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庙会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网 (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旧时,迷信活动中最大的是庙会,而且次数频繁。如农历正月初九玉皇大帝诞辰;四月初八释迦牟尼诞辰;二月十九南海观音香期;三月初三幡桃会;四月廿眼光菩萨香期;五月十七都天庙香期……每次大的庙会,城市各家都挂灯结彩,庙会上结扎的彩轿、彩亭等竭尽浪费。如: 淮安都天庙会 据传此会是纪念唐朝御史张巡的。每年农历四月十日左右举行1次。参与者多是商家。为了出好会,前3天就作好准备。出会路程是,早上在都天庙街集合出发,途经各主要街巷,中晚饭都在定好的地点,由各行业送来吃。出会场面十分宏大,前面是由4人抬的 2面大锣鸣声开道,后面是几面彩旗飘扬,随后是花船、挑玉器花篮担子。挑担子的是年青男子,走起路来像花旦似的。还有小黑驴背着潘巧云,牵驴的是海和尚,一路表演戏闹、说笑、逗唱,十分有趣。每到有钱人家门口与衙门处,都要赏给点钱或茶食等物。游艺中最好看的要数 “抬阁”和撑“钱伞、香伞”。阁子是木制的,有4、5层,共12架,每架都有几出戏,如“霸王别姬”、 “打渔杀家”、“空城计”等等。全由10岁左右的小孩化妆成角色坐在里面,抬阁人都是经过训练的,腿步一致,不能乱,因为一乱就会歪斜。撑“钱伞”的最难,钱伞是用铜钱一个个辫缀起来的,直径有5尺,穗子有2尺长,以红缎绣花制成,中间1根木柱支撑,约有100多斤。到家门前,一放鞭,扛伞人就将“钱伞”转的哗哗响,玩的全是武功。“香伞”是把1根根香串起来做成伞状,它撑起来不能转也不能动,一天下来,香不能断1支,它表演的是轻功。以上表演人员,到时都另有人替换。 最后,对庙会中表演的节目,还要作评比,看哪个行业演的好。当时,较出名的是裁缝吹笛子,有人连吹1、2个小时不停息。镇定江、苏州的高手也来赛过,都吹不过淮安人。 解放后,私人酿酒一度停止,统归国营。1985年后,群众中又兴起酿酒热。尤其是“三沟一河”所在地,槽坊星罗棋布,烟囱到处林立,酿酒群体似雨后春笋般地发展起来。有的还不惜用重金请来专家学者作指导;有的引用外资发展生产,或转让科技大学的技术,生产走向现代化。 人们钻研酿酒技艺,也蔚然成风。如洋河镇平安村,家家都会酿酒,连11~12岁的孩子也会踩曲醅窖。人们的口语说:“酿酒没有鬼,全靠土和水”。由此可见酿酒之风行。 “三沟一河”为了保其名誉,还经常举办评酒会,以促进技术的提高。评酒会上评酒员身着白罩衫,净好口,按号入座 。然后将服务员送来的酒,倒出半杯。一嗅,以辨其香;一晃,以观其色;一呷,以辨其味。然后按色、香、味打分。每当厂家的酒获金牌、银牌、铜牌或省优、部优等称号时,人们都鞭炮连天,像度重大节日一样,热烈庆贺。队前往庙堂敬香,礼拜弥勒佛像。小人会的规模后发展到28班会。如农民的“天农会”,粮行的 “天谷会”,商业的“天安会”,饮食业的“天佑会”,理发业的“天真会”,民船业的“天盛会”和首饰店的“天宝会”等。数千名会众分布周围各乡镇。每逢出会,街道上搭起布棚,队队班会,旗锣伞扇,亭台牌灯,戏狮舞龙,花船跑驴,蛤蜊精及马戏等相继巡回表演。会期由1天延长到3天,小人会也因弥勒佛笑口常开而改名为“笑人会”。行会期间,运河上驾起浮桥,停航3天。在3里长的街道上,开展各式商贸活动。民国14年,国民政府要员在行会期间路过平桥,强行拆除浮桥,使笑人会不欢而散。24年,平桥笑人会恢复活动。后因兵火庙毁,不再举行。 古镇板闸,也有小人会的习俗。会期为每年农历四月十八日。民国20年,淮关裁撤,板闸小人会不再举行。 高神会 旧时,淮安新城高神庙于农历四月二十二日出会。会众奉庙中三官驾出巡。三官驾即天官、地官、水官三官同位于1座銮驾之中,比普通神驾大得多。驾门两侧有副对联:“天地而外惟有水,神仙之道在通神。”驾前有文武二班,文班在前,为道士和太监;武班在后,为刀斧手与马井。马井俗称跳大神者,即尊神的卫士,也是幼时生病允愿而来,拜师习艺,学成“神功”。出会时,上身赤膊,胸部有铁如意烙印,用铁扦穿过肋部,以锁钳嘴。左手持黄表,右手执钢鞭,往来跳跃,在神前护驾,供神驱使。遂后,将放在香炉内烧红的铁扦,用手连续试抹,每抹1次,只见青烟直冒,而手掌却没伤没泡。马弁所到之处,妇孺回避。传说马奔手中钢鞭,专打“不洁之人。”高神会执事不多,仅新安、成安、宝安、福安等班会。神驾出巡,由下关、闸口过东门至北门,经三城内外,自河下二帝阁向西,至窑沟篆香楼登坛。篆香楼供奉“三官”太太,为天官、地官、水官的行宫。淮关裁撤后,高神会改在河北后坊火星庙登坛,不久即废。 天齐庙会 旧时,每年农历三月甘八日,涟水高沟镇举行天齐庙会。据说是纪念东岳大帝诞辰的。高沟天齐庙建于明万历年间。 在庙会的前3天,一些僧道和善男信女们,就忙着布置会事,并借此向人募集钱财。三月廿六日下午,许多人就送来成封条香、檀香,在正殿前的石鼎内焚烧。烟雾镣绕,昼夜不停。 二十八日早晨出銮时,前有三班六房扛着“肃静”、“回避”的木牌开道。金瓜、朝天凳刀、剑、戈、矛,气焰森森;朱雀旗、玄武旗满天飞舞。还有1个哨报的“马匹”,上身赤膊,下身着红裤,鼻插钢针,手持铁鞭,凶神恶煞,跳跃前进。还有土地神座,作为地方官,在前引路,接着是东岳銮驾,伴随着几班锣鼓彩棚和随侍人员,紧击慢敲,沿着街坊、乡村巡行,观者如云。 偶像坐在轿里,轿后跟着1个假大老爷,头戴关官帽,翻穿皮马褂子,骑在独木杠上,由小差抬着。后面还有1个小差,挑着“茶食担”,前担是粪箕,后担是尿桶,内盛驴粪马尿,供假大老爷憩息时充饥。还有装扮地保的,时而向假大老爷回报地方案情,假大老爷听了,不问青红皂白,将报案者责打20大板,以显示威风,这是人们对昏官的嘲讽。 庙会上还有“优擎”、“抬阁”。“优擎”由4个木制坐架安装在旋转木盘上,木盘由1丈6尺长铁柱撑着,上坐身着彩衣的仙女,在木盘旋转中轻歌曼舞。“抬阁”也是木坐架组成,主要表演一些传统京剧,如“武松打店”、“吕布戏貂蝉”等。还有高跷舞,表演“八仙过海”、“水斗鱼翁”等节目。加上僧侣吹奏着管、笛等乐器,引得观众不断喝彩。直到日落西山,才尽情欢散。天齐庙会在高沟曾盛极一时。清光绪间,一次庙会酿成船翻人亡的惨事,此后就很少举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