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地区文化 > 敦煌文化—敦煌简史—敦煌幽梦、楼兰古韵

敦煌文化—敦煌简史—敦煌幽梦、楼兰古韵

中华五千年 2008年01月24日14:38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一直以为,自己很懂敦煌,很懂那种深沉的寂寞和万古苍廖的凄凉,然而,当沿着古丝绸之路,再次踏上寻梦征程的时候,只有驼铃告诉我,这座寂寞的城池的神秘与传奇,其实,我不懂。

楼兰古城,一座曾经繁华而喧嚣的城池。而今却只有一拘黄土与一片废墟静寂在瑟瑟狂沙之中,任后人探寻,凭吊。没落写在石缝间,枯草秋风还没来得及遁逃,昭君便来了,眉眼消红,洒泪而过。满并胡沙的掠影中

走进古村落触摸活化石 2007五一·黄金周盘点 走进地下铁赏独特风景 聚焦国内知名企业 ,楼兰姑娘汲水的身影终于瘦成一道细细的秋水,将心缠出血来。然而,终是远了,昭君远了,那临风的仙子也远了,远在我前世今生的梦中,定格成永恒。仍记起千年前的那缕断弦,仍记起那一把辛酸的红泪。记忆深处,容颜如水,只是,千年后的今日那万古的废墟之上是否还会升起一袭素裙抚琴而歌?

走进古村落触摸活化石 2007五一·黄金周盘点 走进地下铁赏独特风景 聚焦国内知名企业 ,楼兰姑娘汲水的身影终于瘦成一道细细的秋水,将心缠出血来。然而,终是远了,昭君远了,那临风的仙子也远了,远在我前世今生的梦中,定格成永恒。仍记起千年前的那缕断弦,仍记起那一把辛酸的红泪。记忆深处,容颜如水,只是,千年后的今日那万古的废墟之上是否还会升起一袭素裙抚琴而歌?

没落了。没落着。

岑寂,只有佛守着这一顷荒园。

佛即是禅,禅即是佛。佛与禅之间,充坼的是无尽的玄虚。佛总是笑着,可那盈盈笑语之间,又又谁能解得了那奥妙的玄机?芸芸众生相。佛没有选择冷眼旁观,静与静之间,佛给人的永远是沉寂和沉淀。上一柱香,愿佛保佑离人平安,上一柱香,愿佛保佑夙愿得了。佛无语,面对脚下拜倒得这一群善男信女,佛只是笑着。对这虔诚的祈愿者,佛又能说什么呢?只得双手合十,长叹一声:“我佛慈悲”佛渡不了人。佛是人渡的!

卷轴散溢孤香远,一度狂沙几飞天。飘曳远影之中,传颂了一个如诗般的神话——飞天。飞天,都问青楼高几许?可又广寒清辉?嫦娥赴月,尚有纤纤玉手把芙蓉,你却就这样孑身而去吗?羽带微拂,裙裾飘摇,回首一望之间,你当真就刊头了这凡尘俗世?临高心自寒。世人懂得你那回首见得留恋与不舍,然而却留不住你衣袂飘飘间的一袭清气!星月随影,漫天灿烂的星斗,可是你袖中散落的微尘?

遗世独立。飞天的飘逸与从容已羽化而去,无迹可寻,无踪可寻,只留一阕残缺的幽梦,待后人苦苦求索。一片从阴暗洞窟中升起的辉煌,一幅丹青妙手的佳作。莫高窟,完成了一个时代与另一个时代的承接,于地下沉睡,于众人皆醉中醒来,莫窟带着盛唐的熏天酒气摇摇晃晃而来。一个旷世绝伦的诗人,一个嗜酒如命的才子,用酒气泡出的绵延诗文给莫窟写下了悼文,文中尽显的诗一代奇才的顶礼膜拜,是比善男信女更为庄重的虔诚。拜祭。拜祭。对于以膝盖行走的我们,除了拜祭我们还能做什么?

莫窟幽梦。楼兰古韵。一曲敦煌醉倒酒中之仙,又何况我等粗俗之辈?

远去了,历史的脚步悄然走过,曾经的辉煌与没落已化为一泓淙淙逝水,飘然远去,记忆深处,一帘敦煌的残梦幽然垂落,只是,千年之后的我们又该已怎样的姿态开启和抚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