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台与庙会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网 (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在国内外的知名度是很高的。然而,钓鱼台的庙会,则鲜为人知。

  玉渊潭钓鱼台在金代是一座花园。中都城在广安门外西南一带,城外有护城河。玉泉水由西北而来,流经玉渊潭,汇注于护城河。这条河道在辽代称为“萧太后运粮河”。河道弯弯构城一片水乡,不少官僚富户抢地建园,皇帝也在这里盖起御园行宫。

  过去西郊有四处钓鱼台,即南钓鱼台、东钓鱼台、西钓鱼台、玉渊潭钓鱼台。

  南钓鱼台在白云观以西的会城门村。那里曾有金朝外城的北城墙会城门的护城河。

  东钓鱼台,在药王庙村以东,三里河村以南,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以前,是北京西郊一处很有名气的地方。从玉渊潭流出的河水斜向东南,到圆通观村前分成两股,一股向南,一股向东流至三里河,穿过三里河大桥,东趋东钓鱼台,再由东钓鱼台流入护城河。这里水溪环绕,把三里河村变成了水乡。乾隆皇帝常常陪着他母亲到玉渊潭钓鱼台观看杂耍表演。他母亲很喜欢热闹,嫌阜成门外的东钓鱼台附近过于冷清,于是乾隆就在三里河路北圆觉寺一带办起庙会,每年农历五月初一到十五举办。圆觉寺里供奉的是关公。据说关公当年单刀赴会是在五月十三日,所以,庙会的正日子是五月十三。乾隆把这个庙会叫“单刀会”,当地居民叫“老爷磨刀”。从三里河村的东钓鱼台到玉渊潭钓鱼台,一路上热闹非常,茶馆、饭铺、杂耍场、戏棚林立。每逢庙会正期,城内外的秧歌会、中幡会、五虎棒等文武香会,相继来到这里演技酬神。从乾隆到同治年间,庙会常常连续举行半个月;到光绪年间,又增加两个月,把“单刀会”改称“三里河避暑”。这些庙会渐渐变成夏日避暑纳凉的地方,三里河东钓鱼台也因此而闻名。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钓鱼台一带也惨遭洗劫,桥塌水涸,一片凄凉,庙会也因圆觉寺的被毁而停办。

  玉渊潭钓鱼台,乾隆赐以别名“养源斋”,但老北京人却一直呼“钓鱼台”。其实钓鱼台只不过是养源斋园内一部分建筑的名称。

  “养源斋”是清代风景胜地之一,不少民俗活动也常在这里举行,如放河灯、登高、封台等等。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为中元节,人们要在水中放灯赶鬼净邪。养源斋一带湖水宽阔,正是放河灯的好地方,每当七月十五日,王公大臣们都来到这里观看河灯,因而钓鱼台又有“望海楼”、“望河楼”的名称。

  农历九月九日为重阳节,这一天钓鱼台一带十分热闹。在钓鱼台城门西面和南面以及附近会城门村箭沟一带,都有跑马、赛车活动。这一天,一些皇戚子弟和富家少年带上炊具、车马、乐器,约票友、歌妓,跑到城外郊野的高台土坡上,架起幕帐,摆上桌子,大吃所谓“爆、烤、涮”,又吃又唱,纵情歌舞,有的还在山下跑车跑马。

  清末,养源斋虽已败落,但仍是御苑禁地,除皇亲国戚外,一般官家和民众仍不得随便出入。宣统时将废园送给了他的老师陈宝琛和美国人庄士敦,一些残存建筑如养源斋等,成了他们的“私产”。民国期间,因无人管理,钓鱼台和玉渊潭越发破烂不堪,到处是残垣断壁,园中杂草丛生,十分荒凉凄楚。

  解放后,大加修整,开壁了玉渊潭公园。1958年在玉渊潭湖东北修建了大型国宾馆,以钓鱼台为名。今天,钓鱼台周围高楼林立,鸟语花香,附近的三里河村已成为许多大机关所在地和人口稠密的居民区,昔日荒凉一去不复返了。至于昔日钓鱼台庙会,和今天繁华的三里河商业区相比,大有天壤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