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卷四十七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孔子世家第十七
    索隐孔子非有诸侯之位,而亦称系家者,以是圣人为教化之主,又代有贤哲,故称系家焉。 正义孔子无侯伯之位,而称世家者,太史公以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宗于夫子,可谓至圣,故为世家。
  孔子生鲁昌平乡陬邑。〔一〕其先宋人也,曰孔防叔。〔二〕防叔生伯夏,伯夏生叔梁纥。〔三〕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四〕祷于尼丘得孔子。鲁襄公二十二年而孔子生。〔五〕生而首上圩顶,〔六〕故因名曰丘云。字仲尼,姓孔氏。

〔一〕 集解徐广曰:“陬音驺。孔安国曰‘陬,孔子父叔梁纥所治邑’。” 索隐陬是邑名,昌平,乡号。孔子居鲁之邹邑昌平乡之阙里也。 正义括地志云:“故邹城在兖州泗水县东南六十里。昌平山在泗水县南六十里。孔子生昌平乡,盖乡取山为名。故阙里在泗水县南五十里。舆地志云邹城西界阙里有尼丘山。”按:今尼丘山在兖州邹城,阙里即此也。括地志云:“兖州曲阜县鲁城西南三里有阙里,中有孔子宅,宅中有庙。伍缉之从征记云阙里背邾面泗,即此也。”按:夫子生在邹,长徙曲阜,仍号阙里。

〔二〕 索隐家语:“孔子,宋微子之后。宋襄公生弗父何,以让弟厉公。弗父何生宋父周,周生世子胜,胜生正考父,考父生孔父嘉,五世亲尽,别为公族,姓孔氏。孔父生子木金父,金父生睾夷。睾夷生防叔,畏华氏之逼而奔鲁,故孔氏为鲁人也。”

〔三〕 正义括地志云:“叔梁纥庙亦名尼丘山祠,在兖州泗水县五十里尼丘山东趾。地理志云鲁县有尼丘山,有叔梁纥庙。”

〔四〕 索隐家语云“梁纥娶鲁之施氏,生九女。其妾生孟皮,孟皮病足,乃求婚于颜氏征在,从父命为婚”。其文甚明。今此云“野合”者,盖谓梁纥老而征在少,非当壮室初笄之礼,故云野合,谓不合礼仪。故论语云“野哉由也”,又“先进于礼乐,野人也”,皆言野者是不合礼耳。 正义男八月生齿,八岁毁齿,二八十六阳道通,八八六十四阳道绝。女七月生齿,七岁毁齿,二七十四阴道通,七七四十九阴道绝。婚姻过此者,皆为野合。故家语云“梁纥娶鲁施氏女,生九女,乃求婚于颜氏,颜氏有三女,小女征在” 。据此,婚过六十四矣。

〔五〕 索隐公羊传“襄公二十一年十有一月庚子,孔子生”。今以为二十二年,盖以周正十一月属明年,故误也。后序孔子卒,云七十二岁,每少一岁也。

〔六〕 索隐圩音乌。顶音鼎。圩顶言顶上窳也,故孔子顶如反宇。反宇者,若屋宇之反,中低而四傍高也。 正义括地志云:“女陵山在曲阜县南二十八里。干宝三日纪云‘征在生孔子空桑之地,今名空窦,在鲁南山之空窦中。无水,当祭时酒扫以告,辄有清泉自石门出,足以周用,祭讫泉枯。今俗名女陵山’。”

  丘生而叔梁纥死,〔一〕葬于防山。〔二〕防山在鲁东,由是孔子疑其父墓处,母讳之也。〔三〕孔子为儿嬉戏,常陈俎豆,〔四〕设礼容。孔子母死,乃殡五父之衢,〔五〕盖其慎也。〔六〕郰人〔
七〕挽父之母诲孔子父墓,然后往合葬于防焉。

〔一〕 索隐家语云生三岁而梁纥死。

〔二〕 正义括地志云:“防山在兖州曲阜县东二十五里。礼记云孔子母合葬于防也。”

〔三〕 索隐谓孔子少孤,不的知父坟处,非谓不知其茔地。征在笄年适于梁纥,无几而老死,是少寡,盖以为嫌,不从送葬,故不知坟处,遂不告耳,非讳之也。

〔四〕 正义俎豆以木为之,受四升,高尺二寸。大夫以上赤云气,诸侯加象饰足,天子玉饰也。

〔五〕 正义括地志云:“五父衢在兖州曲阜县西南二里,鲁城内衢道也。”

〔六〕 集解徐广曰:“鲁县有阙里,孔子所居也。又有五父之衢也。” 索隐谓孔子不知父墓,乃且殡其母于五父之衢,是其谨慎也。 正义慎谓以绋引棺就殡所也。

〔七〕 正义上音邹。

  孔子要绖,〔一〕季氏飨士,孔子与往。〔二〕阳虎绌曰:“季氏飨士,非敢飨子也。”孔子由是退。

〔一〕 索隐家语“孔子之母丧,既练而见”,不非之也。今此谓孔子实要绖与飨,为阳虎所绌,亦近诬矣。一作“要经”。要经犹带经也,故刘氏云嗜学之意是也。

〔二〕 正义与音预。季氏为馔饮鲁文学之士,孔子与迎而往,阳虎以孔子少,故折之也。

  孔子年十七,鲁大夫孟厘子病且死,〔一〕诫其嗣懿子曰:“孔丘,圣人之后,〔二〕灭于宋。〔三〕其祖弗父何始有宋而嗣让厉公。〔四〕及正考父佐戴、武、宣公,〔五〕三命兹益恭,故鼎铭云:〔六〕‘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七〕循墙而走,〔八〕亦莫敢余侮。〔九〕饘于是,粥于是,以糊余口。’ 〔一0〕其恭如是。吾闻圣人之后,虽不当世,必有达者。〔一一〕今孔丘年少好礼,其达者欤?吾即没,若必师之。”及厘子卒,懿子与鲁人南宫敬叔〔一二〕往学礼焉。是岁,季武子卒,平子代立。

〔一〕 索隐昭公七年左传云“孟僖子病不能相礼,乃讲学之,及其将死,召大夫”云云。按:谓病者,不能礼为病,非疾困之谓也。至二十四年僖子卒,贾逵云“仲尼时年三十五矣”。是此文误也。

〔二〕 集解服虔曰:“圣人谓商汤。”

〔三〕 集解杜预曰:“孔子六世祖孔父嘉为宋华督所杀,其子奔鲁也。”

〔四〕 集解杜预曰:“弗父何,孔父嘉之高祖,宋愍公之长子,厉公之兄也。何嫡嗣,当立,以让厉公也。”

〔五〕 集解服虔曰:“正考父,弗父何之曾孙。”

〔六〕 集解杜预曰:“三命,上卿也。考父庙之鼎。”

〔七〕 集解服虔曰:“偻,伛,俯,皆恭敬之貌也。”

〔八〕 集解杜预曰:“言不敢安行。”

〔九〕 集解杜预曰:“其恭如是,人亦不敢侮慢。”

〔一0〕集解杜预曰:“于是鼎中为饘粥。饘粥,糊属。言至俭也。”

〔一一〕集解王肃曰:“谓若弗父何,殷汤之后,而不继世为宋君也。”杜预曰:“圣人之后,有明德而不当大位,谓正考父。”

〔一二〕索隐左传及系本,敬叔与懿子皆孟僖子之子,不应更言“鲁人”,亦太史公之疏耳。

  孔子贫且贱。及长,尝为季氏史,〔一〕料量平;尝为司职吏而畜蕃息。由是为司空。已而去鲁,斥乎齐,逐乎宋、卫,困于陈蔡之闲,于是反鲁。孔子长九尺有六寸,人皆谓之“长人”而异之。鲁复善待,由是反鲁。

〔一〕 索隐有本作“委吏”。按:赵岐曰“委吏,主委积仓库之吏”。

  鲁南宫敬叔言鲁君曰:“请与孔子适周。”〔一〕鲁君与之一乘车,两马,一竖子俱,适周问礼,盖见老子云。辞去,而老子送之曰:“吾闻富贵者送人以财,〔二〕仁人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贵,窃仁人之号,〔三〕送子以言,曰:‘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议人者也。博辩广大危其身者,发人之恶者也。为人子者毋以有己,〔四〕为人臣者毋以有己。’”〔五〕孔子自周反于鲁,弟子稍益进焉。

〔一〕 索隐庄子云“孔子年五十一,南见老聃”。盖系家亦依此为说而不究其旨,遂俱误也。何者?孔子适周,岂访礼之时即在十七?且孔子见老聃,云“甚矣道之难行也”,此非十七之人语也,乃既仕之后言耳。

〔二〕 索隐庄周“财”作“轩”。

〔三〕 集解王肃曰:“谦言窃仁者之名。”

〔四〕 集解王肃曰:“身父母之有。” 索隐家语作“无以有己为人子者”。

〔五〕 索隐家语作“无以恶己为人臣者”。王肃云:“言听则仕,不用则去,保身全行,臣之节也。”

  是时也,晋平公淫,六卿擅权,东伐诸侯;楚灵王兵彊,陵轹中国;齐大而近于鲁。鲁小弱,附于楚则晋怒;附于晋则楚来伐;不备于齐,齐师侵鲁。

  鲁昭公之二十年,而孔子盖年三十矣。齐景公与晏婴来适鲁,景公问孔子曰:“昔秦穆公国小处辟,其霸何也?”对曰:“秦,国虽小,其志大;处虽辟,行中正。身举五羖,〔一〕爵之大夫,起累绁之中,〔二〕与语三日,授之以政。以此取之,虽王可也,其霸小矣。”景公说。

〔一〕 正义百里奚也。

〔二〕 索隐家语无此一句。孟子以为“不然”之言也。

  孔子年三十五,而季平子与郈昭伯以斗鸡故〔一〕得罪鲁昭公,昭公率师击平子,平子与孟氏、叔孙氏三家共攻昭公,昭公师败,奔于齐,齐处昭公干侯。〔二〕其后顷之,鲁乱。孔子适齐,为高昭子家臣,欲以通乎景公。与齐太师语乐,闻韶音,学之,三月不知肉味,〔三〕齐人称之。

〔一〕 正义郈音后。括地志云:“ 斗鸡台二所,相去十五步,在兖州曲阜县东南三里鲁城中。左传昭二十五年,季氏与郈昭伯斗鸡,季氏芥鸡翼,郈氏为金距之处。”

〔二〕 正义相州成安县东南三十里斥丘故城,本春秋时干侯之邑。

〔三〕 集解周氏曰:“孔子在齐,闻习韶乐之盛美,故忘于肉味也。” 索隐按论语,子语鲁太师乐,非齐太师也。又“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无“学之”文。今此合论语齐、鲁两文而为此言,恐失事实。

  景公问政孔子,孔子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一〕景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岂得而食诸!”〔二〕他日又复问政于孔子,孔子曰:“政在节财。”景公说,将欲以尼溪田封孔子。〔三〕晏婴进曰:“夫儒者滑稽而不可轨法;倨傲自顺,不可以为下;崇丧遂哀,破产厚葬,不可以为俗;游说乞贷,不可以为国。自大贤之息,周室既衰,礼乐缺有闲。〔四〕今孔子盛容饰,繁登降之礼,趋详之节,累世不能殚其学,当年不能究其礼。君欲用之以移齐俗,非所以先细民也。”后景公敬见孔子,不问其礼。异日,景公止孔子曰:“奉子以季氏,〔五〕吾不能。”以季孟之闲待之。〔六〕齐大夫欲害孔子,孔子闻之。景公曰:“吾老矣,弗能用也。”孔子遂行,反乎鲁。

〔一〕 集解孔安国曰:“当此之时,陈恒制齐,君不君,臣不臣,故以此对也。”

〔二〕 集解孔安国曰:“言将危也。陈氏果灭齐。”

〔三〕 索隐此说出晏子及墨子,其文微异。

〔四〕 索隐息者,生也。言上古大贤生则有礼乐,至周室微而始缺有闲也。

〔五〕 索隐刘氏奉音扶用反,非也。今奉音如字,谓奉待孔子如鲁季氏之职,故下文云“ 以季孟之闲待之”也。

〔六〕 集解孔安国曰:“鲁三卿,季氏为上卿,最贵;孟氏为下卿,不用事。言待之以二者之闲也。”

  孔子年四十二,鲁昭公卒于干侯,定公立。定公立五年,夏,季平子卒,桓子嗣立。季桓子穿井得土缶,中若羊,〔一〕问仲尼云“
得狗”。〔二〕仲尼曰:“以丘所闻,羊也。丘闻之,木石之怪夔、罔阆,〔三〕水之怪龙、罔象,〔四〕土之怪坟羊。”〔五〕

〔一〕 集解韦昭曰:“羊,生羊也,故谓之怪也。” 索隐家语云“桓子穿井于费,得物如土缶,其中有羊焉”是也。

〔二〕 集解韦昭曰:“获羊而言狗者,以孔子博物,测之。”

〔三〕 集解韦昭曰:“木石谓山也。或云夔,一足,越人谓之山缫也。或言独足魍魉,山精,好学人声而迷惑人也。”索隐夔音逵。阆音两。家语作“魍魉”。缫音骚。然山缫独一足是山神名,故谓之夔。夔,一足兽,状如人也。

〔四〕 集解韦昭曰:“龙,神兽也,非常见,故曰怪。或云‘罔象食人,一名沐肿’。”  索隐沐肿音木踵。

〔五〕 集解唐固曰:“坟羊,雌雄未成者也。”

  吴伐越,堕会稽,〔一〕得骨节专车。〔二〕吴使使问仲尼:“
骨何者最大?”仲尼曰:“禹致群神于会稽山,〔三〕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四〕其节专车,此为大矣。”吴客曰:“谁为神?”仲尼曰:“山川之神足以纲纪天下,其守为神,〔五〕社稷为公侯,〔六〕皆属于王者。”客曰:“防风何守?”仲尼曰:“汪罔氏之君守封、禺之山,〔七〕为厘姓。〔八〕在虞、夏、商为汪罔,于周为长翟,今谓之大人。”〔九〕客曰:“ 人长几何?”仲尼曰:“僬侥氏〔一0〕三尺,短之至也。长者不过十之,数之极也。”〔一一〕于是吴客曰:“善哉圣人!”

〔一〕 集解王肃曰:“堕,毁也。 ” 索隐隳会稽。会稽,山名,越之所都。隳,毁也。吴伐越在鲁哀元年。

〔二〕 集解韦昭曰:“骨一节,其长专车。专,擅也。”

〔三〕 集解韦昭曰:“群神谓主山川之君为群神之主,故谓之神也。”

〔四〕 集解韦昭曰:“防风氏违命后至,故禹杀之,陈尸为戮。”

〔五〕 集解王肃曰:“守山川之祀者为神,谓诸侯也。”韦昭曰:“足以纲纪天下,谓名山大川能兴云致雨以利天下也。”

〔六〕 集解王肃曰:“但守社稷无山川之祀者,直为公侯而已。”

〔七〕 集解韦昭曰:“封,封山;禺,禺山:在吴郡永安县。”骃案:晋太康元年改永安为武康县,今属吴兴郡。

〔八〕 索隐厘音僖。家语云姓漆,盖误。系本无漆姓。

〔九〕 集解王肃曰:“周之初及当孔子之时,其名异也。”

〔一0〕集解韦昭曰:“僬侥,西南蛮之别名也。” 〔正义〕按:括地志“在大秦国(北)〔南〕也”。

〔一一〕集解王肃曰:“十之,谓三丈也,数极于此也。”

  桓子嬖臣曰仲梁怀,与阳虎有隙。阳虎欲逐怀,公山不狃〔一〕止之。其秋,怀益骄,阳虎执怀。桓子怒,阳虎因囚桓子,与盟而醳之。〔二〕阳虎由此益轻季氏。季氏亦僭于公室,陪臣执国政,是以鲁自大夫以下皆僭离于正道。故孔子不仕,退而脩诗书礼乐,弟子弥众,至自远方,莫不受业焉。

〔一〕 集解孔安国曰:“不狃为季氏宰。” 索隐狃音女久反。邹氏云一作“蹂”。论语作“弗扰”。

〔二〕 正义醳音释。

  定公八年,公山不狃不得意于季氏,因阳虎为乱,欲废三桓之适,〔一〕更立其庶孽阳虎素所善者,遂执季桓子。桓子诈之,得脱。定公九年,阳虎不胜,奔于齐。是时孔子年五十。

〔一〕 正义适音嫡。

  公山不狃以费畔季氏,使人召孔子。孔子循道弥久,温温无所试,莫能己用,曰:“盖周文武起丰镐而王,今费虽小,傥庶几乎!”〔一〕欲往。子路不说,止孔子。孔子曰:“夫召我者岂徒哉?如用我,其为东周乎!”〔二〕然亦卒不行。

〔一〕 索隐检家语及孔子之书,并无此言,故桓谭亦以为诬也。

〔二〕 集解何晏曰:“兴周道于东方,故曰东周也。”

  其后定公以孔子为中都宰,一年,四方皆则之。〔一〕由中都宰为司空,由司空为大司寇。

〔一〕 索隐家语作“西方”。王肃云:“鲁国近东,故西方诸侯皆取法则焉。”

  定公十年春,及齐平。〔一〕夏,齐大夫黎锄言于景公曰:“鲁用孔丘,其势危齐。”乃使使告鲁为好会,会于夹谷。〔二〕鲁定公且以乘车好往。孔子摄相事,曰:“臣闻有文事者必有武备,有武事者必有文备。古者诸侯出疆,必具官以从。请具左右司马。”定公曰:“诺。”具左右司马。会齐侯夹谷,为坛位,土阶三等,以会遇之礼相见,〔三〕揖让而登。献酬之礼毕,齐有司趋而进曰:“请奏四方之乐。”景公曰:“诺。”于是旍旄羽袚矛戟剑拨鼓噪而至。〔四〕孔子趋而进,历阶〔五〕而登,不尽一等,举袂而言曰:“吾两君为好会,夷狄之乐何为于此!请命有司!”有司却之,不去,则左右视晏子与景公。景公心怍,麾而去之。有顷,齐有司趋而进曰:“请奏宫中之乐。”景公曰: “诺。”优倡侏儒为戏而前。孔子趋而进,历阶而登,不尽一等,曰:“匹夫而营惑〔六〕诸侯者罪当诛!请命有司!”有司加法焉,手足异处。景公惧而动,知义不若,归而大恐,告其群臣曰:“鲁以君子之道辅其君,而子独以夷狄之道教寡人,使得罪于鲁君,为之柰何?”有司进对曰:“君子有过则谢以质,小人有过则谢以文。君若悼之,则谢以质。”于是齐侯乃归所侵鲁之郓、汶阳、龟阴之田以谢过。〔七〕

〔一〕 索隐及,与也。平,成也。谓与齐和好,故云平。

〔二〕 集解徐广曰:“司马彪云今在祝其县也。”

〔三〕 集解王肃曰:“会遇之礼,礼之简略也。”

〔四〕 索隐家语作“莱人以兵鼓噪劫定公”。袚音弗,谓舞者所执,故周礼乐有袚舞。拨音伐,谓大楯也。

〔五〕 索隐谓历阶级也。故王肃云 “历阶,登阶不聚足”。

〔六〕 索隐谓经营而惑乱也。家语作“荧侮”。

〔七〕 集解服虔曰:“三田,汶阳田也。龟,山名。阴之田,得其田不得其山也。”杜预曰:“太山博县北有龟山。”索隐左传“郓、讙及龟阴之田”,则三田皆在汶阳也。 正义郓,今郓州郓城县,在兖州龚丘县东北五十四里。故谢城在龚丘县东七十里。齐归侵鲁龟阴之田以谢鲁,鲁筑城于此,以旌孔子之功,因名谢城。

  定公十三年夏,孔子言于定公曰:“臣无藏甲,大夫毋百雉之城。”〔一〕使仲由为季氏宰,将堕三都。〔二〕于是叔孙氏先堕郈。〔三〕季氏将堕费,公山不狃、叔孙辄率费人袭鲁。公与三子入于季氏之宫,〔四〕登武子之台。费人攻之,弗克,入及公侧。〔五〕孔子命申句须、乐颀下伐之,〔六〕费人北。国人追之,败诸姑蔑〔七〕。二子奔齐,遂堕费。将堕成,〔八〕公敛处父〔九〕谓孟孙曰:“堕成,齐人必至于北门。且成,孟氏之保鄣,无成是无孟氏也。我将弗堕。” 十二月,公围成,弗克。

〔一〕 集解王肃曰:“高丈长丈曰堵,三堵曰雉。”

〔二〕 集解服虔曰:“三都,三家之邑也。”

〔三〕 集解杜预曰:“东平无盐县东南郈乡亭。” 正义括地志云:“郈亭在郓州宿城县东三十二里。”

〔四〕 集解服虔曰:“三子,季孙、孟孙、叔孙也。”

〔五〕 集解服虔曰:“人有入及公之台侧。”

〔六〕 集解服虔曰:“申句须、乐颀,鲁大夫。”

〔七〕 集解杜预曰:“鲁国卞县南有姑蔑城。” 正义括地志云:“姑蔑故城在兖州泗水县东四十五里。”按:泗水县本汉卞县地。

〔八〕 集解杜预曰:“泰山钜平县东南有成城也。” 正义括地志云:“故郕城在兖州泗水县西北五十里。”

〔九〕 集解服虔曰:“成宰也。”

  定公十四年,孔子年五十六,由大司寇行摄相事,有喜色。门人曰:“闻君子祸至不惧,福至不喜。” 孔子曰:“有是言也。不曰‘
乐其以贵下人’乎?”于是诛鲁大夫乱政者少正卯。与闻国政三月,粥羔豚者弗饰贾;男女行者别于涂;涂不拾遗;四方之客至乎邑者不求有司,〔一〕皆予之以归。〔二〕

〔一〕 集解王肃曰:“有司常供其职,客求而有在也。”

〔二〕 索隐家语作“皆如归”。

  齐人闻而惧,曰:“孔子为政必霸,霸则吾地近焉,我之为先并矣。盍致地焉?”黎锄曰:“请先尝沮之;沮之而不可则致地,庸迟乎!”于是选齐国中女子好者八十人,皆衣文衣而舞康乐,〔一〕文马三十驷,遗鲁君。陈女乐文马于鲁城南高门外,季桓子微服往观再三,将受,乃语鲁君为周道游,〔二〕往观终日,怠于政事。子路曰:“夫子可以行矣。”孔子曰:“鲁今且郊,如致膰乎大夫,〔三〕则吾犹可以止。”桓子卒受齐女乐,三日不听政;郊,又不致膰俎于大夫。孔子遂行,宿乎屯。〔四〕而师己送,曰:“夫子则非罪。 ”孔子曰:“吾歌可夫?”歌曰:“彼妇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之谒,可以死败。〔五〕盖优哉游哉,维以卒岁!”〔六〕师己反,桓子曰:“孔子亦何言?”师己以实告。桓子喟然叹曰:“夫子罪我以群婢故也夫!”

〔一〕 索隐家语作“容玑”。王肃云:“舞曲名也。”

〔二〕 索隐谓请鲁君为周偏道路游行,因出观齐之女乐。

〔三〕 集解王肃曰:“膰,祭肉。 ”

〔四〕 集解屯在鲁之南也。 索隐地名。

〔五〕 集解王肃曰:“言妇人之口请谒,足以忧使人死败,故可以出走也。”

〔六〕 集解王肃曰:“言仕不遇也,故且优游以终岁。”

  孔子遂适卫,主于子路妻兄颜浊邹家。〔一〕卫灵公问孔子:“
居鲁得禄几何?”对曰:“奉粟六万。”卫人亦致粟六万。〔二〕居顷之,或谮孔子于卫灵公。灵公使公孙余假一出一入。〔三〕孔子恐获罪焉,居十月,去卫。

〔一〕 索隐孟子曰“孔子于卫主颜雠由,弥子之妻与子路之妻,兄弟也”。今此云浊邹是子路之妻兄,所说不同。

〔二〕 索隐若六万石似太多,当是六万斗,亦与汉之秩禄不同。 正义六万小斗,计当今二千石也。周之斗升斤两皆用小也。

〔三〕 索隐谓以兵仗出入,以胁夫子也。

  将适陈,过匡,〔一〕颜刻为仆,以其策指之曰:“昔吾入此,由彼缺也。”〔二〕匡人闻之,以为鲁之阳虎。阳虎尝暴匡人,匡人于是遂止孔子。〔三〕孔子状类阳虎,拘焉五日,颜渊后,〔四〕子曰:“吾以汝为死矣。”颜渊曰:“子在,回何敢死!”〔五〕匡人拘孔子益急,弟子惧。孔子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六〕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七〕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八〕孔子使从者为宁武子臣于卫,然后得去。〔九〕

〔一〕 正义故匡城在滑州匡城县西南十里。

〔二〕 索隐谓昔所被攻缺破之处也。 正义琴操云:“孔子到匡郭外,颜渊举策指匡穿垣曰:‘往与阳货正从此入。’匡人闻其言,告君曰:‘ 往者阳货今复来。’乃率众围孔子数日,乃和琴而歌,音曲甚哀,有暴风击军士僵仆,于是匡人有知孔子圣人,自解也。”

〔三〕 索隐匡,宋邑也。家语云匡人简子以甲士围夫子。

〔四〕 集解孔安国曰:“言与孔子相失,故在后也。”

〔五〕 集解包氏曰:“言夫子在,己无所致死也。”

〔六〕 集解孔安国曰:“兹,此也。言文王虽已没,其文见在此。此,自谓其身也。”

〔七〕 集解孔安国曰:“文王既没,故孔子自谓后死也。言天将丧此文者,本不当使我知之;今使我知之,未欲丧之也。”

〔八〕 集解马融曰:“如予何犹言 ‘柰我何’也。天未丧此文,则我当传之,匡人欲柰我何!言不能违天以害己。”

〔九〕 索隐家语“子路弹剑而歌,孔子和之,曲三终,匡人解围而去”。今此取论语“文王既没”之文,及从者臣宁武子然后得去。盖夫子再厄匡人,或设辞以解围,或弹剑而释难。今此合论语、家语之文以为一事,故彼此文交互耳。

  去即过蒲。〔一〕月余,反乎卫,主蘧伯玉家。灵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谓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愿见。”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二〕孔子曰:“吾乡为弗见,见之礼答焉。”〔三〕子路不说。孔子矢之曰:“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四〕居卫月余,灵公与夫人同车,宦者雍渠参乘,出,使孔子为次乘,招摇巿过之。〔五〕孔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六〕于是丑之,去卫,过曹。是岁,鲁定公卒。

〔一〕 集解徐广曰:“长垣县有匡城、蒲乡。” 正义括地志云:“故蒲城在滑州匡城县北十五里。匡城本汉长垣县。”

〔二〕 正义璆音虬。

〔三〕 索隐上“见”如字。下“见 ”音贤遍反,去声。言我不为相见之礼现而答之。

〔四〕 集解栾肇曰:“见南子者,时不获已,犹文王之拘羑里也。天厌之者,言我之否屈乃天命所厌也。”蔡谟曰:“矢,陈也。夫子为子路陈天命也。”

〔五〕 集解徐广曰:“招摇,翱翔也。” 索隐家语作“游过巿”。

〔六〕 集解何晏曰:“疾时薄于德,厚于色,故发此言也。”李充曰:“使好德如好色,则弃邪而反正矣。”

  孔子去曹适宋,〔一〕与弟子习礼大树下。宋司马桓魋欲杀孔子,拔其树。孔子去。弟子曰:“可以速矣。”孔子曰:“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二〕

〔一〕 集解徐广曰:“年表定公十三年,孔子至卫;十四年,至陈;哀公三年,孔子过宋。”

〔二〕 集解包氏曰:“天生德者,谓授以圣性,德合天地,吉无不利,故曰其如予何。”

  孔子适郑,与弟子相失,孔子独立郭东门。郑人或谓子贡曰〔一〕:“东门有人,其颡似尧,〔二〕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狗。”〔三〕子贡以实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

〔一〕 索隐家语姑布子卿谓子贡曰。

〔二〕 索隐家语云“河目而隆颡,其颡似尧”。

〔三〕 集解王肃曰:“丧家之狗,主人哀荒,不见饮食,故累然而不得意。孔子生于乱世,道不得行,故累然不得志之貌也。韩诗外传曰‘丧家之狗,既敛而椁,有席而祭,顾望无人’也。”

  孔子遂至陈,主于司城贞子家。岁余,吴王夫差伐陈,取三邑而去。赵鞅伐朝歌。楚围蔡,蔡迁于吴。吴败越王句践会稽。

  有隼集于陈廷而死,楛矢贯之,石砮,矢长尺有咫。〔一〕陈湣公使使问仲尼。〔二〕仲尼曰:“隼来远矣,此肃慎之矢也。〔三〕昔武王克商,通道九夷百蛮,〔四〕使各以其方贿来贡,〔五〕使无忘职业。于是肃慎贡楛矢石砮,长尺有咫。先王欲昭其令德,以肃慎矢分大姬,〔六〕配虞胡公而封诸陈。分同姓以珍玉,展亲;〔七〕分异姓以远职,使无忘服。〔八〕故分陈以肃慎矢。”试求之故府,果得之。〔九〕

〔一〕 集解韦昭曰:“隼,鸷鸟,今之鹗也。楛,木名。砮,镞也,以石为之。八寸曰咫。楛矢贯之,坠而死。” 正义隼音笋。毛诗义疏:“ 鹞,齐人谓之击征,或谓之题肩,或曰省雁,春化为布谷。此属数种皆为隼。”

〔二〕 索隐家语、国语皆作“陈惠公”,非也。按:惠公以鲁昭元年立,定四年卒。又按系家,湣公(十)六年孔子适陈,十三年亦在陈,则此湣公为是。

〔三〕 正义肃慎国记云:“肃慎,其地在夫余国东北,(河)〔可〕六十日行。其弓四尺,强劲弩射四百步,今之靺鞨国方有此矢。”

〔四〕 集解王肃曰:“九夷,东方夷有九种也。百蛮,夷狄之百种。”

〔五〕 集解王肃曰:“各以其方面所有之财贿而来贡。”

〔六〕 集解韦昭曰:“大姬,武王元女也。”

〔七〕 集解韦昭曰:“展,重也。玉谓若夏后氏之璜。”

〔八〕 集解王肃曰:“使无忘服从于王也。”

〔九〕 集解韦昭曰:“故府,旧府也。”

  孔子居陈三岁,会晋楚争彊,更伐陈,及吴侵陈,陈常被寇。孔子曰:“归与归与!吾党之小子狂简,进取不忘其初。”于是孔子去陈。

  过蒲,会公叔氏以蒲畔,蒲人止孔子。弟子有公良孺者,以私车五乘从孔子。其为人长贤,有勇力,谓曰:“吾昔从夫子遇难于匡,今又遇难于此,命也已。吾与夫子再罹难,宁斗而死。”斗甚疾。蒲人惧,〔一〕谓孔子曰:“苟毋适卫,吾出子。”与之盟,出孔子东门。孔子遂适卫。子贡曰:“盟可负邪?”孔子曰: “要盟也,神不听。”

〔一〕 索隐家语云“我宁斗死,挺剑而合众,将与之战,蒲人惧”是也。

  卫灵公闻孔子来,喜,郊迎。问曰:“蒲可伐乎?”对曰:“可。”灵公曰:“吾大夫以为不可。今蒲,卫之所以待晋楚也,〔一〕以卫伐之,无乃不可乎? ”孔子曰:“其男子有死之志,〔二〕妇人有保西河之志。〔三〕吾所伐者不过四五人。”〔四〕灵公曰:“ 善。”然不伐蒲。

〔一〕 正义卫在濮州,蒲在滑州,在卫西也。韩魏及楚从西向东伐,先在蒲,后及卫。

〔二〕 集解王肃曰:“公叔氏欲以蒲适他国,而男子欲死之,不乐适他。”

〔三〕 集解王肃曰:“妇人恐惧,欲保西河,无战意也。” 索隐此西河在卫地,非魏之西河也。

〔四〕 集解王肃曰:“本与公叔同畔者。”

  灵公老,怠于政,不用孔子。孔子喟然叹曰:“ 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三年有成。”〔一〕孔子行。

〔一〕 集解孔安国曰:“言诚有用我于政事者,期年而可以行其政教,必三年乃有成也。 ”

  佛肸为中牟宰。〔一〕赵简子攻范、中行,伐中牟。佛肸畔,使人召孔子。孔子欲往。子路曰:“由闻诸夫子,‘其身亲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二〕今佛肸亲以中牟畔,子欲往,如之何?”孔子曰:“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淄。〔三〕我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四〕

〔一〕 集解孔安国曰:“晋大夫赵简子之邑宰。” 索隐此河北之中牟,盖在汉阳西。

〔二〕 集解孔安国曰:“不入其国。”

〔三〕 集解孔安国曰:“磷,薄也。涅,可以染皂者也。言至坚者磨之而不薄,至白者染之于涅中而不黑,君子虽在浊乱,不能污也。”

〔四〕 集解何晏曰:“言匏瓜得系一处者,不食故也。吾自食物当东西南北,不得如不食之物系滞一处。”

  孔子击磬。有荷蒉而过门者,曰:“有心哉,击磬乎!〔一〕硁硁乎,莫己知也夫而已矣!”〔二〕

〔一〕 集解何晏曰:“蒉,草器也。有心谓契契然也。”

〔二〕 集解何晏曰:“此硁硁,信己而已,言亦无益也。”

  孔子学鼓琴师襄子,〔一〕十日不进。师襄子曰:“可以益矣。”孔子曰:“丘已习其曲矣,未得其数也。”有闲,曰:“已习其数,可以益矣。”孔子曰: “丘未得其志也。”有闲,曰:“已习其志,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为人也。”有闲,(曰)有所穆然深思焉,有所怡然高望而远志焉。曰:“丘得其为人,黯然而黑,〔二〕几然而长,〔三〕眼如望羊,〔四〕如王四国,非文王其谁能为此也!”师襄子辟席再拜,曰:“师盖云文王操也。”

〔一〕 索隐家语师襄子曰“吾虽以击磬为官,然能于琴”。盖师襄子鲁人,论语谓之“□ 磬襄”是也。

〔二〕 集解王肃曰:“黯,黑貌。 ”

〔三〕 集解徐广曰:“诗云‘颀而长兮’。” 索隐“几”与注“
颀”,并音祈,家语无此四字。

〔四〕 集解王肃曰:“望羊,望羊视也。” 索隐王肃云:“望羊,望羊视也。”

  孔子既不得用于卫,将西见赵简子。至于河而闻窦鸣犊、舜华〔
一〕之死也,临河而叹曰:“美哉水,洋洋乎!丘之不济此,命也夫!”子贡趋而进曰:“敢问何谓也?” 孔子曰:“窦鸣犊,舜华,晋国之贤大夫也。赵简子未得志之时,须此两人而后从政;及其已得志,杀之乃从政。丘闻之也,刳胎杀夭则麒麟不至郊,竭泽涸渔则蛟龙不合阴阳,〔二〕覆巢毁卵则凤皇不翔。何则?君子讳伤其类也。夫鸟兽之于不义也尚知辟之,而况乎丘哉!”乃还息乎陬乡,作为陬操〔三〕以哀之。而反乎卫,入主蘧伯玉家。

〔一〕 集解徐广曰:“或作‘鸣铎窦犨’,又作‘窦犨鸣犊、舜华也’。” 索隐家语云 “闻赵简子杀窦犨鸣犊及舜华”,国语云“鸣铎窦犨” ,则窦犨字鸣犊,声转字异,或作“鸣铎”。庆华当作 “舜华”,诸说皆同。

〔二〕 索隐有角曰蛟龙。龙能兴云致雨,调和阴阳之气。

〔三〕 集解王肃曰:“陬操,琴曲名也。” 索隐此陬乡非鲁之陬邑。家语云作“槃操” 也。

  他日,灵公问兵陈。〔一〕孔子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军旅之事未之学也。”〔二〕明日,与孔子语,见蜚雁,仰视之,色不在孔子。孔子遂行,〔三〕复如陈。

〔一〕 集解孔安国曰:“军陈行列之法。”

〔二〕 集解郑玄曰:“万二千人为军,五百人为旅。军旅末事,本未立不可教以末也。”

〔三〕 索隐此鲁哀二年也。

  夏,卫灵公卒,立孙辄,是为卫出公。六月,赵鞅内太子蒯聩于戚。阳虎使太子絻,八人衰绖,伪自卫迎者,哭而入,遂居焉。冬,蔡迁于州来。是岁鲁哀公三年,而孔子年六十矣。齐助卫围戚,以卫太子蒯聩在故也。

  夏,鲁桓厘庙燔,南宫敬叔救火。孔子在陈,闻之,曰:“灾必于桓厘庙乎?”〔一〕已而果然。

〔一〕 集解服虔曰:“桓厘当毁,而鲁事非礼之庙,故孔子闻有火灾,知其加桓僖也。”

  秋,季桓子病,辇而见鲁城,喟然叹曰:“昔此国几兴矣,以吾获罪于孔子,故不兴也。”顾谓其嗣康子曰:“我即死,若必相鲁;相鲁,必召仲尼。”后数日,桓子卒,康子代立。已葬,欲召仲尼。公之鱼曰: “昔吾先君用之不终,终为诸侯笑。今又用之,不能终,是再为诸侯笑。”康子曰:“则谁召而可?”曰:“ 必召冉求。”于是使使召冉求。冉求将行,孔子曰:“ 鲁人召求,非小用之,将大用之也。”是日,孔子曰: “归乎归乎!〔一〕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吾不知所以裁之。”〔二〕子赣知孔子思归,送冉求,因诫曰“即用,以孔子为招”云。

〔一〕 索隐此系家再有“归与”之辞者,前辞出孟子,此辞见论语,盖止是一称“归与” ,二书各记之,今前后再引,亦失之也。

〔二〕 集解孔安国曰:“简,大也。孔子在陈思归欲去,曰:‘吾党之小子狂者进取于大道,妄穿凿以成章,不知所以裁制,当归以裁耳。’”

  冉求既去,明年,孔子自陈迁于蔡。蔡昭公将如吴,吴召之也。前昭公欺其臣迁州来,后将往,大夫惧复迁,公孙翩射杀昭公。〔一〕楚侵蔡。秋,齐景公卒。〔二〕

〔一〕 集解徐广曰:“哀公四年也。”

〔二〕 集解徐广曰:“哀公五年也。”

  明年,孔子自蔡如叶。叶公问政,孔子曰:“政在来远附迩。”他日,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一〕孔子闻之,曰:“由,尔何不对曰‘其为人也,学道不倦,诲人不厌,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一〕 集解孔安国曰:“叶公名诸梁,楚大夫,食菜于叶,僭称公。不对,未知所以对也。”

  去叶,反于蔡。长沮、桀溺耦而耕,孔子以为隐者,使子路问津焉。〔一〕长沮曰:“彼执舆者为谁? ”子路曰:“为孔丘。”曰:“是鲁孔丘与?”曰:“ 然。”曰:“是知津矣。”〔二〕桀溺谓子路曰:“子为谁?”曰:“为仲由。”曰:“子,孔丘之徒与?” 曰:“然。”桀溺曰:“悠悠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三〕且与其从辟人之士,岂若从辟世之士哉!” 〔四〕耰而不辍。〔五〕子路以告孔子,孔子怃然〔六〕曰:“鸟兽不可与同群。〔七〕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八〕

〔一〕 集解郑玄曰:“耜广五寸,二耜为耦。津,济渡处也。”正义括地志云:“黄城山俗名菜山,在许州叶县西南二十五里。圣贤冢墓记云黄城山即长沮、桀溺所耕处。下有东流,则子路问津处也。”

〔二〕 集解马融曰:“言数周流,自知津处。”

〔三〕 集解孔安国曰:“悠悠者,周流之貌也。言当今天下治乱同,空舍此适彼,故曰‘ 谁以易之’。”

〔四〕 集解何晏曰:“士有辟人之法,有辟世之法。长沮、桀溺谓孔子为士,从辟人之法者也;己之为士,则从辟世之法也。”

〔五〕 集解郑玄曰:“耰,覆种也。辍,止也。覆种不止,不以津告也。”

〔六〕 集解何晏曰:“为其不达己意而非己。”

〔七〕 集解孔安国曰:“隐于山林是同群。”

〔八〕 集解何晏曰:“凡天下有道者,丘皆不与易也,己大而人小故也。”

  他日,子路行,遇荷蓧丈人,〔一〕曰:“子见夫子乎?”丈人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二〕植其杖而芸。〔三〕子路以告,孔子曰:“ 隐者也。”复往,则亡。〔四〕

〔一〕 集解包氏曰:“丈人,老者。蓧,草器名也。”

〔二〕 集解包氏曰:“丈人曰不勤劳四体,分植五谷,谁为夫子而索也。”

〔三〕 集解孔安国曰:“植,倚也。除草曰芸。”

〔四〕 集解孔安国曰:“子路反至其家,丈人出行不在。”

  孔子迁于蔡三岁,吴伐陈。楚救陈,〔一〕军于城父。闻孔子在陈蔡之闲,楚使人聘孔子。孔子将往拜礼,陈蔡大夫谋曰:“孔子贤者,所刺讥皆中诸侯之疾。今者久留陈蔡之闲,诸大夫所设行皆非仲尼之意。今楚,大国也,来聘孔子。孔子用于楚,则陈蔡用事大夫危矣。”于是乃相与发徒役围孔子于野。不得行,绝粮。从者病,莫能兴。〔二〕孔子讲诵弦歌不衰。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孔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三〕

〔一〕 集解徐广曰:“哀公四年也。”

〔二〕 集解孔安国曰:“兴,起也。”

〔三〕 集解何晏曰:“滥,溢也。君子固亦有穷时,但不如小人穷则滥溢为非。”

  子贡色作。孔子曰:“赐,尔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曰:“
然。〔一〕非与?”〔二〕孔子曰:“非也。予一以贯之。”〔三〕

〔一〕 集解孔安国曰:“然谓多学而识之。”

〔二〕 集解孔安国曰:“问今不然耶。”

〔三〕 集解何晏曰:“善有元,事有会,天下殊涂而同归,百虑而一致。知其元则众善举也,故不待学,以一知之。”

  孔子知弟子有愠心,乃召子路而问曰:“诗云‘ 匪兕匪虎,率彼旷野’。〔一〕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子路曰:“意者吾未仁邪?人之不我信也。〔二〕意者吾未知邪?人之不我行也。”〔三〕孔子曰:“有是乎!由,譬使仁者而必信,安有伯夷、叔齐?〔四〕使知者而必行,安有王子比干?”〔五〕

〔一〕 集解王肃曰:“率,循也。言非兕虎而循旷野也。”

〔二〕 集解王肃曰:“言人不信吾,岂以未仁故乎?”

〔三〕 集解王肃曰:“言人不使通行而困穷者,岂以吾未智乎?”

〔四〕 正义言仁者必使四方信之,安有伯夷、叔齐饿死乎?

〔五〕 正义言智者必使处事通行,安有王子比干剖心哉?

  子路出,子贡入见。孔子曰:“赐,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子贡曰:“夫子之道至大也,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盖少贬焉?”孔子曰:“赐,良农能稼而不能为穑,〔一〕良工能巧而不能为顺。〔二〕君子能脩其道,纲而纪之,统而理之,而不能为容。今尔不脩尔道而求为容。赐,而志不远矣!”

〔一〕 集解王肃曰:“种之为稼,敛之为穑。言良农能善种之,未必能敛获之。”

〔二〕 集解王肃曰:“言良工能巧而已,不能每顺人之意。”

  子贡出,颜回入见。孔子曰:“回,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颜回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虽然,夫子推而行之,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夫道之不脩也,是吾丑也。夫道既已大脩而不用,是有国者之丑也。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孔子欣然而笑曰:“有是哉颜氏之子!使尔多财,吾为尔宰。”〔一〕

〔一〕 集解王肃曰:“宰,主财者也。为汝主财,言志之同也。”

  于是使子贡至楚。楚昭王兴师迎孔子,然后得免。

  昭王将以书社地七百里〔一〕封孔子。楚令尹子西曰:“王之使使诸侯有如子贡者乎?”曰:“无有。 ”“王之辅相有如颜回者乎?”曰:“无有。”“王之将率有如子路者乎?”曰:“无有。”“王之官尹有如宰予者乎?”曰:“无有。”“且楚之祖封于周,号为子男五十里。今孔丘述三五之法,明周召之业,王若用之,则楚安得世世堂堂方数千里乎?夫文王在丰,武王在镐,百里之君卒王天下。今孔丘得据土壤,贤弟子为佐,非楚之福也。”昭王乃止。其秋,楚昭王卒于城父。

〔一〕 集解服虔曰:“书,籍也。 ” 索隐古者二十五家为里,里则各立社,则书社者,书其社之人名于籍。盖以七百里书社之人封孔子也,故下冉求云“虽累千社而夫子不利”是也。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一〕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二〕往者不可谏兮,〔三〕来者犹可追也!〔四〕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五〕孔子下,欲与之言。〔六〕趋而去,弗得与之言。

〔一〕 集解孔安国曰:“接舆,楚人也。佯狂而来歌,欲以感切孔子也。”

〔二〕 集解孔安国曰:“比孔子于凤鸟,待圣君乃见。非孔子周行求合,故曰‘衰’也。 ”

〔三〕 集解孔安国曰:“已往所行,不可复谏止也。”

〔四〕 集解孔安国曰:“自今已来,可追自止,避乱隐居。”

〔五〕 集解孔安国曰:“言‘已而 ’者,言世乱已甚,不可复治也。再言之者,伤之深也。”

〔六〕 集解包氏曰:“下,下车也。”

  于是孔子自楚反乎卫。是岁也,孔子年六十三,而鲁哀公六年也。

  其明年,吴与鲁会缯,征百牢。〔一〕太宰嚭召季康子。康子使子贡往,然后得已。

〔一〕 索隐此哀七年时也。百牢,牢具一百也。周礼上公九牢,侯伯七牢,子男五牢。今吴征百牢,夷不识礼故也。子贡对以周礼,而后吴亡是征也。 正义括地志云:“故鄫城在沂州承县。地理志云缯县属东海郡也。”

  孔子曰:“鲁卫之政,兄弟也。”〔一〕是时,卫君辄父不得立,在外,诸侯数以为让。而孔子弟子多仕于卫,卫君欲得孔子为政。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二〕孔子曰:“必也正名乎!”〔三〕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何其正也?”〔四〕孔子曰:“野哉由也!〔五〕夫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错手足矣。夫君子为之必可名,言之必可行。〔七〕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一〕 集解包氏曰:“周公、康叔既为兄弟,康叔睦于周公,其国之政亦如兄弟也。”

〔二〕 集解包氏曰:“问往将何所先行。”

〔三〕 集解马融曰:“正百事之名也。”

〔四〕 集解包氏曰:“迂犹远也。言孔子之言远于事也。”

〔五〕 集解孔安国曰:“野,不达也。”

〔六〕 集解孔安国曰:“礼以安上,乐以移风。二者不行,则有淫刑滥罚也。”

〔七〕 集解王肃曰:“所名之事,必可得明言;所言之事,必可得遵行者。”

  其明年,冉有为季氏将师,与齐战于郎,克之。〔一〕季康子曰:“子之于军旅,学之乎?性之乎?” 冉有曰:“学之于孔子。”季康子曰:“孔子何如人哉?”对曰:“用之有名;播之百姓,质诸鬼神而无憾。求之至于此道,虽累千社,夫子不利也。”康子曰:“ 我欲召之,可乎?”对曰:“欲召之,则毋以小人固之,则可矣。”而卫孔文子〔二〕将攻太叔,〔三〕问策于仲尼。仲尼辞不知,退而命载而行,曰:“鸟能择木,木岂能择鸟乎!”〔四〕文子固止。会季康子逐公华、公宾、公林,以币迎孔子,孔子归鲁。

〔一〕 集解徐广曰:“此哀公十一年也,去吴会缯已四年矣。年表哀公十年,孔子自陈至卫也。” 索隐徐说去会四年,是也。按:左传及此文,孔子是时在卫归鲁,不见有在陈之文,在陈当哀公之初,盖年表误尔。 正义括地志云:“郎亭在徐州滕县西五十三里。”

〔二〕 集解服虔曰:“文子,卫卿也。”

〔三〕 集解左传曰太叔名疾。

〔四〕 集解服虔曰:“鸟喻己,木以喻所之之国。”

  孔子之去鲁凡十四岁而反乎鲁。〔一〕

〔一〕 索隐前文孔子以定公十四年去鲁,计至此十三年。鲁系家云定公十二年孔子去鲁,则首尾计十五年矣。

  鲁哀公问政,对曰:“政在选臣。”季康子问政,曰:“举直错诸枉,〔一〕则枉者直。”康子患盗,孔子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二〕然鲁终不能用孔子,孔子亦不求仕。

〔一〕 集解包氏曰:“错,置也。举正直之人用之,废置邪枉之人。” 索隐论语“季康子问政,子曰‘政者,正也’”。又“哀公问曰‘何为则人服’?子曰‘举直错诸枉则人服’”。今此初论康子问政,未合以孔子答哀公使人服,盖太史公撮略论语为文而失事实。

〔二〕 集解孔安国曰:“欲,情欲也。言民化于上,不从其所令,从其所好也。”

  孔子之时,周室微而礼乐废,诗书缺。追迹三代之礼,序书传,上纪唐虞之际,下至秦缪,编次其事。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一〕足,则吾能征之矣。”观殷夏所损益,曰:“后虽百世可知也,〔二〕以一文一质。周监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三〕故书传、礼记自孔氏。

〔一〕 集解包氏曰:“征,成也。杞宋二国,夏殷之后也。夏殷之礼吾能说之,杞宋之君不足以成也。”

〔二〕 集解何晏曰:“物类相召,势数相生,其变有常,故可预知者也。”

〔三〕 集解孔安国曰:“监,视也。言周文章备于二代,当从之也。”

  孔子语鲁大师:“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一〕纵之纯如〔二〕,皦如,〔三〕绎如也,以成。”〔四〕“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五〕

〔一〕 集解何晏曰:“太师,乐官名也。五音始奏,翕如盛也。”

〔二〕 集解何晏曰:“言五音既发放纵尽,其声纯和谐也。”

〔三〕 集解何晏曰:“言其音节明。”

〔四〕 集解何晏曰:“纵之以纯如,皦如,绎如,言乐始于翕如而成于三者也。”

〔五〕 集解郑玄曰:“反鲁,鲁哀公十一年冬。是时道衰乐废,孔子来还,乃正之,故雅颂各得其所。”

  古者诗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一〕取可施于礼义,上采契后稷,中述殷周之盛,至幽厉之缺,始于衽席,故曰“关雎之乱以为风始,〔二〕鹿鸣为小雅始,〔三〕文王为大雅始,〔四〕清庙为颂始”。〔五〕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礼乐自此可得而述,以备王道,成六艺。

〔一〕 正义去,丘吕反。重,逐龙反。

〔二〕 正义乱,理也。诗小序云: “关雎,后妃之德也,风之始也,所以风天下而正夫妇也。”毛苌云:“关关,和声。雎鸠,王雎也,鸟挚而有别。后妃悦乐君子之德,无不和谐,又不淫色,慎固幽深,若雎鸠之有别,然后可以风化天下。夫妇有别则父子亲,父子亲则君臣敬,君臣敬则朝廷正,朝廷正则王化成也。”按:王雎,金口鹗也。

〔三〕 正义小序云:“鹿鸣,宴群臣嘉宾也。既饮食之,又实币帛筐篚以将其厚意,然后忠臣嘉宾得尽其心矣。”毛苌云:“鹿得苹,呦呦鸣而相呼,恳诚发乎中,以兴嘉乐宾客,当有恳诚相招呼以成礼也。”

〔四〕 正义小序云:“文王,文王受命作周。”郑玄云:“文王初为西伯,有功于民,其德着见于天,故天命之以为王,使君天下。”

〔五〕 正义小序云:“清庙,祀文王也。周公既成雒邑,朝诸侯,率以祀文王焉。”毛苌云:“清庙者,祭有清明之德者之宫也。谓祭文王,天德清明,文王象焉,故祭之而歌此诗也。”

  孔子晚而喜易,序〔一〕彖、〔二〕系、〔三〕象、〔四〕说卦、〔五〕文言。〔六〕读易,韦编三绝。曰:“假我数年,若是,我于易则彬彬矣。”

〔一〕 正义序,易序卦也。夫子作十翼,谓上彖、下彖、上象、下象、上系、下系、文言、序卦、说卦、杂卦也。易正义曰:“文王既繇六十四卦分为上下篇,先后之次,其理不易。孔子就上下二经,各序其相次之义。”

〔二〕 正义吐乱反。上彖,卦下辞;下彖,爻卦下辞。易正义曰:“夫子所作,统论一卦之义,或说其卦德,或说其卦义,或说其卦名。庄氏云 ‘彖,断也,言断定一卦之义’也。”

〔三〕 正义如字,又音系。易正义云:“系辞者,圣人系属此辞于爻卦之下。分为上下篇者,以简编重大,是以分之。”又言“系辞者,取纲系之义”也。

〔四〕 正义上象,卦辞;下象,爻辞。易正义云:“万物之体自然,各有形象,圣人设卦以写万物之象,今夫子释此卦之象也。”

〔五〕 正义易正义云:“说卦者,陈说八卦德业变化法象所为也。”

〔六〕 正义易正义云:“夫子赞明易道,申说义理,释干坤二卦经文之言,故称文言。” 又:“杂卦者,六十四卦以为义,于序卦之外,别言圣人之兴,因时而作,随其事宜,不必相因袭,当有损益。”又云:“杂揉众卦,错综其义,或以同相类,或以异相明。”按:史不出杂卦,故附之。

  孔子以诗书礼乐教,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如颜浊邹之徒,〔一〕颇受业者甚众。

〔一〕 正义浊音卓。邹音聚。颜浊邹,非七十(七)〔二〕人数也。

  孔子以四教:文,行,忠,信。〔一〕绝四:毋意,〔二〕毋必,〔三〕毋固,〔四〕毋我。〔五〕所慎:齐,战,疾。〔六〕子罕言利与命与仁。〔七〕不愤不启,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弗复也〔八〕。

〔一〕 集解何晏曰:“四者有形质,可举以教。”

〔二〕 集解何晏曰:“以道为度,故不任意也。”

〔三〕 集解何晏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故无专必。”

〔四〕 集解何晏曰:“无可无不可,故无固行也。”

〔五〕 集解何晏曰:“述古而不自作,处群萃而不自异,唯道是从,故不有其身。”

〔六〕 集解何晏曰:“此三者人所不能慎,而夫子慎也。”

〔七〕 集解何晏曰:“罕者,希也。利者,义之和也。命者,天之命也。仁者,行之盛也。寡能及之,故希言之。”

〔八〕 集解郑玄曰:“孔子与人言,必待其人心愤愤,口悱悱,乃后启发为说之,如此则识思之深也。说则举一端以语之,其人不思其类,则不重教也。”

  其于乡党,恂恂〔一〕似不能言者。其于宗庙朝廷,辩辩〔二〕言,唯谨尔。〔三〕朝,与上大夫言,訚訚如也;〔四〕与下大夫言,侃侃如也。〔五〕

〔一〕 集解王肃曰:“恂恂,温恭貌也。” 索隐有本作“逡逡”,音七旬反。

〔二〕 索隐论语作“便便”。

〔三〕 集解郑玄曰:“唯辩而谨敬也。”

〔四〕 集解孔安国曰:“中正之貌也。”

〔五〕 集解孔安国曰:“和乐貌。 ”

  入公门,鞠躬如也;趋进,翼如也。〔一〕君召使傧,〔二〕色勃如也。〔三〕君命召,不俟驾行矣。〔四〕

〔一〕 集解孔安国曰:“言端好也。”

〔二〕 集解郑玄曰:“有宾客,使迎之也。”

〔三〕 集解孔安国曰:“必变色。 ”

〔四〕 集解郑玄曰:“急趋君命也,行出而车驾随之。”

  鱼馁,肉败,割不正,不食。〔一〕席不正,不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

〔一〕 集解孔安国曰:“鱼败曰馁也。”

  是日哭,则不歌。见齐衰、瞽者,虽童子必变。〔一〕

〔一〕 集解包氏曰:“瞽,盲。”

  “三人行,必得我师。”〔一〕“德之不脩,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二〕使人歌,善,则使复之,然后和之。〔三〕

〔一〕 集解何晏曰:“言我三人行,本无贤愚,择善而从之,不善而改之,无常师。”

〔二〕 集解孔安国曰:“夫子常以此四者为忧也。”

〔三〕 集解何晏曰:“乐其善,故使重歌而自和也。”

  子不语:怪,力,乱,神。〔一〕

〔一〕 集解王肃曰:“怪,怪异也。力谓若奡荡舟,乌获举千钧之属也。乱谓臣弑君,子弑父也。神谓鬼神之事。或无益于教化,或所不忍言也。”李充曰:“力不由理,斯怪力也。神不由正,斯乱神也。怪力,乱神,有与于邪,无益于教,故不言也。 ”

  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闻也。〔一〕夫子言天道与性命,弗可得闻也已。”〔二〕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三〕。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四〕夫子循循然善诱人,〔五〕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我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蔑由也已。”〔六〕达巷党人(童子)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七〕子闻之曰:“我何执?执御乎?执射乎?我执御矣。”〔八〕牢曰:“子云‘ 不试,故艺’。”〔九〕

〔一〕 集解何晏曰:“章,明。文,彩。形质着见,可以耳目循也。”

〔二〕 集解何晏曰:“性者,人之所受以生也。天道者,元亨日新之道。深微,故不可得而闻之。”

〔三〕 集解何晏曰:“言不可穷尽。”

〔四〕 集解何晏曰:“言忽恍不可为形象。”

〔五〕 集解何晏曰:“循循,次序貌也。诱,进也。言夫子正以此道进劝人学有次序也。 ”

〔六〕 集解孔安国曰:“言夫子既以文章开博我,又以礼节节约我,使我欲罢不能。已竭吾才矣,其有所立,则卓然不可及。言己虽蒙夫子之善诱,犹不能及夫子所立也。”

〔七〕 集解郑玄曰:“达巷者,党名。五百家为党。此党之人美孔子学道艺,不成一名而已。”

〔八〕 集解郑玄曰:“闻人美之,承以谦也。吾执御者,欲明六艺之卑。”

〔九〕 集解郑玄曰:“牢者,弟子子牢也。试,用也。言孔子自云我不见用故多伎艺也。 ”

  鲁哀公十四年春,狩大野。〔一〕叔孙氏车子锄商获兽,〔二〕以为不祥。仲尼视之,曰:“麟也。” 取之。〔三〕曰:“河不出图,雒不出书,吾已矣夫! ”〔四〕颜渊死,孔子曰:“天丧予!〔五〕”及西狩见麟,曰:“吾道穷矣!”〔六〕喟然叹曰:“莫知我夫!”子贡曰:“何为莫知子?”〔七〕子曰:“不怨天,不尤人〔八〕,下学而上达,〔九〕知我者其天乎!”〔一0〕

〔一〕 集解服虔曰:“大野,薮名,鲁田圃之常处,盖今钜野是也。” 正义括地志云: “获麟堆在郓州钜野县东十二里。春秋哀十四年经云‘ 西狩获麟’。国都城记云‘钜野故城东十里泽中有土台,广轮四五十步,俗云获麟堆,去鲁城可三百余里’。 ”

〔二〕 集解服虔曰:“车子,微者也;锄商,名也。” 索隐春秋传及家语并云“车子锄商”,而服虔以“子”为姓,非也。今以车子为主车车士,微者之人也。人微故略其姓,则“子”非姓也。

〔三〕 集解服虔曰:“麟非时所常见,故怪之,以为不祥也。仲尼名之曰‘麟’,然后鲁人乃取之也。明麟为仲尼至也。”

〔四〕 集解孔安国曰:“圣人受命,则河出图,今无此瑞。吾已矣夫者,〔伤〕不得见〔也〕。河图,八卦是也。”

〔五〕 集解何休曰:“予,我也。天生颜渊为夫子辅佐,死者是天将亡夫子之证者也。”

〔六〕 集解何休曰:“麟者,太平之兽,圣人之类也。时得而死,此天亦告夫子将殁之证,故云尔。”

〔七〕 集解何晏曰:“子贡怪夫子言何为莫知己,故问之。”

〔八〕 集解马融曰:“孔子不用于世,而不怨天不知己,亦不尤人。”

〔九〕 集解孔安国曰:“下学人事,上达天命。”

〔一0〕集解何晏曰:“圣人与天地合其德,故曰唯天知己。”

  “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齐乎!”〔一〕谓“柳下惠、少连降志辱身矣”。谓“虞仲、夷逸隐居放言,〔二〕行中清,废中权”。〔三〕“我则异于是,无可无不可。”〔四〕

〔一〕 集解郑玄曰:“言其直己之心,不入庸君之朝。”

〔二〕 集解包氏曰:“放,置也。置不复言世务也。”

〔三〕 集解马融曰:“清,纯洁也。遭世乱,自废弃以免患,合于权也。”

〔四〕 集解马融曰:“亦不必进,亦不必退。唯义所在。”

  子曰:“弗乎弗乎,君子病没世而名不称焉。吾道不行矣,吾何以自见于后世哉?”乃因史记作春秋,上至隐公,下讫哀公十四年,十二公。据鲁,亲周,〔一〕故殷,运之三代。〔二〕约其文辞而指博。故吴楚之君自称王,而春秋贬之曰“子”;践土之会实召周天子,而春秋讳之曰“天王狩于河阳”:推此类以绳当世。贬损之义,后有王者举而开之。春秋之义行,则天下乱臣贼子惧焉。

〔一〕 索隐言夫子修春秋,以鲁为主,故云据鲁。亲周,盖孔子之时周虽微,而亲周王者,以见天下之有宗主也。

〔二〕 正义殷,中也。又中运夏、殷、周之事也。

  孔子在位听讼,文辞有可与人共者,弗独有也。至于为春秋,笔则笔,削则削,子夏之徒不能赞一辞。弟子受春秋,孔子曰:“后世知丘者以春秋,而罪丘者亦以春秋。”〔一〕

〔一〕 集解刘熙曰:“知者,行尧舜之道者也。罪者,在王公之位,见贬绝者。”

  明岁,子路死于卫。孔子病,子贡请见。孔子方负杖逍遥于门,曰:“赐,汝来何其晚也?”孔子因叹,歌曰:“太山坏乎!〔一〕梁柱摧乎!哲人萎乎!” 〔二〕因以涕下。谓子贡曰:“天下无道久矣,莫能宗予。〔三〕夏人殡于东阶,周人于西阶,殷人两柱闲。昨暮予梦坐奠两柱之闲,予始殷人也。”后七日卒。〔四〕

〔一〕 集解郑玄曰:“太山,众山所仰。”

〔二〕 集解王肃曰:“萎,顿也。 ”

〔三〕 集解王肃曰:“伤道之不行也。”

〔四〕 集解郑玄曰:“明圣人知命也。” 正义括地志云:“汉封夫子十二代孙忠为褒成侯;生光,为丞相,封侯;平帝封孔霸孙莽二千户为褒成侯;后汉封十七代孙志为褒成侯;魏封二十二代孙羡为崇圣侯;晋封二十三代孙震为奉圣亭侯;后魏封二十七代孙为崇圣大夫;孝文帝又封三十一代孙珍为崇圣侯,高齐改封珍为恭圣侯,周武帝改封邹国公;隋文帝仍旧封邹国公,炀帝改为绍圣侯;皇唐给复二千户,封孔子裔孙孔德伦为褒圣侯也。”

  孔子年七十三,以鲁哀公十六年四月己丑卒。〔一〕

〔一〕 索隐若孔子以鲁襄二十一年生,至哀十六年为七十三;若襄二十二年生,则孔子年七十二。经传生年不定,致使孔子寿数不明。

  哀公诔之曰:“旻天不吊,不慭遗一老,〔一〕俾屏余一人以在位,茕茕余在疚。〔二〕呜呼哀哉!尼父,毋自律!”〔三〕子贡曰:“君其不没于鲁乎!夫子之言曰:‘礼失则昏,名失则愆。失志为昏,失所为愆。’〔四〕生不能用,死而诔之,非礼也。称‘余一人’,非名也。”〔五〕

〔一〕 集解王肃曰:“吊,善也。慭,且也。一老谓孔子也。”

〔二〕 集解王肃曰:“疚,病也。 ”

〔三〕 集解王肃曰:“父,丈夫之显称也。律,法也。言毋以自为法也。”

〔四〕 索隐失礼为昏,失所为愆。左传及家语皆云“失志为昏,失礼为愆”,与此不同也。

〔五〕 集解服虔曰:“天子自谓‘ 一人’,非诸侯所当名也。”

  孔子葬鲁城北泗上,〔一〕弟子皆服三年。三年心丧毕,相诀而去,〔二〕则哭,各复尽哀;或复留。唯子赣庐于冢上,〔三〕凡六年,然后去。弟子及鲁人往从冢而家者百有余室,因命曰孔里。鲁世世相传以岁时奉祠孔子冢,而诸儒亦讲礼乡饮大射于孔子冢。孔子冢大一顷。故所居堂弟子内,后世因庙藏孔子衣冠琴车书,〔四〕至于汉二百余年不绝。高皇帝过鲁,以太牢祠焉。诸侯卿相至,常先谒然后从政。

〔一〕 集解皇览曰:“孔子冢去城一里。冢茔百亩,冢南北广十步,东西十三步,高一丈二尺。冢前以瓴甓为祠坛,方六尺,与地平。本无祠堂。冢茔中树以百数,皆异种,鲁人世世无能名其树者。民传言‘孔子弟子异国人,各持其方树来种之’。其树柞、枌、雒离、安贵、五味、毚檀之树。孔子茔中不生荆棘及刺人草。” 索隐雒离,各离二音,又音落藜。藜是草名也。安贵,香名,出西域。五味,药草也。毚音谗。毚檀,檀树之别种。

〔二〕 索隐诀音决。诀者,别也。

〔三〕 索隐按:家语无“上”字。且礼云“适墓不登陇”,岂合庐于冢上乎?盖“上”者,亦是边侧之义。

〔四〕 索隐谓孔子所居之堂,其弟子之中,孔子没后,后代因庙藏夫子平生衣冠琴书于寿堂中。

  孔子生鲤,字伯鱼。〔一〕伯鱼年五十,先孔子死。〔二〕

〔一〕 索隐按:家语孔子年十九,娶于宋之并官氏之女,一岁而生伯鱼。伯鱼之生,鲁昭公使人遗之鲤鱼。夫子荣君之赐,因以名其子也。

〔二〕 集解皇览曰:“伯鱼冢在孔子冢东,与孔子并,大小相望也。”

  伯鱼生伋,字子思,年六十二。尝困于宋。子思作中庸。〔一〕

〔一〕 集解皇览曰:“子思冢在孔子冢南,大小相望。”

  子思生白,字子上,年四十七。子上生求,字子家,年四十五。子家生箕,字子京,年四十六。子京生穿,字子高,年五十一。子高生子慎,年五十七,尝为魏相。

  子慎生鲋,年五十七,为陈王涉博士,死于陈下。

  鲋弟子襄,年五十七。尝为孝惠皇帝博士,迁为长沙太守。长九尺六寸。

  子襄生忠,年五十七。忠生武,武生延年及安国。安国为今皇帝博士,至临淮太守,蚤卒。安国生卬,卬生欢。

  太史公曰: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虽不能至,然心乡往之。余读孔氏书,想见其为人。适鲁,观仲尼庙堂车服礼器,诸生以时习礼其家,余祗回留之不能去云。〔一〕天下君王至于贤人众矣,当时则荣,没则已焉。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折中于夫子,〔二〕可谓至圣矣!

〔一〕 索隐祗,敬也。言祗敬迟回不能去之。有本亦作“低回”,义亦通。

〔二〕 索隐离骚云“明五帝以折中 ”。王师叔云“折中,正也”。宋均云“折,断也。中,当也”。按:言欲折断其物而用之,与度相中当,故以言其折中也。

【索隐述赞】孔子之胄,出于商国。弗父能让,正考铭勒。防叔来奔,邹人掎足。尼丘诞圣,阙里生德。七十升堂,四方取则。卯诛两观,摄相夹谷。歌凤遽衰,泣麟何促!九流仰镜,万古钦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