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中国文学 > 孔子是个典型的悲剧人物(图)

孔子是个典型的悲剧人物(图)

中华五千年 2011年06月02日13:18 (来源:华夏文明)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近日,电影《孔子》上映,而且是强行拆除2D版《阿凡达》的“路障”上映,这样预热孔大圣,未免滑稽,也多少有点可怜。现代公民与其夸赞孔子是至圣先师,还不如老实承认他极其倒霉,是个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是个典型的悲剧人物。生前,孔子周游列国,四处碰壁,“再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围于陈蔡之间”,差点饿死,险些丧命。死后,尽管他大行鸿运,一步一个台阶,做定了“至圣先师文宣王”,有文庙可居,也有冷猪肉可吃,他的思想却不断遭到历朝历代统治者的阉割、扭曲或批判,他老先生简直比泡在医院福尔马林中的解剖样本还要惨。现在,孔子又被拿来拍电影卖钱了,我猜想,这回他的结局有些不妙,不大可能是爽死,也不大可能是安乐死,很可能会是娱乐至死。

    一千个人心目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人心目中也有一千个孔子,若把他定型下来,一个能顶得上一千个吗?反想象的行为不仅有可能砸锅,还有可能砸店(孔家店)。不过,现在的孔家店也是店大欺客,有点新龙门客栈的味道了。

    《论语》记录的是孔子的言论,涉及面甚广,是些含金量较高的语录,这是古人和今人的共识。北宋宰相赵普仅用半部《论语》治天下,这样的超级神话也是有过的。当然,信不信由你。孔子是儒家的第一位博士生导师,水平比当今哲学系博导高一百零八倍,这不算太离谱。但《论语》只是孔子言论的千分之一(真实比例肯定更小),他一生还讲过海量的空话、套话、废话、错话,甚至胡话、瞎话、梦话,却全部被过滤和筛汰了,前者加后者,这才构成孔子完整的语言系统。一位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头有绪的孔子,大家只能用非凡的想象去重构,舍此别无良法。目前,仅用其千分之一的切片就妄想克隆孔子,科技尚且做不到的事情,人文就更加做不到。

    在人类历史上,孔子也许是被曲解最多和误解最深的人。随便举个例子吧,《论语·子路》:“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当年,子贡问孔子什么样的人才可以称之为“士”,孔子认为上士是知耻有才能的人,其次是孝悌的人,再其次才是说话算数,办事有交代的人。孔子认为,第三种人太固执,只是小人。后来,《孟子·离娄》发挥余义,有这样一番议论:“夫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唯义所在。”孟子所说的“大人”就是孔子所讲的“君子”。孟子的意思是:君子不一定说话算数,也不一定办事有交代,关键是他的所作所为要符合“义”的要领。然而,到了后世,“言必信,行必果”竟成为了君子的高标准,孔子心目中的“次之又次”居然变成了“上”,准入门槛已被偷偷地锯短,大大地降低。打着孔子的旗号反孔子,将孔子的原话缩水变焦,这都是后世的儒家弟子所为。你说,孔子若九泉之下有知,是不是会吹胡子瞪眼睛,踢烂棺材板?

    孔子生前不如意事常八九,死后的哀荣却更像是显戮,许多由帝王、将相、军阀、儒生弄出来的烂账、呆账和死账都得由他老夫子一头顶着,被迫变成了箭垛式的人物。你平心静气地回答我:孔子是不是很倒霉?是不是一个典型的悲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