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专题 > 看“90后”帅哥唐太宗 怎样克服人性的弱点(图)

看“90后”帅哥唐太宗 怎样克服人性的弱点(图)

中华五千年 2010年08月31日11:34 (来源:中国经济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唐太宗画像

 

 

    今天,我要为李世民同学的名誉做一个补偿,一位千古称颂的明君,因为教子方面的一点小问题被数落了足足两期报纸,真的抱歉!毕竟,明君才是他主要的特质。

    这么一位出生于公元599年,史传“神采英毅”的90后帅哥,是如何克服自己性格刚烈却有点暴躁,敢于作为却有点爱作秀的缺点,成为一个帝国的优秀管理者的呢?

    我们且不从制度上找原因,而是从人性上和工作方法上找原因。

 

 

    性格改造:隋炀帝的不忍成就唐太宗的忍

    历史给李世民打的标签就是:善于纳谏,从善如流。可是,李世民本性上并不是一个喜欢接受不同意见的人。

    他含着金钥匙出生。出生于6世纪90年代末的他,正好逢上开皇盛世,时代好,家庭条件又好,老爸是皇帝的表兄弟,一方高官。优厚的条件决定他接受优良的教育,培养优良的素质。

    他赶上创业的好时机。进入年轻时期呢,60后的隋炀帝(公元569年出生)操作隋朝这家公司失误,让出一大把机会,李世民跟着父亲创业,抄到各路英雄的底,不到而立之年就当了当时世界最强大帝国的老大,事业如同鼓得满满的风帆,过万山,济沧海。

    他仪表堂堂,有龙虎之姿,李密这样的枭雄见了他为之丧胆。传说中的奇侠虬髯客见着他,不得不避开他,灰心丧气跑到海外创业去。

    有家世,有才华,有仪表,这些优势累加起来,再辅之以刚烈的个性,很容易凌驾于他人之上。唐太宗就不免有以上的缺点。《资治通鉴》从192章到198章,对他情绪的描述用了很多“怒”的字眼。且看他怎么怒,怎么转怒为悦,转怒为悔,降低姿态接受他人的批评,做出好成绩来。

    方法改造一:

    不与下属辩论


    唐太宗善于辩论,仪表威严,史传他“神采英毅”,作为一个管理人,具有这样的优良特质,就难免拿着这些长处来凌驾于下属之上,以折败下属来显摆自己的才华。例如,唐太宗每次上朝,那卓越的风采,常常使文武大臣黯然失色;他引经据典和下级辩论,大臣们经常被驳得哑口无言。

    和下属辩论是一个管理人最大的忌讳,只能折败下属,而不能折服下属,更可怕的是,阻断正确意见的上达。下属会在你的风采前自动关闭系统,不与你交流。不交流就不畅通,结果可想而知。对此,大臣刘洎上书说:陛下要低调,要虚心,要自爱,不要在群臣前炫耀自己的才华,而且多记则损心,多语则损气。刘洎是个聪明人,他善于从养生的角度去劝告唐太宗:多记则损心,多语则损气。老是显示自己的过人才华,和下属辩论,不仅不利于正确意见的上达,更会损坏管理人的精气神,管理人的精气神受到损坏,管理水平也会大打折扣。这种鞭辟入里的进谏言辞对唐太宗发挥了作用。唐太宗收敛起自己的光芒,降低姿态,和颜悦色诱导大臣们提出意见。

    方法改造二:

    拒用钓鱼执法


    李世民担心官吏受贿,于是密令左右贿赂一些官员,有个司门令史受绢一匹,唐太宗逮着他的尾巴,要杀他。民部尚书裴矩说,您这是预先给人设立陷阱,也就是现在说的钓鱼执法,不符合一个君主应该做的。唐太宗的反应是“悦”,并在朝堂上表扬了裴矩。

    通过钓鱼执法来整顿吏治,它预先设定人性是贪婪的,给他一定的诱因,看他对诱因的反应。其实这种做法是大错特错。人性既有君子的一面,又有小人的一面,管理制度严密,上级将他看成君子,他自然也朝着君子的方向走。如果你把他们当小人防着,他们也以小人的心态防着你。抽样测验能逮着个别贪官,但却失去诚信,可谓得不偿失。

    唐太宗差点犯错,但是他很快改过,且看接下来的案例:

    有人上书,提出一个去掉佞臣的好办法,具体为:皇帝与群臣谈话,皇帝假装发怒,执理不屈的是直臣,畏威顺旨的是佞臣。对这个钓鱼法,唐太宗置之一笑:我自己先动机不纯,使诈,怎能要求臣下正直呢?我很不耻那种上级对下级使诈的小聪明。你的办法虽然有效,但我不取。

    方法改造三:

    不搞越位监督

    贞观十六年,唐太宗在骊山搞军演,他策马登上骊山,发现部队演习不严整,包围圈有缺口。他说:看见军纪不严不处理,是不合法的;可是作为君主却登高去偷窥下级的过失,不合情理。于是避开,装作没看见。

    这里头就很有管理文章了。唐太宗当时的处境很尴尬。他确实看见部下违纪,完全可以严肃处理,但是他作为最高管理人,站在一个偷窥的角度是很不适合的,很损管理人形象,也使部下不安。美国上世纪有位仁兄就干过一票,他作为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很计较员工的考勤,居然屡次爬到洗手间上头去偷窥员工是不是真的上厕所。结果,有幸荣膺美国最差企业家称号。

    唐太宗的选择是对的,他没有必要跟军纪监督人抢饭碗。制度过硬,自然有人处理相关事项。

    同时作为一个管理人,他也不去太计较下属的轻微违纪行为。又有一回,唐太宗坐腰舆,居然有卫士擦到他的龙袍上来了。在皇帝至尊,龙颜不可亵渎的年代,这罪恐怕不小,当时左右估计脸色都成土色了,唐太宗却说:“值班的官员没看到,我不会处理你。”这不只显示唐太宗宅心仁厚,也显示他善于界定自己的角色。

    性格改造为何成功:“破产恐惧症”激发管理人自律

    李世民同学可谓险情不断,一次一次地“怒”,一次一次地将唐朝公司推向险境,但唐太宗一次一次地忍怒,一次一次将唐朝公司从险境拉回来。这要感谢我们中国有史学这门课程,我们的史学在某个角度来说就是教训学。秦是汉的教训,隋是唐的教训,前一个王朝的失败,不仅重塑后一个王朝的管理制度,而且还重塑后一家王朝管理人的性格。前一家公司的破产重塑后一家公司的管理制度,也重塑后一家公司经理人的脾气。

     60后老板隋炀帝的管理作风是怎样的呢?他曾说过:我最不喜欢进谏的家伙,他们这样做无非是为了捞官,我就不听,偏不给他们升官的机会。大臣庾质劝他不要巡游洛阳,结果被隋炀帝所杀。隋炀帝这样做很轻松,因为不用压抑自己的本性,别人也不敢说自己不爱听的话,结果却很辛苦:丢掉江山,赔上性命。

    可以说,隋王朝的破产有很大程度上归咎于隋炀帝这个管理人的性格。性格决定命运,那么,改变性格就是改变命运。李世民他们亲眼见过隋朝破灭的惨痛历史,在心理上形成一种“亡国恐惧症”,或者说“破产恐惧症”,在这种恐惧症的驱使下,必须要改变自己的性格,以改变自身和江山的命运。唐太宗就不得不收敛起自己刚烈的个性和暴躁的脾气,防范朝着隋炀帝的轨道发展,或者对已发生的错误及时“消毒”。过程虽然忍得辛苦,但结果是轻松的。唐太宗每次谈起历史教训的时候,就会老是把60后前辈隋炀帝挂在嘴边,到了念念不忘的地步。

    作为一个管理人,有适度的“破产恐惧症”不是件坏事,其实这就是一种风险意识,在认知上将一些危及管理、危及生存的言行锁定为禁区,在实践中由自己或别人反复警醒不要触碰。

    宋江在招安后曾经给梁山兄弟训话: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说的也是这个道理。你要成人,成才,成为很好的管理人才,那就不能太自在。为何?因为你要听取不中听的意见,忍受不愿意接受的委屈。唐太宗这个明君,做得很辛苦,很不自在,但是很值得。

    唐太宗的成绩单:

    改变性格业绩大好


    贞观三年,天下大丰收,流亡者都返回家乡,米价便宜,米斗不过三四钱;治安形势良好,年终的时候断死刑的才二十九人,全天下的居民都不用关门,商人可以露宿不担心抢劫;物资供应丰富,在外千里行商,不用带吃的。流亡者回家了,人心稳定,和谐;治安好了,大家不用做防盗门,家居成本低,经商不担心抢劫,运作成本降低,也就降低了社会“能耗”标准。这叫不叫“低碳”呢?

    结语:

    战国末期,魏王问孔子的后代子顺,当今天下有什么高士,子顺说:“世无高士,转而求其次,鲁仲连算一个吧!”鲁仲连曾经凭借自己的口才挫败魏国欲带领诸侯向秦国称臣的企图。但魏王说:“鲁仲连的行为比较刻意,造作,不自然。”子顺反驳说:“不停地努力,然后能成为君子,最后也就自然了。”

    李世民同学敢于作秀,努力,敢于改变自己的性格,也改变了江山的命运。李世民的成功给了我们一个信心:一个人是可以改变自己的性格,改变工作方法,去做成一番事业的。虽然这个过程看起来可能有点造作,有点刻意的痕迹,但刻意也是一种向上的刻意,积极的刻意,引导我们向前发展,最后进入做人和事业的佳境。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自强不息必成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