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专题 > 名人回忆 > 张学良口述:我父亲放走炸自己的革命党

张学良口述:我父亲放走炸自己的革命党

中华五千年 2008年09月03日09:31 (来源:中华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我父亲又问:“你们还有别的意思吗?”那人说:“没别的意思,我们是革命党人,肯定要炸那些想复辟的人!”我父亲说:“那好,我现在就放你走,你出去打听一下,假如我做了复辟的事情,你再回来炸我。” 


我的事情是到36岁,以后就没有了。从21岁到36岁,这就是我生命的全部。

    张学良口述历史
   
    ■张学良口述 唐德刚撰写
   
    把咨议会搅散了以后,我父亲马上赶回城里找赵尔巽,对他说:“我把会给搅散了,但蓝天蔚回去肯定会把军队带来,你赶快把城门关了。另外,把讲武堂里的30多个队员组织起来,发给他们枪,我来保护这座城。”赵尔巽说:“我全听你的,另外我把城里的卫队、警察都交给你指挥。他们要是来了,咱们就打!”
   
    我父亲还跟赵尔巽说:“你发个命令,我把我的军队也赶快调过来。”但没想到的是,蓝天蔚并没上门来找碴儿,而是带着他的军队走了。他可是有一个师的兵力的,我至今还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声不息的就走了。
   
    那一阵子,我和母亲正住在新民府。而蓝天蔚回自己的地盘,也必须经过新民府。我父亲的一小部分军队驻扎在那儿,防备蓝天蔚的人突袭。
   
    我记得我母亲给了我30块大洋,用白布包好,围在我的腰上。她说:“今天晚上要是打起来,你就赶快跑。等这事稍微平息点儿了,你看哪个老头好,就给人家跪下磕头,把钱给人家,叫他带你找你爸去。”我当时才10岁,就问:“妈,你怎么办?”我母亲说:“别管我,你只管快跑。”我后来才明白,我母亲是准备自杀的。但那天蓝天蔚也没对新民府怎么样,直接退回了他的地盘。
   
    我再来说说我父亲这个人的性格。我一生只有两个长官,一是蒋先生,一是我父亲。我对这两个人的评价是:我父亲有雄才,但大略不如蒋先生;蒋先生有大略,但雄才不如我父亲。
   
    有两件事可以很好地说明我父亲的雄才。第一件事发生在张勋在徐州召集讨论复辟的会议时,当时我父亲派参谋长赵锡福作为代表参加了会议。我父亲后来说,就因为派代表这件事,他差点把小命送了。
   
    有一次,我父亲被三个人联合扔炸弹,结果其中两个把自己炸死了,剩下的一个被逮住了。我父亲问那人:“为什么炸我?我跟你无仇无恨。”那人回答:“你跟张勋两个人开会,就是要复辟,所以我们才炸你。”我父亲说:“这个事情是你们误会了,我不但没有参加,而且反对复辟。如果你们就因为这个炸我,那牺牲的两个人就可惜了。”
   
    我父亲又问:“你们还有别的意思吗?”那人说:“没别的意思,我们是革命党人,肯定要炸那些想复辟的人!”我父亲说:“那好,我现在就放你走,你出去打听一下,假如我做了复辟的事情,你再回来炸我。”
   
    第二件事只要我一讲,听故事的人头发都会立起来。
   
    黑龙江督军吴俊升是我五弟的干爸爸,我喊他吴大爷。正月初三,他来给我母亲拜年,还给了我们每人五千块钱一张的本票(当时叫“扉子”)。
   
    我父亲一见就火了,他说:“吴大哥,你这是干什么?过年了小孩给你拜年,给钱可以,但怎么能给这么多钱呢?”吴俊升说:“大帅呀,我的钱和一切都是你给的。”我父亲立刻就把脸绷起来了:“你说的是真话?”吴俊升看我父亲把脸沉下来,一愣:“我说的还能假吗?”我父亲说:“既然你这样说,你就不要给他们钱,回到黑龙江好好地做事,不要让黑龙江的老百姓骂我的祖宗。”吴俊升就趴在地上给我父亲磕了个头。
   
    我就想,我父亲真能对付这些人,你听他说的话,多厉害!我当时在旁边站着,看得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