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地区文化 > 东巴文化—东巴绚彩—《东巴经》集纳西族古文化之大成

东巴文化—东巴绚彩—《东巴经》集纳西族古文化之大成

中华五千年 2008年01月16日16:56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无论天文、历法、地理、历史、人文、医药、动物、植物、武器、衣饰、饮食、生活、风土人情、家庭形态、宗教信仰、民族关系、农业、畜牧业以及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等等。《东巴经》里都有记载,真是包罗万象。这部经书可以说是了解和认识纳西族古代社会的“百科全书”。
   一千多个纳西象形文字中,有上百个关于天象、气象、时令、历法以及方位的字。
  《东巴经》中有很多星座的名称,记载着东南西北四方二十八星宿,如三星、昴星、红眼星、北极星、启明星、长庚星、北斗七星,也还有彗星。有的经书记载:“若不是太阳和月亮,将不能分黑白”;“若不是参星和商星,也不能分昼夜”。“天上的三星甩着蕊宿手,三星和蕊宿结了仇,从此蕊宿吐露天,阴雾沉沉又沉沉,天体象不高”。可见对天象和气象的观察研究早已达到相当水平。《崇搬图》还有这样的记载:“蕊劳精于推算雷电,苏陀精于推算饶宿,尼楞精于推算星辰,吉阿精于推算日子”。《东巴经》里好多地方都讲到历法,一年分四季十二月,一月有三十天。《碧庖卦松》和《懂述战争》还都讲到有一棵神树,树生十二枝,枝生三百六十叶,所以一年有十二个月,三百六十天。这也反映了历法的应用是比较早的。 
   在纳西象形文字中,金、银、铜、铁、锡五金齐全。“铜”字在给西象形文字中是锅里加上火,以火表示红,意即红锅,以红锅作“铜”,可见创造象形文“铜”字之时,铜锅已广泛使用。还有“铁”字,是一把斧子,可见用铁的历史也有很久。这都是纳西族早就进入铜器、铁器时代的一个佐证。《东巴经》中有关铁的记载极多。不仅讲到各种铁农具和铁兵器,诸如铁锄头、铁犁头、铁斧头、铁镰刀、快刀、尖矛、弓箭、铁盔、铁甲,甚至神话中的神鹏都要套铁嘴、安铁爪,丁巴什罗来人间降魔,天上众神送给他的武器中也有白铁降魔杵。这都表明古代纳西社会中,铁的地位很重要,使用也很广泛。《安铺余资命》还讲到:“很古的时候,没有耕田的农具,九十个青年带了锐利的斧头,到以古以居山上,砍了红栗树做成犁架子,砍了白杨树做成犁轭,……用白铁做犁头”。对照《续后汉书》所载:“定筰、台登、卑水三县,去郡三百余里,旧产盐、铁、漆”。当时的定筰,是纳西族先民居住之地,纳西族用铁由来已久,这就更为可信。
  据对目前已汇集的纳西象形字的分类研究,属于植物名称的字,包括各种树木、花草、五谷的,约五、六十个;属于动物名称的,包括兽类、鸟类、虫类,约一百一、二十个。这反映了创造纳西象形字的时候,受游猎、游牧生活的影响,要比受定居农业生活的影响大得多。它为我们了解和研究古代纳西族地区生物状况提供了线索。在《东巴经》中驴和骡的记载很常见。据研究,我国内地本无驴,系从西域引进,骡就更没有了。汉朝以来,中原与西域交通日益频繁,才有大批驴、骡运入。《盐铁论》载:“骡驴驮驼,啣尾入塞。”《东巴经》所载驴、骡,到底从何而来,是个很有价值的研究题目。如能证实由西北而传入,对于进一步弄清纳西族由西北向西南迁徙,是一个有力的证据。如果经书所载驴、骡系土生土长,那就说明纳西族是世界上最早出现骡子的民族之一。一个少数民族,在古代就用驴马杂交 创造新物种,是很了不起的。《东巴经》还有这样记载:小春播种在冬三月,到夏三月成熟;大春播种在春三月,到秋三月成熟。这也反映纳西族一年播种两季作物的历史已经是相当悠久了。
  《东巴经》中还有天花、麻疯等象形字,反映了纳西族很早就注意对疾病的研究。还记载有:“三滴血作变化,变成了千千万万跳蚤和臭虫,变成千千万万苍蝇,使人类发生疾病”。三滴血如此变化,未免近于荒诞,但跳蚤、臭虫、苍蝇带来疾病却是正确的。还有“药”字的象形字,是花上流出汁水,可见其字源也在于用中草药汁治病。《崇搬图》还讲到,可以用针灸和按摩来治病,也是很有价值的记载。《东巴经》中记载有一百八十种药丸,“甜的九种药水,苦的十种药水”,甚至还有不病之药和不死药。不死药和不病之药带有神话色彩,体现了古代纳西人民希望长寿健康的愿望。这里所记载的药,尽管有些不科学,如金气银气的药水,松石墨玉的药水等,但也有一些,如菖蒲、姜茶、鹿角、岩羊角等等,的确可以用来治病。《崇仁潘迪找药》中有这样描写:药水绿油油,毒水绿油油,药花黄生生,毒花黄生生,分不清药水还是毒水,药花还是毒花。崇仁潘迪就守在那里,看见一只野猪喝了口毒水,痛得就象要死;喝了口药水,立刻蹦跳上去了。又看了三天,一只白鹿啃了一朵毒花,痛得好象要死;啃了一朵药花,立刻又蹦跳上去了。于是分清了药水和毒水,药花和毒花。这不是无中生有编出来的,而是古代纳西人千方百计识别药水毒水,药花毒花的生动写照。《东巴经》还多次讲到“做牛药马药”,这是早就有兽医的一个证明。也还记载有白谷的白穗病,红麦的黑穗病,大麻种的虚壳病,蔓菁种的腐烂病,也说明对农作物病虫害早有研究。
  《东巴经》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古代纳西社会的家庭形态。从忍利恩有兄弟五人,姊妹六人,兄弟姊妹互相匹配,互为夫妻。这种兄弟姊妹互为夫妻的血缘家庭,是人类发展史上最原始的家庭形态。《东巴经》详细记载了丁巴什罗的世系,在他诞生之前,先有七代祖母,后有九代祖父,反映了先有母系家庭,然后才有父系家庭。丁巴什罗为了制服女魔司命麻左固松麻,对她说:我在天上有了九十九个妻子,一百个还不满一个,特意再来找一个。这个女魔欣然答应。[它反映了母系社会的遗迹。
  在《东巴经》中,有不少地方讲到天地、日月、星辰、山水、人类的起源,只及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等等的来历,这是古代纳西初民对万物起源的探索。值得注意的是,万物都是由蛋变化而来。乍一看,未免有点可笑,但是认真加以研究,却是原始唯物主义和朴素辩证法的自然观的一个反映。一部宗教经书,叙述万物起源,不是宣扬神造万物,而是讲述蛋变万物,甚至连天神都是由蛋变化而来,这是《东巴经》与其他宗教经典不相同的地方。
  《东巴经》中还讲到,世界万物的本原是佳音和佳气。许多《东巴经》的开头,都这样写道:很古的时候,天地还没有奠定,日月星辰还没有出现,山川木石还没有形成,上方发出了佳音,下方发出了佳气,佳音佳气起变化……白色的天地出现了,自色的日月星辰出现了,白色的山川、岩壁和海子出现了。这种讲物质,讲变化的音气说体现了古代朴素的自然观,虽有其历史局限性,但在本质上却有其正确的地方。
  《东巴经》的研究价值当然远不止于此,这部宗教经典在历史上有着重要地位。马克思主义者是无神论者,是反对宗教的,但并不简单地否定宗教,因为“宗教世界只是现实世界的反射。”我们只要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也就可以透过宗教世界去探索当时的现实世界。当然,《东巴经》毕竟是宗教经典,是宣扬宗教迷信的,对人们也确实有毒害和麻醉的作用。对此绝不能忽视。我们对待《东巴经》,应该和对待其他民族文化遗产一样,要从实际出发,不能不加区别地肯定一切,要在肯定其精华的同时,看到其消极的、有害的糟粕。从而做到剔除糟粕,吸收精华。我们把《东巴经》当作纳西族文化遗产进行抢救、整理、研究的时候,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