实生动地记录了晚清绝大多数重大历史事件,因此生前即有晚清“诗史”之誉。
       黄遵宪在短短的58年生涯中,游历日、英、法、意、比、美及新加坡等西方国家以及香港等共13个年头,亲身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西方文化浪潮,他站在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高度,理性地把握世界的潮流和中国的国情,积极主张维新变法,在维新变法失败后,他却矢志不渝,坚信“滔滔江水日趋东,万法从新要大同”的革新之道。100多年过去了,今天缅怀起这位客家先贤的远见卓识,仍然令人肃然起敬!

附:黄遵宪摘中国最长诗桂冠

1951年,北大名师王瑶写了《祖国十二诗人》一书,列出了从屈原、宋玉、李白、杜甫到晚清黄遵宪一共十二位中国最伟大的诗人,并逐渐成为社会共识。嘉应州(梅州)黄遵宪,这位中国历史上最耀眼的十二诗星之一,令世人刮目。他同时又摘得中国最长诗冠亚两桂冠。
       光绪十六年(1890年)黄遵宪以二品顶戴充驻英参赞,随使臣薛福成出国赴任。途经锡兰时,登岸游览当地名胜开来南庙,参观两丈多长的释迦如来卧佛,后来写了一首2160字的五言诗《锡兰岛卧佛》,这就是中国第一长诗。该篇叙述了佛教发生、发展的盛衰历史,对佛教“舍身饲虎”、“善恶皆忘”的忍让哲学作了批判,指出在殖民帝国猖狂时,只能“愈慈愈忍辱”、“一听外物戕”。诗人联想到中国,发出“日夕兴亡泪,多于海水滴”、“到今四夷侵……谁侮黄种黄”的感叹,提出“弱供万国役,治则天下强”的疾呼。梁启超说:“吾敢谓有诗以来所未有也!”
       光绪十七至二十年(1891—1894年)黄遵宪调任新加坡总领事,其间又创作了一首2040字的五言诗《番客篇》,是中国第二首长诗。黄遵宪用写赋的手法,对他参加的一位侨商的婚礼作了淋漓尽致的铺叙,详尽地描绘了华侨的社会风习及与会的各种人物,特别同情一位老人所述归国后所受的欺压,“诬以通番罪,公然论首恶”,“言者袂掩面,泪点已雨落”,喜气洋洋的婚礼场面顿时变得悲悲戚戚。他期待“谁能招岛民,回来就城郭,群携妻子归,共唱太平乐?”也正是他自己,为华侨争取到了清廷保护归侨的几条规定,创立了“护照”制度。
       比较起来,汉末的《孔雀东南飞》1685字,曾称为古今第一长诗的,只能居第三;梁启超的《太平洋歌》1373字,当排第四;明代刘伯温的长短句《二鬼诗》“忆昔盘古初开天地时,以土为肉、石为骨、水为血脉、天为皮,昆仑为头颅、江海为胃肠,嵩岳为背膂,其外四岳为四肢……”共1211字,算作老五了。十二诗人中,杜甫最长诗《北征》700字,李白《赠江夏韦太守良宰》830字,白居易《长恨歌》840字,就更位于其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