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果斜庙会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网 (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留果斜庙会,这是秦、晋、豫三省驰名的古会,约有四五百年的历史,每年2月24日至26日三天,为物资交流,牲口贸易,文化交流的胜地。
  说起庙会,就溯源到蒿盆渠。蒿贫峪口有座龙王庙,庙中龙王座位下,有一个清泉。清滢滢的水,潺潺地流出,汇同蒿贫渠道的水,长年流着,供潼关、代字营、留果、汾井三个塬,九村十八社(即今安乐、代字营、南头乡与港口、太要镇一部分)人民食用。由于水源有限,为此农民常以争食用水而闹纠纷。据河南原阌乡县志记载:西董渠图说(西董即现在南头村)系清乾隆年间县令梁溥宥所记载,九村分水日期甚悉,南歇马一日一夜,北歇马二日一夜,留果村二日二夜,份井等村五日五夜,西董村照常食用,共记十有五日,而一周以此水系九村十八社人民生命攸关,屡生纠葛故记之甚详焉。
  在明朝末年,潼关东西两塬争食用水,各选代表二人,由州司直到北京明朝皇金銮宝殿。皇帝一想,都是子民,水该叫谁吃,不该叫谁吃,就在殿旁设置一口大锅,熊熊烈火,烧的滚油翻腾,皇帝指着油锅对东西两塬的代表说:“那家赴汤蹈锅,水归哪家食用,西塬的两个代表畏而却退,南头村郭代表一跃而蹈入汤锅,一会儿化为青烟一绺去到地府,歇马的杨代表也欲继郭代表之后,猛地纵身入锅,被皇帝命人挡住,从此水归潼关东塬人民食用。阁社人民为了纪念郭杨二位代表的功德,就在潼关南塬留果村西南留果斜,即一个塬的中心地区建造龙王庙一座,正殿三间献殿四间,两旁有钟鼓二楼,钟高二米余,直径约一米五,重数千斤(此钟1958年毁)在庙的北面约200米处盖有戏楼。又制神架三副,为龙王、郭爷、杨爷所用。全架执事:金瓜、斧、朝天蹬,龙凤彩旗,缨络宝伞、十八社轮流交接,每十年一轮,即九年迎接十年赛会,为留时斜里大会的创始,并规定合社有事,鸣钟上庙,一遇钟响,声闻数十余里。
  清末,关中大旱,三年不雨,六料未收。民有饥色,野有饿殍,壮者散而之四方,老弱转于沟壑,人犬相竟而食。潼关道台焦公云龙,看到这种悲惨情况,先开仓放粮,然后再陈报朝廷,因此活人无 数,人民咸感其德,又在龙王庙西边盖了三间焦公祠,并在墙上写下这几副对联:“陕右集傲鸿金陡,关城遗爱远中原”。“碑拟岘山恩羊祜,庙同潮诲祀驿文”。“满塬共拜仁人赐,合社均沾雨露恩”。常常烟火不绝,在每年会期续戏一天,以示歌颂敬意。此后留时庙会,不但是农民交易场所,物资交流重市,而且成了文化交流、农民歌功颂德的圣地,更为留果斜会增添春色。
  说到这迎神赛会,因源于封建社会,虽有迷信色彩,但却体现出潼关人民勤劳勇敢忠厚纯朴,尊贤重士,报恩报德,从善如流之风蔚然成俗。其范围之大,客旅之多,规模之巨,时曾有顺口溜给以形容:“东寺底,下麻庄马店庙 好炮场,赛不过斜里庙上一后响”。(寺底、麻庄、马店均有庙会)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夸张。
  留果斜里庙会场,地约50余亩,广阔平坦,历史古老悠久约四五百年,数省驰名。时值仲春佳景,农活又不太忙,所以行贾如云,商集如市,说书的,卖艺的,玩杂技的,耍魔术的,劝善的(佛教中的一种宣传)、行医的、各行各业的,应有尽有。因此,在娱乐、文化、物资各方面,取经传宝,得到充分的交流。特别在赛会时,庙会在指导组织卫护队的保卫下,既方便又安全,行旅额手称赞。
  2月25日中午为庙会的高峰期,迎神赛会的各请乐人一班,每玫八人,吹秦管弦细乐,由迎神社手持三眼枪十六个,鸣枪开道,接着影旗成行,两行肃静,回避大牌,请道旗,马锣,全副执事等件,接着缨络宝伞,前面黑面郭爷,中间龙王,后面白脸杨爷,在随众的护送中,锣鼓震天,鞭炮齐响,耀武扬威地绕台前转三周,偕同迎送的两个老年人为神头,头戴金花,身披红绸,像长着花白胡子的亲郎一迎一送,真比现在西姚耍的社火还要好看。
  为论那一个社把神架接到村中,由神头奉祀,每月有两次月祭,即初一、十五,杀鸡宰性,焚香叩首,祈求风调雨顺,民康物阜,每年正月还要举行一次月赛 ,演戏一台,三天三夜。
  惜其庙在解放后已拆毁,神架执事原保存在县文化馆,今无存物,但在人民心中却留下不泯之迹,在五十年代初期,曾将庙会地址迁到第四区区公所所在地南头村,仍于2月25日为会期,情况初还可观,以后则烟殁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