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昊陵庙会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网 (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淮阳太昊陵二月会起始,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古代。《礼记·月令篇》说:“仲春之月……以太牢祀于高媒”。古人把神话传说中的由群婚到对偶婚的第一对夫妻——伏羲氏、女娲氏奉为神媒。伏羲、女娲兄妹相婚,抟土造人,繁衍人类,暴风雨来临,捏的泥人不及用手收,用扫帚扫得缺胳膊少腿,出现了残废人,这可能是近亲相婚的弊端。聪慧盖世的氏族联盟首领伏羲,从此,开始以会的形式组织各部落男女相会成婚。会的标志以石为记,(相似于显仁殿东北角的子孙窑),通过摸子孙窑,取得男女双方同意,然后以草遮面进行交配。别的见双方已有情人,不再相求。这基本和《周礼媒氏》“仲春之月,令会男女,於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不用令者罚之。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凡男女之阴讼,听之于胜国之社”的记载相符。如今庙会上卖的泥泥狗中有一种“草帽老虎”,便是当时以草遮面的象征。

  伏羲在此基础上,制定了娶嫁之礼。规定结婚前必须经媒人说合,男人送给女子两张兽皮作为聘礼,然后才能结婚,改变了群婚乱配状态,开始有了家庭。这种制度推行后,原始乱配之风很大。孔子由卫至陈,陈侯起陵阳之台迎孔子。孔子在陈的游说,进一步转变了原始的群婚习俗,使二月会变成朝祖进香的性质,摸子孙窑也成了人们祈祷生儿育女的愿望。淮阳的二月陵会,不仅得以延续,而且求神拜祖之风越来越大,香火愈演愈烈,人数越来越多。相反,宋国的桑林、楚国的云梦、齐国的社稷等的二月会,相继绝迹。

  天神人化思想的传播,专制帝王常托神灵,自炫是应继大统的“真龙天子”。汉光武刘秀自称受人祖伏羲保护而得帝位。明太祖朱元璋亦说托伏羲佑助而得天下,自制祝文,亲临致祭。所以,这种“朝祖进香”的二月会隆重非常,蔚为大观。据《陈州太吴陵庙会概况》一书记载,仅明、清两代,朝廷先后派 52名大臣到太昊陵谒致祭,祭品达30多种,相当丰盛。会上,龙旗飞舞,旗杆如林,炮竹声声,香烟冲天,整个陵院,人山人海。几无立椎之地。

  到了民国,大总统黎元洪、徐世昌等,亲制匾额,以示奉祀,二月陵会仍袭1日例。据民国23年(公元1934年),河南省立杞县教育实验区,淮阳省立师范学校联合调查记载:这年赶二月陵会的人数达200万人次以上,参加大会商业的各种摊铺共52项,1476家;义务游艺40班,如龙灯、高跷、狮子、驮歌等;营业游艺23班:如梆子戏、马戏团、电影等,男女老幼,摩肩接踵,热闹非常。

  如今的太昊陵庙会,规模更加宏大,朝圣者已遍及全国各地。人数较多的地区西至京汉路,东至皖西,北至鲁西南,南至湖广。庙会期间,每天人流量达20多万人,高潮时达40多万人。由于人潮汹涌,会期又长达一个月,人们在朝祖进香的同时,利用各种形式进行物资、文化交流。不少国际学者、友人也都在此期间来太昊陵寻古探幽,研究古老华夏的东方文明,港、澳、台同胞以及侨居国外的华夏子孙,每年都组团来太昊陵寻根问祖,并以到伏羲陵前谒祖朝拜为荣,以示不忘祖先,不忘自己是龙的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