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中国建筑 > 在火檐墙里寻访城市的轨迹(图)

在火檐墙里寻访城市的轨迹(图)

中华五千年 2010年06月13日11:09 (来源:中华五千年)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灞桥张百万老宅有精美砖雕的火檐墙。记者尚洪涛摄

 

 

关中民俗博物院民居的火檐墙。 记者尚洪涛摄

 

 

民国时期西安的火檐墙随处可见。  选自宗鸣安《西安旧事》

 

    “房子一边盖”是陕西八大怪之一,也是关中民居最典型的特征。关中的四合院与北方的四合院相比,除院落狭长以外,其两边的厢房多采用一面坡形式(当地人称厦房)。十年九旱的气候特征使得这块地域上的每次降雨都显得弥足珍贵。正中瓦房、两边厦房、四合院式的一边盖房子将雨水都聚集在自家院落里,使得“肥水不流外人田”。人常说水火无情,干旱与半干旱的气候不仅使得水珍贵,也使得防火工作异常艰巨,特别是在重要的街市,火灾隐患较多,这就产生了“火檐墙”。

   这火檐墙说起来,原本有着特别实际的防火之用,在过去乡下平民家是很难见到的。最为多见、集中、漂亮的则是在80多年前西安的东大街上。当时的东大街长约两公里,宽约30米,是当时最宽的大街,街两旁商业房屋高低基本相近,多为二层。虽然当时的街市没有今日的繁华与时尚,但在西北地区也是首屈一指。因为房屋都土木结构,且是一家连着一家,防阻火灾较为困难。而失火时,木材燃烧最突出部分自然在椽头。据此,建筑师们想到,在房与房之间的椽头部分,如果延伸出一段高墙,当火势蔓延时,就能有效地起到阻燃火势的作用。但是,孤零零的一面高墙,很不好看,于是,旧西安人就在这沿街凸出来的墙壁上端,修砌出各种上大下小、形状各异的装饰砖雕来,这就形成了最初的火檐墙。当时西安四大街上的商铺,每户之间都有火檐墙,而沿着火檐墙,在各商户屋檐下顺势搭出来形成的走廊,又起到了遮风挡雨的功效,同时火檐墙下方,开凿出了圆形门洞,也让各个商户的走廊连成一体,便于顾客行走。这种突出的墙壁上端,或方、或圆、或作云钩形、或雕刻如意、或用青砖层层累叠、错落成塔尖状……全部都是雕花青砖,做工精细、雕刻生动,丝毫不逊色于江南一带民居的马头墙。讲究的西安人在这火檐墙上真是没少下功夫。 

    火檐墙在当时不仅起到了防火的重要作用,同时也将房子一边盖的关中民居装饰得更有特色。让人惋惜的是,随着城市的变迁和房屋的改造,这些火檐墙在现在的西安城内,已经踪影难觅。不过,我们在“关中民俗艺术博物院”迁建的关中民居老宅院中却看到了火檐墙。虽然几经岁月的洗礼,这些民居却依旧恢弘雄壮,火檐墙风采依旧。这些高大结实的火檐墙,用砖雕或片瓦组成镂空花饰,或雕刻如意图案呈半圆形;或用青砖层层累叠、错落成塔尖状;或作成三环相连的云朵状;或在半圆齿轮状上加上小小的塔尖,有些类似西方教堂屋顶的风格。除了形状多样外,火檐墙上的砖雕也很是精美,既有幽兰绽放,也有祥云飘浮,还有万寿团字。这些饱经风雨沧桑的火檐墙似乎在倾吐着昔日的繁华与辉煌,又似在诉说着曾经的曲折坎坷。高大封闭的宅院,因为样式纷呈的火檐墙而显得错落有致。静止、呆板的墙体,也因有了火檐墙,而显出动态的美感。在这里,你不仅可以充分领略关中民居的特色,还可以尽情享受建筑艺术的美感。透过这些火檐墙,我似乎走入时空的隧道,看到了昔日纷繁的街市和往来的商贩,以及暴雨倾盆、战火纷飞中的商铺……

    西安是一座文化积淀特别深厚的城市,但是,习惯了一件事物的常态后,人们往往就忽略了它的存在,更别提它的历史韵味了。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的倡导者冯骥才先生曾经说:“江浙一带大部分沿海地区的村落建筑以及格局已经改了三四遍了:先盖个香港式的建筑,又改成美国式的,又拆了改成西班牙式的……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把自己本民族风格的村落拆了以后按外国形式盖的。”他强调说:“保护文化遗产就是保护我们文化的DNA。”火檐墙是特定历史环境中的产物,也是关中民居DNA中的一个元素,它虽然承载的是历史,但托起的却是一座城市的文化与灵气。当我们怀着一颗虔诚的心踏上这座写满历史追忆的城市,探寻它的足迹时,在火檐墙里我们看到了它的生命轨迹。那一刻,我明白了,一个城市也是有性格延续和记忆回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