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卷三十七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卫康叔世家第七
  卫康叔〔一〕名封,周武王同母少弟也。其次尚有冉季,冉季最少。
〔一〕 索隐康,畿内国名。宋忠曰:“康叔从康徙封卫,卫即殷墟定昌之地。畿内之康,不知所在。”

  武王已克殷纣,复以殷余民封纣子武庚禄父,比诸侯,以奉其先祀勿绝。为武庚未集,〔一〕恐其有贼心,武王乃令其弟管叔、蔡叔傅相武庚禄父,以和其民。武王既崩,成王少。周公旦代成王治,当国。管叔、蔡叔疑周公,乃与武庚禄父作乱,欲攻成周。〔二〕周公旦以成王命兴师伐殷,杀武庚禄父、管叔,放蔡叔,以武庚殷余民封康叔为卫君,居河、淇闲故商墟。〔三〕

〔一〕 索隐集犹和也。

〔二〕 索隐成周,洛阳。其时周公相成王,营洛邑,犹居西周镐京。管、蔡欲构难,先攻成周,于是周公东居洛邑,伐管、蔡。

〔三〕 索隐宋忠曰:“今定昌也。 ”

  周公旦惧康叔齿少,乃申告康叔曰:“必求殷之贤人君子长者,问其先殷所以兴,所以亡,而务爱民。 ”告以纣所以亡者以淫于酒,酒之失,妇人是用,故纣之乱自此始。为梓材,〔一〕示君子可法则。故谓之康诰、酒诰、梓材以命之。康叔之国,既以此命,能和集其民,民大说。

〔一〕 正义若梓人为材,君子观为法则也。梓,匠人也。

  成王长,用事,举康叔为周司寇,赐卫宝祭器,〔一〕以章有德。

〔一〕 集解左传曰:“分康叔以大路、大旗、少帛、綪茷、旃旌、大吕。”贾逵曰:“大路,全路也。少帛,杂帛也。綪茷,大赤也。通帛为旃,析羽为旌。大吕,钟名。”郑众曰:“綪茷,旆名也。”

  康叔卒,子康伯代立。〔一〕康伯卒,子考伯立。考伯卒,子嗣伯立。嗣伯卒,子□〔二〕伯立。〔三〕□伯卒,子靖伯立。靖伯卒,子贞伯立。〔四〕贞伯卒,子顷侯立。

〔一〕 索隐系本康伯名髡。宋忠曰:“即王孙牟也,事周康王为大夫。”按:左传所称王孙牟父是也。牟髡声相近,故不同耳。谯周古史考无康伯,而云子牟伯立,盖以不宜父子俱谥康,故因其名云牟伯也。

〔二〕 集解史记音隐曰:“音捷。 ”

〔三〕 索隐系本作“挚伯”。

〔四〕 索隐系本作“箕伯”。

  顷侯厚赂周夷王,夷王命卫为侯。〔一〕顷侯立十二年卒,子厘侯立。

〔一〕 索隐按:康诰称命尔侯于东土,又云“孟侯,朕其弟,小子封”,则康叔初封已为侯也。比子康伯即称伯者,谓方伯之伯耳,非至子即降爵为伯也。故孔安国曰“孟,长也。五侯之长,谓方伯 ”。方伯,州牧也,故五代孙祖恒为方伯耳。至顷侯德衰,不监诸侯,乃从本爵而称侯,非是至子即削爵,及顷侯赂夷王而称侯也。

  厘侯十三年,周厉王出奔于彘,共和行政焉。二十八年,周宣王立。

  四十二年,厘侯卒,太子共伯余立为君。共伯弟和有宠于厘侯,多予之赂;和以其赂赂士,以袭攻共伯于墓上,共伯入厘侯羡〔一〕自杀。卫人因葬之厘侯旁,谥曰共伯,而立和为卫侯,是为武公〔二〕。

〔一〕 索隐音延。延,墓道。又音以战反。恭伯名余也。

〔二〕 索隐和杀恭伯代立,此说盖非也。按:季札美康叔、武公之德。又国语称武公年九十五矣,犹箴诫于国,恭恪于朝,倚几有诵,至于没身,谓之叡圣。又诗着卫世子恭伯蚤卒,不云被杀。若武公杀兄而立,岂可以为训而形之于国史乎?盖太史公采杂说而为此记耳。

  武公即位,修康叔之政,百姓和集。四十二年,犬戎杀周幽王,武公将兵往佐周平戎,甚有功,周平王命武公为公。五十五年,卒,子庄公扬立。

  庄公五年,取齐女为夫人,好而无子。又取陈女为夫人,生子,蚤死。陈女女弟亦幸于庄公,而生子完。〔一〕完母死,庄公令夫人齐女子之,〔二〕立为太子。庄公有宠妾,生子州吁。十八年,州吁长,好兵,庄公使将。石碏谏庄公曰:〔三〕“庶子好兵,使将,乱自此起。”不听。二十三年,庄公卒,太子完立,是为桓公。

〔一〕 索隐女弟,戴妫也。子桓公完为州吁所杀,戴妫归陈,诗燕燕于飞之篇是。

〔二〕 索隐子之,谓养之为子也。齐女即庄姜也。诗硕人篇美之是也。

〔三〕 集解贾逵曰:“石碏,卫上卿。”

  桓公二年,弟州吁骄奢,桓公绌之,州吁出奔。十三年,郑伯弟段攻其兄,不胜,亡,而州吁求与之友。十六年,州吁收聚卫亡人以袭杀桓公,州吁自立为卫君。为郑伯弟段欲伐郑,请宋、陈、蔡与俱,三国皆许州吁。州吁新立,好兵,弑桓公,卫人皆不爱。石碏乃因桓公母家于陈,详为善州吁。至郑郊,石碏与陈侯共谋,使右宰丑进食,因杀州吁于濮,〔一〕而迎桓公弟晋于邢而立之,〔二〕是为宣公。

〔一〕 集解服虔曰:“右宰丑,卫大夫。濮,陈地。” 索隐贾逵曰:“濮,陈地。”按:濮水首受河,又受汴,汴亦受河。东北至离狐分为二,俱东北至钜野入济。则濮在曹卫之闲,贾言陈地,非也。若据地理志陈留封丘县濮水受泲,当言陈留水也。

〔二〕 集解贾逵曰:“邢,周公之胤,姬姓国。”

  宣公七年,鲁弑其君隐公。九年,宋督弑其君殇公,及孔父。十年,晋曲沃庄伯弑其君哀侯。

  十八年,初,宣公爱夫人夷姜,夷姜生子伋,以为太子,而令右公子傅之。右公子为太子取齐女,未入室,而宣公见所欲为太子妇者好,说而自取之,更为太子取他女。宣公得齐女,生子寿、子朔,令左公子傅之。〔一〕太子伋母死,宣公正夫人与朔共谗恶太子伋。宣公自以其夺太子妻也,心恶太子,欲废之。及闻其恶,大怒,乃使太子伋于齐而令盗遮界上杀之,〔二〕与太子白旄,而告界盗见持白旄者杀之。且行,子朔之兄寿,太子异母弟也,知朔之恶太子而君欲杀之,乃谓太子曰:“界盗见太子白旄,即杀太子,太子可毋行。” 太子曰:“逆父命求生,不可。”遂行。寿见太子不止,乃盗其白旄而先驰至界。界盗见其验,即杀之。寿已死,而太子伋又至,谓盗曰:“所当杀乃我也。”盗并杀太子伋,以报宣公。宣公乃以子朔为太子。十九年,宣公卒,太子朔立,是为惠公。

〔一〕 集解杜预曰:“左右媵之子,因以为号。”

〔二〕 正义左传云卫宣公使太子伋之齐,“使盗待诸莘,将杀之”。杜预云“莘,卫地” 。

  左右公子不平朔之立也,惠公四年,左右公子怨惠公之谗杀前太子伋而代立,乃作乱,攻惠公,立太子伋之弟黔牟为君,惠公奔齐。

  卫君黔牟立八年,齐襄公率诸侯奉王命共伐卫,纳卫惠公,诛左右公子。卫君黔牟奔于周,惠公复立。惠公立三年出亡,亡八年复入,与前通年凡十三年矣。

  二十五年,惠公怨周之容舍黔牟,与燕伐周。周惠王奔温,卫、燕立惠王弟颓为王。二十九年,郑复纳惠王。三十一年,惠公卒,子懿公赤立。

  懿公即位,好鹤,〔一〕淫乐奢侈。九年,翟伐卫,卫懿公欲发兵,兵或畔。大臣言曰:“君好□,□可令击翟。”翟于是遂入,杀懿公。

〔一〕 正义括地志云:“故鹤城在滑州匡城县西南十五里。左传云‘卫懿公好鹤,〔鹤〕有乘轩者。狄伐卫,公欲战,国人受甲者皆曰“使鹤,鹤实有禄位,余焉能战”!’俗传懿公养鹤于此城,因名也。”

  懿公之立也,百姓大臣皆不服。自懿公父惠公朔之谗杀太子伋代立至于懿公,常欲败之,卒灭惠公之后而更立黔牟之弟昭伯顽之子申为君,是为戴公。

  戴公申元年卒。齐桓公以卫数乱,乃率诸侯伐翟,为卫筑楚丘,〔一〕立戴公弟毁为卫君,〔二〕是为文公。文公以乱故奔齐,齐人入之。

〔一〕 正义括地志云:“城武县有楚丘亭。”

〔二〕 集解贾谊书曰:“卫侯朝于周,周行人问其名,答曰卫侯辟疆,周行人还之,曰启疆辟疆,天子之号,诸侯弗 得用。卫侯更其名曰毁,然后受之。” 正义毁音毁。

  初,翟杀懿公也,卫人怜之,思复立宣公前死太子伋之后,伋子又死,而代伋死者子寿又无子。太子伋同母弟二人:其一曰黔牟,黔牟尝代惠公为君,八年复去;其二曰昭伯。昭伯、黔牟皆已前死,故立昭伯子申为戴公。戴公卒,复立其弟毁为文公。

  文公初立,轻赋平罪,〔一〕身自劳,与百姓同苦,以收卫民。

〔一〕 索隐轻赋税,平断刑也。平,或作“卒”。卒谓士卒也。罪字连下读,盖亦一家之义耳

  十六年,晋公子重耳过,无礼。十七年,齐桓公卒。二十五年,文公卒,子成公郑立。

  成公三年,晋欲假道于卫救宋,成公不许。晋更从南河度,〔一〕救宋。征师于卫,卫大夫欲许,成公不肯。大夫元咺攻成公,成公出奔。〔二〕晋文公重耳伐卫,分其地予宋,讨前过无礼及不救宋患也。卫成公遂出奔陈。〔三〕二岁,如周求入,与晋文公会。晋使人鸩卫成公,成公私于周主鸩,令薄,得不死。〔四〕已而周为请晋文公,卒入之卫,而诛元咺,卫君瑕出奔。〔五〕七年,晋文公卒。十二年,成公朝晋襄公。十四年,秦穆公卒。二十六年,齐邴歜弑其君懿公。〔六〕三十五年,成公卒,〔七〕子穆公遫立。〔八〕

〔一〕 集解服虔曰:“南河,济南之东南流河也。”杜预曰:“从汲郡南度,出卫南。”

〔二〕 索隐奔楚。 正义咺,况远反。

〔三〕 索隐按:左传“卫侯闻楚师败,惧,出奔楚,遂适陈”是。

〔四〕 索隐按:私谓赂之也。

〔五〕 索隐是元咺所立者,成公入而杀之,故僖三十年经云“卫杀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 。此言“奔”,非也。

〔六〕 索隐邴歜与左氏同,而齐系家作“邴戎”者,盖邴歜掌御戎车,故号邴戎。邴音丙。歜亦作“□”。

〔七〕 集解世本曰:“成公徙濮阳。”宋忠曰:“濮阳,帝丘,地名。”

〔八〕 正义遫音速。

  穆公二年,楚庄王伐陈,杀夏征舒。三年,楚庄王围郑,郑降,复释之。十一年,孙良夫救鲁伐齐,复得侵地。穆公卒,子定公臧立。定公十二年卒,子献公衎立。

  献公十三年,公令师曹教宫妾鼓琴,〔一〕妾不善,曹笞之。妾以幸恶曹于公,公亦笞曹三百。十八年,献公戒孙文子、宁惠子食,皆往。日旰不召,〔二〕而去射鸿于囿。二子从之,〔三〕公不释射服与之言。〔四〕二子怒,如宿。〔五〕孙文子子数侍公饮,〔六〕使师曹歌巧言之卒章。〔七〕师曹又怒公之尝笞三百,乃歌之,欲以怒孙文子,报卫献公。文子语蘧伯玉,伯玉曰:“臣不知也。”〔八〕遂攻出献公。献公奔齐,齐置卫献公于聚邑。孙文子、宁惠子共立定公弟秋〔九〕为卫君,是为殇公。

〔一〕 集解贾逵曰:“师曹,乐人。”

〔二〕 集解服虔曰:“孙文子,林父也。宁惠子,宁殖也。敕戒二子,欲共晏食,皆服朝衣待命。旰,晏也。”

〔三〕 集解服虔曰:“从公于囿。 ”

〔四〕 集解左传曰:“不释皮冠。 ”

〔五〕 集解服虔曰:“孙文子邑也。” 索隐左传作“戚”,此亦音戚也。

〔六〕 集解左传曰文子子即孙蒯也。

〔七〕 集解杜预曰:“巧言,诗小雅也。其卒章曰:‘彼何人斯?居河之麋。无拳无勇,职为乱阶。’公欲以譬文子居河上而为乱。”

〔八〕 集解贾逵曰:“伯玉,卫大夫。”

〔九〕 集解徐广曰:“班氏云献公弟焱。” 索隐左传作“剽”,古今人表作“焱”,盖音相乱,字易改耳。音方遥反,又匹妙反。

  殇公秋立,封孙文子林父于宿。十二年,宁喜与孙林父争宠相恶,殇公使宁喜攻孙林父。林父奔晋,复求入故卫献公。献公在齐,齐景公闻之,与卫献公如晋求入。晋为伐卫,诱与盟。卫殇公会晋平公,平公执殇公与宁喜而复入卫献公。献公亡在外十二年而入。

  献公后元年,诛宁喜。

  三年,吴延陵季子使过卫,见蘧伯玉、史□,曰:“卫多君子,其国无故。”过宿,孙林父为击磬,曰:“不乐,音大悲,使卫乱乃此矣。”是年,献公卒,子襄公恶立。

  襄公六年,楚灵王会诸侯,襄公称病不往。

  九年,襄公卒。初,襄公有贱妾,幸之,有身,梦有人谓曰:“
我康叔也,令若子必有卫,名而子曰‘元’。”妾怪之,问孔成子。〔一〕成子曰:“康叔者,卫祖也。” 及生子,男也,以告襄公。襄公曰:“天所置也。”名之曰元。襄公夫人无子,于是乃立元为嗣,是为灵公。

〔一〕 集解服虔曰:“卫卿孔烝锄。”

  灵公五年,朝晋昭公。六年,楚公子弃疾弑灵王自立,为平王。十一年,火。

  三十八年,孔子来,禄之如鲁。后有隙,孔子去。后复来。

  三十九年,太子蒯聩与灵公夫人南子有恶,〔一〕欲杀南子。蒯聩与其徒戏阳遫谋,朝,使杀夫人。〔二〕戏阳后悔,不果。蒯聩数目之,夫人觉之,惧,呼曰:〔三〕“太子欲杀我!”灵公怒,太子蒯聩奔宋,已而之晋赵氏。

〔一〕 集解贾逵曰:“南子,宋女。”

〔二〕 集解贾逵曰:“戏阳遫,太子家臣。” 正义戏音羲。

〔三〕 正义呼,火故反。

  四十二年春,灵公游于郊,令子郢仆。〔一〕郢,灵公少子也,字子南。灵公怨太子出奔,谓郢曰:“ 我将立若为后。”郢对曰:“
郢不足以辱社稷,君更图之。”〔二〕夏,灵公卒,夫人命子郢为太子,曰:“此灵公命也。”郢曰:“亡人太子蒯聩之子辄在也,不敢当。”于是卫乃以辄为君,是为出公。

〔一〕 集解贾逵曰:“仆,御也。 ”

〔二〕 集解服虔曰:“郢自谓己无德,不足立,以污辱社稷。”

  六月乙酉,赵简子欲入蒯聩,乃令阳虎诈命卫十余人衰绖归〔一〕,简子送蒯聩。卫人闻之,发兵击蒯聩。蒯聩不得入,入宿而保,卫人亦罢兵。

〔一〕 集解服虔曰:“衰绖,为若从卫来迎太子也。”

  出公辄四年,齐田乞弑其君孺子。八年,齐鲍子弑其君悼公。

  孔子自陈入卫。九年,孔文子问兵于仲尼,仲尼不对。其后鲁迎仲尼,仲尼反鲁。

  十二年,初,孔圉文子取太子蒯聩之姊,生悝。孔氏之竖浑良夫美好,孔文子卒,良夫通于悝母。太子在宿,悝母使良夫于太子。太子与良夫言曰:“苟能入我国,报子以乘轩,免子三死,毋所与。”〔一〕与之盟,许以悝母为妻。闰月,良夫与太子入,舍孔氏之外圃。〔二〕昏,二人蒙衣而乘,〔三〕宦者罗御,如孔氏。孔氏之老栾宁问之,〔四〕称姻妾以告。〔五〕遂入,适伯姬氏。〔六〕既食,悝母杖戈而先,〔七〕太子与五人介,舆猳从之。〔八〕伯姬劫悝于厕,彊盟之,遂劫以登台。〔九〕栾宁将饮酒,炙未熟,闻乱,使告仲由。〔一0〕召护驾乘车,〔一一〕行爵食炙,〔一二〕奉出公辄奔鲁。〔一三〕

〔一〕 集解杜预曰:“轩,大夫车也。三死,死罪三。” 正义杜预云:三罪,紫衣、袒裘、带剑也。紫衣,君服也。热,故偏袒,不敬也。卫侯求令名者与之食焉,太子请使良夫,良夫紫衣狐裘,不释剑而食,太子使牵退,数之罪而杀之。

〔二〕 集解服虔曰:“圃,园。”

〔三〕 集解服虔曰:“二人谓良夫、太子。蒙衣,为妇人之服,以巾蒙其头而共乘也。”

〔四〕 集解服虔曰:“家臣称老。问其姓名。”

〔五〕 集解贾逵曰:“婚姻家妾也。”

〔六〕 集解服虔曰:“入孔氏家,适伯姬所居。”

〔七〕 集解服虔曰:“先至孔悝所。”

〔八〕 集解贾逵曰:“介,被甲也。舆猳豚,欲以盟故也。”

〔九〕 集解服虔曰:“于卫台上召卫群臣。”

〔一0〕集解服虔曰:“季路为孔氏邑宰,故告之。”

〔一一〕集解服虔曰:“召护,卫大夫。驾乘车,不驾兵车也,言无距父之意。”

〔一二〕集解服虔曰:“栾宁使召季路,乃行爵食炙。”

〔一三〕集解服虔曰:“召护奉卫侯。”

  仲由将入,遇子羔将出,〔一〕曰:“门已闭矣。”子路曰:“
吾姑至矣。”〔二〕子羔曰:“不及,莫践其难。” 〔三〕子路曰:“食焉不辟其难。”〔四〕子羔遂出。子路入,及门,公孙敢阖门,曰:“毋入为也!”〔五〕子路曰:“是公孙也?求利而逃其难。由不然,利其禄,必救其患。”有使者出,子路乃得入。曰:“太子焉用孔悝?虽杀之,必或继之。”〔六〕且曰:“太子无勇。若燔台,必舍孔叔。”太子闻之,惧,下石乞、盂黶敌子路,〔七〕以戈击之,割缨。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八〕结缨而死。〔九〕孔子闻卫乱,曰:“嗟乎!柴也其来乎?由也其死矣。”孔悝竟立太子蒯聩,是为庄公。

〔一〕 集解贾逵曰:“子羔,卫大夫。高柴,孔子弟子也。将出,奔。”

〔二〕 集解杜预曰:“且欲至门。 ”

〔三〕 集解贾逵曰:“言家臣忧不及国,不得践履其难。”郑众曰:“是时辄已出,不及事,不当践其难。子羔言不及,以为季路欲死国也。”

〔四〕 集解服虔曰:“言食悝之禄,欲救悝之难,此明其不死国也。”

〔五〕 集解服虔曰:“公孙敢,卫大夫。言辄已出,无为复入。”

〔六〕 集解王肃曰:“必有继续其后攻太子。”

〔七〕 集解服虔曰:“二子,蒯聩之臣。敌,当也。” 正义燔音烦。舍音舍。黶音乙减反。

〔八〕 集解服虔曰:“不使冠在地。”

〔九〕 正义缨,冠緌也。

  庄公蒯聩者,出公父也,居外,怨大夫莫迎立。元年即位,欲尽诛大臣,曰:“寡人居外久矣,子亦尝闻之乎?”群臣欲作乱,乃止。

  二年,鲁孔丘卒。

  三年,庄公上城,见戎州。〔一〕曰:“戎虏何为是?”戎州病之。十月,戎州告赵简子,简子围卫。十一月,庄公出奔,〔二〕卫人立公子斑师为卫君。〔三〕齐伐卫,虏斑师,更立公子起为卫君。〔四〕

〔一〕 集解贾逵曰:“戎州,戎人之邑。” 索隐左传曰“戎州人攻之”是也。隐二年“ 公会戎于潜”,杜预云“陈留济阳县东南有戎城”。济阳与卫相近,故庄公登台望见戎州。又七年云“戎伐凡伯于楚丘”,是戎近卫。

〔二〕 索隐按:左传,庄公本由晋赵氏纳之,立而背晋,晋伐卫,卫人出庄公,立公子般师。晋师退,庄公复入,般师出奔。初,公登城见戎州己氏之妻发美,髡之以为夫人□。又欲翦戎州,兼逐石圃,故石圃攻庄公。庄公惧,逾北墙折股,入己氏,己氏杀之。今系家不言庄公复入及死己氏,直云出奔,亦其疏也。又左传云卫复立般师,齐伐卫,立公子起,执般师。明年,卫石圃逐其君起,起奔齐,出公辄复归。是左氏详而系家略也。

〔三〕 集解左传曰:“斑师,襄公之孙。”

〔四〕 集解服虔曰:“起,灵公子。”

  卫君起元年,卫石曼尃逐其君起,〔一〕起奔齐。卫出公辄自齐复归立。初,出公立十二年亡,亡在外四年复入。出公后元年,赏从亡者。立二十一年卒,〔二〕出公季父黔攻出公子而自立,是为悼公。

〔一〕 索隐左传作“石圃”,此作 “□”,音圃,又音徒和反。□,或作“尃”。诸本或无“曼”字。

〔二〕 索隐按:出公初立十二年,亡在外四年,复入九年卒,是立二十一年。自即位至卒,凡经二十五年而卒于越。

  悼公五年卒,〔一〕子敬公弗立。〔二〕敬公十九年卒,子昭公纠立。〔三〕是时三晋彊,卫如小侯,属之。〔四〕

〔一〕 索隐按:纪年云“四年卒于越”。系本名虔。

〔二〕 集解世本云敬公费也。 索隐系本“弗”作“费”。

〔三〕 索隐系本云敬公生桡公舟,非也。

〔四〕 正义属赵也。

  昭公六年,公子亹〔一〕弑之代立,是为怀公。怀公十一年,公子颓弑怀公而代立,是为慎公。慎公父,公子适;〔二〕适父,敬公也。慎公四十二年卒,子声公训立。〔三〕声公十一年卒,子成侯□〔四〕立。

〔一〕 正义音尾。

〔二〕 索隐音的。按:系本“适” 作“虔”。虔,悼公也。

〔三〕 索隐训亦作“驯”,同休运反。系本作“圣公驰”。

〔四〕 索隐音速。系本作“不逝” 。按:上穆公已名遫,不可成侯更名,则系本是。

  成侯十一年,公孙鞅入秦。〔一〕十六年,卫更贬号曰侯。

〔一〕 索隐按:秦本纪云孝公元年鞅入秦,又按年表,成侯与秦孝公同年,然则“十一年 ”当为“元年”,字误耳。

  二十九年,成侯卒,子平侯立。平侯八年卒,子嗣君立。〔一〕

〔一〕 索隐按:乐资据纪年,以嗣君即孝襄侯也。

  嗣君五年,更贬号曰君,独有濮阳。

  四十二年卒,子怀君立。怀君三十一年,朝魏,魏囚杀怀君。魏更立嗣君弟,是为元君。元君为魏婿,故魏立之。〔一〕元君十四年,秦拔魏东地,〔二〕秦初置东郡,更徙卫野王县,〔三〕而并濮阳为东郡。二十五年,元君卒,子君角立。〔四〕

〔一〕 集解徐广曰:“班氏云元君者,怀君之弟。”

〔二〕 索隐魏都大梁,濮阳、黎阳并是魏之东地,故立郡名东郡也。

〔三〕 索隐按年表,元君十一年秦置东郡,十三年卫徙野王,与此不同也。

〔四〕 集解年表云元君十一年秦置东郡,十二年徙野王,二十三年卒。

  君角九年,秦并天下,立为始皇帝。二十一年,二世废君角为庶人,卫绝祀。

  太史公曰:余读世家言,至于宣公之太子以妇见诛,弟寿争死以相让,此与晋太子申生不敢明骊姬之过同,俱恶伤父之志。然卒死亡,何其悲也!或父子相杀,兄弟相灭,亦独何哉?

【索隐述赞】司寇受封,梓材有作。成锡厥器,夷加其爵。暨武能脩,从文始约。诗美归燕,传矜石碏。皮冠射鸿,乘轩使□。宣纵淫嬖,衅生伋、朔。蒯聩得罪,出公行恶。卫祚日衰,失于君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