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专题 > 史海钩沉 > 史海:邓小平为什么喜欢读《聊斋志异》?

史海:邓小平为什么喜欢读《聊斋志异》?

中华五千年 2008年09月02日10:05 (来源:中华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聊斋志异》手稿本卷三《驱怪》篇末,有“异史氏曰:黄狸黑狸,得鼠者雄!”狸者,猫也。翻译成白话就是:“不管黄猫黑猫,只要抓住老鼠就是好猫!”邓小平的“猫论”,与其何等相似!

1988年邓小平在北京留影。

    《红楼梦学刊》副主编张庆善教授曾应邀到卓琳家,看到书房里有个书橱全部是《红楼梦》方面的书,特感亲切,好奇地问:“您这儿有这么多红学的书,是小平同志喜欢《红楼梦》吗?”
   
    “不是他。是我喜欢《红楼梦》。”
   
    “小平同志喜欢什么书?”
   
    “他喜欢看写鬼的书。”
   
    “《聊斋志异》?”
   
    “是的。”
   
    卓琳介绍说,邓小平非常喜欢《聊斋志异》,他不仅在北京时经常看《聊斋志异》,外出时还带《聊斋志异》;他还让工作人员把《聊斋志异》拆成活页,外出时带几篇,闲暇时看。
   
    清初蒲松龄撰写的《聊斋志异》,是我国古代杰出的文言短篇小说集,通行本为16卷,共400篇,后又续有发现,合计近500篇,内容多写狐妖鬼怪,故事大多采集于民间,经虚构想象成篇。作者自云:“才非干宝,雅爱搜神;情类黄州,喜人谈鬼;闻则命笔,遂以成篇。”蒲松龄字留仙,一字剑臣,号柳泉居士,早有文名,但屡应省试皆落第,71岁始成贡生,一生潦倒,除一度在宝应为幕客,余皆在故乡为塾师。他是借神鬼故事,影射社会现实,寄托其“孤愤”之志。他采用的是传奇手法,把花妖狐魅和幽冥世界等非现实世界中的事物人格化和现实化,造成人鬼相间、幽明相杂、斑驳离奇的艺术画面,具有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他还将历史传记和“传奇”结合,在190余篇作品的篇未缀有“异史氏”评语,类似《史记》的“太史公曰”。其语言融会古代文言与当时方言俗语为一体,既典雅工丽又生动活泼,精妙传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