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卷二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夏本纪第二
  夏禹,〔一〕名曰文命。〔二〕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三〕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禹之曾大父昌意及父鲧皆不得在帝位,为人臣。
〔一〕 集解谥法曰:“受禅成功曰禹。” 正义夏者,帝禹封国号也。帝王纪云:“禹受封为夏伯,在豫州外方之南,今河南阳翟是也。”

〔二〕 索隐尚书云“文命敷于四海 ”,孔安国云“外布文德教命”,不云是禹名。太史公皆以放勋、重华、文命为尧、舜、禹之名,未必为得。孔又云“虞氏,舜名”,则尧、禹、汤皆名矣。盖古者帝王之号皆以名,后代因其行,追而为谥。其实禹是名。故张晏云“少昊已前,天下之号象其德;颛顼已来,天下之号因其名”。又按:系本“鲧取有辛氏女,谓之女志,是生高密”。宋衷云“高密,禹所封国”。 正义帝王纪云:“父鲧妻脩己,见流星贯昴,梦接意感,又吞神珠薏苡,胸坼而生禹。名文命,字密,身九尺二寸长,本西夷人也。大戴礼云‘高阳之孙,鲧之子,曰文命’。杨雄蜀王本纪云‘禹本汶山郡广柔县人也,生于石纽’。”括地志云:“茂州汶川县石纽山在县西七十三里。华阳国志云‘今夷人共营其地,方百里不敢居牧,至今犹不敢放六畜’。”按:广柔,隋改曰汶川。

〔三〕 索隐皇甫谧云:“鲧,帝颛顼之子,字熙。”又连山易云“
鲧封于崇”,故国语谓之“崇伯鲧 ”。系本亦以鲧为颛顼子。汉书律历志则云“颛顼五代而生鲧”。按:鲧既仕尧,与舜代系殊悬,舜即颛顼六代孙,则鲧非是颛顼之子。盖班氏之言近得其实。

  当帝尧之时,鸿水〔一〕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尧求能治水者,群臣四岳皆曰鲧可。尧曰: “鲧为人负命毁族,不可。”四岳曰:“等之未有贤于鲧者,愿帝试之。”于是尧听四岳,用鲧治水。九年而水不息,功用不成。于是帝尧乃求人,更得舜。舜登用,摄行天子之政,巡狩。行视鲧之治水无状,〔二〕乃殛鲧于羽山以死。〔三〕天下皆以舜之诛为是。于是舜举鲧子禹,而使续鲧之业。

〔一〕 索隐一作“洪”。鸿,大也。以鸟大曰鸿,小曰雁,故近代文字大义者皆作“鸿” 也。

〔二〕 索隐言无功状。

〔三〕 正义殛音纪力反。鲧之羽山,化为黄熊,入于羽渊。熊音乃来反,下三点为三足也。束□发蒙纪云:“鳖三足曰熊。”

  尧崩,帝舜问四岳曰:“有能成美尧之事者使居官?”皆曰:“
伯禹为司空,可成美尧之功。”舜曰:“嗟,然!” 命禹:“女平水土,维是勉之。”禹拜稽首,让于契、后稷、皋陶。舜曰:“女其往视尔事矣。”

  禹为人敏给克勤;其德不违,其仁可亲,其言可信;声为律〔一〕,身为度,〔二〕称以出;〔三〕亹亹穆穆,为纲为纪。

〔一〕 索隐言禹声音应钟律。

〔二〕 集解王肃曰:“以身为法度。” 索隐按:今巫犹称“禹步”。

〔三〕 集解徐广曰:“一作‘士’ 。” 索隐按:大戴礼见作“士”。又一解云,上文声与身为律度,则权衡亦出于其身,故云“称以出”也。

  禹乃遂与益、后稷奉帝命,命诸侯百姓兴人徒以傅土,行山表木,〔一〕定高山大川。〔二〕禹伤先人父鲧功之不成受诛,乃劳身焦思,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薄衣食,致孝于鬼神。〔三〕卑宫室,致费于沟淢。〔四〕陆行乘车,水行乘船,泥行乘橇,〔五〕山行乘□。〔六〕左准绳,右规矩,〔七〕载四时,〔八〕以开九州,通九道,陂九泽,度九山。令益予众庶稻,可种卑湿。命后稷予众庶难得之食。食少,调有余相给,以均诸侯。禹乃行相地宜所有以贡,及山川之便利。

〔一〕 集解尚书“傅”字作“敷” 。马融曰:“敷,分也。” 索隐尚书作“敷土随山刊木”。今案:大戴礼作“傅土”,故此纪依之。傅即付也,谓付功属役之事。若尚书作“敷”,敷,分也,谓令人分布理九州之土地也。表木,谓刊木立为表记,与孔注书意异。

〔二〕 集解马融曰:“定其差秩祀礼所视也”。骃案:尚书大传曰“高山大川,五岳、四渎之属”。

〔三〕 集解马融曰:“祭祀丰洁。 ”

〔四〕 集解包氏曰:“方里为井,井闲有沟,沟广深四尺。十里为成,成闲有淢,淢广深八尺。”

〔五〕 集解徐广曰:“他书或作‘ 蕝’。”骃案:孟康曰“橇形如箕,擿行泥上”。如淳曰“橇音‘茅蕝’之‘蕝’。谓以板置(其)泥上以通行路也”。正义按:橇形如船而短小,两头微起,人曲一脚,泥上擿进,用拾泥上之物。今杭州、温州海边有之也。

〔六〕 集解徐广曰:“□,一作‘ 桥’,音丘遥反。”骃案:如淳曰“□车,谓以铁如锥头,长半寸,施之履下,以上山不蹉跌也”。又音纪录反。正义按:上山,前齿短,后齿长;下山,前齿长,后齿短也。□音与是同也。

〔七〕 集解王肃曰:“左右言常用也。” 索隐左所运用堪为人之准绳,右所举动必应规矩也。

〔八〕 集解王肃曰:“所以行不违四时之宜也。”

  禹行自冀州始。冀州:既载〔一〕壶口,治梁及岐。〔二〕既脩太原,至于岳阳。〔三〕覃怀致功,〔四〕至于衡漳。〔五〕其土白壤。〔六〕赋上上错,〔七〕田中中,〔八〕常、卫既从,大陆既为。〔九〕鸟夷皮服。〔一0〕夹右碣石,〔一一〕入于海。〔一二〕

〔一〕 集解孔安国曰:“尧所都也。先施贡赋役载于书也。”郑玄曰:“两河闲曰冀州。 ” 正义:按理水及贡赋从帝都为始也。黄河自胜州东,直南至华阴,即东至怀州南,又东北至平州碣石山入海也。东河之西,西河之东,南河之北,皆冀州也。

〔二〕 集解郑玄曰:“地理志壶口山在河东北屈县之东南,梁山在左冯翊夏阳,岐山在右扶风美阳。” 索隐郑玄曰:“地理志壶口山在河东北屈县之东南,梁山在左冯翊夏阳,岐山在右扶风美阳。 ” 正义括地志云:“壶口山在慈州吉昌县西南五十里冀州境也。梁山在同州韩城县东南十九里,岐山在岐州岐山县东北十里,二山雍州境也”孔安国曰:“从东循山理水而西也。”

〔三〕 集解孔安国曰:“太原今为郡名。太岳在太原西南。山南曰阳。” 索隐岳,太岳,即冀州之镇霍太山也。按:地理志霍太山在河东彘县东。凡如此例,不引书者,皆地理志文也。 正义括地志云:“霍太山在沁州沁原县西七八十里。”

〔四〕 集解孔安国曰:“覃怀,近河地名。”郑玄曰:“怀县属河内。” 索隐按:河内有怀县,今验地无名“覃”者,盖“覃怀”二字或当时共为一地之名。

〔五〕 集解孔安国曰:“漳水横流。” 索隐案:孔注以衡为横,非。王肃云“衡,漳,二水名。”地理志清漳水出上党沾县东北,至阜城县入河。浊漳水出上党长子县东,至邺入清漳也。 正义括地志云:“故怀城在怀州武陟县西十一里。衡漳水在瀛州东北百二十五里平舒县界也。”

〔六〕 集解孔安国曰:“土无块曰壤。”

〔七〕 集解孔安国曰:“上上,第一。错,杂也,杂出第二之赋。”

〔八〕 集解孔安国曰:“九州之中为第五。”

〔九〕 集解郑玄曰:“地理志恒水出恒山,卫水在灵寿,大陆泽在钜鹿。” 索隐此文改恒山、恒水皆作“常”,避汉文帝讳故也。常水出常山上曲阳县,东入滱水。卫水出常山灵寿县,东入呼池。郭璞云“大陆,今钜鹿北广河泽是已”。为亦作也。

〔一0〕集解郑玄曰:“鸟夷,东(北)〔方〕之民(赋)〔搏〕食鸟兽者。”孔安国曰: “服其皮,明水害除。” 正义括地志云:“
靺鞨国,古肃慎也,在京东北万里已下,东及北各抵大海。其国南有白山,鸟兽草木皆白。其人处山林闲,土气极寒,常为穴居,以深为贵,至接九梯。养豕,食肉,衣其皮,冬以猪膏涂身,厚数分,以御风寒。贵臭秽不洁,作厕于中,圜之而居。多勇力,善射。弓长四尺,如弩,矢用楛,长一尺八寸,青石为镞。葬则交木作椁,杀猪积椁上,富者至数百,贫者数十,以为死人之粮。以土上覆之,以绳系于椁。头出土上,以酒灌酹,绳腐而止,无四时祭祀也。”

〔一一〕集解孔安国曰:“碣石,海畔之山也。”

〔一二〕集解徐广曰:“海,一作‘ 河’。” 索隐地理志云“碣石山在北平骊城县西南” 。太康地理志云“乐浪遂城县有碣石山,长城所起”。又水经云“在辽西临渝县南水中”。盖碣石山有二,此云“
夹右碣石入于海”,当是北平之碣石。

  济、河维沇州:〔一〕九河既道,〔二〕雷夏既泽,雍、沮会同,〔三〕桑土既蚕,于是民得下丘居土。〔四〕其土黑坟,〔五〕草繇木条。〔六〕田中下,〔七〕赋贞,作十有三年乃同。〔八〕其贡漆丝,其篚织文。〔九〕浮于济、漯,通于河。〔一0〕

〔一〕 集解郑玄曰:“言沇州之界在此两水之闲。”

〔二〕 集解马融曰:“九河名徒骇、太史、马颊、覆釜、胡苏、简、洁、钩盘、鬲津。”

〔三〕 集解郑玄曰:“雍水沮水相触而合入此泽中,地理志曰雷泽在济阴城阳县西北。” 索隐尔雅云“水自河出为雍”也。正义括地志云:“雷夏泽在濮州雷泽县郭外西北。雍、沮二水在雷泽西北平地也。”

〔四〕 集解孔安国曰:“大水去,民下丘居平土,就桑蚕。”

〔五〕 集解孔安国曰:“色黑而坟起。”

〔六〕 集解孔安国曰:“繇,茂;条,长也。”

〔七〕 集解孔安国曰:“第六。”

〔八〕 集解郑玄曰:“贞,正也。治此州正作不休,十三年乃有赋,与八州同,言功难也。其赋下下。”

〔九〕 集解孔安国曰:“地宜漆林,又宜桑蚕。织文,锦绮之属,盛之筐篚而贡焉。”

〔一0〕集解郑玄曰:“地理志云漯水出东郡东武阳。” 索隐济水出河东垣县王屋山东,其流至济阴,故应劭云“济水出平原漯阴县东,漯水出东郡东武阳县北,至千乘县而入于海”。

  海岱维青州:〔一〕堣夷既略,〔二〕潍、淄其道。〔三〕其土白坟,海滨广潟,〔四〕厥田斥卤。〔五〕田上下,赋中上。〔六〕厥贡盐絺,海物维错,〔七〕岱畎丝、枲、铅、松、怪石,〔八〕莱夷为牧,〔九〕其篚酓丝。〔一0〕浮于汶,通于济。〔一一〕

〔一〕 集解郑玄曰:“东自海,西至岱。东岳曰岱山。” 正义按:舜分青州为营州、辽西及辽东。

〔二〕 集解马融曰:“堣夷,地名。用功少曰略。” 索隐孔安国云:“东表之地称嵎夷。”按:今文尚书及帝命验并作“禺铁”,在辽西。铁,古“夷”字也。

〔三〕 集解郑玄曰:“地理志潍水出琅邪,淄水出泰山莱芜县原山。” 索隐潍水出琅邪箕县,北至都昌县入海。淄水出泰山莱芜县原山北,东至博昌县入济也。 正义括地志云:“密州莒县潍山,潍水所出。淄州淄川县东北七十里原山,淄水所出。俗传云,禹理水功毕,土石黑,数里之中波若漆,故谓之淄水也。”

〔四〕 集解徐广曰:“一作‘泽’ ,又作‘斥’。”

〔五〕 集解郑玄曰:“斥谓地咸卤。” 索隐卤音鲁。说文云:“
卤,咸地。东方谓之斥,西方谓之卤。”

〔六〕 集解孔安国曰:“田第三,赋第四。”

〔七〕 集解孔安国曰:“絺,细葛。错,杂,非一种。”郑玄曰:“海物,海鱼也。鱼种类尤杂。”

〔八〕 集解孔安国曰:“畎,谷也。怪异好石似玉者。岱山之谷出此五物,皆贡之。”

〔九〕 集解孔安国曰:“莱夷,地名,可以牧放。” 索隐按:左传云莱人劫孔子,孔子称“夷不乱华”,又云“齐侯伐莱”,服虔以为东莱黄县是。今按:地理志黄县有莱山,恐即此地之夷。

〔一0〕集解孔安国曰:“酓桑蚕丝中琴瑟弦。” 索隐尔雅云“□,山桑”,是蚕食□之丝也。

〔一一〕集解郑玄曰:“地理志汶水出泰山莱芜县原山,西南入济。”

  海岱及淮维徐州:〔一〕淮、沂其治,蒙、羽其蓺。〔二〕大野既都,〔三〕东原厎平。〔四〕其土赤埴坟,〔五〕草木渐包。〔六〕其田上中,赋中中。〔七〕贡维土五色,〔八〕羽畎夏狄,〔九〕峄阳孤桐,〔一0〕泗滨浮磬,〔一一〕淮夷玭珠臮鱼,〔一二〕其篚玄纤缟。〔一三〕浮于淮、泗,〔一四〕通于河。

〔一〕 集解孔安国曰:“东至海,北至岱,南及淮。”

〔二〕 集解郑玄曰:“地理志沂水出泰山盖县。蒙,羽,二山名。”孔安国曰:“二水已治,二山可以种蓺。” 索隐水经云淮水出南阳平氏县胎簪山,东北过桐柏山。沂水出泰山盖县艾山,南过下邳县入泗。蒙山在泰山蒙阴县西南。羽山在东海祝其县南,殛鲧之地。

〔三〕 集解郑玄曰:“大野在山阳钜野北,名钜野泽。” 孔安国曰:“水所停曰都。”

〔四〕 集解郑玄曰:“东原,地名。今东平郡即东原。” 索隐张华博物志云:“兖州东平郡即尚书之东原也。”正义广平曰原。徐州在东,故曰东原。水去已致平复,言可耕种也。

〔五〕 集解徐广曰:“埴,黏土也。”

〔六〕 集解孔安国曰:“渐,长进;包,丛生也。”

〔七〕 集解孔安国曰:“田第二,赋第五。”

〔八〕 集解郑玄曰:“土五色者,所以为大社之封。” 正义韩诗外传云:“天子社广五丈,东方青,南方赤,西方白,北方黑,上冒以黄土。将封诸侯,各取方土,苴以白茅,以为社也。”太康地记云:“城阳姑幕有五色土,封诸侯,锡之茅土,用为社。此土即禹贡徐州土也。今属密州莒县也。”

〔九〕 集解孔安国曰:“夏狄,狄,雉名也。羽中旌旄,羽山之谷有之。”

〔一0〕集解孔安国曰:“峄山之阳特生桐,中琴瑟。”郑玄曰:“
地理志峄山在下邳。” 正义括地志云:“峄山在兖州邹县南二十二里。邹山记云‘邹山,古之峄山,言络绎相连属也。今犹多桐树’。”按:今独生桐,尚征,一偏似琴瑟。

〔一一〕集解孔安国曰:“泗水涯水中见石,可以为磬。”郑玄曰:“泗水出济阴乘氏也。 ” 正义括地志云:“泗水至彭城吕梁,出石磬。”

〔一二〕集解孔安国曰:“淮、夷二水,出玭珠及美鱼。”郑玄曰:“淮夷,淮水之上夷民也。” 索隐按:尚书云“徂兹淮夷,徐戎并兴”,今徐州言淮夷,则郑解为得。玭,一作“玭”,并步玄反。臮,古“暨”字。臮,与也。言夷人所居淮水之处,有此玭珠与鱼也。又作“滨”。滨,畔也。

〔一三〕集解郑玄曰:“纤,细也。祭服之材尚细。” 正义玄,黑。纤,细。缟,白缯。以细缯染为黑色。

〔一四〕正义括地志云:“泗水源在兖州泗水县东陪尾山。其源有四道,因以为名。”

  淮海维扬州:〔一〕彭蠡既都,阳鸟所居。〔二〕三江既入〔三〕,震泽致定。〔四〕竹箭既布。〔五〕其草惟夭,其木惟乔,〔六〕其土涂泥。〔七〕田下下,赋下上上杂。〔八〕贡金三品,〔九〕瑶、琨、竹箭,〔一0〕齿、革、羽、旄,〔一一〕岛夷卉服,〔一二〕其篚织贝,〔一三〕其包橘、柚锡贡。〔一四〕均江海,通淮、

〔一〕 集解孔安国曰:“北据淮,南距海。”

〔二〕 集解郑玄曰:“地理志彭蠡泽在豫章彭泽西。”孔安国曰:“随阳之鸟,鸿雁之属,冬月居此泽也。” 索隐都,古文尚书作“
猪”。孔安国云“水所停曰猪”,郑玄云“南方谓都为猪”,则是水聚会之义。 正义蠡音礼。括地志云:“彭蠡湖在江州浔阳县东南五十二里。”

〔三〕 索隐韦昭云:“三江谓松江、钱唐江、浦阳江。”今按:地理志有南江、中江、北江,是为三江。其南江从会稽吴县南,东入海。中江从丹阳芜湖县西南,东至会稽阳羡县入海。北江从会稽毗陵县北,东入海。故下文“东为中江”,又“东为北江 ”,孔安国云“有北有中,南可知也。”

〔四〕 集解孔安国曰:“震泽,吴南太湖名。言三江已入,致定为震泽。” 索隐震,一作“振”。地理志会稽吴县“故周泰伯所封国,具区在其西,古文以为震泽”。又左传称“笠泽”,亦谓此也。 正义泽在苏州西南四十五里。三江者,在苏州东南三十里,名三江口。一江西南上七十里至太湖,名曰松江,古笠泽江; 一 江东南上七十里至白蚬湖,名曰上江,亦曰东江;一江东北下三百余里入海,名曰下江,亦曰娄江:于其分处号曰三江口。顾夷吴地记云“松江东北行七十里,得三江口。东北入海为娄江,东南入海为东江,并松江为三江”是也。言理三江入海,非入震泽也。按:太湖西南湖州诸溪从天目山下,西北宣州诸山有溪,并下太湖。太湖东北流,各至三江口入海。其湖无通彭蠡湖及太湖处,并阻山陆。诸儒及地志等解 “三江既入”皆非也。周礼职方氏云“扬州薮曰具区,川曰三江”。按:五湖、三江者,韦昭注非也。其源俱不通太湖,引解“三江既入”,失之远矣。五湖者,菱湖、游湖、莫湖、贡湖、胥湖,皆太湖东岸,五湾为五湖,盖古时应别,今并相连。菱湖在莫厘山东,周回三十余里,西口阔二里,其口南则莫厘山,北则徐侯山,西与莫湖连。莫湖在莫厘山西及北,北与胥湖连;胥湖在胥山西,南与莫湖连:各周回五六十里,西连太湖。游湖在北二十里,在长山东,湖西口阔二里,其口东南岸树里山,西北岸长山,湖周回五六十里。贡湖在长山西,其口阔四五里,口东南长山,山南即山阳村,西北连常州无锡县老岸,湖周回一百九十里已上,湖身向东北,长七十余里。两湖西亦连太湖。河渠书云“于吴则通渠三江、五湖”。货殖传云“夫吴有三江、五湖之利。”又太史公自叙传云“登姑苏,望五湖”是也。

〔五〕 集解孔安国曰:“水去布生。”

〔六〕 集解少长曰夭。乔,高也。

〔七〕 集解马融曰:“渐,洳也。 ”

〔八〕 集解孔安国曰:“田第九,赋第七,杂出第六。”

〔九〕 集解孔安国曰:“金、银、铜。”。 郑玄曰:“铜三色也。”

〔一0〕集解孔安国曰:“瑶,琨,皆美玉也。”

〔一一〕集解孔安国曰:“象齿、犀皮、鸟羽、旄牛尾也。” 正义周礼考工记云:“犀甲七属,兕甲六属。”郭云:“犀似水牛,猪头,大腹,庳脚,椭角,好食□也。亦有一角者。”按:西南夷常贡旄牛尾,为旌旗之饰,书诗通谓之旄。故尚书云“右秉白旄”,诗云“
建旐设旄”,皆此牛也。

〔一二〕集解孔安国曰:“南海岛夷草服葛越。” 正义括地志云:“百济国西南渤海中有大岛十五所,皆邑落有人居,属百济。”又倭国,武皇后改曰日本国,在百济南,隔海依岛而居,凡百余小国。此皆扬州之东岛夷也。按:东南之夷草服葛越,焦竹之属,越即苎祁也。

〔一三〕集解孔安国曰:“织,细缯也。贝,水物也。”郑玄曰:“
贝,锦名也。诗云‘成是贝锦’。凡织者,先染其丝,织之属百济。”又倭国,武皇后改即成〔文〕矣。”

〔一四〕集解孔安国曰:“小曰橘,大曰柚。锡命乃贡,言不常也。”郑玄曰:“有锡则贡之,或时乏则不贡。锡,所以柔金也。”

〔一五〕集解郑玄曰:“均,读曰沿。沿,顺水行也。”

  荆及衡阳维荆州:〔一〕江、汉朝宗于海。〔二〕九江甚中〔三〕,沱、涔已道,〔四〕云土、梦为治。〔五〕其土涂泥。田下中,赋上下。〔六〕贡羽、旄、齿、革,金三品,杶、干、栝、柏,〔七〕砺、砥、砮、丹,〔八〕维箘簬、楛,〔九〕三国致贡其名,〔一0〕包匦菁茅,〔一一〕其篚玄纁玑组,〔一二〕九江入赐大龟〔一三〕。浮于江、沱、涔、(于)汉,逾于雒,至于南河。

〔一〕 集解孔安国曰:“北据荆山,南及衡山之阳。”

〔二〕 集解孔安国曰:“二水经此州而入海,有似于朝,百川以海为宗。宗,尊也。” 正义括地志云:“江水源出岷州南岷山,南流至益州,即东南流入蜀,至泸州,东流经三硖,过荆州,与汉水合。孙卿子云‘江水其源可以滥觞’也。”又云:“汉水源出梁州金牛县东二十八里嶓冢山。”

〔三〕 集解孔安国曰:“江于此州界,分为九道,甚得地势之中。”郑玄曰:“地理志九江在寻阳南,皆东合为大江。”索隐按:寻阳记九江者,乌江、蚌江、乌白江、嘉靡江、沙江、畎江、廪江、堤江、箘江。又张浈九江图所载有三里、五畎、乌土、白蚌。九江之名不同。

〔四〕 集解孔安国曰:“沱,江别名。涔,水名。”郑玄曰:“水出江为沱,汉为涔。” 索隐涔,亦作“潜”。沱出蜀郡郫县西,东入江。潜出汉中安阳县(直)西〔南〕,北入汉。故尔雅云“水自江出为沱,汉出为潜”。 正义括地志云:“繁江水受郫江。禹贡曰‘岷山导江,东别为沱’,源出益州新繁县。潜水一名复水,今名龙门水,源出利州绵谷县东龙门山大石穴下也。”

〔五〕 集解孔安国曰:“云梦之泽在江南,其中有平土丘,水去可为耕作畎亩之治。” 索隐梦,一作“瞢”,邹诞生又音蒙。按:云土、梦本二泽名,盖人以二泽相近,或合称云梦耳。知者,据左传云楚子济江入于云中,又楚子、郑伯田于江南之梦,则是二泽各别也。韦昭曰:“云土今为县,属江夏南郡华容。”今按:地理志云江夏有云杜县,是其地。

〔六〕 集解孔安国曰:“田第八,赋第三。”

〔七〕 集解郑玄曰:“四木名。” 孔安国曰:“干,柘也。柏叶松身曰栝。”

〔八〕 集解孔安国曰:“砥细于砺,皆磨石也。砮,石中矢镞。丹,朱类也。”

〔九〕 集解徐广曰:“一作‘箭足杆’。杆即楛也,音怙。箭足者,矢镞也。或以箭足训释箘簬乎?”骃案:郑玄曰“箘簬,聆风也”。

〔一0〕集解马融曰:“言箘簬、楛三国所致贡,其名善也。”

〔一一〕集解郑玄曰:“匦,缠结也。菁茅,茅有毛刺者,给宗庙缩酒。重之,故包裹又缠结也。” 正义括地志云:“辰州卢溪县西南三百五十里有包茅山。武阳记云‘山际出包茅,有刺而三脊,因名包茅山’。”

〔一二〕集解孔安国曰:“此州染玄纁色善,故贡之。玑,珠类,生于水中。组,绶类也。 ”

〔一三〕集解孔安国曰:“尺二寸曰大龟,出于九江水中。龟不常用,赐命而纳之。”

  荆河惟豫州:〔一〕伊、雒、瀍、涧既入于河,〔二〕荥播既都,〔三〕道荷泽,被明都。〔四〕其土壤,下土坟垆。〔五〕田中上,赋杂上中。〔六〕贡漆、丝、絺、纻,其篚纤絮,〔七〕锡贡磬错。〔八〕浮于雒,达于河。

〔一〕 集解孔安国曰:“西南至荆山,北距河水。” 正义括地志云:“荆山在襄州荆山县西八十里。韩子云‘卞和得玉璞于楚之荆山’,即此也。”河,洛州北河也。

〔二〕 集解孔安国曰:“伊出陆浑山,洛出上洛山,涧出渑池山,瀍出河南北山,四水合流而入河。” 索隐伊水出弘农卢氏县东,洛水出弘农上洛县冢领山,瀍水出河南谷城县朁亭北,涧水出弘农新安县东,皆入于河。 正义括地志云:“伊水出虢州卢氏县东峦山,东北流入洛。洛水出商州洛南县冢领山,东流经洛州郭内,又东合伊水。瀍水出洛州新安县东,南流至洛州郭内,南入洛。涧水源出洛州新安县东白石山,东北与谷水合流,经洛州郭内,东流入洛也。”

〔三〕 集解孔安国曰:“荥,泽名。波水已成遏都。” 索隐古文尚书作“荥波”,此及今文并云“荥播”。播是水播溢之义,荥是泽名。故左传云狄及卫战于荥泽。郑玄云:“今塞为平地,荥阳人犹谓其处为荥播。”

〔四〕 集解孔安国曰:“荷泽在胡陵。明都,泽名,在河东北,水流泆覆被之。” 索隐荷泽在济阴定陶县东。明都音孟猪。孟猪泽在梁国睢阳县东北。尔雅、左传谓之“孟诸”,今文亦为然,唯周礼称“望诸”,皆此地之一名。正义括地志云:“荷泽在曹州济阴县东北九十里定陶城东,今名龙池,亦名九卿陂。”

〔五〕 集解孔安国曰:“垆,疏也。”马融曰:“豫州地有三等,下者坟垆也。”

〔六〕 集解孔安国曰:“田第四,赋第二,又杂出第一。”

〔七〕 集解孔安国曰:“细绵也。 ”

〔八〕 集解孔安国曰:“治玉石曰错,治磬错也。”

  华阳黑水惟梁州:〔一〕汶、嶓既蓺,〔二〕沱、涔既道,〔三〕蔡、蒙旅平,〔四〕和夷厎绩。〔五〕其土青骊。〔六〕田下上,赋下中三错。〔七〕贡璆、铁、银、镂、砮、磬,〔八〕熊、罴、狐、狸、织皮。〔九〕西倾因桓是来,〔一0〕浮于潜,逾于沔,〔一一〕入于渭,乱于河。〔一二〕

〔一〕 集解孔安国曰:“东据华山之南,西距黑水。” 正义括地志云:“黑水源出梁州城固县西北太山。”

〔二〕 集解郑玄曰:“地理志岷山在蜀郡湔氐道,嶓冢山在汉阳西。” 索隐汶,一作“ □”,又作“□”。□山,封禅书一云渎山,在蜀都湔氐道西徼,江水所出。嶓冢山在陇西西县,汉水所出也。 正义括地志云:“岷山在岷州溢乐县南一里,连绵至蜀二千里,皆名岷山。嶓冢山在梁州金牛县东二十八里。”湔音子践反。氐音丁奚反。

〔三〕 集解孔安国曰:“沱、潜发源此州,入荆州。”

〔四〕 集解孔安国曰:“蔡,蒙,二山名。祭山曰旅。平言治功毕也。”郑玄曰:“地理志蔡、蒙在汉嘉县。” 索隐此非徐州之蒙,在蜀郡青衣县。青衣后改为汉嘉。蔡山不知所在也。蒙,县名。 正义括地志云:“蒙山在雅州严道县南十里。”

〔五〕 集解马融曰:“和夷,地名也。”

〔六〕 集解孔安国曰:“色青黑也。”

〔七〕 集解孔安国曰:“田第七,赋第八,杂出第七第九三等。”

〔八〕 集解孔安国曰:“璆,玉名。”郑玄曰:“黄金之美者谓之镠。镂,刚铁,可以刻镂也。”

〔九〕 集解孔安国曰:“贡四兽之皮也。织皮,今罽也。”

〔一0〕集解马融曰:“治西倾山因桓水是来,言无余道也。”郑玄曰:“地理志西倾山在陇西临洮。” 索隐西倾在陇西临洮县西南。桓水出蜀郡□山西南,行羌中入南海也。 正义括地志云:“西倾山今嵹台山,在洮州临潭县西南三百三十六里。”

〔一一〕集解孔安国曰:“汉上水为沔。”郑玄曰:“或谓汉为沔。”

〔一二〕集解孔安国曰:“正绝流曰乱。”

  黑水西河惟雍州:〔一〕弱水既西,〔二〕泾属渭汭。〔三〕漆、沮既从,〔四〕沣〔五〕水所同。〔六〕荆、岐已旅,〔七〕终南、敦物至于鸟鼠。〔八〕原隰厎绩,至于都野。〔九〕三危既度〔一0〕,三苗大序。〔一一〕 其土黄壤。田上上,赋中下。〔一二〕贡璆、琳、琅玕。〔一三〕浮于积石,至于龙门西河,〔一四〕会于渭汭。〔一五〕织皮昆仑、析支、渠搜,西戎即序。〔一六〕

〔一〕 集解孔安国曰:“西距黑水,东据河。龙门之河在冀州西。” 索隐地理志益州滇池有黑水祠。郑玄引地说云“三危山,黑水出其南”。山海经“黑水出昆仑墟西北隅”也。

〔二〕 集解孔安国曰:“导之西流,至于合黎。”郑玄曰:“众水皆东,此独西流也。”  索隐按:水经云“弱水出张掖删丹县西北,至酒泉会水县入合黎山腹”。山海经云“弱水出昆仑墟西南隅” 也。

〔三〕 集解孔安国曰:“属,逮也。水北曰汭。言治泾水入于渭也。”郑玄曰:“地理志泾水出安定泾阳。” 索隐渭水出首阳县鸟鼠同穴山。说文云:“水相入曰汭。” 正义括地志云:“泾水源出原州百泉县西南笄头山泾谷。渭水源出渭州渭原县西七十六里鸟鼠山,今名青雀山。渭有三源,并出鸟鼠山,东流入河。”按:言理泾水及至渭水,又理漆、沮亦从渭流,复理沣水,亦同入渭者也。

〔四〕 正义括地志云:“漆水源出岐州普润县东南岐(漆)山漆溪,东入渭。沮水一名石川水,源出雍州富平县,东入栎阳县南。汉高帝于栎阳置万年县。十三州(地理)志云‘万年县南有泾、渭,北有小河,即沮水也’。诗云古公去邠度漆、沮,即此二水。”

〔五〕 集解音丰。

〔六〕 集解孔安国曰:“漆、沮之水已从入渭。沣水所同,同于渭也。” 索隐漆、沮二水,漆水出右扶风漆县西,沮水地理志无文,而水经以 □水出北地直路县,东过冯翊祋祤县入洛。说文亦以漆、沮各是一水名。孔安国独以为一,又云是洛水。沣水出右扶风鄠县东南,北过上林苑。 正义括地志云:“ 雍州鄠县终南山,沣水出焉。”

〔七〕 集解孔安国曰:“荆在岐东,非荆州之荆也。” 正义括地志云:“荆山在雍州富平县,今名掘陵原。岐山在岐州岐山县东北十里。”尚书正义云:“洪水时祭祀礼废。已旅祭,言理水功毕也。”按:雍州荆山即黄帝及禹铸鼎地也。襄州荆山县西荆山即卞和得玉璞者。

〔八〕 集解孔安国曰:“三山名,言相望也。”郑玄曰:“地理志终南、敦物皆在右扶风武功也。” 索隐按:左传中南山,杜预以为终南山。地理志云“太一山古文以为终南,(华)〔垂〕山古文以为敦物”,皆在扶风武功县东。正义括地志云:“终南山一名中南山,一名太一山,一名南山,一名橘山,一名楚山,一名(泰)〔秦〕山,一名周南山,一名地肺山,在雍州万年县南五十里。”

〔九〕 集解郑玄曰:“地理志都野在武威,名曰休屠泽。” 正义原隰,幽州地也。按:原,高平地也。隰,低下地也。言从渭州致功,西北至凉州都野、沙州三危山也。括地志云:“都野泽在凉州姑臧县东北二百八十里。”

〔一0〕索隐郑玄引河图及地说云“ 三危山在鸟鼠西南,与岐山相连”。度,刘伯庄音田各反,尚书作“宅”。

〔一一〕集解孔安国曰:“西裔之山己可居,三苗之族大有次序,禹之功也。”

〔一二〕集解孔安国曰:“田第一,赋第六,人功少。”

〔一三〕集解孔安国曰:“璆,琳,皆玉名。琅玕,石而似珠者。”

〔一四〕集解孔安国曰:“积石山在金城西南,河所经也。龙门山在河东之西界。” 索隐积石在金城河关县西南。龙门山在左冯翊夏阳县西北。 正义括地志云:“积石山今名小积石,在河州枹罕县西七里。河州在京西一千四百七十二里。龙门山在同州韩城县北五十里。李奇云‘禹凿通河水处,广八十步’ 。三秦记云‘龙门水悬船而行,两旁有山,水陆不通,龟鱼集龙门下数千,不得上,上则为龙,故云暴鳃点额龙门下’。”按:河在冀州西,故云西河也。禹发源河水小积石山,浮河东北下,历灵、胜北而南行,至于龙门,皆雍州地也。

〔一五〕正义水经云“河水又南至潼关,渭水从西注之”也。

〔一六〕集解孔安国曰:“织皮,毛布。此四国在荒服之外,流沙之内。羌、髳之属皆就次序,美禹之功及戎狄也。”索隐郑玄以为衣皮之人居昆仑、析支、渠搜,三山皆在西戎。王肃曰“昆仑在临羌西,析支在河关西,西戎在西域”。王肃以为地名,而不言渠搜。今按:地理志金城临羌县有昆仑祠,敦煌广至县有昆仑障,朔方有渠搜县。

  道九山:〔一〕汧及岐至于荆山,〔二〕逾于河;壶口、雷首〔
三〕至于太岳;〔四〕砥柱、析城至于王屋;〔五〕太行、常山至于碣石,入于海;〔六〕西倾、朱圉、鸟鼠〔七〕至于太华;〔八〕熊耳、外方、桐柏至于负尾;〔九〕道嶓冢,至于荆山;〔一0〕内方至于大别;〔一一〕汶山之阳至衡山,〔一二〕过九江,至于敷浅原。〔一三〕

〔一〕 索隐汧、壶口、砥柱、太行、西倾、熊耳、嶓冢、内方、□是九山也。古分为三条,故地理志有北条之荆山。马融以汧为北条,西倾为中条,嶓冢为南条。郑玄分四列,汧为阴列,西倾次阴列,嶓冢为阳列,□山次阳列。

〔二〕 集解郑玄曰:“地理志汧在右扶风也。” 索隐汧,一作“
岍”。按:有汧水,故其字或从“ 山”或从“水”,犹□山然也。地理志云吴山在汧县西,古文以为汧山。岐山在右扶风美阳县西北;荆山在左冯翊怀德县南也。正义括地志云:“汧山在陇州汧源县西六十里。其山东邻岐、岫,西接陇冈,汧水出焉。岐山在岐州。”

〔三〕 索隐雷首山在河东蒲阪县东南。

〔四〕 集解孔安国曰:“三山在冀州;太岳在上党西也。” 索隐即霍泰山也。已见上。 正义括地志云:“壶口在慈州吉昌县西南。雷首山在蒲州河东县。太岳,霍山也,在沁州沁源县。”

〔五〕 集解孔安国曰:“此三山在冀州(之)南河之北。” 索隐析城山在河东濩泽县西南。王屋山在河东垣县东北。水经云砥柱山在河东大阳县南河水中也。 正义括地志云:“厎柱山,俗名三门山,在陕州硖石县东北五十里黄河之中。孔安国云‘厎柱,山名。河水分流,包山而过,山见水中,若柱然也 ’。”括地志云:“析城山在泽州阳城县西南七十里。注水经云‘析城山甚高峻,上平坦,有二泉,东浊西清,左右不生草木’。”括地志云:“王屋山在怀州王屋县北十里。古今地名云‘山方七百里,山高万仞,本冀州之河阳山也’。”

〔六〕 集解孔安国曰:“此二山连延,东北接碣石,而入于沧海。” 索隐太行山在河内山阳县西北。常山,恒山是也,在常山郡上曲阳县西北。 正义括地志云:“太行山在怀州河内县北二十五里,有羊肠阪。恒山在定州恒阳县西北百四十里。道书福地记云‘恒山高三千三百丈,上方二十里,有太玄之泉,神草十九种,可度俗’。”

〔七〕 集解郑玄曰:“地理志曰朱圉在汉阳南。”孔安国曰:“鸟鼠山,渭水所山,在陇西之西。”

〔八〕 集解郑玄曰:“地理志太华山在弘农华阴南。” 索隐圉,一作“圄”。朱圉山在天水冀县南。鸟鼠山在陇西首阳县西南。太华即敦物山。

〔九〕 集解郑玄曰:“地理志熊耳在卢氏东。外方在颍川。嵩高山、桐柏山在南阳平氏东南。陪尾在江夏安陆东北,若横尾者。” 索隐熊耳山在弘农卢氏县东,伊水所出。外方山即颍川嵩高县嵩高山,古文尚书亦以为外方山。桐柏山一名大复山,在南阳平氏县东南。陪尾山在江夏安陆县东北,地理志谓之横尾山。负音陪也。正义括地志云:“华山在华州华阴县南八里。熊耳山在虢州卢氏县南五十里。嵩高山亦名太室山,亦名外方山,在洛州阳城县北二十三里也。桐柏山在唐州桐柏县东南五十里,淮水出焉。横尾山,古陪尾山也,在安州安陆县北六十里。”

〔一0〕集解郑玄曰:“地理志荆山在南郡临沮。” 索隐此东条荆山,在南郡临沮县东北隅也。 正义括地志云:“嶓冢山在梁州。荆山在襄州荆山县西八十里也。”又云:“荆山县本汉临沮县地也。沮水即汉水也。”按:孙叔敖激沮水为云梦泽是也。

〔一一〕集解郑玄曰:“地理志内方在竟陵,名立章山。大别在庐江安丰县。” 索隐内方山在竟陵县东北。大别山在六安国安丰县,今土人谓之甑山。 正义括地志云:“章山在荆州长林县东北六十里。今汉水附章山之东,与经史符会。”按:大别山,今沙洲在山上,汉江经其左,今俗犹云甑山。注云“在安丰”,非汉所经也。

〔一二〕索隐在长沙湘南县东南。广雅云:“岣嵝谓之衡山。” 正义括地志云:“岷山在茂州汶川县。衡山在衡州湘潭县西四十一里。”

〔一三〕集解徐广曰:“浅,一作‘ 灭’。”骃案:孔安国曰“敷浅原一名傅阳山,在豫章 ”。 索隐豫章历陵县南有傅阳山,一名敷浅原也。

  道九川:〔一〕弱水至于合黎,〔二〕余波入于流沙。〔三〕道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四〕道河积石,〔五〕至于龙门,南至华阴,〔六〕东至砥柱,〔七〕又东至于盟津,〔八〕东过雒汭,至于大邳,〔九〕北过降水,至于大陆,〔一0〕北播为九河,同为逆河,〔一一〕入于海。〔一二〕嶓冢道瀁,东流为汉,〔一三〕又东为苍浪之水,〔一四〕过三澨,入于大别,〔一五〕南入于江,东汇泽为彭蠡,〔一六〕东为北江,入于海。〔一七〕汶山道江,东别为沱,又东至于醴,〔一八〕过九江,至于东陵,〔一九〕东迤北会于汇,〔二0〕东为中江,入于梅。〔二一〕道沇水,东为济,入于河,泆为荥,〔二二〕东出陶丘北,〔二三〕又东至于荷,〔二四〕又东北会于汶,〔二五〕又东北入于海。道淮自桐柏,〔二六〕东会于泗、沂,东入于海。〔二七〕道渭自鸟鼠同穴,〔二八〕东会于沣,〔二九〕又东北至于泾,〔三0〕东过漆、沮,入于河。〔三一〕道雒自熊耳,〔三二〕东北会于涧、瀍,〔三三〕又东会于伊,〔三四〕东北入于河。〔三五〕

〔一〕 索隐弱、黑、河、瀁、江、沇、淮、渭、洛为九川。

〔二〕 集解郑玄曰:“地理志弱水出张掖。”孔安国曰:“合黎,水名,在流沙东。” 索隐水经云合黎山在酒泉会水县东北。郑玄引地说亦以为然。孔安国云水名,当是其山有水,故所记各不同。 正义括地志云:“兰门山,一名合黎,一名穷石山,在甘州删丹县西南七十里。淮南子云‘弱水源出穷石山 ’。”又云:“合黎,一名羌谷水,一名鲜水,一名覆表水,今名副投河,亦名张掖河,南自吐谷浑界流入甘州张掖县。”今按:合黎水出临松县临松山东,而北流历张掖故城下,又北流经张掖县二十三里,又北流经合黎山,折而北流,经流沙碛之西入居延海,行千五百里。合黎山,张掖县西北二百里也。

〔三〕 集解孔安国曰:“弱水余波西溢入流沙。”郑玄曰:“地理志流沙在居延(西)〔东〕北,名居延泽。地记曰‘弱水西流入合黎山腹,余波入于流沙,通于南海’。”马融、王肃皆云合黎、流沙是地名。 索隐地理志云“张掖居延县西北有居延泽,古文以为流沙”。广志“流沙在玉门关外,有居延泽、居延城”。又山海经云“流沙出钟山,西南行昆仑墟入海”。按:是地兼有水,故一云地名,一云水名,马郑不同,抑有由也。

〔四〕 集解郑玄曰:“地理志益州滇池有黑水祠,而不记此山水所在。地记曰‘三危山在鸟鼠之西南’。”孔安国曰:“黑水自北而南,经三危过梁州,入南海也。” 正义括地志云:“黑水源出伊州伊吾县北百二十里,又南流二千里而绝。三危山在沙州炖煌县东南四十里。”按:南海即扬州东大海,岷江下至扬州东入海也。其黑水源在伊州,从伊州东南三千余里至鄯州,鄯州东南四百余里至河州,入黄河。河州有小积石山,即禹贡“浮于积石,至于龙门”者。然黄河源从西南下,出大昆仑东北隅,东北流经于阗,入盐泽,即东南潜行入吐谷浑界大积石山,又东北流,至小积石山,又东北流,来处极远。其黑水,当洪水时合从黄河而行,何得入于南海?南海去此甚远,阻隔南山、陇山、岷山之属。当是洪水浩浩处,西戎不深致功,古文故有疏略也。

〔五〕 索隐尔雅云:“河出昆仑墟,其色白。”汉书西域传云:“
河有两源,一出葱岭,一出于阗。于阗河北流,与葱岭河合,东注蒲昌海,一名盐泽。其水停居,冬夏不增减,潜行地中,南出积石为中国河。 ”是河源发昆仑,禹导河自积石而加功也。

〔六〕 集解孔安国曰:“至华山北而东行。” 正义华阴县在华山北,本魏之阴晋县,秦惠文王更名宁秦,汉高帝改曰华阴。

〔七〕 集解孔安国曰:“砥柱,山名。河水分流,包山而过,山见水中,若柱然也。在西虢之界。” 正义砥柱山俗名三门山,禹凿此山,三道河水,故曰三门也。

〔八〕 集解孔安国曰:“在洛北。 ” 索隐盟,古“孟”字。孟津在河阳。十三州记云“ 河阳县在河上,即孟津”是也。正义杜预云:“盟,河内郡河阳县南孟津也,在洛阳城北。都道所凑,古今为津,武王度之,近代呼为武济。”括地志云:“盟津,周武王伐纣,与八百诸侯会盟津。亦曰孟津,又曰富平津。水经云小平津,今云河阳津是也。”

〔九〕 集解孔安国曰:“洛汭,洛入河处。山再成曰邳。” 索隐尔雅云“山一成曰邳” 。或以为成皋县山是。正义李巡云:“山再重曰英,一重曰邳。”括地志云:“大邳山,今名黎阳东山,又曰青坛山,在卫州黎阳南七里。张揖云今成皋,非也。”

〔一0〕集解郑玄曰:“地理志降水在信都(南)。”孔安国曰:“
大陆,泽名。” 索隐地理志降水字从“系”,出信都国,与呼池、漳河水并流入海。大陆在钜鹿郡。尔雅云“晋有大陆”,郭璞以为此泽也。 正义括地志云:“降水源出潞州屯留县西南,东北流,至冀州入海。”

〔一一〕集解郑玄曰:“下尾合名曰逆河,言相向迎受也。”

〔一二〕正义播,布也。河至冀州,分布为九河,下至沧州,更同合为一大河,名曰逆河,而夹右碣石入于渤海也。

〔一三〕集解郑玄曰:“地理志瀁水出陇西氐道,至武都为汉,至江夏谓之夏水。” 索隐水经云瀁水出陇西氐道县嶓冢山,东至武都沮县为汉水。地理志云至江夏谓之夏水。山海经亦以汉出嶓冢山。故孔安国云“泉始出山为瀁水,东南流为沔水,至汉中东流为汉水”。 正义括地志云:“嶓冢山水始出山沮洳,故曰沮水。东南为瀁水,又为沔水。至汉中为汉水,至均州为沧浪水。始欲出大江为夏口,又为沔口。汉江一名沔江也。”

〔一四〕集解孔安国曰:“别流也。在荆州。” 索隐马融、郑玄皆以沧浪为夏水,即汉河之别流也。渔父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是此水也。 正义括地志云:“均州武当县有沧浪水。庾仲雍汉水记云‘武当县西四十里汉水中有洲,名沧浪洲’也。地记云‘
水出荆山,东南流为沧浪水’。”

〔一五〕集解孔安国曰:“三澨,水名。”郑玄曰:“在江夏竟陵之界。” 索隐水经云“ 三澨,地名,在南郡邔县北”。孔安国、郑玄以为水名。今竟陵有三参水,俗云是三澨水。参音去声。

〔一六〕集解孔安国曰:“汇,回也。水东回为彭蠡大泽。”

〔一七〕集解孔安国曰:“自彭蠡,江分为三道入震泽,遂为北江而入海。”

〔一八〕集解孔安国及马融、王肃皆以醴为水名。郑玄曰:“醴,陵名也。大阜曰陵。长沙有醴陵县。” 索隐按:骚人所歌“濯余佩于醴浦”,明醴是水。孔安国、马融解得其实。又虞喜志林以醴是江、沅之别流,而醴字作“澧”也。

〔一九〕集解孔安国曰:“东陵,地名。”

〔二0〕集解孔安国曰:“迤,溢也。东溢分流都共北会彭蠡。”

〔二一〕集解孔安国曰:“有北有中,南可知也。” 正义括地志云:“禹贡三江俱会于彭蠡,合为一江,入于海。”

〔二二〕集解郑玄曰:“地理志沇水出河东垣县东王屋山,东至河内武德入河,泆为荥。” 孔安国曰:“济在温西北。荥泽在敖仓东南。” 索隐水经云:“自河东垣县王屋山东流为沇水,至温县西北为济水。” 正义括地志云:“沇水出怀州王屋县北十里王屋山顶,岩下石泉渟不流,其深不测,既见而伏,至济源县西北二里平地,其源重发,而东南流,为汜水。”水经云沇东至温县西北为泲水,又南当巩县之北,南入于河。释名云:“济者,济也。”下“济”子细反。按:济水入河而南,截度河南岸溢荥泽,在郑州荥泽县西北四里。今无水,成平地。

〔二三〕集解孔安国曰:“陶丘,丘再成者也。”郑玄曰:“地理志陶丘在济阴定陶西(北)〔南〕。”正义括地志云:“陶丘在濮州鄄城西南二十四里。又云在曹州城中。徐才宗国都城记云此城中高丘,即古之陶丘。”

〔二四〕集解孔安国曰:“荷泽之水。”

〔二五〕正义汶音问。地埋志云汶水出泰山郡莱芜县原山,西南入泲。

〔二六〕正义地埋志云桐柏山在南阳平氏县东南,淮水所出。按:在唐州东五十余里。

〔二七〕集解孔安国曰:“与泗、沂二水合入海。”

〔二八〕集解孔安国曰:“鸟鼠共为雄雌同穴处,此山遂名曰鸟鼠,渭水出焉。” 正义括地志云:“鸟鼠山,今名青雀山,在渭州渭源县西七十六里。山海经云‘鸟鼠同穴之山,渭水出焉’。郭璞注云:‘今在陇西首阳县西南。山有鸟鼠同穴。鸟名□。鼠名鼣,如人家鼠而短尾。□似鵽而小,黄黑色。穴入地三四尺,鼠在内,鸟在外’。”□音余。鼣,扶废反。鵽音丁刮反,似雉也。

〔二九〕正义沣音丰。括地志云:“ 雍州鄠县终南山,沣水出焉,北入渭也。”

〔三0〕正义括地志云:“泾水出原州百泉县西南笄头山出泾谷,东南流入渭也。”

〔三一〕集解孔安国曰:“漆,沮,二水名,亦曰洛水,出冯翊北。”

〔三二〕集解孔安国曰:“在宜阳之西。” 正义括地志云:“洛水出商州洛南县西冢岭山,东北流入河。熊耳山在虢州卢氏县南五十里,洛所经。”

〔三三〕集解孔安国曰:“会于河南城南。” 正义括地志云:“涧水出洛州新安县东白石山阴。”地理志云瀍水出河南谷城县朁亭北,东南入于洛。

〔三四〕集解孔安国曰:“会于洛阳之南。”

〔三五〕集解孔安国曰:“合于巩之东也。”

  于是九州攸同,四奥既居,〔一〕九山刊旅,〔二〕九川涤原,〔三〕九泽既陂,〔四〕四海会同。六府甚脩,〔五〕众土交正,致慎财赋,〔六〕咸则三壤成赋。〔七〕中国赐土姓:“祗台德先,不距朕行。” 〔八〕

〔一〕 集解孔安国曰:“四方之宅已可居也。”

〔二〕 集解孔安国曰:“九州名山已槎木通道而旅祭也。”

〔三〕 集解孔安国曰:“九州之川已涤除无壅塞也。”

〔四〕 集解孔安国曰:“九州之泽皆已陂障无决溢也。”

〔五〕 集解孔安国曰:“六府,金、木、水、火、土、谷。”

〔六〕 集解郑玄曰:“众土美恶及高下得其正矣。亦致其贡篚,慎奉其财物之税,皆法定制而入之也。”

〔七〕 集解郑玄曰:“三壤,上、中、下各三等也。”

〔八〕 集解郑玄曰:“中即九州也。天子建其国,诸侯祚之土,赐之姓,命之氏,其敬悦天子之德既先,又不距违我天子政教所行。”

  令天子之国以外五百里甸服:〔一〕百里赋纳总,〔二〕二百里纳铚,〔三〕三百里纳秸服,〔四〕四百里粟,五百里米。〔五〕甸服外五百里侯服:〔六〕百里采,〔七〕二百里任国,〔八〕三百里诸侯。〔九〕侯服外五百里绥服:〔一0〕三百里揆文教,〔一一〕二百里奋武卫。〔一二〕绥服外五百里要服:〔一三〕三百里夷〔一四〕,二百里蔡。〔一五〕要服外五百里荒服:〔一六〕三百里蛮,〔一七〕二百里流。〔一八〕

〔一〕 集解孔安国曰:“为天子(之)服治田,去王城面五百里内。”

〔二〕 集解孔安国曰:“甸内近王城者。禾稿曰总,供饲国马也。” 索隐说文云:“总,聚束草也。”

〔三〕 集解孔安国曰:“所铚刈谓禾穗。” 索隐说文云:“铚,获禾短鎌也。”

〔四〕 集解孔安国曰:“秸,稿也。服稿役。” 索隐礼郊特牲云“蒲越稿秸之美”,则秸是稿之类也。

〔五〕 集解孔安国曰:“所纳精者少,粗者多。”

〔六〕 集解孔安国曰:“侯,候也。斥候而服事也。”

〔七〕 集解马融曰:“采,事也。各受王事者。”

〔八〕 集解孔安国曰:“任王事者。”

〔九〕 集解孔安国曰:“三百里同为王者斥候,故合三为一名。”

〔一0〕集解孔安国曰:“绥,安也。服王者政教。”

〔一一〕集解孔安国曰:“揆,度也。度王者文教而行之,三百里皆同。”

〔一二〕集解孔安国曰:“文教之外二百里奋武卫,天子所以安。”

〔一三〕集解孔安国曰:“要束以文教也。”

〔一四〕集解孔安国曰:“守平常之教,事王者而已。”

〔一五〕集解马融曰:“蔡,法。受王者刑法而已。”

〔一六〕集解马融曰:“政教荒忽,因其故俗而治之。”

〔一七〕集解马融曰:“蛮,慢也。礼简怠慢,来不距,去不禁。”

〔一八〕集解马融曰:“流行无城郭常居。”

  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一〕声教讫于四海。于是帝锡禹玄圭,以告成功于天下。〔二〕天下于是太平治。

〔一〕 集解郑玄曰:“朔,北方也。”

〔二〕 正义帝,尧也。玄,水色。以禹理水功成,故锡玄圭,以表显之。自此已上并尚书禹贡文。

  皋陶作士以理民。〔一〕帝舜朝,禹、伯夷、皋陶相与语帝前。皋陶述其谋曰:“信其道德,谋明辅和。”禹曰:“然,如何?”皋陶曰:“于!〔二〕慎其身脩,〔三〕思长,〔四〕敦序九族,众明高翼,近可远在已。”〔五〕禹拜美言,曰:“然。”皋陶曰:“ 于!在知人,在安民。”禹曰:“吁!皆若是,惟帝其难之。〔六〕知人则智,能官人;能安民则惠,黎民怀之。能知能惠,何忧乎欢兜,何迁乎有苗,何畏乎巧言善色佞人?”〔七〕皋陶曰:“然,于!亦行有九德,亦言其有德。”乃言曰:“始事事,〔八〕宽而栗,〔九〕柔而立,〔一0〕愿而共,〔一一〕治而敬,扰而毅,〔一二〕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实,彊而义,章其有常,吉哉。〔一三〕日宣三德,蚤夜翊明有家。〔一四〕日严振敬六德,亮采有国。〔一五〕翕受普施,九德咸事,俊乂在官,〔一六〕百吏肃谨。毋教邪淫奇谋。非其人居其官,是谓乱天事。〔一七〕天讨有罪,五刑五用哉。〔一八〕吾言厎可行乎?”禹曰:“女言致可绩行。”皋陶曰:“余未有知,思赞道哉。”〔一九〕

〔一〕 正义士若大理卿也。

〔二〕 正义于音乌,叹美之辞。

〔三〕 正义绝句。

〔四〕 集解孔安国曰:“慎脩其身,思为长久之道。”

〔五〕 集解郑玄曰:“次序九族而亲之,以众贤明作羽翼之臣,此政由近可以及远也。”

〔六〕 集解孔安国曰:“言帝尧亦以为难。”

〔七〕 集解郑玄曰:“禹为父隐,故言不及鲧。”

〔八〕 集解孔安国曰:“言其人有德,必言其所行事,因事以为验。”

〔九〕 集解孔安国曰:“性宽弘而能庄栗。”

〔一0〕集解孔安国曰:“和柔而能立事。”

〔一一〕集解孔安国曰:“悫愿而恭敬。”

〔一二〕集解徐广曰:“扰,一作‘ 柔’。”骃案:孔安国曰“扰,顺也。致果为毅”。

〔一三〕集解孔安国曰:“章,明也。吉,善也。”

〔一四〕集解孔安国曰:“三德,九德之中有其三也。卿大夫称家,明行之可以为卿大夫。 ”

〔一五〕集解孔安国曰:“严,敬也。行六德以信治政事,可为诸侯也。”马融曰:“亮,信;采,事也。”

〔一六〕集解孔安国曰:“翕,合也。能合受三六之德而用之,以布施政教,使九德之人皆用事。谓天子(也)如此,则俊德理能之士并皆在官也 ”

〔一七〕索隐此取尚书皋陶谟为文,断绝殊无次序,即班固所谓“疏略抵捂”是也,今亦不能深考。

〔一八〕集解孔安国曰:“言用五刑必当。”

〔一九〕正义皋陶云我未有所知,思之审赞于古道耳。谦辞也。已上并尚书皋陶谟文,略其经,不全备也。

  帝舜谓禹曰:“女亦昌言。”禹拜曰;“于,予何言!予思日孳孳。”皋陶难禹曰:“何谓孳孳?”禹曰:“鸿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皆服于水。予陆行乘车,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行山刊木。〔一〕与益予众庶稻鲜食。〔二〕以决九川致四海,浚畎浍〔三〕致之川。与稷予众庶难得之食。食少,调有余补不足,徙居。众民乃定,万国为治。”皋陶曰:“ 然,此而美也。”

〔一〕 正义行,寒孟反。刊,口寒反。

〔二〕 集解孔安国曰:“鸟兽新杀曰鲜。” 索隐予音与。上“与”谓“同与”之“与” ,下“予”谓“施予”之“予”。此禹言其与益施予众庶之稻粮。

〔三〕 集解郑玄曰:“畎浍,田闲沟也。”

  禹曰:“于,帝!慎乃在位,安尔止。〔一〕辅德,天下大应。清意以昭待上帝命,天其重命用休。” 〔二〕帝曰:“吁,臣哉,臣哉!臣作朕股肱耳目。予欲左右有民,女辅之。〔三〕余欲观古人之象。日月星辰,作文绣服色,女明之。予欲闻六律五声八音,来始滑,以出入五言,女听。〔四〕予即辟,女匡拂予。女无面谀。退而谤予。敬四辅臣。〔五〕诸众谗嬖臣,君〔六〕德诚施皆清矣。”禹曰:“然。帝即不时,布同善恶则毋功。”〔七〕

〔一〕 集解郑玄曰:“安汝之所止,无妄动,动则扰民。”

〔二〕 集解郑玄曰:“天将重命汝以美应,谓符瑞也。”

〔三〕 集解马融曰:“我欲左右助民,汝当翼成我也。”

〔四〕 集解尚书“滑”字作“曶” ,音忽。郑玄曰:“曶者。臣见君所秉。书思对命者也。君亦有焉,以出内政教于五官。” 索隐古文尚书作 “在治忽”,今文作“采政忽”,先儒各随字解之。今此云“来始滑”,于义无所通。盖来采字相近,滑忽声相乱,始又与治相似,因误为“来始滑”,今依今文音 “采政忽”三字。刘伯庄云“听诸侯能为政及怠忽者” ,是也。五言谓仁、义、礼、智、信五德之言,郑玄以为“出纳政教五官”,非也。

〔五〕 集解尚书大传曰:“古者天子必有四邻,前曰疑,后曰丞,左曰辅,右曰弼。”

〔六〕 集解徐广曰:“一作‘吾’ 。” 索隐“诸众谗嬖臣”为一句,“君”字宜属下文。

〔七〕 集解孔安国曰:“帝用臣不是,则贤愚并位,优劣共流故也。”

  帝曰:〔二〕“毋若丹朱傲,维慢游是好,毋水行舟,朋淫于家,〔二〕用绝其世。予不能顺是。”禹曰:“予(辛壬)娶涂山〔辛壬〕,癸甲,生启予不子,〔三〕以故能成水土功。辅成五服,至于五千里,州十二师,外薄四海,〔四〕咸建五长,〔五〕各道有功。苗顽不即功,〔六〕帝其念哉。”帝曰:“道吾德,乃女功序之也。”

〔一〕 正义此二字及下“禹曰”,尚书并无。太史公有四字,帝及禹相答极为次序,当应别见书。

〔二〕 集解郑玄曰:“朋淫,淫门内。”

〔三〕 集解孔安国曰:“涂山,国名。辛日娶妻,至于甲四日,复往治水。” 索隐杜预云“涂山在寿春东北”,皇甫谧云“今九江当涂有禹庙 ”,则涂山在江南也。系本曰“涂山氏女名女娲”,是禹娶涂山氏号女娲也。又按:尚书云“娶于涂山,辛壬癸甲,启呱呱而泣,予弗子”。今此云“辛壬娶涂山,癸甲生启”,盖今文尚书脱漏,太史公取以为言,亦不稽其本意。岂有辛壬娶妻,经二日生子?不经之甚。 正义此五字为一句。禹辛日娶,至甲四日,往理水,及生启,不入门,我不得名子,以故能成水土之功。又,一云过门不入,不得有子爱之心。帝系云“禹娶涂山氏之子,谓之女娲,是生启”也。

〔四〕 集解孔安国曰:“薄,迫。言至海也。” 正义尔雅云:“
九夷八狄七戎六蛮谓之四海。”释名云:“海,晦也。”按:夷蛮晦昧无知,故云四海也。

〔五〕 集解孔安国曰:“诸侯五国,立贤者一人为方伯,谓之五长,以相统治。”

〔六〕 集解孔安国曰:“三苗顽凶,不得就官,善恶分别。”

  皋陶于是敬禹之德,令民皆则禹。不如言,刑从之。〔一〕舜德大明。

〔一〕 索隐谓不用命之人,则亦以刑罚而从之。

  于是夔行乐,〔一〕祖考至,群后相让,鸟兽翔舞,箫韶九成,凤皇来仪,〔二〕百兽率舞,百官信谐。帝用此作歌曰:“陟天之命,维时维几。”〔三〕乃歌曰:“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四〕皋陶拜手稽首扬言曰:“念哉,〔五〕率为兴事,慎乃宪,敬哉!”〔六〕乃更为歌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舜)又歌曰:“元首丛脞哉,股肱惰哉,万事堕哉!”〔七〕帝拜曰:“然,往钦哉!”于是天下皆宗禹之明度数声乐,〔八〕为山川神主。

〔一〕 正义若今太常卿也。

〔二〕 集解孔安国曰:“箫韶,舜乐名。备乐九奏而致凤皇也。”

〔三〕 集解孔安国曰:“奉正天命以临民,惟在顺时,惟在慎微。”

〔四〕 集解孔安国曰:“股肱之臣喜乐尽忠,君之治功乃起,百官之业乃广。”

〔五〕 集解郑玄曰:“使群臣念帝之戒。”

〔六〕 集解孔安国曰:“率臣下为起治之事,当慎汝法度,敬其职。”

〔七〕 集解孔安国曰:“丛脞,细碎无大略也。君如此,则臣懈惰,万事堕废也。”

〔八〕 集解徐广曰:“舜本纪云禹乃兴九韶之乐。”

  帝舜荐禹于天,为嗣。十七年〔一〕而帝舜崩。三年丧毕,禹辞辟舜之子商均于阳城。〔二〕天下诸侯皆去商均而朝禹。禹于是遂即天子位,〔三〕南面朝天下,国号曰夏后,姓姒氏。〔四〕

〔一〕 集解刘熙曰:“若此,则舜格于文祖,三年之后,摄禹使得祭祀与?”

〔二〕 集解刘熙曰:“今颍川阳城是也。”

〔三〕 集解皇甫谧曰:“都平阳,或在安邑,或在晋阳。”

〔四〕 集解礼纬曰:“祖以吞薏苡生。”

  帝禹立而举皋陶荐之,且授政焉,而皋陶卒。〔一〕封皋陶之后于英、六,〔二〕或在许。〔三〕而后举益,任之政。

〔一〕 正义帝王纪云:“皋陶生于曲阜。曲阜偃地,故帝因之而以赐姓曰偃。尧禅舜,命之作士。舜禅禹,禹即帝位,以咎陶最贤,荐之于天,将有禅之意。未及禅,会皋陶卒。”括地志云:“咎繇墓在寿州安丰县南一百三十里故六城东,东都陂内大冢也。”

〔二〕 集解徐广曰:“史记皆作‘ 英’字,而以英布是此苗裔。” 索隐地理志六安国六县,咎繇后偃姓所封国。英地阙,不知所在,以为黥布是其后也。 正义英盖蓼也。括地志云:“光州固始县,本春秋时蓼国。偃姓,皋陶之后也。左传云子燮灭蓼。太康地志云蓼国先在南阳故县,今豫州郾县界故胡城是,后徙于此。”括地志云:“
故六城在寿州安丰县南一百三十二里。春秋文五年秋,楚成大心灭之。”

〔三〕 集解皇览曰:“皋陶冢在庐江六县。” 索隐许在颍川。 正义括地志云:“许故城在许州许昌县南三十里,本汉许县,故许国也。”

  十年,帝禹东巡狩,至于会稽而崩。〔一〕以天下授益。三年之丧毕,益让帝禹之子启,而辟居箕山之阳。〔二〕禹子启贤,天下属意焉。及禹崩,虽授益,益之佐禹日浅,天下未洽。故诸侯皆去益而朝启,曰“ 吾君帝禹之子也”。于是启遂即天子之位,是为夏后帝启。

〔一〕 集解皇甫谧曰:“年百岁也。”

〔二〕 集解孟子“阳”字作“阴” 。刘熙曰:“崇高之北。” 正义按:阴即阳城也。括地志云:“阳城县在箕山北十三里。”又恐“
箕”字误,本是“嵩”字,而字相似。其阳城县在嵩山南二十三里,则为嵩山之阳也。

  夏后帝启,禹之子,其母涂山氏之女也。

  有扈氏不服,〔一〕启伐之,大战于甘。〔二〕将战,作甘誓,乃召六卿申之。〔三〕启曰:“嗟!六事之人,〔四〕予誓告女: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五〕天用剿绝其命。〔六〕今予维共行天之罚。〔七〕左不攻于左,右不攻于右,女不共命。〔八〕御非其马之政,女不共命。〔九〕用命,赏于祖;〔一0〕不用命,僇于社,〔一一〕予则帑僇女。”〔一二〕遂灭有扈氏。天下咸朝。

〔一〕 集解地理志曰扶风鄠县是扈国。 索隐地理志曰扶风县鄠是扈国。正义括地志云: “雍州南鄠县本夏之扈国也。地理志云鄠县,古扈国,有户亭。训纂云户、扈、鄠三字,一也,古今字不同耳。”

〔二〕 集解马融曰:“甘,有扈氏南郊地名。” 索隐夏启所伐,鄠南有甘亭。

〔三〕 集解孔安国曰:“天子六军,其将皆命卿也。”

〔四〕 集解孔安国曰:“各有军事,故曰六事。”

〔五〕 集解郑玄曰:“五行,四时盛德所行之政也。威侮,暴逆之。三正,天、地、人之正道。”

〔六〕 集解孔安国曰:“剿,截也。”

〔七〕 集解孔安国曰:“共,奉也。”

〔八〕 集解郑玄曰:“左,车左。右,车右。”

〔九〕 集解孔安国曰:“御以正马为政也。三者有失,皆不奉我命也。”

〔一0〕集解孔安国曰:“天子亲征,必载迁庙之祖主行。有功即赏祖主前,示不专也。”

〔一一〕集解孔安国曰:“又载社主,谓之社事。奔北,则僇之社主前。社主阴,阴主杀也。”

〔一二〕集解孔安国曰:“非但止身,辱及女子,言耻累之。”

  夏后帝启崩,〔一〕子帝太康立。帝太康失国,〔二〕昆弟五人,〔三〕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四〕

〔一〕 集解徐广曰:“皇甫谧曰夏启元年甲辰,十年癸丑崩。”

〔二〕 集解孔安国曰:“盘于游田,不恤民事,为羿所逐,不得反国。”

〔三〕 索隐皇甫谧云号五观也。

〔四〕 集解孔安国曰:“太康五弟与其母待太康于洛水之北,怨其不反,故作歌。”

  太康崩,弟中康立,是为帝中康。帝中康时,羲、和湎淫,废时乱日。〔一〕胤往征之,作胤征。〔二〕

〔一〕 集解孔安国曰:“羲氏,和氏,掌天地四时之官。太康之后,沈湎于酒,废天时,乱甲乙也。”

〔二〕 集解孔安国曰:“胤国之君受王命往征之。”郑玄曰:“胤,臣名。”

  中康崩,子帝相立。帝相崩,子帝少康立。〔一〕帝少康崩,子帝予〔二〕立。帝予崩,子帝槐〔三〕立。帝槐崩,子帝芒〔四〕立。帝芒崩,子帝泄立。帝泄崩,子帝不降〔五〕立。帝不降崩,弟帝扃立。帝扃崩,子帝□〔六〕立。帝□崩,立帝不降之子孔甲,是为帝孔甲。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淫乱。夏后氏德衰,诸侯畔之。天降龙二,有雌雄,孔甲不能食,〔七〕未得豢龙氏。〔八〕陶唐既衰,其后有刘累,〔九〕学扰龙〔一0〕于豢龙氏,以事孔甲。孔甲赐之姓曰御龙氏,〔一一〕受豕韦之后。〔一二〕龙一雌死,以食夏后。夏后使求,惧而迁去。〔一三〕

〔一〕 索隐左传魏庄子曰:“昔有夏之衰也,后羿自锄迁于穷石,因夏人而代夏政。恃其射也,不修人事,而信用伯明氏之谗子寒浞。浞杀羿,烹之,以食其子,子不忍食,杀于穷门。浞因羿室,生浇及豷。使浇灭斟灌氏及斟寻氏,而相为浇所灭,后缗归于有仍,生少康。有夏之臣靡,自有鬲收二国之烬以灭浞,而立少康。少康灭浇于过,后杼灭豷于戈,有穷遂亡。”然则帝相自被篡杀,中闲经羿浞二氏,盖三数十年。而此纪总不言之,直云帝相崩,子少康立,疏略之甚。 正义帝王纪云:“帝羿有穷氏未闻其先何姓。帝喾以上,世掌射正。至喾,赐以彤弓素矢,封之于锄,为帝司射,历虞、夏。羿学射于吉甫,其臂长,故以善射闻。及夏之衰,自锄迁于穷石,因夏民以代夏政。帝相徙于商丘,依同姓诸侯斟寻。羿恃其善射,不修民事,淫于田兽,弃其良臣武罗、伯姻、熊髡、尨圉而信寒浞。寒浞,伯明氏之谗子,伯明后以谗弃之,而羿以为己相。寒浞杀羿于桃梧,而烹之以食其子。其子不忍食之,死于穷门。浞遂代夏,立为帝。寒浞袭有穷之号,因羿之室,生奡及豷。奡多力,能陆地行舟。使奡帅师灭斟灌、斟寻,杀夏帝相,封奡于过,封豷于戈。恃其诈力,不恤民事。初,奡之杀帝相也,妃有仍氏女曰后缗,归有仍,生少康。初,夏之遗臣曰靡,事羿,羿死,逃于有鬲氏,收斟寻二国余烬,杀寒浞,立少康,灭奡于过,后杼灭豷于戈,有穷遂亡也。”按:帝相被篡,历羿浞二世,四十年,而此纪不说,亦马迁所为疏略也。奡音五告反。豷音许器反。括地志云:“故锄城在滑州韦城县东十里。晋地记云河南有穷谷,盖本有穷氏所迁也。”括地志云:“商丘,今宋州也。斟灌故城在青州寿光县东五十四里。斟寻故城,今青州北海县是也。故过乡亭在莱州掖县西北二十里,本过国地。故鬲城在洛州密县界。杜预云国名,今平原鬲县也。”戈在宋郑之闲也。寒国在北海平寿县东寒亭也。伯明其君也。臣瓒云斟寻在河南,盖后迁北海也。汲冢古文云太康居斟寻,羿亦居之,桀又居之。尚书云:“太康失邦,兄弟五人须于洛汭。”此即太康居之,为近洛也。又吴起对魏武侯曰“夏桀之居,左河、济,右太华,伊阙在其南,羊肠在其北”。又周书度邑篇云武王问太公“吾将因有夏之居”,即河南是也。括地志云:“
故鄩城在洛州巩县西南五十八里,盖桀所居也。阳翟县又是禹所封,为夏伯。”

〔二〕 索隐音伫。系本云季伫作甲者也。左传曰杼灭豷于戈。国语云杼能帅禹者也。

〔三〕 索隐音回。系本作“帝芬” 。

〔四〕 索隐音亡。邹诞生又音荒也。

〔五〕 索隐系本作“帝降”。

〔六〕 索隐音觐。邹诞生又音勤。

〔七〕 正义音寺。

〔八〕 集解贾逵曰:“豢,养也。谷食曰豢。”

〔九〕 集解服虔曰:“后,刘累之为诸侯者,夏后赐之姓。” 正义括地志云:“刘累故城在洛州缑氏县南五十五里,乃刘累之故地也。”

〔一0〕集解应劭曰:“扰音柔。扰,驯也。能顺养得其嗜欲。”

〔一一〕集解服虔曰:“御亦养。”

〔一二〕集解徐广曰:“受,一作‘ 更’。”骃案:贾逵曰“刘累之后至商不绝,以代豕韦之后。祝融之后封于豕韦,殷武丁灭之,以刘累之后代之”。 索隐按:系本豕韦,防姓。

〔一三〕集解贾逵曰:“夏后既飨,而又使求致龙,刘累不能得而惧也。”传曰迁于鲁县。

  孔甲崩,子帝皋立。帝皋崩,〔一〕子帝发立。帝发崩,子帝履癸立,是为桀。〔二〕帝桀之时,〔三〕自孔甲以来而诸侯多畔夏,桀不务德而武伤百姓,百姓弗堪。迺召汤而囚之夏台,〔四〕已而释之。汤修德,诸侯皆归汤,汤遂率兵以伐夏桀。桀走鸣条,〔五〕遂放而死。〔六〕桀谓人曰:“吾悔不遂杀汤于夏台,使至此。”汤乃践天子位,代夏朝天下。汤封夏之后,〔七〕至周封于杞也。〔八〕

〔一〕 集解左传曰皋墓在殽南陵。

〔二〕 索隐桀,名也。按:系本帝皋生发及桀。此以发生桀,皇甫谧同也。

〔三〕 集解谧法:“贼人多杀曰桀。”

〔四〕 索隐狱名。夏曰均台。皇甫谧云“地在阳翟”是也。

〔五〕 集解孔安国曰:“地在安邑之西。”郑玄曰:“南夷,地名。”

〔六〕 集解徐广曰:“从禹至桀十七君,十四世。”骃案:汲冢纪年曰“有王与无王,用岁四百七十一年矣”。 索隐徐广曰:“从禹至桀,十七君,十四世。”案:汲冢纪年曰“有王与无王,用岁四百七十一年”。 正义括地志云:“庐州巢县有巢湖,即尚书‘成汤伐桀,放于南巢’者也。淮南子云‘汤败桀于历山,与末喜同舟浮江,奔南巢之山而死’。国语云‘满于巢湖’。又云‘夏桀伐有施,施人以妺喜女焉’。”女音女虑反。

〔七〕 正义括地志云:“夏亭故城在汝州郏城县东北五十四里,盖夏后所封也。”

〔八〕 正义括地志云:“汴州雍丘县,古杞国城也。周武王封禹后,号东楼公也。”

  太史公曰:禹为姒姓,其后分封,用国为姓,故有夏后氏、有扈氏、有男氏、斟寻氏、〔一〕彤城氏、褒氏、费氏、〔二〕杞氏、缯氏、辛氏、冥氏、斟(氏)戈氏。孔子正夏时,学者多传夏小正云。〔三〕自虞、夏时,贡赋备矣。或言禹会诸侯江南,计功而崩,因葬焉,命曰会稽。会稽者,会计也。〔四〕

〔一〕 集解徐广曰:“一作‘斟氏、寻氏’。”

〔二〕 索隐系本男作“南”,寻作 “鄩”,费作“弗”,而不云彤城及褒。按:周有彤伯,盖彤城氏之后。张敖地理记云:“济南平寿县,其地即古斟寻国。”又下云斟戈氏,按左传、系本皆云斟灌氏。

〔三〕 集解礼运称孔子曰:“我欲观夏道,是故之杞,而不足征也,吾得夏时焉。”郑玄曰:“得夏四时之书,其存者有小正。” 索隐小正,大戴记篇名。正征二音。

〔四〕 集解皇览曰:“禹冢在山阴县会稽山上。会稽山本名苗山,在县南,去县七里。越传曰禹到大越,上苗山,大会计,爵有德,封有功,因而更名苗山曰会稽。因病死,葬,苇棺,穿圹深七尺,上无泻泄,下无邸水,坛高三尺,土阶三等,周方一亩。吕氏春秋曰‘禹葬会稽,不烦人徒’。墨子曰‘禹葬会稽,衣裘三领,桐棺三寸’。地理志云山上有禹井、禹祠,相传以为下有群鸟耘田者也。” 索隐抵,至也,音丁礼反。苇棺者,以苇为棺。谓蘧蒢而敛,非也。禹虽俭约,岂万乘之主而臣子乃以蘧蒢裹尸乎?墨子言 “桐棺三寸”,差近人情。 正义括地志云:“禹陵在越州会稽县南十三里。庙在县东南十一里。”

【索隐述赞】尧遭鸿水,黎人阻饥。禹勤沟洫,手足胼胝。言乘四载,动履四时。娶妻有日,过门不私。九土既理,玄圭锡兹。帝启嗣立,有扈违命。五子作歌,太康失政。羿浞斯侮,夏室不竞。降于孔甲,扰龙乖性。嗟彼鸣条,其终不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