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卷十七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第五
    索隐应劭云:“虽名为王,其实如古之诸侯。”
  太史公曰:殷以前尚矣。周封五等:公,侯,伯,子,男。然封伯禽、康叔于鲁、卫,地各四百里,亲亲之义,褒有德也;太公于齐,兼五侯地,尊勤劳也。武王、成、康所封数百,而同姓五十五〔一〕,地上不过百里,下三十里,以辅卫王室。管、蔡、康叔、曹、郑,或过或损。厉、幽之后,王室缺,侯伯彊国兴焉,天子微,弗能正。非德不纯,形势弱也。〔二〕

〔一〕 索隐案:汉书封国八百,同姓五十余。顾氏据左传魏子谓成鱄云“武王克商,光有天下,兄弟之国十有五人,姬姓之国四十人”是也。

〔二〕 索隐纯,善也,亦云纯一。言周王非德不纯一,形势弱也。

  汉兴,序二等。〔一〕高祖末年,非刘氏而王者,若无功上所不置〔二〕而侯者,天下共诛之。高祖子弟同姓为王者九国,〔三〕虽独长沙异姓,而功臣侯者百有余人。自雁门、太原以东至辽阳,〔四〕为燕代国;常山以南,大行左转,度河、济,阿、甄以东薄海,为齐、赵国;自陈以西,南至九疑,东带江、淮、谷、泗,〔五〕薄会稽,为梁、楚、淮南、长沙国:皆外接于胡、越。而内地北距山以东尽诸侯地,大者或五六郡,连城数十,置百官宫观,僭于天子。汉独有三河、东郡、颍川、南阳,自江陵以西至蜀,北自云中至陇西,与内史〔六〕凡十五郡,而公主列侯颇食邑其中。何者?天下初定,骨肉同姓少,故广彊庶孽,以镇抚四海,用承卫天子也。

〔一〕 集解韦昭曰:“汉封功臣,大者王,小者侯也。”

〔二〕 集解徐广曰:“一云‘非有功上所置’。”

〔三〕 集解徐广曰:徐广曰:“齐、楚、荆、淮南、燕、赵、梁、代、淮阳。” 索隐徐氏九国不数吴,盖以荆绝乃封吴故也。仍以淮阳为九。今案:下文所列有十国者,以长沙异姓,故言九国也。

〔四〕 集解韦昭曰:“辽东辽阳县。”

〔五〕 集解徐广曰:“谷水在沛。 ”

〔六〕 正义京兆也。

  汉定百年之闲,亲属益疏,诸侯或骄奢,忕邪臣〔一〕计谋为淫乱,大者叛逆,小者不轨于法,以危其命,殒身亡国。天子观于上古,然后加惠,使诸侯得推恩分子弟〔二〕国邑,故齐分为七,〔三〕赵分为六,〔四〕梁分为五,〔五〕淮南分三,〔六〕及天子支庶子为王,王子支庶为侯,百有余焉。吴楚时,前后诸侯或以适削地〔七〕,是以燕、代无北边郡,吴、淮南、长沙无南边郡,〔八〕齐、赵、梁、楚支郡名山陂海咸纳于汉。诸侯稍微,大国不过十余城,小侯不过数十里,上足以奉贡职,下足以供养祭祀,以蕃辅京师。而汉郡八九十,形错诸侯闲,犬牙相临,〔九〕秉其阨塞地利,彊本干,弱枝叶之势,尊卑明而万事各得其所矣。

〔一〕 索隐忕音誓。忕训习。言习于邪臣之谋计,故尔雅云“忕犹狃”也。狃亦训习。

〔二〕 索隐案:武帝用主父偃言而下推恩之令也。

〔三〕 集解徐广曰:“城阳、济北、济南、灾川、胶西、胶东,是分为七。”

〔四〕 集解徐广曰:“河闲、广川、中山、常山、清河。”

〔五〕 集解徐广曰:“济阴、济川、济东、山阳也。”

〔六〕 集解徐广曰:“庐江、衡山。”

〔七〕 索隐适音宅。或作“过”。

〔八〕 集解如淳曰:“长沙之南更置郡,燕代以北更置缘边郡,其所有饶利兵马器械,三国皆失之也。” 正义景帝时,汉境北至燕、代,燕、代之北未列为郡。吴、长沙之国,南至岭南;岭南、越未平,亦无南边郡。

〔九〕 索隐错音七各反。错谓交错。相衔如犬牙,故云犬牙相制,言犬牙参差也。

  臣迁谨记高祖以来至太初诸侯,谱其下益损之时,令时世得览。形势虽彊,要之以仁义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