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中国文学 > 清初“鲁迅”有唐甄

清初“鲁迅”有唐甄

中华五千年 2011年06月02日13:15 (来源:华夏文明)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唐甄

 

    家天下之道统与治统,几乎都是合拍的,政治层面的治统一直唯君,思想层面的道统也几乎唯君,正因道统与治统如是呼应,所以才让最坏制度的家天下绵延二千年。然则,非君思想也是有的,虽声音细微,却一直未曾消声,未曾断脉,孟子民贵君轻,常常唱响朝野;宋朝包公,曾对皇上说:“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非陛下一人之天下。”到了明末清初,黄宗羲更是全盘否定君主制,“天下为害,君而已矣。”黄宗羲做了扬声器与放水坝,他把非君的声音放大了,把非君的堤坝拔开了,使得非君思想逐步声浪振地,洪流滔天。

    其实,在这愤怒声讨家天下罪恶者当中,还有一人,声名不卓,却不可遗忘,他对君主制的抨击相当猛烈,他就是唐甄,其生活年代与黄宗羲差不多,都是明末清初。唐甄的思想相当大胆,议论甚是剀切,谓之为清初的“鲁迅”,不为过。

    唐甄与鲁迅先生一样,也曾在体制内生活过。他是四川达州人,本来家资殷富,是当地望族,号称万金之产,张献忠兵屠四川,唐甄祖父捐尽家资,建立了一支地方武装,以对抗张献忠,家道由此中落。到了顺治年间,唐甄家里鼎锅常是揭不开了,只好去朝廷谋食,经吏部考试,以知县候缺,直到康熙十年,才补上山西长子县县令。这长子县,山寒水瘦,民困县穷,唐甄到任,勤勉任事,不到十个月,被山西巡抚称为“山西循吏之冠”,也正因为是“循吏”,他对逃荒逃难的百姓就不按朝廷制度严惩,这官当了一年不足,就因执行“逃人法令”不力而被罢职。

    十个月的宦途生涯,已使唐甄曾经沧海,他由此断了仕念,不复为官,甘与鲁迅先生一样,做个自由撰稿人。他从山西迁居苏州,发愤著书,他放眼政治,检讨天下,心中有一宏大主题,就是要反思天下得失,思索天道轮回,他所着的书曰《衡书》,著书宗旨,其女婿王闻远说得很明白:“天道人事,前古后今,具备其中,曰『衡』者,志在权衡天下也。”其思想也比较博大,而最为激进的,就是其非君思想,他对君主的抨击,一点也不亚于黄宗羲,他首先指出:“天子之尊,非天帝大神也,皆人也。”一下子就把皇帝从神坛上拉下来,他进而论证:帝国官员智力发挥不出来,正确建议不能化为治国良策,都是因为把皇帝当神看了,“臣日益疏,智日益蔽,伊尹、傅说不能诲,龙逢、比干不能谏,而国亡矣。”他得出的结论是:“治天下者唯君,乱天下者唯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