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卷十二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孝武本纪第十二
  集解太史公自序曰“作今上本纪” ,又其述事皆云“今上”,“
今天子”,或有言“孝武帝”者,悉后人所定也。张晏曰:“武纪,褚先生补作也。褚先生名少孙,汉博士也。” 索隐按:褚先生补史记,合集武帝事以编年,今止取封禅书补之,信其才之薄也。又张晏云“褚先生颍川人,仕元成闲”。韦棱云“褚顗家传褚少孙,梁相褚大弟之孙,宣帝代为博士,寓居于沛,事大儒王式,号为‘先生’,续太史公书”。阮孝绪亦以为然也。
  孝武皇帝者,〔一〕孝景中子也。〔二〕母曰王太后。孝景四年,以皇子为胶东王。孝景七年,栗太子废为临江王,以胶东王为太子。孝景十六年崩,太子即位,为孝武皇帝。〔三〕孝武皇帝初即位,尤敬鬼神之祀。

〔一〕 集解汉书音义曰:“讳彻。 ” 索隐裴骃云:“太史公自序云‘作今上本纪’,又其序事皆云‘今上’,‘今天子’,今或言‘
孝武皇帝’者,悉后人所定也。”  正义谥法云:“克定祸乱曰武。”

〔二〕 索隐按:景十三王传广川王已上皆是武帝兄,自河闲王德以至广川,凡有八人,则武帝第九也。

〔三〕 集解张晏曰:“武帝以景帝元年生,七岁为太子,为太子十岁而景帝崩,时年十六矣。”

  元年,汉兴已六十余岁矣,〔一〕天下乂安,〔二〕荐绅〔三〕之属皆望天子封禅改正度也。而上乡儒术,招贤良,赵绾、王臧等以文学为公卿,欲议古立明堂城南,〔四〕以朝诸侯。草巡狩封禅改历服色事未就。会窦太后治黄老言,不好儒术,使人微得赵绾等奸利事,〔五〕召案绾、臧,绾、臧自杀,〔六〕诸所兴为者皆废。

〔一〕 集解徐广曰:“六十七年,岁在辛丑。”

〔二〕 正义乂音鱼废反。

〔三〕 索隐上音搢。搢,挺也。言挺笏于绅带之闲,事出礼内则。今作“荐”者,古字假借耳。汉书作“缙绅”,臣瓒云“缙,赤白色”,非也。

〔四〕 索隐城南,长安城南门外也。案:关中记云明堂在长安城门外,杜门之西也。

〔五〕 集解徐广曰:“纤微伺察之。”

〔六〕 正义汉书孝武帝二年,御史大夫赵绾坐请无奏事太皇太后,及郎中令王臧皆下狱,自杀。应劭云:“王臧儒者,欲立明堂、辟雍,太后素好黄老术,非薄五经,因故绝奏事太后,太后怒,故令杀。”

  后六年,窦太后崩。其明年,上征文学之士公孙弘等。

  明年,上初至雍,郊见五畤。〔一〕后常三岁一郊。是时上求神君,〔二〕舍之上林中□氏观。〔三〕神君者,长陵女子,以子死悲哀,故见神于先后宛若。〔四〕宛若祠之其室,民多往祠。平原君〔
五〕往祠,其后子孙以尊显。及武帝即位,则厚礼置祠之内中,闻其言,不见其人云。

〔一〕 正义畤音止。括地志云:“ 汉五帝畤在岐州雍县南。孟康云畤者神灵之所止。”案:五畤者鄜畤、密畤、吴阳畤、北畤。先是文公作鄜畤,祭白帝;秦宣公作密畤,祭青帝;秦灵公作吴阳上畤、下畤,祭赤帝、黄帝;汉高祖作北畤,祭黑帝:是五畤也。

〔二〕 正义汉武帝故事云:“起柏梁台以处神君,长陵女子也。先是嫁为人妻,生一男,数岁死,女子悼痛之,岁中亦死,而灵,宛若祠之,遂闻言宛若为生,民人多往请福,说家人小事有验。平原君亦事之,至后子孙尊贵。及上即位,太后延于宫中祭之,闻其言,不见其人。至是神君求出局,营柏梁台舍之。初,霍去病微时,自祷神君,及见其形,自脩饰,欲与去病交接,去病不肯,谓神君曰:‘吾以神君精洁,故斋戒祈福,今欲淫,此非也。’自绝不复往。神君惭之,乃去也。”

〔三〕 集解徐广曰:“□音蹄。”  索隐徐广音蹄,邹诞音斯,又音蹄,观名也。

〔四〕 集解孟康曰:“产乳而死。兄弟妻相谓‘先后’。宛若,字。” 索隐先后,邹诞音二字并去声,即今妯娌也。孟康以兄弟妻相谓也。韦昭云先谓姒,后谓娣也。宛音冤。

〔五〕 集解徐广曰:“武帝外祖母也。”骃案:蔡邕曰“异姓妇人以恩泽封者曰君,仪比长公主”。 索隐案:徐云武帝外祖母,则是臧儿也。

  是时而李少君亦以祠灶、〔一〕谷道、〔二〕却老方见上,上尊之。少君者,故深泽侯〔三〕入以主方。〔四〕匿其年及所生长,常自谓七十,能使物,却老。〔五〕其游以方遍诸侯。无妻子。人闻其能使物及不死,更馈遗之,常余金钱帛衣食。人皆以为不治产业而饶给,又不知其何所人,愈信,争事之。少君资好方,善为巧发奇中。〔六〕尝从武安侯〔七〕饮,坐中有年九十余老人,少君乃言与其大父游射处,老人为儿时从其大父行,识其处,一坐尽惊。少君见上,上有故铜器,问少君。少君曰:“此器齐桓公十年陈于柏寝。”〔八〕已而案其刻,果齐桓公器。一宫尽骇,以少君为神,数百岁人也。

〔一〕 索隐如淳云:“祠灶可以致福。”案:礼灶者,老妇之祭,盛于盆,尊于瓶。说文周礼以灶祠祝融。淮南子炎帝作火官,死为灶神。司马彪注庄子云髻,灶神也,如美女,衣赤。李弘范音诘也。

〔二〕 集解李奇曰:“食谷道引。或曰辟谷不食之道。”

〔三〕 集解徐广曰:“姓赵,景帝时绝封。”

〔四〕 集解徐广曰:“进纳于天子而主方。一云侯人主方。”骃案:如淳曰“侯家人主方药者也”。

〔五〕 集解如淳曰:“物,鬼物也。”瓒曰:“物,药物也。”

〔六〕 集解如淳曰:“时时发言有所中也。”

〔七〕 索隐服虔云:“田蚡也。” 韦昭云:“武安属魏郡也。”

〔八〕 集解服虔曰:“地名,有台也。”瓒曰:“晏子书柏寝,台名也。” 正义括地志云:“柏寝台在青州千乘县东北二十一里。韩子云景公与晏子游于少海,登柏寝之台而望其国。公曰:‘美哉堂乎,后代孰将有此?’晏子云:其‘田氏乎?’公曰:‘寡人有国而田氏家,奈何?’对曰:‘夺之,则近贤远不肖,治其烦乱,轻其刑罚,振穷乏,恤孤寡,行恩惠,崇节俭,虽十田氏其如堂何!’即此也。”

  少君言于上曰:“祠灶则致物,致物而丹沙可化为黄金,黄金成以为饮食器则益寿,益寿而海中蓬莱仙者可见,见之以封禅则不死,黄帝是也。臣尝游海上,见安期生,〔一〕食臣枣,大如瓜。安期生仙者,通蓬莱中,合则见人,不合则隐。”于是天子始亲祠灶,而遣方士入海求蓬莱安期生之属,而事化丹沙诸药齐为黄金〔二〕矣。

〔一〕 索隐服虔曰:“古之真人。 ”案:列仙传云安期生,琅邪人,卖药东海边,时人皆言千岁也。 正义列仙传云:“安期生,琅邪阜乡亭人也。卖药海边。秦始皇请语三夜,赐金数千万,出,于阜乡亭,皆置去,留书,以赤玉舄一量为报,曰‘后千岁求我于蓬莱山下’。”

〔二〕 索隐齐音剂。

  居久之,李少君病死。〔一〕天子以为化去不死也,而使黄锤〔
二〕史宽舒〔三〕受其方。求蓬莱安期生莫能得,而海上燕齐怪迂之方士多相效,更言神事矣。

〔一〕 正义汉书起居云:“李少君将去,武帝梦与共登嵩高山,半道,有使乘龙时从云中云‘太一请少君’,帝谓左右‘将舍我去矣’。数月而少君病死。又发棺看,唯衣冠在也。”

〔二〕 集解韦昭曰:“人姓名。”  正义音直伪反。

〔三〕 集解汉书音义曰:“二人皆方士。” 正义姓史,名宽舒。

  亳人薄诱忌〔一〕奏祠泰一方,曰:“天神贵者泰一,〔二〕泰一佐曰五帝。〔三〕古者天子以春秋祭泰一东南郊,用太牢具,七日,〔四〕为坛开八通之鬼道。”于是天子令太祝立其祠长安东南郊,常奉祠如忌方。其后人有上书,言“古者天子三年一用太牢具祠神三一:天一,地一,泰一”。天子许之,令太祝领祠之忌泰一坛上,如其方。后人复有上书,言“古者天子常以春秋解祠,祠黄帝用一枭破镜;〔五〕冥羊〔六〕用羊;祠马行〔七〕用一青牡马;泰一、皋山山君、地长〔八〕用牛;武夷君〔九〕用干鱼;阴阳使者〔一0〕以一牛”。令祠官领之如其方,而祠于忌泰一坛旁。

〔一〕 集解徐广曰:“一云亳人谬忌也。” 索隐亳,山阳县名。姓谬,名忌,居亳,故下称薄忌。此文则衍“薄”字,而“谬”又误作“诱” 矣。

〔二〕 索隐天神贵者太一。案:乐汁微图云“紫微宫北极天一太一”。宋均以为天一、太一,北极之别名。春秋纬“紫宫,天皇曜魄宝之所理也 ”。

〔三〕 索隐其佐曰五帝。河图云苍帝神名灵威仰之属也。 正义五帝,五天帝也。国语云 “苍帝灵威仰,赤帝赤熛怒,白帝白招矩,黑帝协光纪,黄帝含枢纽”。尚书帝命验云“苍帝名灵威仰,赤帝名文祖,黄帝名神斗,白帝名显纪,黑帝名玄矩”。佐者,谓配祭也。

〔四〕 集解徐广曰:“一云日一太牢具,十日。”

〔五〕 集解孟康曰:“枭,鸟名,食母。破镜,兽名,食父。黄帝欲绝其类,使百物祠皆用之。破镜如貙而虎眼。或云直用破镜。”如淳曰:“ 汉使东郡送枭,五月五日为枭羹以赐百官。以恶鸟,故食之。”

〔六〕 集解服虔曰:“神名也。”

〔七〕 正义神名也。

〔八〕 正义丁丈反。三并神名。

〔九〕 正义神名。

〔一0〕集解汉书音义曰:“阴阳之神也。”

  其后,天子苑有白鹿,以其皮为币,〔一〕以发瑞应,造白金焉。〔二〕

〔一〕 索隐案:食货志皮币以白鹿皮方尺,缘以缋,以荐璧,得以黄金一斤代之。又汉律皮币率鹿皮方尺,直黄金一斤。

〔二〕 索隐案:食货志白金三品,各有差也。 正义白金三品,武帝所铸也。如淳曰:“ 杂铸银锡为白金也。”平准书云:“造银锡为白金。以为天用莫如龙,地用莫如马,人用莫如龟,故曰白金三品。其一曰重八两,圆之,其文龙,名曰白选,直三千;二曰重差小,方之,其文马,直五百;三曰复小,隋之,其文龟,直三百。”钱谱云:“白金第一,其形圆如钱,肉好圆,文为一龙。白银第二,其形方小长,肉好亦小长,好上下文为二马。白银第三,其形似龟,肉好小,是文为龟甲也。”

  其明年,郊雍,获一角兽,若麃然。〔一〕有司曰:“陛下肃祗郊祀,上帝报享,锡一角兽,盖麟云。 ”〔二〕于是以荐五畤,畤加一牛以燎。〔三〕赐诸侯白金,以风符应合于天地。〔四〕

〔一〕 集解韦昭曰:“楚人谓麋为麃。” 索隐麃音步交反。韦昭曰“体若□而一角,春秋所谓‘有□而角’是也。楚人谓麋为麃”。又周书王会云麃者若鹿。尔雅云麋,大鹿也,牛尾一角。郭璞云汉武获一角兽若麃,谓之麟是也。

〔二〕 正义汉书终军传云“从上雍,获白麟”。一角戴肉,设武备而不为害,所以为仁。

〔三〕 正义力召反,焚也。

〔四〕 集解晋灼曰:“符瑞也。” 瓒曰:“风示诸侯以此符瑞之应。”

  于是济北王以为天子且封禅,乃上书献泰山及其旁邑。天子受之,更以他县偿之。常山王有罪,迁,天子封其弟于真定,以续先王祀,而以常山为郡。然后五岳皆在天子之郡。

  其明年,齐人少翁〔一〕以鬼神方见上。上有所幸王夫人,〔二〕夫人卒,少翁以方术盖夜致王夫人及灶鬼之貌云,天子自帷中望见焉。于是乃拜少翁为文成将军,赏赐甚多,以客礼礼之。文成言曰:“上即欲与神通,宫室被服不象神,神物不至。”乃作画云气车,及各以胜日〔三〕驾车辟恶鬼。又作甘泉宫,中为台室,画天、地、泰一诸神,而置祭具以致天神。居岁余,其方益衰,神不至。乃为帛书以饭牛,〔四〕详弗知也,言此牛腹中有奇。杀而视之,得书,书言其怪,天子疑之。有识其手书,问之人,果(为)〔伪〕书。于是诛文成将军〔五〕而隐之。

〔一〕 正义汉武故事云少翁年二百岁,色如童子。

〔二〕 集解徐广曰:“齐怀王闳之母也。”骃案:桓谭新论云武帝有所爱幸姬王夫人,窈窕好容,质性嬛佞。 正义汉书作“李夫人”。

〔三〕 集解汉书音义曰:“如火胜金,用丙与丁日,不用庚辛。”

〔四〕 正义饭,房晚反。书绢帛上为怪言语,以饲牛。

〔五〕 正义汉武故事云:“文成诛月余,有使者藉货关东还,逢之于漕亭,还见言之,上乃疑,发其棺,无所见,唯有竹筒一枚,捕验闲无踪迹也。”

  其后则又作柏梁、〔一〕铜柱、承露仙人掌〔二〕之属矣。

〔一〕 索隐服虔云:“用梁百头。 ”按:今字皆作“柏”。三辅故事云“台高二十丈,用香柏为殿,香闻十里”。

〔二〕 集解苏林曰:“仙人以手掌擎盘承甘露也。” 索隐三辅故事曰“建章宫承露盘高三十丈,大七围,以铜为之。上有仙人掌承露,和玉屑饮之”。故张衡赋曰“立脩茎之仙掌,承云表之清露” 是也。

  文成死明年,天子病鼎湖〔一〕甚,巫医无所不致,(至)不愈。游水发根〔二〕乃言曰:“上郡有巫,病而鬼下之。”上召置祠之甘泉。及病,使人问神君。〔三〕神君言曰:“天子毋忧病。病少愈,强与我会甘泉。”于是病愈,遂幸甘泉,病良已。〔四〕大赦天下,置寿宫神君。〔五〕神君最贵者(大夫)〔太一〕,其佐曰大禁、司命之属,皆从之。非可得见,闻其音,与人言等。时去时来,来则风肃然也。居室帷中。时昼言,然常以夜。天子祓,然后入。〔六〕因巫为主人,关饮食。所欲者言行下。〔七〕又置寿宫、北宫,〔八〕张羽旗,设供具,以礼神君。神君所言,上使人受书其言,命之曰“画法”。〔九〕其所语,世俗之所知也,毋绝殊者,而天子独喜。其事秘,世莫知也。

〔一〕 集解晋灼曰:“在湖县。” 韦昭曰:“地名,近宜春。” 索隐案:鼎湖,县名,属京兆,后属弘农。昔黄帝采首阳山铜铸鼎于湖,曰鼎湖,即今之湖城县也。韦昭(云)以为近宜春,亦甚疏也。

〔二〕 集解服虔曰:“游水,县名。发根,人名姓。”晋灼曰:“
地理志游水,水名,在临淮淮浦也。” 索隐颜师古以游水姓,发根名。盖或因水为姓。服虔亦曰发根,人姓字。或曰发树根者也。

〔三〕 集解韦昭曰:“即病巫之神。”

〔四〕 集解孟康曰:“良已,善已,谓愈也。”

〔五〕 集解服虔曰:“立此便宫也。”瓒曰:“宫,奉神之宫也。楚辞曰‘蹇将澹兮寿宫 ’。”

〔六〕 集解汉书音义曰:“崇洁,自祓除然后入。”

〔七〕 集解李奇曰:“神所欲言,上辄为下之。”

〔八〕 正义括地志云:“寿宫、北宫皆在雍州长安县西北三十里长安故城中。汉书云武帝寿宫以处神君。”

〔九〕 集解汉书音义曰:“或云策画之法也。” 正义画音获。案:画一之法。

  其后三年,有司言元宜以天瑞命,不宜以一二数。〔一〕一元曰建元,二元以长星曰元光,三元以郊得一角兽曰元狩云。〔二〕

〔一〕 集解苏林曰:“得黄龙凤皇诸瑞,以名年。” 正义孝景以前即位,以一二数年至其终。武帝即位,初有年号,改元以建元为始。

〔二〕 集解徐广曰:“案诸纪元光后有元朔,元朔后得元狩。”

  其明年冬,天子郊雍,议曰:“今上帝朕亲郊,而后土毋祀,则礼不答也。”有司与太史公、〔一〕祠官宽舒等议:“天地牲角茧栗。今陛下亲祀后土,后土宜于泽中圜丘为五坛,坛一黄犊太牢具,已祠尽瘗,而从祠衣上黄。”于是天子遂东,始立后土祠汾阴脽上〔二〕,如宽舒等议。上亲望拜,如上帝礼。礼毕,天子遂至荥阳而还。过雒阳,下诏曰:“三代邈绝,远矣难存。其以三十里地封周后为周子南君,以奉先王祀焉。 ”是岁,天子始巡郡县,侵寻于泰山矣〔三〕。

〔一〕 集解韦昭曰:“说者以谈为太史公,失之矣。史记称迁为太史公者,是外孙杨恽所称。” 索隐韦昭云谈,司马迁之父也,说者以谈为太史公,失之矣。史记多称太史公,迁外孙杨恽称之也。姚察按:迁传亦以谈为太史公,非恽所加。又按:虞喜志林云“古者主天官皆上公,自周至汉,其职转卑,然朝会坐位犹居公上,尊天之道,其官属仍以旧名,尊而称公,公名当起于此”。故如淳云“太史公位在丞相上,天下郡国计书先上太史公,副上丞相”,其义是也。而桓谭新论以为太史公造书,书成示东方朔,朔为平定,因署其下。太史公者,皆朔所加之者也。

〔二〕 集解徐广曰:“元鼎四年时也。”骃案:苏林曰“脽音谁”。如淳曰“河之东岸特堆堀,长四五里,广二里余,高十余丈,汾阴县在脽之上,后土祠在县西。汾在脽之北,西流与河合也”。 索隐脽,丘。音谁。汉旧仪作“葵丘”者盖河东人呼“ 谁”与“葵”同故耳。

〔三〕 集解晋灼曰:“遂往之意也。” 索隐侵寻即侵淫也。故晋灼云“遂往之意也”。小颜云“浸淫渐染之义”。盖寻淫声相近,假借用耳。师古叔父游秦亦解汉书,故称师古为“小颜”也。

  其春,乐成侯〔一〕上书言栾大。栾大,胶东宫人,〔二〕故尝与文成将军同师,已而为胶东王尚方。而乐成侯姊为康王后,〔三〕毋子。康王死,他姬子立为王。而康后有淫行,与王不相中(得),相危以法。康后闻文成已死,而欲自媚于上,乃遣栾大因乐成侯求见言方。天子既诛文成,后悔恨其早死,惜其方不尽,及见栾大,大悦。大为人长美,言多方略,而敢为大言,处之不疑。大言曰:“臣尝往来海中,见安期、羡门〔四〕之属。顾以为臣贱,不信臣。又以为康王诸侯耳,不足予方。臣数言康王,康王又不用臣。臣之师曰:‘
黄金可成,而河决可塞,不死之药可得,仙人可致也。’臣恐效文成,则方士皆掩口,恶敢言方哉!”上曰:“文成食马肝死耳。子诚能脩其方,我何爱乎!”大曰:“臣师非有求人,人者求之。陛下必欲致之,则贵其使者,令有亲属,以客礼待之,勿卑,使各佩其信印,乃可使通言于神人。神人尚肯邪不邪。致尊其使,然后可致也。”于是上使先验小方,斗旗,〔五〕旗自相触击。

〔一〕 集解徐广曰:“姓丁,名义。后与栾大俱诛也。” 索隐韦昭云:“河闲县。”按:郊祀志乐成侯登,而徐广据表姓丁名义,未详。

〔二〕 集解服虔曰:“王家人。”

〔三〕 集解孟康曰:“胶东王后也。”

〔四〕 索隐韦昭云:“仙人。”应劭云:“名子乔。”

〔五〕 正义音其。文本或作“棋” 。说文云:“棋,博棋也。”高诱注淮南子云:“取鸡血与针磨捣之,以和磁石,用涂碁头曝干之,置局上,即相拒不止也。”

  是时上方忧河决,而黄金不就,〔一〕乃拜大为五利将军。居月余,得四金印,佩天士将军、地土将军、大通将军、天道将军印。制诏御史:“昔禹疏九江,决四渎。闲者河溢皋陆,堤繇不息。〔二〕朕临天下二十有八年,天若遗朕士而大通焉。〔三〕干称‘蜚龙’ ,‘鸿渐于般’,〔四〕意庶几与焉。其以二千户封地士将军大为乐通侯。”〔五〕赐列侯甲第,〔六〕僮千人。乘舆斥车马〔七〕帷帐器物以充其家。又以卫长公主妻之,〔八〕齎金万斤,更名其邑曰当利公主。〔九〕天子亲如五利之第。使者存问所给,连属于道。自大主〔一0〕将相以下,皆置酒其家,献遗之。于是天子又刻玉印曰“天道将军”,使使衣羽衣,夜立白茅上,五利将军亦衣羽衣,立白茅上受印,以示弗臣也。而佩 “天道”者,且为天子道天神也。于是五利常夜祠其家,欲以下神。神未至而百鬼集矣,然颇能使之。其后治装行,东入海,求其师云。大见数月,佩六印,贵振天下,而海上燕齐之闲,莫不搤捥〔二〕而自言有禁方,能神仙矣。

〔一〕 正义炼丹砂铅锡为黄金不就。

〔二〕 正义颜师古云:“皋,水旁地也。广平曰陆。言水大泛溢,自皋及陆,而筑作堤,傜役甚多,不暇休息。”

〔三〕 集解韦昭曰:“言栾大能通天意,故封乐通。” 索隐韦昭云:“言大能通天意,故封之乐通。”乐通在临淮高平县也。

〔四〕 集解骃案:汉书音义曰“般,水涯堆也。渐,进也”。武帝云得栾大如鸿进于般,一举千里,得道若飞龙在天。

〔五〕 集解韦昭曰:“乐通,临淮高平也。”

〔六〕 集解汉书音义曰:“有甲乙第次,故曰第。”

〔七〕 集解汉书音义曰:“或云斥不用也。”韦昭曰:“尝在服御。” 索隐孟康云“斥不用之车马”是也。

〔八〕 集解孟康曰:“卫太子妹。 ”如淳曰:“卫太子姊也。”蔡邕曰:“帝女曰公主,仪比诸侯。姊妹曰长公主,仪比诸侯王。”骃案:此帝女也,而云长公主,未详。

〔九〕 集解地理志云东莱有当利县。

〔一0〕集解徐广曰:“武帝姑也。 ”骃案:韦昭曰“窦太后之女也。”

〔一一〕集解服虔曰:“满手曰搤。 ”瓒曰:“搤,执持也。”

  其夏六月中,汾阴巫锦〔一〕为民祠魏脽后土营旁,〔二〕见地如钩状,掊视〔三〕得鼎。鼎大异于众鼎,文镂毋款识,〔四〕怪之,言吏。吏告河东太守胜,胜以闻。天子使使验问巫锦得鼎无奸诈,乃以礼祠,迎鼎至甘泉,从行,上荐之。〔五〕至中山,〔六〕晏温,〔七〕有黄云盖焉。有麃过,上自射之,因以祭云。〔八〕至长安,公卿大夫皆议请尊宝鼎。天子曰:“ 闲者河溢,岁数不登,故巡祭后土,祈为百姓育谷。今年丰庑未有报,鼎曷为出哉?”有司皆曰:“闻昔大帝兴神鼎一,〔九〕一者一统,天地万物所系终也。黄帝作宝鼎三,象天地人也。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皆尝鬺烹〔一0〕上帝鬼神。〔一一〕遭圣则兴,〔一二〕迁于夏商。周德衰,宋之社亡,〔一三〕鼎乃沦伏而不见。颂云‘自堂徂基,〔一四〕自羊徂牛;〔一五〕鼐鼎及鼒,〔一六〕不虞不骜,〔一七〕胡考之休’。今鼎至甘泉,光润龙变,承休无疆。合兹中山,有黄白云降〔一八〕盖,若兽为符,〔一九〕路弓乘矢,〔二0〕集获坛下,报祠大飨。〔二一〕惟受命而帝者心知其意〔二二〕而合德焉。鼎宜见于祖祢,藏于帝廷,以合明应。”制曰:“可。”

〔一〕 集解应劭曰:“锦,巫名。 ”

〔二〕 集解应劭曰:“魏,故魏国也。脽,若丘之类。”

〔三〕 索隐说文:“掊,抱也。” 音步沟切。

〔四〕 集解韦昭曰:“款,刻也。 ” 索隐韦昭云:“款,刻也。”按:识犹表识也。

〔五〕 集解如淳曰:“以鼎从行,上至甘泉,将荐之于天也。”

〔六〕 集解徐广曰:“河渠书凿泾水自中山西。” 索隐此山在冯翊谷口县西,近九嵕山,土人呼为中山。河渠书韩使水工郑国说秦凿泾水自中山西,即此山。

〔七〕 集解如淳曰:“三辅谓日出清济为晏。晏而温也。” 索隐如淳云:“三辅俗谓日出清济为晏。晏而温,故曰晏温。”许慎注淮南子云: “晏,无云也。”

〔八〕 集解徐广曰:“上言从行荐之,或曰祭鼎(乎)〔也〕。”

〔九〕 索隐颜师古以大帝即太昊伏牺氏,以在黄帝之前故也。

〔一0〕集解徐广曰:“烹,煮也。鬺音觞。皆尝以烹牲牢而祭祀也。” 索隐言鼎烹牲而飨尝也。“鬺”字又作“觞”字,音殇。汉书郊祀志云鼎空足曰鬲,以象三德。鬲音历。谓足中不实者名之也。

〔一一〕集解服虔曰:“以祭祀上帝。或曰尝烹酌也。”

〔一二〕正义遭,逢也。鼎虽沦泗水,逢圣兴起,故出汾阴,西至甘泉也。

〔一三〕正义社主民也。社以石为之。宋社即亳社也。周武王伐纣,乃立亳社,以为监戒,覆上栈下,不使通天地阴阳之气。周礼衰,国将危亡,故宋之社为亡殷复也。

〔一四〕正义此以下至“胡考之休” 是周颂丝衣之诗。自堂,从内往外。基,门内塾也。郑玄云:“门侧之堂谓之塾。绎礼轻,使士升堂,视壶濯及笾豆之属,降往于塾。牲自羊徂牛,告充已,乃举鼎告洁,礼之次也。”

〔一五〕正义自堂往塾,先视羊,后及牛也。毛苌云:“先小后大也。”

〔一六〕集解韦昭曰:“尔雅曰鼎绝大谓之鼐,圜奄上谓之鼒。”

〔一七〕索隐毛传云:“虞,哗也。 ”姚氏案:何承天云“虞”当为“吴”,音洪霸反。又说文以“吴,一曰大言也”。此作“虞”者,与吴声相近,故假借也。或者本文借此“虞”为欢娱字故也。

〔一八〕集解韦昭曰:“与中山所见黄云之气合也。”

〔一九〕集解服虔曰:“云若兽,在车盖也。”晋灼曰:“盖,辞也。或云符谓瑞应也。”

〔二0〕集解韦昭曰:“路,大也。四矢为乘。”

〔二一〕集解徐广曰:“一云大报享祠也。”

〔二二〕集解服虔曰:“高祖受命知之也。宜见鼎于其庙。”

  入海求蓬莱者,〔一〕言蓬莱不远,而不能至者,殆不见其气。上乃遣望气佐侯其气云。

〔一〕 正义蓬莱、方丈、瀛州,勃海中三神山也。

  其秋,上幸雍,〔一〕且郊。或曰“五帝,泰一之佐也。宜立泰一而上亲郊之”。上疑未定。齐人公孙卿曰:“今年得宝鼎,其冬辛巳朔旦冬至,与黄帝时等。”卿有札书曰:“黄帝得宝鼎宛(侯)〔
朐〕,问于鬼臾区。〔二〕区对曰:‘(黄)帝得宝鼎神筴,是岁己酉朔旦冬至,得天之纪,终而复始。’ 于是黄帝迎日推筴,后率二十岁〔三〕得朔旦冬至,凡二十推,三百八十年。黄帝仙登于天。”卿因所忠欲奏之。所忠视其书不经,疑其妄书,谢曰:“宝鼎事已决矣,尚何以为!”卿因嬖人奏之。上大说,召问卿。对曰:“受此书申功,〔四〕申功已死。”上曰:“申功何人也?”卿曰:“申功,齐人也。与安期生通,受黄帝言,无书,独有此鼎书。曰‘汉兴复当黄帝之时。汉之圣者在高祖之孙且曾孙也。宝鼎出而与神通,封禅。封禅七十二王,〔五〕唯黄帝得上泰山封’。申功曰: ‘汉主亦当上封,上封则能仙登天矣。黄帝时万诸侯,而神灵之封居七千。〔六〕天下名山八,而三在蛮夷,五在中国。中国华山、首山、太室、泰山、东莱,此五山黄帝之所常游,与神会。黄帝且战且学仙。患百姓非其道,乃断斩非鬼神者。百余岁然后得与神通。黄帝郊雍上帝,宿三月。鬼臾区号大鸿,死葬雍,故鸿冢是也。〔七〕其后于黄帝接万灵明廷。明廷者,甘泉也。所谓寒〔八〕门者,谷口也。〔九〕黄帝辨首山铜,铸鼎荆山下。〔一0〕鼎既成,有龙垂胡□〔一一〕下迎黄帝。黄帝上骑,群臣后宫从上龙七十余人, 乃上去。余小臣不得上,乃悉持龙□,龙□拔,堕〔一二〕黄帝之弓。百姓仰望黄帝既上天,乃抱其弓与龙胡□号。〔一三〕故后世因名其处曰鼎湖,〔一四〕其弓曰乌号。 ’”于是天子曰:“嗟乎!吾诚得如黄帝,吾视去妻子如脱□耳。”乃拜卿为郎,东使候神于太室。

〔一〕 索隐上雍,以雍地形高,故云上。

〔二〕 集解汉书音义曰:“区,黄帝时人。” 索隐郑氏云:“黄帝佐也。”李奇曰:“ 黄帝时诸侯。本作‘申区’者,非;艺文志作‘鬼容区 ’者也。”

〔三〕 正义率音律,又音类,又所律反,三音并通。后皆放此也。

〔四〕 集解封禅书“功”字作“公 ”。

〔五〕 正义河图云:“王者封太山,禅梁父,易姓登崇,有七十二君也。”

〔六〕 集解应劭曰:“黄帝时诸侯会封禅者七千人。”李奇曰:“
说仙道得封者七千国。”张晏曰: “神灵之封谓山川之守。”

〔七〕 集解苏林曰:“今雍有鸿冢。”

〔八〕 集解徐广曰:“一作‘塞’ 。”

〔九〕 集解汉书音义曰:“黄帝仙于塞门也。” 索隐服虔云:“
黄帝所仙之处也。”小颜云:“谷,中山之谷口,汉时为县,今呼为冶谷,去甘泉八十里。盛夏凛然,故曰寒门谷口也。”

〔一0〕集解晋灼曰:“地理志首山属河东蒲阪,荆山在冯翊怀德县。”

〔一一〕索隐颜师古云:“胡谓项下垂肉也;□,其毛也。故童谣曰‘何当为君鼓龙胡’是也。”

〔一二〕正义徒果反。

〔一三〕正义户高反,下同。

〔一四〕正义括地志云:“湖水原出虢州湖城县南三十五里夸父山,北流入河,即鼎湖也。 ”

  上遂郊雍,至陇西,西登空桐,〔一〕幸甘泉。令祠官宽舒等具泰一祠坛,坛放薄忌泰一坛,坛三垓。〔二〕五帝坛环居其下,各如其方,黄帝西南,除八通鬼道。〔三〕泰一所用,如雍一畤物,而加醴枣脯之属,杀一牦牛以为俎豆牢具。而五帝独有俎豆〔四〕醴进。〔五〕其下四方地,为啜食〔六〕群神从者及北斗云。已祠,胙余皆燎之。其牛色白,鹿居其中,彘在鹿中,水而洎之。〔七〕祭日以牛,祭月以羊彘特。〔八〕泰一祝宰则衣紫及绣。五帝各如其色,日赤,月白。

〔一〕 正义空桐山在原州平高县西一百里。

〔二〕 集解徐广曰:“垓,次也。 ”骃案:李奇曰“垓,重也。三重坛也”。 索隐垓,重也。言为三重坛也。邹氏云一作“阶”,言坛阶三重。

〔三〕 集解服虔曰:“坤位在未,黄帝从土位。”

〔四〕 集解韦昭曰:“无牦牛醴之属。”

〔五〕 索隐音进。汉书作“进”。颜师古云:“具俎豆酒醴而进之。一曰进谓杂物之具,所以加礼也。”

〔六〕 索隐啜音竹芮反。谓联续而祭之。汉志作“腏”,古字通。说文云:“啜,祭酹。 ” 正义刘伯庄云:“谓绕坛设诸神祭座相连缀也。”

〔七〕 集解徐广曰:“洎音居器反,肉汁也。”骃案:晋灼曰“此说合牲物燎之也。” 正义刘伯庄云:“以大羹和祭食燎之。”案:以鹿内牛中,以彘内鹿中。水,玄酒也。

〔八〕 索隐特,一牲也。言若牛若羊若彘,止一特也。

  十一月辛已朔旦冬至,昧爽,天子始郊拜泰一。朝朝日,夕夕月,〔一〕则揖;而见泰一如雍礼。其赞飨曰:“天始以宝鼎神筴授皇帝,朔而又朔,终而复始,皇帝敬拜见焉。”而衣上黄。其祠列火满坛,坛旁烹炊具。有司云“祠上有光焉”。公卿言“皇帝始郊见泰一云阳,〔二〕有司奉瑄玉〔三〕嘉牲荐飨。〔四〕是夜有美光,及昼,黄气上属天。”太史公、祠官宽舒等曰:“神灵之休,佑福兆祥,宜因此地光域〔五〕立泰畤坛以明应。令太祝领,(祀)〔秋〕及腊闲祠。三岁天子一郊见。”

〔一〕 集解应劭曰:“天子春朝日,秋夕月,拜日东门之外,朝日以朝,夕月以夕。”瓒曰:“汉仪郊泰一畤,皇帝平旦出竹宫,东向揖日,其夕西向揖月。便用郊日,不用春秋也。”

〔二〕 正义括地志云:“汉云阳宫在雍州云阳县北八十一里。有通天台,即黄帝以来祭天圜丘之处。武帝以五月避暑,八月乃还也。”

〔三〕 集解孟康曰:“璧大六寸谓之瑄。” 索隐音宣,璧大六寸也。

〔四〕 正义汉旧仪云:“祭天养牛五岁至二千斤。”

〔五〕 集解徐广曰:“地,一作‘ 夜’。”

  其秋,为伐南越,告祷泰一,以牡〔一〕荆画幡〔二〕日月北斗登龙,以象天一三星,为泰一锋,〔三〕名曰“灵旗”。〔四〕为兵祷,〔五〕则太史奉以指所伐国。〔六〕而五利将军使不敢入海,之泰山祠。上使人微随验,实无所见。五利妄言见其师,其方尽,多不雠。上乃诛五利。〔七〕

〔一〕 集解徐广曰:“一作‘牝’ 。”

〔二〕 集解如淳曰:“荆之无子者,皆以洁齐之道也。”晋灼曰:“牡荆,节闲不相当者。”韦昭曰:“以牡荆为柄者也。”

〔三〕 集解徐广曰:“天官书曰天极星明者,泰一常居也。斗口三星曰天一。”骃案:晋灼曰“画一星在后,三星在前为太一锋也”。

〔四〕 正义李奇云:“画旗树泰一坛上。名灵旗,画日月北斗登龙等。”

〔五〕 正义为,于伪反。

〔六〕 正义韦昭云:“牡,刚也。荆,强。”按:用牡荆指伐国,取其刚为称,故画此旗指之。

〔七〕 正义汉武故事云:“东方朔言栾大无状,上发怒,乃斩之。”

  其冬,公孙卿候神河南,见仙人迹缑氏城上,有物若雉,往来城上。天子亲幸缑氏城视迹。问卿:“得毋效文成、五利乎?”卿曰:“仙者非有求人主,人主求之。其道非少宽假,神不来。言神事,事如迂诞,〔一〕积以岁乃可致。”于是郡国各除道,缮治宫观名山神祠所,以望幸矣。

〔一〕 正义迂音于。诞音但。迂,远也。诞,大也。

  其年,既灭南越,上有嬖臣李延年以好音见。上善之,下公卿议,曰:“民闲祠尚有鼓舞之乐,今郊祠而无乐,岂称乎?”公卿曰:“古者祀天地皆有乐,而神祇可得而礼。”或曰:“泰帝使素女〔一〕鼓五十弦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为二十五弦。”于是塞南越,祷祠泰一、后土,始用乐舞,益召歌儿,作二十五弦〔二〕及箜篌瑟〔三〕自此起。

〔一〕 索隐亦谓太昊也。 正义泰帝谓太昊伏羲氏。

〔二〕 集解徐广曰:“瑟也。”

〔三〕 集解徐广曰:“应劭云武帝令乐人侯调始造箜篌。” 索隐应劭云:“武帝始令乐人侯调作,声均均然,命曰箜篌。侯,其姓也。”

  其来年冬,上议曰:“古者先振兵泽旅,〔一〕然后封禅。”乃遂北巡朔方,勒兵十余万,还祭黄帝冢桥山,泽兵须如。〔二〕上曰:“吾闻黄帝不死,今有冢,何也?”或对曰:“黄帝已仙上天,群臣葬其衣冠。”即至甘泉,为且〔三〕用事泰山,〔四〕先类祠泰一。

〔一〕 集解徐广曰:“古‘释’字作‘泽’。”

〔二〕 集解李奇曰:“地名也。”

〔三〕 正义为,于伪反。将为封禅也。

〔四〕 正义道书福地记云:“泰山高四千九百丈二尺,周回二千里。”

  自得宝鼎,上与公卿诸生议封禅。〔一〕封禅用希旷绝,莫知其仪礼,而群儒采封禅尚书、周官、王制之望祀射牛〔二〕事。齐人丁公年九十余,曰:“封者,合不死之名也。秦皇帝不得上封。陛下必欲上,稍上即无风雨,遂上封矣。”上于是乃令诸儒习射牛,草封禅仪。〔三〕数年,至且行。天子既闻公孙卿及方士之言,黄帝以上封禅,皆致怪物与神通,欲放黄帝以尝接神仙人蓬莱士,高世比德于九皇,〔四〕而颇采儒术以文之。群儒既以不能辩明封禅事,又牵拘于诗书古文而不敢骋。上为封祠器示群儒,群儒或曰“不与古同”,徐偃又曰“太常诸生行礼不如鲁善”,周霸属图封事,〔五〕于是上绌偃、霸,尽罢诸儒弗用。

〔一〕 正义白虎通云:“王者易姓而起,天下太平,功成封禅,以告太平。禅梁父之趾,广厚也。刻石纪号,着己之功绩。天以高为尊,地以厚为德,故增泰山之高以报天,禅梁父之趾以报地。封者,附广之;禅者,将以功相传授之。”

〔二〕 集解苏林曰:“当祭庙,射其牲以除不祥。”瓒曰:“射牛,示亲杀也。” 索隐天子射牛,示亲祭也。事见国语。

〔三〕 索隐仪见应劭汉官仪也。

〔四〕 集解张晏曰:“三皇之前有人皇,九首。”韦昭曰:“上古人皇者九人也。”

〔五〕 集解服虔曰:“属,会也。会诸儒图封事。”

  三月,遂东幸缑氏,礼登中岳〔一〕太室。〔二〕从官在山下闻若有言“万岁”云。〔三〕问上,上不言;问下,下不言。于是以三百户封太室奉祠,命曰崇高邑。〔四〕东上泰山,山之草木叶未生,乃令人上石立之泰山颠。

〔一〕 集解文颖曰:“崧高山也,在颍川阳城县。”

〔二〕 集解韦昭曰:“崧高山有太室、少室之山,山有石室,故以名之。”

〔三〕 正义汉仪注云:“有称万岁,可十万人声。”

〔四〕 正义颜师古云:“以崇奉嵩高山,故谓之崇高也。”

  上遂东巡海上,行礼祠八神。〔一〕齐人之上疏言神怪奇方者以万数,然无验者。乃益发船,令言海中神山者数千人求蓬莱神人。公孙卿持节常先行候名山,至东莱,言夜见一人,长数丈,就之则不见,见其迹甚大,类禽兽云。群臣有言见一老父牵狗,言“吾欲见巨公”,〔二〕已忽不见。上既见大迹,未信,及群臣有言老父,则大以为仙人也。宿留〔三〕海上,与方士传车及闲使求仙人以千数。

〔一〕 集解文颖曰:“武帝登泰山,祭太一,并祭名山于泰坛,西南开除八通鬼道,故言八神也。一曰八方之神。”索隐用事八神。案:韦昭云 “八神谓天、地、阴、阳、日、月、星辰主、四时主之属”。今案郊祀志,一曰天主,祠天齐;二曰地主,祠太山、梁父;三曰兵主,祠蚩尤;四曰阴主,祠三山;五曰阳主,祠之罘;六曰月主,祠东莱山;七曰日主,祠盛主;八曰四时主,祠琅邪也。

〔二〕 索隐汉书音义曰:“巨公谓武帝。”

〔三〕 索隐音秀溜。宿留,迟待之意。若依字读,则言宿而留,亦是有所待,并通也。

  四月,还至奉高。上念诸儒及方士言封禅人人殊,不经,难施行。天子至梁父,礼祠地主。乙卯,令侍中儒者皮弁荐绅,射牛行事。封泰山下东方,如郊祠泰一之礼。封广丈二尺,高九尺,其下则有玉牒书,书秘。礼毕,天子独与侍中奉车子侯〔一〕上泰山,亦有封。其事皆禁。明日,下阴道。丙辰,禅泰山下址东北肃然山,〔二〕如祭后土礼。天子皆亲拜见,衣上黄而尽用乐焉。江淮闲一茅三脊〔三〕为神藉。五色土益杂封。纵远方奇兽蜚禽及白雉诸物,颇以加祠。兕旄牛犀象之属弗用。皆至泰山然后去。封禅祠,其夜若有光,昼有白云起封中。

〔一〕 集解汉书百官表曰:“奉车都尉掌乘舆车,武帝初置。”韦昭曰:“子侯,霍去病之子也。”

〔二〕 集解服虔曰:“肃然,山名,在梁父。”

〔三〕 集解孟康曰:“所谓灵茅也。”

  天子从封禅还,坐明堂,〔一〕群臣更上寿。于是制诏御史:“
朕以眇眇之身承至尊,兢兢焉惧弗任。维德菲薄,不明于礼乐。脩祀泰一,若有象景光,屑如有望,〔二〕依依震于怪物,欲止不敢,遂登封泰山,至于梁父,而后禅肃然。自新,嘉与士大夫更始,赐民百户牛一酒十石,加年八十孤寡布帛二匹。复博、奉高、蛇丘、〔三〕历城,毋出今年租税。其赦天下,如乙卯赦令。行所过毋有复作。事在二年前,皆勿听治。”又下诏曰:“ 古者天子五载一巡狩,用事泰山,诸侯有朝宿地。其令诸侯各治邸泰山下。”〔四〕

〔一〕 集解汉书音义曰:“天子初封泰山,山东北址古时有明堂处,则此所坐者。明年秋,乃作明堂。”

〔二〕 集解瓒曰:“闻呼万岁者三。”

〔三〕 集解郑玄曰:“蛇音移。”

〔四〕 正义诸侯各于太山朝宿地起第,准拟天子用事太山而居止。

  天子既已封禅泰山,无风雨灾,而方士更言蓬莱诸神山若将可得,于是上欣然庶几遇之,乃复东至海上望,冀遇蓬莱焉。奉车子侯暴病,一日死。上乃遂去,并海上,北至碣石,巡自辽西,历北边至九原。五月,返至甘泉。〔一〕有司言宝鼎出为元鼎,以今年为元封元年。

〔一〕 集解汉书音义曰:“周万八千里也。”

  其秋,有星茀于东井。〔一〕后十余日,有星茀于三能。〔二〕望气王朔言:“候独见其星出如瓠,〔三〕食顷复入焉。”有司言曰:“陛下建汉家封禅,天其报德星云。”

〔一〕 集解韦昭曰:“秦分野也。后卫太子兵乱。茀音佩。”

〔二〕 集解韦昭曰:“三能,三公。后连坐诛之。”

〔三〕 索隐见星出如瓠。案:郊祀志云“填星出如瓠”,故颜师古以德星即镇星也。今按:此纪唯言德星,则德星,岁星也。岁星所在有福,故曰德星也。

  其来年冬,郊雍五帝,还,拜祝祠泰一。赞飨曰:“德星昭衍,厥维休祥。寿星仍出,〔一〕渊耀光明。信星昭见,〔二〕皇帝敬拜泰〔三〕祝之飨。”

〔一〕 索隐寿星,南极老人星也,见则天下理安,故言之也。

〔二〕 索隐信星,镇星也。信属土,土曰镇星,则汉志为德星也。

〔三〕 集解徐广曰:“一无此字。 ”

  其春,公孙卿言见神人东莱山,若云“见天子” 。天子于是幸缑氏城,拜卿为中大夫。遂至东莱,宿留之数日,毋所见,见大人迹。复遣方士求神怪采芝药以千数。是岁旱。于是天子既出毋名,乃祷万里沙,〔一〕过祠泰山。〔二〕还至瓠子,〔三〕自临塞决河,〔四〕留二日,沈祠而去。〔五〕使二卿将卒塞决河,河徙二渠,复禹之故迹焉。

〔一〕 集解应劭曰:“万里沙,神祠也,在东莱曲城。”孟康曰:“沙径三百余里。”

〔二〕 集解邓展曰:“泰山自东复有小泰山。”瓒曰:“即今之泰山。”

〔三〕 集解服虔曰:“瓠子,堤名。”苏林曰:“在甄城以南,濮阳以北,广百步,深五丈所。”瓒曰:“所决河名。”索隐瓠子,决河名。苏林曰:“在甄城南,濮阳北,广百步,深五丈。”

〔四〕 索隐按:河渠书武帝自临塞决河,将军已下皆负薪也。

〔五〕 索隐按:沈白马祭河决,于是作瓠子歌,见河渠书。

  是时既灭南越,越人勇之〔一〕乃言“越人俗信鬼,而其祠皆见鬼,数有效。昔东瓯王敬鬼,寿至百六十岁。后世谩怠,故衰秏”。乃令越巫立越祝祠,安台无坛,亦祠天神上帝百鬼,而以鸡卜。〔二〕上信之,越祠鸡卜始用焉。

〔一〕 集解韦昭曰:“越地人名也。”

〔二〕 集解汉书音义曰:“持鸡骨卜,如鼠卜。” 正义鸡卜法用鸡一,狗一,生,祝愿讫,即杀鸡狗煮熟,又祭,独取鸡两眼,骨上自有孔裂,似人物形则吉,不足则凶。今岭南犹此法也。

  公孙卿曰:“仙人可见,而上往常遽,以故不见。今陛下可为观,如缑氏城,〔一〕置脯枣,神人宜可致。且仙人好楼居。”于是上令长安则作蜚廉桂观,〔二〕甘泉则作益延寿观,使卿持节设具而候神人,乃作通天台,〔三〕置祠具其下,将招来神仙之属。于是甘泉更置前殿,始广诸宫室。〔四〕夏,有芝生殿防内中。〔五〕天子为塞河,兴通天台,若有光云,〔六〕乃下诏曰:“甘泉防生芝九茎,〔七〕赦天下,毋有复作。”

〔一〕 集解韦昭曰:“如犹比也。 ”

〔二〕 集解应劭曰:“飞廉神禽,能致风气。”晋灼曰:“身如鹿,头如雀,有角而蛇尾,文如豹文也。”

〔三〕 集解徐广曰:“在甘泉。”  索隐汉书作通天台于甘泉宫。案:汉书旧仪台高三十丈,去长安二百里,望见长安城也。

〔四〕 索隐姚氏案:“杨雄云甘泉本因秦离宫,既奢泰,武帝增通天台、迎风宫,近则有洪崖、储胥,远则石关、封峦、鳷鹊、露寒、棠梨等观,又有高华、温德观、曾成宫、白虎、走狗、天梯、瑶台、仙人、弩法、相思观。”

〔五〕 集解徐广曰:“元封二年也。” 索隐芝生殿房中。案:生芝九茎,于是作芝房歌。

〔六〕 集解李奇曰:“为此作事而有光应。”瓒曰:“作通天台也。”

〔七〕 集解应劭曰:“芝,芝草也,其叶相连。”如淳曰:“瑞应图云王者敬事耆老,不失旧故,则芝草生。”

  其明年,伐朝鲜。夏,旱。公孙卿曰:“黄帝时封则天旱,干封〔一〕三年。”上乃下诏曰:“天旱,意干封乎?其令天下尊祠灵星焉。”〔二〕

〔一〕 集解苏林曰:“天旱欲使封土干燥。”如淳曰:“但祭不立尸为干封。” 正义干音干。苏林云:“天旱欲使封土干燥也。”颜师古云: “三岁不雨,暴所封之土令干。”郑氏云:“但祭不立尸为干封。”

〔二〕 正义灵星即龙星也。张晏云:“龙星左角曰天田,则农祥也,见而祭之。”

  其明年,上郊雍,通回中道,巡之。〔一〕春,至鸣泽,〔二〕从西河归。

〔一〕 集解徐广曰:“在扶风汧县。”

〔二〕 集解服虔曰:“鸣泽,泽名也,在涿郡遒县北界。”

  其明年冬,上巡南郡,〔一〕至江陵而东。登礼潜之天柱山,号曰南岳。〔二〕浮江,自寻阳出枞阳,〔三〕过彭蠡,祀其名山川。北至琅邪,并海上。四月中,至奉高脩封焉。

〔一〕 集解徐广曰:“元封五年。 ”

〔二〕 集解应劭曰:“潜县属庐江。南岳,霍山也。”文颖曰:“
天柱山在潜县南,有祠。”

〔三〕 集解地理志庐江有枞阳县。

  初,天子封泰山,泰山东北址古时有明堂处,处险不敞。上欲治明堂奉高旁,未晓其制度。济南人公玊带〔一〕上黄帝时明堂图。明堂图中有一殿,四面无壁,以茅盖,通水,圜宫垣为复道,上有楼,从西南入,命曰昆仑,〔二〕天子从之入,以拜祠上帝焉。于是上令奉高作明堂汶上,〔三〕如带图。及五年脩封,则祠泰一、五帝于明堂上坐,令高皇帝祠坐对之。祠后土于下房,以二十太牢。天子从昆仑道入,始拜明堂如郊礼。礼毕,燎堂下。而上又上泰山,有秘祠其颠。而泰山下祠五帝,各如其方,黄帝并赤帝,而有司侍祠焉。泰山上举火,下悉应之。

〔一〕 索隐玊,或作“肃”。公玊,姓;带,名。姚氏按:风俗通齐湣王臣有公玊冉,其后也,音语录反。三辅决录云杜陵有玊氏,音肃。说文以为从玊,音“畜牧”之“畜”。今读公玊与决录音同。然二姓单复有异,单姓者肃,后汉司徒玊况是其后也。

〔二〕 索隐玊带明堂图中为复道,有楼从西南入,名其道曰昆仑。言其似昆仑山之五城十二楼,故名之也。

〔三〕 集解徐广曰:“在元封二年秋。”

  其后二岁,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推历者以本统。天子亲至泰山,以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日祠上帝明堂,〔一〕每脩封禅。其赞飨曰:“天增授皇帝泰元神筴,周而复始。〔二〕皇帝敬拜泰一。”东至海上,考入海及方士求神者,莫验,然益遣,冀遇之。

〔一〕 集解徐广曰:“常五年一脩耳。今适二年,故但祀明堂。”

〔二〕 索隐案:荐飨之辞言天授皇帝泰元神筴,周而复始。又案:上黄帝得宝鼎神筴,则太古上皇创历之号,故此云太元神筴,周而复始也。

  十一月乙酉,〔一〕柏梁□。十二月甲午朔,上亲禅高里,〔二〕祠后土。临渤海,将以望祠蓬莱之属,冀至殊庭焉。〔三〕

〔一〕 集解徐广曰:“二十二日也。”

〔二〕 集解伏俨曰:“山名,在泰山下。”

〔三〕 集解汉书音义曰:“蓬莱庭。” 索隐冀,汉书作“几”。几,近也;冀,望也,亦通。服虔曰:“蓬莱中仙人。殊庭者,异也。言入仙人异域也。”

  上还,以柏梁□故,朝受计甘泉。〔一〕公孙卿曰:“黄帝就青灵台,十二日烧,〔二〕黄帝乃治明庭。明庭,甘泉也。”方士多言古帝王有都甘泉者。其后天子又朝诸侯甘泉,甘泉作诸侯邸。勇之乃曰:“越俗有火□,复起屋必以大,用胜服之。”于是作建章宫〔三〕,度为千门万户。前殿度高未央,其东则凤阙,高二十余丈。〔四〕其西则唐中,〔五〕数十里虎圈。〔六〕其北治大池,渐台〔七〕高二十余丈,名曰泰液〔八〕池,中有蓬莱、方丈、瀛洲、壶梁,象海中神山龟鱼之属。〔九〕其南有玉堂、〔一0〕璧门、大鸟之属。乃立神明台、〔一一〕井干楼,〔一二〕度五十余丈,辇道相属焉。

〔一〕 正义顾胤云:“柏梁被烧,故受记故之物于甘泉也。”颜师古曰:“受郡国计簿也。”

〔二〕 集解徐广曰:“日,一作‘ 月’。”

〔三〕 正义括地志曰:“建章宫在雍州长安县西二十里长安故城西。”

〔四〕 索隐三辅黄图云“武帝营建章,起凤阙,高三十五丈”。关中记“一名别风,言别四方之风”。西京赋曰“阊阖之内,别风嶕峣”也。三辅故事云“北有圜阙,高二十丈,上有铜凤皇,故曰凤阙也”。

〔五〕 索隐如淳云:“诗云‘中唐有甓’。郑玄曰‘唐,堂庭也’。尔雅以庙中路谓之唐。西京赋曰‘前开唐中,弥望广象’是也。”

〔六〕 正义圈,其远反。括地志云:“虎圈今在长安城中西偏也。”

〔七〕 正义颜师古云:“渐,浸也。台在池中,为水所浸,故曰渐台。”按:王莽死此台也。

〔八〕 正义臣瓒云:“泰液言象阴阳津液以作池也。”

〔九〕 索隐三辅故事云:“殿北海池北岸有石鱼,长二丈,广五尺,西岸有石龟二枚,各长六尺。”

〔一0〕索隐其南则玉堂。汉武故事 “玉堂基与未央前殿等,去地十二丈”。

〔一一〕索隐汉宫阙疏云:“台高五十丈,上有九宫,常置九天道士百人也。”

〔一二〕索隐关中记“宫北有井干台,高五十丈,积木为楼”。言筑累万木,转相交架,如井干。司马彪注庄子云“井干,井阑也”。又崔撰云“ 井以四边为干,犹筑墙之有桢干”又诸本多作“干”,一本作“干”,音〔韩〕。说文云“干,井桥”。

  夏,汉改历,以正月为岁首,而色上黄,官名〔一〕更印章以五字。〔二〕因为太初元年。是岁,西伐大宛。蝗大起。丁夫人、〔三〕雒阳虞初等以方祠诅匈奴、大宛焉。

〔一〕 集解徐广曰:“一无‘名’ 字。”

〔二〕 集解张晏曰:“汉据土德,土数五,故用五为印文也。若丞相曰‘丞相之印章’,诸卿及守相印文不足五字者,以‘之’足也。”

〔三〕 集解韦昭曰:“丁,姓;夫人,名也。”

  其明年,有司言雍五畤无牢熟具,芬芳不备。乃命祠官进畤犊牢具,五色食所胜,〔一〕而以木禺马〔二〕代驹焉。独五帝用驹,行亲郊用驹。及诸名山川用驹者,悉以木禺马代。行过,乃用驹。他礼如故。

〔一〕 集解孟康曰:“若火胜金,则祠赤帝以白牡。”

〔二〕 索隐木耦马。一音偶。孟云 “寓寄龙形于木”。又姚氏云:“寓,假也。以言假木龙马一驷,非寄生龙马形于木也”。

  其明年,东巡海上,考神仙之属,未有验者。方士有言“黄帝时为五城十二楼,〔一〕以候神人于执期,〔二〕命曰迎年”。〔三〕上许作之如方,名曰明年。上亲礼祠上帝,衣上黄焉。

〔一〕 集解应劭曰:“昆仑玄圃五城十二楼,此仙人之所常居也。”

〔二〕 集解汉书音义曰:“执期,地名也。”

〔三〕 正义颜师古云:“迎年,若言祈年。”

  公玊带曰:“黄帝时虽封泰山,然风后、封钜、〔一〕岐伯〔二〕令黄帝封东泰山,〔三〕禅凡山〔四〕合符,然后不死焉。”天子既令设祠具,至东泰山,东泰山卑小,不称其声,乃令祠官礼之,而不封禅焉。其后令带奉祠候神物。夏,遂还泰山,脩五年之礼如前,而加禅祠石闾。石闾者,在泰山下址南方,方士多言此仙人之闾也,故上亲禅焉。

〔一〕 集解应劭曰:“封钜,黄帝师。”

〔二〕 正义张揖云:“岐伯,黄帝太医。”

〔三〕 集解徐广曰:“在琅邪朱虚县,汶水所出。”

〔四〕 集解徐广曰:“凡山亦在朱虚。”

  其后五年,复至泰山脩封,〔一〕还过祭常山。

〔一〕 集解徐广曰:“天汉三年。李陵以天汉二年败也。”

  今天子所兴祠,泰一、后土,三年亲郊祠,建汉家封禅,五年一脩封。薄忌泰一及三一、冥羊、马行、赤星,五,宽舒之祠官〔一〕以岁时致礼。凡六祠,〔二〕皆太祝领之。至如八神诸神,明年、凡山他名祠,行过则祀,去则已。方士所兴祠,各自主,其人终则已,祠官弗主。他祠皆如其故。今上封禅,其后十二岁而还,遍于五岳、四渎矣。而方士之候祠神人,入海求蓬莱,终无有验。而公孙卿之候神者,犹以大人迹为解,无其效。天子益怠厌方士之怪迂语矣,然终羁縻弗绝,冀遇其真。自此之后,方士言祠神者弥众,然其效可睹矣。〔三〕

〔一〕 集解李奇曰:“祀名也。”  索隐赤星即上灵星祠也。灵星,龙左角,其色赤,故曰赤星。五者,太一也。三一也,冥羊也,马行也,赤星也。凡五,并祠官宽舒领之。

〔二〕 索隐谓五者之外有正太一后土祠,故六也。

〔三〕 集解徐广曰:“犹今人云‘ 其事已可知矣’,皆不信之耳。又数本皆无‘可’字。 ”

  太史公曰:余从巡祭天地诸神名山川而封禅焉。入寿宫侍祠神语,究观方士祠官之言,于是退而论次自古以来用事于鬼神者,具见其表里。后有君子,得以览焉。至若俎豆珪币之详,献酬之礼,则有司存焉。

【索隐述赞】孝武纂极,四海承平。志尚奢丽,尤敬神明。坛开八道,接通五城。朝亲五利,夕拜文成。祭非祀典,巡乖卜征。登嵩勒岱,望景传声。迎年祀日,改历定正。疲秏中土,事彼边兵。日不暇给,人无聊生。俯观嬴政,几欲齐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