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卷八十三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鲁仲连邹阳列传第二十三
  鲁仲连者,齐人也。好奇伟俶傥之画策,〔一〕而不肯仕宦任职,好持高节。游于赵。
〔一〕 索隐按:广雅云“俶傥,卓异也”。 正义俶,天历反。鲁仲连子云:“齐辩士田巴,服狙丘,议稷下,毁五帝,罪三王,服五伯,离坚白,合同异,一日服千人。有徐劫者,其弟子曰鲁仲连,年十二,号‘千里驹’,往请田巴曰:‘臣闻堂上不奋,郊草不芸,白刃交前,不救流矢,急不暇缓也。今楚军南阳,赵伐高唐,燕人十万,聊城不去,国亡在旦夕,先生柰之何?若不能者,先生之言有似枭鸣,出城而人恶之,愿先生勿复言。’田巴曰:‘谨闻命矣。’ 巴谓徐劫曰:‘先生乃飞兔也,岂直千里驹!’巴终身不谈。”

  赵孝成王时,而秦王使白起破赵长平之军前后四十余万,秦兵遂东围邯郸。赵王恐,诸侯之救兵莫敢击秦军。魏安厘王使将军晋鄙救赵,畏秦,止于荡阴不进。〔一〕魏王使客将军新垣衍〔二〕闲入邯郸,因平原君谓赵王曰:“秦所为急围赵者,前与齐湣王争彊为帝,已而复归帝;今齐(湣王)已益弱,方今唯秦雄天下,此非必贪邯郸,其意欲复求为帝。赵诚发使尊秦昭王为帝,秦必喜,罢兵去。”平原君犹预未有所决。

〔一〕 集解地理志河内有荡阴县。 正义荡,天郎反,相州县。

〔二〕 索隐新垣,姓;衍,名也。为梁将。故汉有新垣平。

  此时鲁仲连适游赵,会秦围赵,闻魏将欲令赵尊秦为帝,乃见平原君曰:“事将柰何?”平原君曰:“ 胜也何敢言事!前亡四十万之众于外,今又内围邯郸而不能去。魏王使客将军新垣衍令赵帝秦〔一〕,今其人在是。胜也何敢言事!”鲁仲连曰:“吾始以君为天下之贤公子也,吾乃今然后知君非天下之贤公子也。梁客新垣衍安在?吾请为君责而归之。”平原君曰:“胜请为绍介〔二〕而见之于先生。”平原君遂见新垣衍曰: “东国有鲁仲连先生者,今其人在此,胜请为绍介,交之于将军。”新垣衍曰:“吾闻鲁仲连先生,齐国之高士也。衍人臣也,使事有职,吾不愿见鲁仲连先生。” 平原君曰:“胜既已泄之矣。”新垣衍许诺。

〔一〕 索隐新垣衍欲令赵尊秦为帝也。

〔二〕 集解郭璞曰:“绍介,相佑助者。” 索隐按:绍介犹媒介也。且礼,宾至必因介以传辞。绍者,继也。介不一人,故礼云“介绍而传命 ”是也。

  鲁连见新垣衍而无言。新垣衍曰:“吾视居此围城之中者,皆有求于平原君者也;今吾观先生之玉貌,非有求于平原君者也,曷为久居此围城之中而不去?” 鲁仲连曰:“世以鲍焦为无从颂而死者,皆非也。〔一〕众人不知,则为一身。〔二〕彼秦者,弃礼义而上首功之国也,〔三〕权使其士,虏使其民。〔四〕彼即肆然而为帝,〔五〕过〔六〕而为政于天下,〔七〕则连有蹈东海而死耳,吾不忍为之民也。〔八〕所为见将军者,欲以助赵也。”

〔一〕 集解鲍焦,周之介士也。见庄子。 索隐从颂者,从容也。世人见鲍焦之死,皆以为不能自宽容而取死,此言非也。 正义韩诗外传云: “姓鲍,名焦,周时隐者也。饰行非世,廉洁而守,荷担采樵,拾橡充食,故无子胤,不臣天子,不友诸侯。子贡遇之,谓之曰:‘吾闻非其政者不履其地,污其君者不受其利。今子履其地,食其利,其可乎?’鲍焦曰:‘吾闻廉士重进而轻退,贤人易愧而轻死。’遂抱木立枯焉。”按:鲁仲连留赵不去者,非为一身。

〔二〕 索隐言众人不识鲍焦之意,焦以耻居浊世而避之,非是自为一身而忧死。事见庄子也。

〔三〕 集解谯周曰:“秦用卫鞅计,制爵二十等,以战获首级者计而受爵。是以秦人每战胜,老弱妇人皆死,计功赏至万数。天下谓之‘上首功之国’,皆以恶之也。” 索隐秦法,斩首多为上功。谓斩一人首赐爵一级,故谓秦为“首功之国”也。

〔四〕 索隐言秦人以权诈使其战士,以奴虏使其人。言无恩以恤下。

〔五〕 索隐肆然犹肆志也。

〔六〕 正义至“过”字为绝句。肆然其志意也。言秦得肆志为帝,恐有烹醢纳管,遍行天子之礼。过,失也。

〔七〕 索隐谓以过恶而为政也。

〔八〕 正义若赵、魏帝秦,得行政教于天下,鲁连蹈东海而溺死,不忍为秦百姓。

  新垣衍曰:“先生助之将柰何?”鲁连曰:“吾将使梁及燕助之,齐、楚则固助之矣。”新垣衍曰:“ 燕则吾请以从矣;若乃梁者,则吾乃梁人也,先生恶能使梁助之?”鲁连曰:“梁未睹秦称帝之害故耳。使梁睹秦称帝之害,则必助赵矣。”

  新垣衍曰:“秦称帝之害何如?”鲁连曰:“昔者齐威王尝为仁义矣,率天下诸侯而朝周。周贫且微,诸侯莫朝,而齐独朝之。居岁余,周烈王崩,〔一〕齐后往,周怒,赴于齐〔二〕曰:‘天崩地坼,天子下席。〔三〕东藩之臣因齐后至,则斫。’〔四〕齐威王勃然怒曰:‘叱嗟,而母婢也!’〔五〕卒为天下笑。故生则朝周,死则叱之,诚不忍其求也。彼天子固然,其无足怪。”

〔一〕 集解徐广曰:“烈王十年崩,威王之七年。” 正义周本纪及年表云烈王七年崩,齐威王十年也,与徐不同。

〔二〕 正义郑玄云:“赴,告也。 ”今文“赴”作“讣”。

〔三〕 索隐按:谓烈王太子安王骄也。下席,言其寝苫居庐。

〔四〕 集解公羊传曰:“欺三军者其法斫。”何休曰:“斫,斩也。”

〔五〕 正义骂烈王后也。

  新垣衍曰:“先生独不见夫仆乎?十人而从一人者,宁力不胜而智不若邪?畏之也。”〔一〕鲁仲连曰:“呜呼!梁之比于秦若仆邪?”新垣衍曰:“然。” 鲁仲连曰:“吾将使秦王烹醢梁王。”新垣衍怏然不悦,曰:〔二〕“噫嘻,〔三〕亦太甚矣先生之言也!先生又恶能使秦王烹醢梁王?”鲁仲鲁曰:“固也,吾将言之。昔者九侯、鄂侯、〔四〕文王,纣之三公也。九侯有子而好,献之于纣,纣以为恶,醢九侯。鄂侯争之彊,辩之疾,故脯鄂侯。文王闻之,喟然而叹,故拘之牖里之库百日,〔五〕欲令之死。曷为与人俱称王,卒就脯醢之地?齐湣王之鲁,夷维子〔六〕为执策而从,谓鲁人曰:‘子将何以待吾君?’鲁人曰:‘吾将以十太牢待子之君。’夷维子曰:‘子安取礼而来〔待〕吾君?彼吾君者,天子也。天子巡狩,诸侯辟舍,〔七〕纳管籥,〔八〕摄衽抱机,〔九〕视膳于堂下,天子已食,乃退而听朝也。’鲁人投其籥,不果纳。〔一0〕不得入于鲁,将之薛,〔一一〕假途于邹。当是时,邹君死,湣王欲入吊,夷维子谓邹之孤曰:‘天子吊,主人必将倍殡棺,设北面于南方,然后天子南面吊也。’ 〔一二〕邹之群臣曰:‘必若此,吾将伏剑而死。’固不敢入于邹。邹、鲁之臣,生则不得事养,死则不得赙襚,〔一三〕然且欲行天子之礼于邹、鲁,邹、鲁之臣不果纳。〔一四〕今秦万乘之国也,梁亦万乘之国也。俱据万乘之国,各有称王之名,睹其一战而胜,欲从而帝之,是使三晋之大臣不如邹、鲁之仆妾也。且秦无已而帝,则且变易诸侯之大臣。彼将夺其所不肖而与其所贤,夺其所憎而与其所爱。彼又将使其子女谗妾为诸侯妃姬。处梁之宫。梁王安得晏然而已乎?而将军又何以得故宠乎?”

〔一〕 索隐言仆夫十人而从一人者,宁是力不胜,亦非智不如,正是畏惧其主耳。

〔二〕 正义怏,于尚反。

〔三〕 索隐上音依。噫者,不平之声。下音僖。嘻者,惊恨之声。

〔四〕 集解徐广曰:“邺县有九侯城。九,一作‘鬼’。鄂,一作‘邢’。” 正义九侯城在相州滏阳县西南五十里。

〔五〕 正义相州荡阴县北九里有羑城。

〔六〕 索隐按:维,东莱之邑,其居夷也,号夷维子。故晏子为莱之夷维人是也。 正义密州高密县,古夷安城。应劭云“故莱夷维邑也”。盖因邑为姓。子者,男子之美号。又云子,爵也。

〔七〕 索隐辟音避。避正寝。案:礼“天子适诸侯,必舍(于)〔
其〕祖庙”。

〔八〕 索隐音管药。

〔九〕 索隐音纪。 正义衽音而甚反。

〔一0〕索隐谓阖内门不入齐君。 正义籥即钥匙也。投钥匙于地。

〔一一〕正义薛侯故城在徐州滕县界也。

〔一二〕索隐倍音佩。谓主人不在殡东,将背其殡棺立西阶上,北面哭,是背也。天子乃于阼阶上,南面而吊之也。

〔一三〕正义衣服曰襚,货财曰赙,皆助生送死之礼。

〔一四〕索隐谓时君弱臣彊,故邹、鲁君生时臣并不得尽事养,死亦不得行赙襚之礼。然齐欲行天子礼于邹、鲁,邹、鲁之臣皆不果纳之,是犹秉礼而存大体。

  于是新垣衍起,再拜谢曰:“始以先生为庸人,吾乃今日知先生为天下之士也。吾请出,不敢复言帝秦。”秦将闻之,为却军五十里。适会魏公子无忌夺晋鄙军以救赵,击秦军,秦军遂引而去。

  于是平原君欲封鲁连,鲁连辞让(使)者三,终不肯受。平原君乃置酒,酒酣起前,以千金为鲁连寿。鲁连笑曰:“所贵于天下之士者,为人排患释难解纷乱而无取也。即有取者,是商贾之事也,而连不忍为也。 ”遂辞平原君而去,终身不复见。

  其后二十余年,燕将攻下聊城,〔一〕聊城人或谗之燕,燕将惧诛,因保守聊城,不敢归。齐田单攻聊城〔二〕岁余,士卒多死而聊城不下。鲁连乃为书,约之矢以射城中,遗燕将。书曰:

〔一〕 正义今博州县也。

〔二〕 集解徐广曰:“案年表,田单攻聊城在长平后十余年也。” 索隐按:徐广据年表,以为田单攻聊城在长平后十余年耳,言“三十余年” ,误也。

    吾闻之,智者不倍时而弃利,勇士不却死而灭名,〔一〕忠臣不先身而后君。今公行一朝之忿,不顾燕王之无臣,非忠也;杀身亡聊城,而威不信于齐,非勇也;功败名灭,后世无称焉,非智也。三者世主不臣,说士不载,故智者不再计,勇士不怯死。今死生荣辱,贵贱尊卑,此时不再至,愿公详计而无与俗同。

〔一〕 索隐却死犹避死也。

    且楚攻齐之南阳,〔一〕魏攻平陆,〔二〕而齐无南面之心,以为亡南阳之害小,不如得济北之利大,〔三〕故定计审处之。今秦人下兵,魏不敢东面;衡秦之势成,〔四〕楚国之形危;齐弃南阳,〔五〕断右壤,〔六〕定济北,〔七〕计犹且为之也。且夫齐之必决于聊城,公勿再计。今楚魏交退于齐,而燕救不至。〔八〕以全齐之兵,无天下之规,与聊城共据期年之敝,则臣见公之不能得也。且燕国大乱,君臣失计,上下迷惑,栗腹以十万之众五折于外,〔九〕以万乘之国被围于赵,壤削主困,为天下僇笑。国敝而祸多,民无所归心。今公又以敝聊之民距全齐之兵,是墨翟之守也。〔一0〕食人炊骨,士无反外之心,是孙膑之兵也。〔一一〕能见于天下。虽然,为公计者,不如全车甲以报于燕。车甲全而归燕,燕王必喜;身全而归于国,士民如见父母,交游攘臂而议于世,功业可明。上辅孤主以制群臣,下养百姓以资说士,〔一二〕矫国更俗,〔一三〕功名可立也。亡意亦捐燕弃世,东游于齐乎?〔一四〕裂地定封,富比乎陶、卫,〔一五〕世世称孤,与齐久存,又一计也。此两计者,显名厚实也,愿公详计而审处一焉。

〔一〕 索隐即齐之淮北、泗上之地也。

〔二〕 索隐平陆,邑名,在西界。 正义兖州县也。

〔三〕 索隐即聊城之地也。 正义言齐无南面攻楚、魏之心,以为南阳、平陆之害小,不如聊城之利大,言必攻之也。

〔四〕 索隐此时秦与齐和,故云“ 衡秦之势成”也。

〔五〕 索隐弃楚所攻之泗上也。

〔六〕 索隐又断绝魏之所攻齐右壤之地平陆是也。言右壤断弃而不救也。

〔七〕 索隐志在攻聊城而定济北也。

〔八〕 索隐按:交者,俱也。前时楚攻南阳,魏攻平陆,今二国之兵俱退,而燕救又不至,是势危也。

〔九〕 集解徐广曰:“此事去长平十年。”

〔一0〕正义如墨翟守宋,却楚军。

〔一一〕正义言孙膑能抚士卒,士卒无二心也。

〔一二〕索隐言既养百姓,又资说士,终拟强国也。刘氏云读“说士”为“锐士”,意虽亦便,不如依字。

〔一三〕索隐欲令燕将归燕,矫正国事,改更獘俗也。

〔一四〕索隐亡音无。言若必无还燕意,则捐燕而东游于齐乎。

〔一五〕索隐按:延笃注战国策云“ 陶,陶朱公也;卫,卫公子荆”,非也。王劭云“魏冉封陶,商君姓卫”。富比陶、卫,谓此也。

    且吾闻之,规小节者不能成荣名,恶小耻者不能立大功。昔者管夷吾射桓公中其钩,篡也;遗公子纠不能死,怯也;〔一〕束缚桎梏,辱也。若此三行者,世主不臣而乡里不通。乡使管子幽囚而不出,身死而不反于齐,则亦名不免为辱人贱行矣。臧获且羞与之同名矣,〔二〕况世俗乎!故管子不耻身在缧绁之中而耻天下之不治,不耻不死公子纠而耻威之不信于诸侯,故兼三行之过而为五霸首,〔三〕名高天下而光烛邻国。曹子〔四〕为鲁将,三战三北,而亡地五百里。乡使曹子计不反顾,议不还踵,刎颈而死,则亦名不免为败军禽将矣。曹子弃三北之耻,而退与鲁君计。桓公朝天下,会诸侯,曹子以一剑之任,枝桓公之心〔五〕于坛坫之上,颜色不变,辞气不悖,三战之所亡一朝而复之,天下震动,诸侯惊骇,威加吴、越。若此二士者,非不能成小廉而行小节也,以为杀身亡躯,绝世灭后,功名不立,非智也。故去感忿之怨,立终身之名;弃忿悁之节,〔六〕定累世之功。是以业与三王争流,而名与天壤相獘也。愿公择一而行之。

〔一〕 索隐遗,弃也。谓弃子纠而事小白也。 正义管仲傅子纠而鲁杀之,不能随子纠死,是怯懦畏死。

〔二〕 集解方言曰:“荆、淮、海、岱、燕、齐之闲骂奴曰臧,骂婢曰获。”

〔三〕 正义按:齐桓最初得周襄王赐文武胙、彤弓矢、大辂,故为五伯首也。

〔四〕 索隐鲁将曹昧是也。

〔五〕 索隐按:枝犹拟也。

〔六〕 正义忿,敷粉反。悁,于缘反。

  燕将见鲁连书,泣三日,犹豫不能自决。欲归燕,已有隙,恐诛;欲降齐,所杀虏于齐甚众,恐已降而后见辱。喟然叹曰:“与人刃我,宁自刃。”乃自杀。聊城乱,田单遂屠聊城。归而言鲁连,欲爵之。鲁连逃隐于海上,曰:“吾与富贵而诎于人,宁贫贱而轻世肆志焉。”〔一〕

〔一〕 索隐肆犹放也。

  邹阳者,齐人也。游于梁,与故吴人庄忌夫子、〔一〕淮阴枚生〔二〕之徒交。上书而介于羊胜、公孙诡之闲。〔三〕胜等嫉邹阳,恶之梁孝王。孝王怒,下之吏,将欲杀之。邹阳客游,以谗见禽,恐死而负累,〔四〕乃从狱中上书曰:

〔一〕 索隐忌,会稽人,姓庄氏,字夫子。后避汉明帝讳,改姓曰严。

〔二〕 索隐名乘,字叔,其子皋,汉书并有传。盖以衔枚氏而得姓也。

〔三〕 索隐言邹阳上书自达,而游于二人之闲,或往彼,或往此。介者,言有隔于其闲,故杜预曰“介犹闲也”。

〔四〕 正义诸不以罪为累。

    臣闻忠无不报,信不见疑,臣常以为然,徒虚语耳。昔者荆轲慕燕丹之义,白虹贯日,太子畏之;〔一〕卫先生为秦画长平之事,太白蚀昴,而昭王疑之。〔二〕夫精变天地而信不喻两主,岂不哀哉!今臣尽忠竭诚,毕议愿知,〔三〕左右不明,〔四〕卒从吏讯,为世所疑,是使荆轲、卫先生复起,而燕、秦不悟也。愿大王孰察之。

〔一〕 集解应劭曰:“燕太子丹质于秦,始皇遇之无礼,丹亡去,故厚养荆轲,令西刺秦王。精诚感天,白虹为之贯日也。”如淳曰:“白虹,兵象。日为君。”烈士传曰:“荆轲发后,太子自相气,见虹贯日不彻,曰:‘吾事不成矣。’后闻轲死,事不立,曰‘吾知其然也。’” 索隐烈士传曰:“荆轲发后,太子自相气,见虹贯日不彻,曰‘吾事不成’。后闻轲死,事不就,曰‘吾知其然’。”是畏也。又王劭云“轲将入秦,待其客未发,太子丹疑其畏惧,故曰畏之”,其解不如见虹贯日不彻也。战国策又云聂政刺韩傀,亦曰“白虹贯日”也。

〔二〕 集解苏林曰:“白起为秦伐赵,破长平军,欲遂灭赵,遣卫先生说昭王益兵粮,乃为应侯所害,事用不成。其精诚上达于天,故太白为之蚀昴。昴,赵地分野。将有兵,故太白食昴。食,干历之也。”如淳曰:“太白乃天之将军也。” 索隐服虔云:“卫先生,秦人。白起攻赵军于长平,遣卫先生说昭王请益兵粮,为穣侯所害,事不成。精诚感天,故太白食昴。昴,赵分也。”如淳云:“太白主西方,秦在西,败赵之兆也。食谓干历之也。”又王充云:“夫言白虹贯日,太白食昴,实也。言荆轲之谋,卫先生之策,感动皇天而贯日食昴,是虚也。”

〔三〕 集解张晏曰:“尽其计议,愿王知之也。”

〔四〕 索隐言左右之不明,不欲斥王。

    昔卞和献宝,楚王刖之;〔一〕李斯竭忠,胡亥极刑。是以箕子详狂,〔二〕接舆辟世,〔三〕恐遭此患也。愿大王孰察卞和、李斯之意,而后楚王、胡亥之听,〔四〕无使臣为箕子、接舆所笑。臣闻比干剖心,子胥鸱夷,〔五〕臣始不信,乃今知之。愿大王孰察,少加怜焉。

〔一〕 集解应劭曰:“卞和得玉璞,献之武王。武王示玉人,玉人曰‘石也’。刖右足。武王没,复献文王,玉人复曰‘石也’。刖其左足。至成王时,卞和抱璞哭于郊,乃使玉尹攻之,果得宝玉。 ” 索隐楚人卞和得玉璞事见国语及吕氏春秋。案世家,楚武王名熊通。文王名贤,武王子也。成王,文王子也,名恽。

〔二〕 索隐详音阳。谓诈为狂也。司马彪曰“箕子名胥余”是也。

〔三〕 集解张晏曰:“楚贤人,详狂避世也。” 索隐张晏曰“楚贤人”。高士传“楚人陆通,字接舆”是也。

〔四〕 索隐谓以楚王、胡亥之听为谬,故后之而不用。后犹下也。

〔五〕 索隐按:韦昭云“以皮作鸱鸟形,名曰‘鸱夷’。鸱夷,皮榼也”。服虔曰“用马革作囊也,以裹尸,投之于江”。

    谚曰:“有白头如新,〔一〕倾盖如故。” 〔二〕何则?知与不知也。〔三〕故昔樊于期逃秦之燕,藉荆轲首以奉丹之事;〔四〕王奢去齐之魏,临城自刭以却齐而存魏。〔五〕夫王奢、樊于期非新于齐、秦而故于燕、魏也,所以去二国死两君者,行合于志而慕义无穷也。是以苏秦不信于天下,而为燕尾生;〔六〕白圭战亡六城,为魏取中山。〔七〕何则?诚有以相知也。苏秦相燕,燕人恶之于王,王按剑而怒,食以駃騠;〔八〕白圭显于中山,中山人恶之魏文侯,文侯投之以夜光之璧。何则?两主二臣,剖心坼肝相信,岂移于浮辞哉!

〔一〕 索隐案:服虔云“人不相知,自初交至白头,犹如新也”。

〔二〕 索隐服虔云:“如吴札、郑侨也。”按:家语“孔子遇程子于途,倾盖而语”。又志林云“倾盖者,道行相遇,軿车对语,两盖相切,小欹之,故曰倾也。”

〔三〕 集解桓谭新论曰:“言内有以相知与否,不在新故也。”

〔四〕 索隐藉音子夜反。韦昭云: “谓于期逃秦之燕,以头与轲,使入秦以示信也。”

〔五〕 集解汉书音义曰:“王奢,齐人也,亡至魏。其后齐伐魏,奢登城谓齐将曰:‘今君之来,不过以奢之故也。夫义不苟生以为魏累。’遂自刭也。”

〔六〕 索隐服虔云:“苏秦于齐不出其信,于燕则出尾生之信。”韦昭云:“尾生守信而死者。”案:言苏秦于燕独守信如尾生,故云“为燕之尾生”也。

〔七〕 集解张晏曰:“白圭为中山将,亡六城,君欲杀之,亡入魏,文侯厚遇之,还拔中山。” 索隐案:事见战国策及吕氏春秋也。

〔八〕 集解汉书音义曰:“駃騠,骏马也,生七日而超其母。敬重苏秦,虽有谗谤,而更膳以珍奇之味。” 索隐案:字林云“决啼二音,北狄之良马也,马父□母”。 正义食音寺。駃騠音决蹄。北狄良马也。

    故女无美恶,入宫见妒;士无贤不肖,入朝见嫉。昔者司马喜髌脚于宋,卒相中山;〔一〕范睢摺胁折齿〔二〕于魏,卒为应侯。此二人者,皆信必然之画,捐朋党之私,挟孤独之位,故不能自免于嫉妒之人也。是以申徒狄自沈于河,〔三〕徐衍负石入海。〔四〕不容于世,义不苟取,比周于朝,以移主上之心。故百里奚乞食于路,缪公委之以政;宁戚饭牛车下,而桓公任之以国。〔五〕此二人者,岂借宦于朝,假誉于左右,然后二主用之哉?感于心,合于行,亲于胶漆,昆弟不能离,岂惑于众口哉?故偏听生奸,独任成乱。昔者鲁听季孙之说而逐孔子,〔六〕宋信子罕之计而囚墨翟。〔七〕夫以孔、墨之辩,不能自免于谗谀,而二国以危。何则?众口铄金,〔八〕积毁销骨也。〔九〕是以秦用戎人由余而霸中国,齐用越人蒙而彊威、宣。〔一0〕此二国,岂拘于俗,牵于世,系阿偏之辞哉?公听并观,垂名当世。〔一一〕故意合则胡越为昆弟,由余、越人蒙是矣;不合,则骨肉出逐不收,朱、象、管、蔡是矣。今人主诚能用齐、秦之义,后宋、鲁之听,则五伯不足称,三王易为也。

〔一〕 集解晋灼曰:“司马喜三相中山。”苏林曰:“六国时人,被此刑也。” 索隐事见战国策及吕氏春秋。苏林云:“六国时人,相中山也。”

〔二〕 索隐案:应侯传作“折胁摺齿”是也。说文“拉,摧也”,音力答及。

〔三〕 集解汉书音义曰:“殷之末世人。” 索隐申屠狄。按:庄子“申屠狄谏而不用,负石自投河”。韦昭云“六国时人”。汉书云自沈于雍河,服虔曰雍州之河,又新序作“抱瓮自沈于河”,不同也。

〔四〕 集解列士传曰:“周之末世人。” 索隐亦见庄子。张晏曰“负石欲沈”。

〔五〕 集解应劭曰:“齐桓公夜出迎客,而宁戚疾击其牛角商歌曰:‘南山矸,白石烂,生不遭尧与舜禅。短布单衣适至骭,从昏饭牛薄夜半,长夜曼曼何时旦?’公召与语,说之,以为大夫。” 索隐事见吕氏春秋。商歌谓为商声而歌也,或云商旅人歌也,二说并通。矸音公弹反。矸者,白净貌也。顾野王又作岸音也。禅音膳,如字读,协韵失之故也。埤苍云“骭,胫也”。字林音下谏反。

〔六〕 索隐论语“齐人归女乐,季桓子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也。

〔七〕 索隐案左氏,司城子罕姓乐名喜,乃宋之贤臣也。汉书作“
子冉”。不知子冉是何人。文颖曰 “子冉,子罕也”。又按:荀卿传云“墨翟,孔子时人,或云在孔子后”。又襄二十九年左传“宋饥,子罕请出粟”。按:时孔子适八岁,则墨翟与子罕不得相辈,或以子冉为是也。

〔八〕 索隐案:国语云“众心成城,众口铄金”。贾逵云“铄,消也。众口所恶,虽金亦为之消亡”。又风俗通云“或说有美金于此,众人或共诋訿,言其不纯金,卖者欲其必售,因取锻烧以见其真,是为众口铄金也”。

〔九〕 索隐大颜云:“谗人积久谮毁,则父兄伯叔自相诛戮,骨肉为之消灭也。”

〔一0〕索隐越人蒙未见所出。汉书作“子臧”。又张晏云“子臧,越人”。或蒙之字也。

〔一一〕索隐小颜云:“公听,言不私;并观,所见齐同也。”

    是以圣王觉寤,捐子之之心,〔一〕而能不说于田常之贤;〔二〕封比干之后,修孕妇之墓,〔三〕故功业复就于天下。何则?欲善无厌也。夫晋文公亲其雠,彊霸诸侯;齐桓公用其仇,而一匡天下。〔四〕何则,慈仁慇勤,诚加于心,不可以虚辞借也。

〔一〕 集解徐广曰:“燕王让国于其大臣子之也。”

〔二〕 集解应劭曰:“田常事齐简公,简公说之,而杀简公。使人君去此心,则国家安全也。”

〔三〕 集解应劭曰:“纣刳□者,观其胎产也。” 索隐案:比干之后,后谓子也,不见其文。尚书封比干之墓,又惟云刳剔孕妇,则武王虽反商政,亦未必修孕妇之墓也。

〔四〕 集解谓晋寺人勃鞮、齐管仲也。

    至夫秦用商鞅之法,东弱韩、魏,兵彊天下,而卒车裂之;越用大夫种之谋,禽劲吴,霸中国,而卒诛其身。是以孙叔敖三去相而不悔,〔一〕于陵子仲辞三公为人灌园。〔二〕今人主诚能去骄傲之心,怀可报之意,披心腹,见情素,堕肝胆,施德厚,终与之穷达,无爱于士,则桀之狗可使吠尧,〔三〕而跖之客可使刺由;〔四〕况因万乘之权,假圣王之资乎?然则荆轲之湛七族,〔五〕要离之烧妻子,〔六〕岂足道哉!

〔一〕 索隐案:三得相不喜,知其才之自得也;三去相不悔,知非己之罪也。

〔二〕 集解列士传曰:“楚于陵子仲,楚王欲以为相,而不许,为人灌园。” 索隐案:孟子云陈仲子,齐陈氏之族。兄为齐卿,仲子以为不义,乃适楚,居于于陵,自谓于陵子仲。楚王骋以为相,子仲遂夫妻相与逃,为人灌园。烈士传云字子终。

〔三〕 集解韦昭曰:“言恩厚无不使也。” 索隐及下“跖之客可使刺由”,此并见战国策。服虔云仲由也。应劭云许由也。

〔四〕 集解应劭曰:“跖之客为其人使刺由。由,许由也。跖,盗跖也。”

〔五〕 集解应劭曰:“荆轲为燕刺秦始皇,不成而死,其族坐之湛没。吴王阖闾欲杀王子庆忌,要离诈以罪亡,令吴王燔其妻子,要离走见庆忌,以剑刺之。”张晏曰:“七族,上至曾祖,下至曾孙。” 索隐湛音沈。张晏云“七族,上至曾祖,下至元孙”。又一说云,父之族,一也;姑之子,二也;姊妹之子,三也;女子之子,四也;母之族,五也;从子,六也;及妻父母凡七。

〔六〕 索隐事见吕氏春秋。

    臣闻明月之珠,夜光之璧,以闇投人于道路,人无不按剑相眄者。何则?无因而至前也。蟠木根柢,轮囷〔一〕离诡,〔二〕而为万乘器者。何则?以左右先为之容也。〔三〕故无因至前,虽出随侯之珠,夜光之璧,犹结怨而不见德。故有人先谈,则以枯木朽株树功而不忘。今夫天下布衣穷居之士,身在贫贱,虽蒙尧、舜之术〔四〕,挟伊、管之辩,怀龙逢、比干之意,欲尽忠当世之君,而素无根柢之容,虽竭精思,欲开忠信,辅人主之治,则人主必有按剑相眄之迹,是使布衣不得为枯木朽株之资也。

〔一〕 索隐孟康云:“蟠结之木也。”晋灼云:“槃柢,木根也。”

〔二〕 集解张晏曰:“根柢,下本也。轮囷离诡,委曲槃戾也。”

〔三〕 索隐谓左右先加雕刻,是为之容饰也。

〔四〕 索隐案:言虽蒙被尧、舜之道。

    是以圣王制世御俗,独化于陶钧之上,〔一〕而不牵于卑乱之语,不夺于众多之口。故秦皇帝任中庶子蒙嘉之言,以信荆轲之说,而匕首窃发;〔二〕周文王猎泾、渭,载吕尚而归,以王天下。故秦信左右而杀,周用乌集而王。〔三〕何则?以其能越挛拘之语,驰域外之议,独观于昭旷之道也。

〔一〕 集解汉书音义曰:“陶家名模下圆转者为钧,以其能制器为大小,比之于天。” 索隐张晏云:“陶,冶;钧,范也。作器,下所转者名钧。”韦昭曰:“陶,烧瓦之灶。钧,木长七尺,有弦,所以调为器具也。”崔浩云:“以钧制器万殊,故如造化也。”

〔二〕 索隐案:通俗文云“其头类匕,故曰匕首,短而便用也”。

〔三〕 集解汉书音义曰:“太公望涂觏卒遇,共成王功,若乌鸟之暴集也。” 索隐韦昭云:“吕尚适周,如乌之集。”

    今人主沈于谄谀之辞,牵于帷裳之制,〔一〕使不羁之士与牛骥同皂,〔二〕此鲍焦所以忿于世而不留富贵之乐也。〔三〕

〔一〕 集解汉书音义曰:“言为左右便辟侍帷裳臣妾所见牵制。”

〔二〕 集解汉书音义曰:“食牛马器,以木作,如槽也。” 索隐案:言骏足不可羁绊,以比逸才之人。应劭云“皂,枥也”。韦昭云“皂,养马之官,下士也”。案:养马之官,其衣皂也。又郭璞云“
皂,养马器也”。 正义颜云:“ 不羁,言才识高远,不可羁系。皂,在早反。方言云‘ 梁、宋、齐、楚、燕之闲谓枥曰皂’。”

〔三〕 集解如淳曰:“庄子云鲍焦饰行非世,抱木而死。” 索隐晋灼云:“列士传鲍焦怨世不用己,采蔬于道。子贡难曰:‘非其代而采其蔬,此焦之有哉?’弃其蔬,乃立枯洛水之上。”案:此事见庄子及说苑、韩诗外传,小有不同耳。

    臣闻盛饰入朝者不以利污义,砥厉名号者不以欲伤行,故县名胜母〔一〕而曾子不入,〔二〕邑号朝歌而墨子回车。〔三〕今欲使天下寥廓之士,摄于威重之权,主于位势之贵,故回面〔四〕污行以事谄谀之人而求亲近于左右,则士伏死堀穴岩(岩)〔薮〕之中耳,〔五〕安肯有尽忠信而趋阙下者哉!

〔一〕 集解汉书云里名胜母也。 正义盐铁论皆云里名,尸子及此传云县名,未详也。

〔二〕 索隐按:淮南子及盐铁论并云里名胜母,曾子不入,盖以名不顺故也。尸子以为孔子至胜母县,暮而不宿,则不同也。

〔三〕 集解晋灼曰:“朝歌者,不时也。” 正义朝歌,今卫州县也。

〔四〕 索隐杜预云:“回,邪也。 ”

〔五〕 集解诗云:“节彼南山,维石岩岩。”

  书奏梁孝王,孝王使人出之,卒为上客。

  太史公曰:鲁连其指意虽不合大义,然余多其在布衣之位,荡然肆志,不诎于诸侯,谈说于当世,折卿相之权。邹阳辞虽不逊,然其比物连类,有足悲者,亦可谓抗直不桡矣,吾是以附之列传焉。

【索隐述赞】鲁连达士,高才远致。释难解纷,辞禄肆志。齐将挫辩,燕军沮气。邹子遇谗,见诋狱吏。慷慨献说,时王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