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专题 > 档案解密 > 抗美援朝中美军遭遇的史上最惨重的败仗

抗美援朝中美军遭遇的史上最惨重的败仗

中华五千年 2008年09月27日09:16 (来源:中华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云山是一个不到两千户人家的小城,为朝鲜北部的交通枢纽和云山郡的首府,战略地位非常重要。那里虽然群山连绵,却没有高耸入云的主峰,只是北面有一片易守难攻的高地。由于该地位于美第八集团军的战线中央,因此云山之战对整个战局至关重要。志司将攻克云山的重任交给了三十九军,但要求他们在美军侧翼迂回的部队被切断后路时再发起总攻。

    吴信泉对此战的重要性十分清楚,同时对打好这一仗也满怀信心。他给邓华打电话表态说:“邓副司令员,请总部首长放心,云山这一坨子敌人我吃定了,咱三十九军包打云山。”

     正午时分,日高雾散,正在行军的我三四三团被美侦察机发现。美骑一师师长盖伊接到报告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意味着对手正企图切断龙山洞通往云山的交通命脉。他立即命令驻扎在龙山洞的五团指挥官约翰逊上校速派部队向北巡逻;命令云山的八团驻守诸仁桥,以保证公路畅通;命令空军和炮兵严密封锁通往“龟头鼻子”的山路。

    我三四三团冲破美军飞机和炮火的封锁,抢先一步到达“龟头鼻子”。部队还没构筑好工事,美军北上的巡逻分队就赶到了。三四三团立即组织战斗,用火炮轰,用机枪扫,用手雷炸,只见领头的一辆吉普车轰然起火,卡在路当中,后尾的十轮卡也被击中,歪倒在路旁。美军士兵尚未弄清是咋回事,一场伏击战就干净利落地结束了。

    约翰逊得知他的六十人排级巡逻队遭到伏击,意识到问题严重,马上派出第一营向北攻击前进。自己随后率第二营到达“龟头鼻子”,亲自指挥部队向我三四三团阵地轮番进攻。

    美军的攻势越来越猛,我军战士坚守阵地,寸土不让。激战到黄昏时分,美军已显疲惫,攻击势头明显减弱,我军则斗志正旺。王扶之团长抓住有利战机,命令第一营反守为攻,出击歼敌。霎时间,我军阵地上军号嘹亮,杀声震天,战士们跃出工事,快如闪电,狠如猛虎,打得美军狼狈败退。战斗中,我三四三团第一营第一连全歼美军B连,创造了我以一个连歼灭美军一个连的模范战例,为全军树立了敢打敢拼的精神和能战能胜的信心。

    彭德怀接到战报后非常兴奋,他对毛岸英说:“从此次作战中,可以看出我军指战员的战斗素质与作战精神比敌人强——我以一个连即能歼灭美军一个连,美军的机械化部队也不过如此。”

    “近几年,美军在它的作战部队装备了大量的坦克,一个军拥有四百多辆。除二战时使用的M-4A3舍曼式坦克外,多为M-26潘兴式和M-46巴顿式新型坦克,车上配备三十毫米机关枪和九十毫米高速火炮,虽然坦克比较先进,火力也比较强,但并没什么了不起,总还是废铁一堆。我们可利用坦克视界和射界的死角,从它的侧后用炸药包、爆破筒和反坦克手雷炸毁坦克,还可以用挖壕沟、埋地雷、设障碍的办法阻止坦克前进。”对坦克颇有研究的毛岸英说。

    “山姆大叔的钢多,我们战士的气多。恃德者勇,恃力者亡,乌龟壳再硬还是敌不过我们战士的勇敢精神,最终还是败在我们战士的手下。传令嘉奖三四三团一营一连,他们为全军作出了典范。”

    我三四三团首战告捷,奏响了云山之战的序曲。不过,执迷不悟的敌人依旧在做着进军鸭绿江的美梦。帕尔莫没让他的部队转入防御,只是命令第三营在“骆驼鼻子”掘壕据守,保护后方,仍要求其他部队继续作好向鸭绿江推进的准备。

    十一月二日上午,李伪军向志愿军阵地发动了几次进攻,在枪与枪对击、刀与刀碰撞之后,除了多丢下几十具尸体之外,一无所获。到了下午,军心已散、士气已失的李伪军再也不愿当送死的炮灰了,他们不顾美军的阻拦,强行撤出阵地,扬长而去。帕尔莫无奈,只好下令所属部队提前接防。一时间,云山城内人车相拥,进退失据,乱作一团。

    这一切都被密切注视云山城内情况的志愿军侦察员看在眼里。十五时,侦察员向一一六师指挥所报告:“李伪军正在撤出阵地,公路上发现有车辆、人员向南移动。”师长汪洋爬到山头亲自观察,眼前一片狼藉的景象使他得出一个结论:敌人想跑!他赶紧指示部队作好提前出击的准备,并将情况报告军部。

    吴信泉接到报告后,从凳子上一跃而起,走到作战地图前,用拳头往云山两个字上一砸,厉声说:“脚底抹油——想跑?没那么容易!总攻提前进行,命令炮兵作好准备,部队十六时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