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专题 > 万众一心渡难关:1976年全国军民抗震救灾始末

万众一心渡难关:1976年全国军民抗震救灾始末

中华五千年 2008年05月21日17:23 (来源:中华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面对灭顶之灾,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人们并没有绝望——因为他们坚信,党一定能够挽狂澜,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这是历史总结出来的经验。唐山大地震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十万火急报告中央
   
    1976年7月28日的大地震,眨眼之间,几乎把唐山市区所有的人都埋在了废墟之下,黑暗笼罩了一切。惊恐万状的人们稍一冷静,立刻想到了党:赶紧向中央报告,那是我们的希望!
   
    最先从废墟中爬出来的人们,通过三种渠道不约而同地向党中央报告了灾情。
   
    第一个渠道,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唐山某部通讯营无线电连报务员吴东亮用无线电第一个向党中央作了报告。那天吴东亮当班,强烈的地震把他摔倒在地,很重的调压器滚落下来,砸在了他的左脚上,大拇指像针扎一样痛,电键砸在头上,鲜血顺着头发往下淌。同时,报房噼啪乱响,天花板一块块往下掉,木板、泥块、白灰满屋乱飞,但他不顾这些,心想,电台是部队首长的耳目,如果中断联系,不能把这里发生的灾情及时报告给上级,报告给党中央和毛主席,唐山人民的损失可就大了。想到这些,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扑向工作台,紧紧抱住摇晃的电台,直奔门口。但房门已经变形,被碎砖乱瓦堵得死死的,开不开,出不去。他急中生智,一下子跳上窗台,伸手一把戳透窗纱,然后抓住窗户框,飞起一脚踹开了双层玻璃的窗扇,钻出窗外。
   
    电台虽然抢出来了,但震后停电,手摇发电机一时又挖不出来,仍然发不了报。心急火燎之中,吴东亮忽然想起,屋里有一部备用的“八一”小型半导体电台。他毫不犹豫,在砖头瓦块从空中斜着往下砸、与报务房相连的器材仓库正隆隆地倒坍的紧急情况下,硬是再次从窗户冲进报房,摸黑把备用电台抱了出来。
   
    吴东亮第三次冲进随时可能倒坍的报房,抢出了发报必需的耳机、电键、转换插孔插头和联络文件。
   
    凌晨4点零3分,吴东亮按动电键,向在京的上级部队机关发出了第一份电报:“请老台长(首长)速转告党中央和毛主席,河北省唐山市发生了强烈地震,房屋倒塌,夷为平地,人们埋在废墟之中,火速派部队来唐救援……”对方回电:“完全清楚,同意转告。”此时,距地震发生仅21分钟!
   
    第二条渠道是中共唐山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赵俊杰受命辗转到遵化机场,于上午7时左右向中央报告唐山震情的。中央答复说:“唐山地震情况中央已知道了,正在作抗震救灾的部署,河北省委第一书记刘子厚和北京军区的负责同志很快去唐山,与你们共同组织抗震救灾工作。”
   
    第三条渠道是开滦唐山矿工会副主席李玉林和同矿的曹国成、崔成亮、袁庆武四人一起驾驶着矿山救护车直奔北京中南海向党中央报告的。李玉林从废墟里爬出来,救了几个人,便把家属区的救灾任务交给了工友李成义,自己穿着一条三角裤衩便急急忙忙往矿上赶。他顾不上就在不远处住着的父母,一心记挂着矿上,特别是井下的几千名矿工。他跑到矿上,听说后车房彻底毁了,大罐绳都拧成了麻花,便又跑到局党委大院,没看到人,便站在废墟上观看市委大院的情况(市委和开滦隔一条马路)。发现房屋全倒了,心想,这么严重的地震灾害,靠正常手段、电话、电报向外边反映情况是绝对不行了。唐山发生这么严重的地震,毛主席、党中央一定想尽快知道情况,以便决策救灾大计,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领导干部,有责任直接向毛主席、党中央报告灾情。身边的矿武装部曹国成表示要与李玉林一起到北京向中央报告。正在这时,矿山救护队的司机崔志亮开着一辆矿山救护车迎面而来,李玉林说:“你这个车必须听我指挥!”小崔表示:“我听你的,你叫我上哪儿,我就上哪儿。”机电科老工人袁庆武跑过来,听说要去北京向党中央、毛主席报告灾情,也要去。于是,他们4人一起上车,恨不能一下子飞到中南海,见到毛主席和其他的中央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