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卷九十四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田儋列传第三十四
  田儋者,狄人也,〔一〕故齐王田氏族也。儋从弟田荣,荣弟田横,皆豪,宗彊,能得人。〔二〕
〔一〕 集解徐广曰:“今乐安临济县也。” 正义淄州高苑县西北北狄故县城。

〔二〕 索隐儋子市,从弟荣,荣子广,荣弟横,各递为王。荣并王三齐。

  陈涉之初起王楚也,使周市略定魏地,北至狄,狄城守。田儋详为缚其奴,从少年之廷,欲谒杀奴。〔一〕见狄令,因击杀令,而召豪吏子弟曰:“诸侯皆反秦自立,齐,古之建国,儋,田氏,当王。”遂自立为齐王,〔二〕发兵以击周市。周市军还去,田儋因率兵东略定齐地。

〔一〕 集解服虔曰:“古杀奴婢皆当告官。儋欲杀令,故诈缚奴而以谒也。”

〔二〕 集解徐广曰:“二世元年九月也。”

  秦将章邯围魏王咎于临济,急。魏王请救于齐,齐王田儋将兵救魏。〔一〕章邯夜衔枚击,大破齐、魏军,杀田儋于临济下。儋弟田荣收儋余兵东走东阿。

〔一〕 集解徐广“二年六月。”

  齐人闻王田儋死,迺立故齐王建之弟田假为齐王,田角为相,田闲为将,以距诸侯。

  田荣之走东阿,章邯追围之。项梁闻田荣之急,迺引兵击破章邯军东阿下。章邯走而西,项梁因追之。而田荣怒齐之立假,迺引兵归,击逐齐王假。假亡走楚。齐相角亡走赵;角弟田闲前求救赵,因留不敢归。田荣乃立田儋子市为齐王。〔一〕荣相之,田横为将,平齐地。

〔一〕 集解徐广曰:“二年八月。 ”

  项梁既追章邯,章邯兵益盛,项梁使使告赵、齐,发兵共击章邯。田荣曰:“使楚杀田假,赵杀田角、田闲,迺肯出兵。”楚怀王曰:“田假与国之王,穷而归我,杀之不义。”赵亦不杀田角、田闲以市于齐。齐曰:“蝮螫手则斩手,螫足则斩足。何者?为害于身也。〔一〕今田假、田角、田闲于楚、赵,非直手足戚也,〔二〕何故不杀?且秦复得志于天下,则齮龁用事者坟墓矣。”〔三〕楚、赵不听,齐亦怒,终不肯出兵。章邯果败杀项梁,破楚兵,楚兵东走,而章邯渡河围赵于钜鹿。项羽往救赵,由此怨田荣。

〔一〕 集解应劭曰:“蝮一名虺,螫人手足,则割去其肉,不然则致死。” 索隐蝮音芳伏反。螫音臛,又音释。正义按:蝮,毒蛇,长二三丈,岭南北有之。虺长一二尺,头腹皆一遍。说文云“虺博三寸,首大如擘”。擘,手大指也,音步历反。

〔二〕 集解文颖曰:“言将亡身,非手足忧也。”瓒曰:“于楚、赵非手足之亲。”

〔三〕 集解如淳曰:“齮龁犹□啮。” 索隐齮音蚁。龁音纥。齮龁,侧齿□也。 正义按:秦重得志,非但辱身,坟墓亦发掘矣,若子胥鞭荆平王墓。一云坟墓,言死也。

  项羽既存赵,降章邯等,西屠咸阳,灭秦而立侯王也,迺徙齐王田市更王胶东,治即墨。齐将田都从共救赵,因入关,故立都为齐王,治临淄。故齐王建孙田安,项羽方渡河救赵,田安下济北数城,引兵降项羽,项羽立田安为济北王,治博阳。田荣以负项梁不肯出兵助楚、赵攻秦,故不得王;赵将陈余亦失职,不得王:二人俱怨项王。

  顼王既归,诸侯各就国,田荣使人将兵助陈余,令反赵地,而荣亦发兵以距击田都,田都亡走楚。田荣留齐王市,无令之胶东。市之左右曰:“项王彊暴,而王当之胶东,不就国,必危。”市惧,迺亡就国。田荣怒,追击杀齐王市于即墨,还攻杀济北王安。于是田荣迺自立为齐王,尽并三齐之地。〔一〕

〔一〕 索隐田市王胶东,田都王齐,田安王济北。

  项王闻之,大怒,迺北伐齐。齐王田荣兵败,走平原,〔一〕平原人杀荣。项王遂烧夷齐城郭,所过者尽屠之。〔二〕齐人相聚畔之。荣弟横,收齐散兵,得数万人,反击项羽于城阳。〔三〕而汉王率诸侯败楚,入彭城。项羽闻之,迺醳齐〔四〕而归,击汉于彭城,因连与汉战,相距荥阳。以故田横复得收齐城邑,〔五〕立田荣子广为齐王,而横相之,专国政,政无巨细皆断于相。

〔一〕 集解徐广曰:“三年正月。 ” 正义平原,德州也。

〔二〕 集解徐广曰:“立故王田假也。”

〔三〕 集解徐广曰:“假走楚,楚杀之。” 正义城阳,濮州雷泽是。

〔四〕 索隐此岂亦以“醳酒”之义?并古“释”字。

〔五〕 集解徐广曰:“四月。”

  横定齐三年,汉王使郦生往说下齐王广及其相国横。横以为然,解其历下军。汉将韩信引兵且东击齐。齐初使华无伤、田解军于历下以距汉,汉使至,迺罢守战备,纵酒,且遣使与汉平。汉将韩信已平赵、燕,用蒯通计,度平原,袭破齐历下军,因入临淄。齐王广、相横怒,以郦生卖己,而亨郦生。齐王广东走高密,〔一〕相横走博(
阳),守相田光走城阳,将军田既军于胶东。楚使龙且救齐,齐王与合军高密。汉将韩信与曹参破杀龙且,〔二〕虏齐王广。汉将灌婴追得齐守相田光。至博(阳),而横闻齐王死,自立为齐王,还击婴,婴败横之军于嬴下。〔三〕田横亡走梁,归彭越。彭越是时居梁地,中立,且为汉,且为楚。韩信已杀龙且,因令曹参进兵破杀田既于胶东,使灌婴破杀齐将田吸于千乘。〔四〕韩信遂平齐,乞自立为齐假王,〔五〕汉因而立之。

〔一〕 集解徐广曰:“高,一作‘ 假’。”

〔二〕 集解徐广曰:“四年十一月。”

〔三〕 集解晋灼曰:“泰山嬴县也。” 正义故嬴城在兖州博城县东北百里。

〔四〕 正义千乘故城在淄州高苑县北二十五里。

〔五〕 集解徐广曰:“二月也。”

  后岁余,汉灭项籍,汉王立为皇帝,以彭越为梁王。田横惧诛,而与其徒属五百余人入海,居岛中。〔一〕高帝闻之,以为田横兄弟本定齐,齐人贤者多附焉,今在海中不收,后恐为乱,迺使使赦田横罪而召之。田横因谢曰:“臣亨陛下之使郦生,今闻其弟郦商为汉将而贤,臣恐惧,不敢奉诏,请为庶人,守海岛中。” 使还报,高皇帝迺诏卫尉郦商曰:“齐王田横即至,人马从者敢动摇者致族夷!”迺复使使持节具告以诏商状,曰:“田横来,大者王,小者迺侯耳;不来,且举兵加诛焉。”田横迺与其客二人乘传诣雒阳。〔二〕

〔一〕 集解韦昭曰:“海中山曰岛。” 正义按:海州东海县有岛山,去岸八十里。

〔二〕 集解如淳曰:“四马下足为乘传。”

  未至三十里,至尸乡厩置,〔一〕横谢使者曰: “人臣见天子当洗沐。”止留。谓其客曰:“横始与汉王俱南面称孤,今汉王为天子,而横迺为亡虏而北面事之,其耻固已甚矣。且吾亨人之兄,与其弟并肩而事其主,纵彼畏天子之诏,不敢动我,我独不愧于心乎?且陛下所以欲见我者,不过欲一见吾面貌耳。今陛下在洛阳,今斩吾头,驰三十里闲,形容尚未能败,犹可观也。”遂自刭,令客奉其头〔二〕,从使者驰奏之高帝。高帝曰:“嗟乎,有以也夫!起自布衣,兄弟三人更王,岂不贤乎哉!”为之流涕,而拜其二客为都尉,发卒二千人,以王者礼葬田横。〔三〕

〔一〕 集解应劭曰:“尸乡在偃师。”瓒曰:“厩置,置马以传驿也。”

〔二〕 正义奉音捧。

〔三〕 正义齐田横墓在偃师西十五里。崔豹古今注云:“薤露、蒿里,送哀歌也,出田横门人。横自杀,门人伤之而作悲歌,言人命如薤上露,易晞灭。至李延年乃分为二曲,薤露送王公贵人,蒿里送士大夫庶人,使挽逝者歌之,俗呼为挽歌。”

  既葬,二客穿其冢旁孔,皆自刭,下从之。高帝闻之,迺大惊,大田横之客皆贤。吾闻其余尚五百人在海中,使使召之。至则闻田横死,亦皆自杀。于是迺知田横兄弟能得士也。

  太史公曰:甚矣蒯通之谋,乱齐骄淮阴,其卒亡此两人!〔一〕蒯通者,善为长短说,〔二〕论战国之权变,为八十一首。〔三〕通善齐人安期生,安期生尝干项羽,项羽不能用其筴。已而项羽欲封此两人,两人终不肯受,亡去。田横之高节,宾客慕义而从横死,岂非至贤!余因而列焉。不无善画者,莫能图,何哉?〔四〕

〔一〕 集解韩信、田横。

〔二〕 索隐言欲令此事长,则长说之;欲令此事短,则短说之:故战国策亦名曰“短长书 ”是也。

〔三〕 集解汉书曰:“号为隽永。 ”永,一作“求”。 索隐隽永,书名也。隽音松兖反。

〔四〕 索隐言天下非无善画之人,而不知图画田横及其党慕义死节之事,何故哉?叹画人不知画此也。

【索隐述赞】秦项之际,天下交兵。六国树党,自置豪英。田儋殒寇,立市相荣。楚封王假,齐破郦生。兄弟更王,海岛传声。


史记卷九十五

  樊郦滕灌列传第三十五
  舞阳侯〔一〕樊哙〔二〕者,沛人也。〔三〕以屠狗为事,〔四〕与高祖俱隐。
〔一〕 正义舞阳在许州叶县东十里。

〔二〕 正义音快,又吉外反。

〔三〕 正义沛,徐州县。

〔四〕 正义时人食狗亦与羊豕同,故哙专屠以卖之。

  初从高祖起丰,攻下沛。高祖为沛公,以哙为舍人。从攻胡陵、方与,〔一〕还守丰,击泗水监丰下,〔二〕破之。复东定沛,破泗水守薛西。〔三〕与司马 □〔四〕战砀东,〔五〕却敌,斩首十五级,赐爵国大夫。〔六〕常从,沛公击章邯军濮阳,攻城先登,斩首二十三级,赐爵列大夫。〔七〕复常从,从攻城阳,〔八〕先登。下户牖,〔九〕破李由军,斩首十六级,赐上闲爵。〔一0〕从攻围东郡守尉于成武,〔一一〕却敌,斩首十四级,捕虏十一人,赐爵五大夫。从击秦军,出亳南。〔一二〕河闲守军于杠里,〔一三〕破之。击破赵贲军开封〔一四〕北,以却敌先登,斩候一人,首六十八级,捕虏二十七人,赐爵卿。从攻破杨熊军于曲遇。〔一五〕攻宛陵,〔一六〕先登,斩首八级,捕虏四十四人,赐爵封号贤成君。〔一七〕从攻长社、轘辕,〔一八〕绝河津,〔一九〕东攻秦军于尸,〔二0〕南攻秦军于犨。〔二一〕破南阳守齮于阳城。东攻宛城,先登。西至郦,〔二二〕以却敌,斩首二十四级,捕虏四十人,赐重封。〔二三〕攻武关,至霸上,斩都尉一人,首十级,捕虏百四十六人,降卒二千九百人。

〔一〕 正义房预二音。

〔二〕 索隐案:监者,秦时御史监郡也。丰下,丰县之下也。 正义泗水,郡名。

〔三〕 索隐谓破其守于薛县之西也。

〔四〕 集解张晏曰:“秦司马。”  正义秦将章邯司马□。

〔五〕 正义砀,宋州县也。

〔六〕 集解文颖曰:“即官大夫也。” 正义爵第六级也。

〔七〕 集解文颖曰:“即公大夫,爵第七。”

〔八〕 集解徐广曰:“年表二年七月,破秦军濮阳东,屠城阳也。” 正义按:城阳近濮阳,而汉书作“阳城”,大错误。

〔九〕 正义户牖,汴州东陈留县东北九十一里东昏故城是。

〔一0〕集解孟康曰:“不在二十爵中,如执圭、执帛比也。”如淳曰:“闲,或作‘闻’ 。吕氏春秋曰‘魏文侯东胜齐于长城,天子赏文侯以上闲爵’。” 索隐赐上闻爵。张晏云:“得径上闻。” 晋灼曰:“名通于天子也。”如淳曰“或作‘上闻’,又引吕氏春秋,当证“上闲”。“闲”音“中闲”之“ 闲”。

〔一一〕正义曹州县。

〔一二〕索隐案:亳,汤所都,今河南偃师有汤亳是也。 正义亳故城在宋州谷熟县西南四十里。

〔一三〕正义地名,近城阳。

〔一四〕正义汴州县。

〔一五〕索隐音龋颙二音,邑名也。 正义曲,丘雨反。遇,牛恭反。郑州中牟县有曲遇聚。

〔一六〕索隐地理志属河南。 正义宛陵故城在郑州新郑县东北三十八里。

〔一七〕集解徐广曰:“时赐爵有执帛、执圭,又有赐爵封而加美名以为号也。又有功,则赐封列侯。”骃案:张晏曰“食禄比封君而无邑”。瓒曰“秦制,列侯乃有封爵也”。 索隐张晏曰:“食禄比封君而无邑。”徐广曰:“赐爵有执圭、执帛,又有爵封而加美号。”又小颜云:“楚汉之际,权设宠荣,假其位号,或得邑地,或空受爵,此例多矣。约以秦制,于义不通。”

〔一八〕正义许州理县也。轘辕关在缑氏县东南三十里。

〔一九〕正义古平阴津在河南府东北五十里也。

〔二0〕正义在偃师南。

〔二一〕正义在汝州鲁山县东南。

〔二二〕正义郦音掷。在邓州新城县西北四十里。

〔二三〕集解张晏曰:“益禄也。” 如淳曰:“正爵名也。”瓒曰:“增封也。” 索隐张晏云“益禄也”。臣瓒以为增封,义亦近是。而如淳曰正爵名,非也。小颜以为重封者,兼二号,盖为得也。

  项羽在戏下,欲攻沛公。沛公从百余骑因项伯面见项羽,谢无有闭关事。项羽既飨军士,中酒,〔一〕亚父谋欲杀沛公,令项庄拔剑舞坐中,欲击沛公,项伯常(肩)〔屏〕蔽之。时独沛公与张良得入坐,樊哙在营外,闻事急,乃持铁盾入到营。营卫止哙,哙直撞入,〔二〕立帐下。〔三〕项羽目之,问为谁。张良曰: “沛公参乘樊哙。”项羽曰:“壮士。”赐之卮酒彘肩。哙既饮酒,拔剑切肉食,尽之。项羽曰:“能复饮乎?”哙曰:“臣死且不辞,岂特卮酒乎!且沛公先入定咸阳,暴师霸上,以待大王。〔四〕大王今日至,听小人之言,与沛公有隙,臣恐天下解,〔五〕心疑大王也。”项羽默然。沛公如厕,麾樊哙去。既出,沛公留车骑,独骑一马,与樊哙等四人步从,从闲道山下归走霸上军,而使张良谢项羽。项羽亦因遂已,无诛沛公之心矣。是日微樊哙奔入营谯让项羽,〔六〕沛公事几殆〔七〕。

〔一〕 集解张晏曰:“酒酣也。”

〔二〕 集解汉书音义曰:“揰音撞钟。” 正义撞,直江反。

〔三〕 集解徐广曰:“一本作‘立帷下,瞠目而视,眦皆血出’。”

〔四〕 正义时羽未为王,史追书。

〔五〕 正义纪买反。至此为绝句。

〔六〕 索隐谯音诮,责也。或才笑反,或亦作“诮”。

〔七〕 正义几音祈。

  明日,项羽入屠咸阳,立沛公为汉王。汉王赐哙爵为列侯,号临武侯。〔一〕迁为郎中,从入汉中。

〔一〕 正义桂阳临武县。

  还定三秦,别击西丞白水北,〔一〕雍轻车骑于雍南,破之〔二〕。从攻雍、斄〔三〕城,先登击章平军好畤,〔四〕攻城,先登陷阵,斩县令丞各一人,首十一级,虏二十人,迁郎中骑将。从击秦车骑壤东,〔五〕却敌,迁为将军。攻赵贲,下郿、〔六〕槐里、柳中、〔七〕咸阳;灌废丘,最。〔八〕至栎阳,〔九〕赐食邑杜之樊乡。〔一0〕从攻项籍,屠煮枣。〔一一〕击破王武、程处军于外黄。攻邹、鲁、瑕丘、薛。〔一二〕项羽败汉王于彭城,尽复取鲁、梁地。哙还至荥阳,益食平阴二千户,〔一三〕以将军守广武。一岁,项羽引而东。从高祖击项籍,下阳夏,〔一四〕虏楚周将军卒四千人。围项籍于陈,〔一五〕大破之。屠胡陵。〔一六〕

〔一〕 集解徐广曰:“陇西有西县。白水在武都。”骃案:如淳曰“皆地名也”。晋灼曰 “白水,今广平魏县也。地理志无‘西丞’,似秦将名 ”。 索隐案:西谓陇西之西县。白水,水名,出武都,经西县东南流。言哙击西县之丞在白水之北耳,徐广等说皆非也。 正义括地志云:“白马水源出文州曲水县西南,会经孙山下。”

〔二〕 正义上“雍”于拱反。

〔三〕 集解音胎。

〔四〕 索隐案:雍即扶风雍县。斄音台,即后稷所封,今之武功故斄城是。章平即章邯子也。

〔五〕 索隐小颜亦以为地名。 正义壤乡在武功县东南二十里。

〔六〕 正义岐州县。

〔七〕 索隐按:柳中即细柳,地在长安西也。

〔八〕 集解李奇曰:“以水灌废丘也。”张晏曰:“最,功第一也。”晋灼曰:“京辅治华阴,灌北也。” 索隐灌谓以水灌废丘,城陷,其功最上也。李奇曰“废丘即槐里也。上有槐里,此又言者,疑此是小槐里”,非也。按:文云“攻赵贲,下郿、槐里、柳中、咸阳”,总言所攻陷之邑。别言以水灌废丘,其功特最也。何者?初云槐里,称其新名,后言功最,是重举,不欲再见其文,故因旧称废丘也。

〔九〕 正义雍州县。

〔一0〕索隐案:杜陵有樊乡。三秦记曰“长安正南,山名秦岭,谷名子午,一名樊川,一名御宿”。樊乡即樊川也。

〔一一〕索隐检地理志无“煮枣”,晋说是。功臣表有煮枣侯,云清河有煮枣城。小颜以为 “攻项籍,屠煮枣,合在河南,非清河之城明矣”。今案续汉书郡国志,在济阴宛朐也。 正义案:其时项羽未渡河北,冀州信都县东北五十里煮枣非矣。

〔一二〕正义邹,兖州县,在州东南六十二里。鲁,兖州曲阜县。瑕丘,兖州县。薛在徐州滕县界。

〔一三〕正义平阴故城在济阳东北五里。

〔一四〕正义夏音假。陈州太康县。

〔一五〕正义陈州。

〔一六〕正义在兖州南。

  项籍既死,汉王为帝,以哙坚守战有功,益食八百户。从高帝攻反燕王臧荼,虏荼,定燕地。楚王韩信反,哙从至陈,取信,定楚。〔一〕更赐爵列侯,与诸侯剖符,世世勿绝,食舞阳,号为舞阳侯,除前所食。以将军从高祖攻反韩王信于代。自霍人以往〔二〕至云中,〔三〕与绛侯等共定之,益食千五百户。因击陈豨与曼丘臣军〔四〕,战襄国,〔五〕破柏人,〔六〕先登,降定清河、常山凡二十七县,残东垣,〔七〕迁为左丞相。破得綦毋卬、尹潘军于无终、广昌。〔八〕破豨别将胡人王黄军于代南,因击韩信军于参合。〔九〕军所将卒斩韩信,破豨胡骑横谷,〔一0〕斩将军赵既,虏代丞相冯梁、守孙奋、大将王黄、将军、(太卜)太仆解福〔一一〕等十人。与诸将共定代乡邑七十三。其后燕王卢绾反,哙以相国击卢绾,破其丞相抵蓟南,〔一二〕定燕地,凡县十八,乡邑五十一。益食邑千三百户,定食舞阳五千四百户。从,斩首百七十六级,虏二百八十八人。别,破军七,下城五,定郡六,县五十二,得丞相一人,将军十二人,二千石已下至三百石十一人。

〔一〕 正义徐州。

〔二〕 正义先累反,又苏果反,又山寡反。杜预云“霍人,晋邑也。‘霍人’当作‘葰’ ,地理志云葰人县属太原郡”。括地志云:“
葰人故城在代州繁畤县界也。”

〔三〕 正义云中郡县,皆朔州善阳县北三百八十里定襄故城是也。

〔四〕 集解徐广曰:“曼,一作‘ 宁’字。”

〔五〕 正义邢州城。

〔六〕 正义邢州县。

〔七〕 集解张晏曰:“残,有所毁也。”瓒曰:“残谓多所杀伤也。孟子曰‘贼义谓之残 ’。”

〔八〕 正义在蔚州飞狐县北七里。

〔九〕 正义在朔州定襄县界。

〔一0〕正义谷音欲。盖在代。

〔一一〕正义人姓名。

〔一二〕索隐抵音丁礼反。抵训至。一云抵者,丞相之名。

  哙以吕后女弟吕须为妇,生子伉,故其比诸将最亲。

  先黥布反时,高祖尝病甚,恶见人,卧禁中,诏户者无得入群臣。群臣绛、灌等莫敢入。十余日,哙乃排闼直入,〔一〕大臣随之。上独枕一宦者卧。哙等见上流涕曰:“始陛下与臣等起丰沛,定天下,何其壮也!今天下已定,又何惫也!且陛下病甚,大臣震恐,不见臣等计事,顾独与一宦者绝乎?且陛下独不见赵高之事乎?”高帝笑而起。

〔一〕 正义闼,宫中小门。

  其后卢绾反,高帝使哙以相国击燕。是时高帝病甚,人有恶哙党于吕氏,即上一日宫车晏驾,则哙欲以兵尽诛灭戚氏、赵王如意之属。高帝闻之大怒,乃使陈平载绛侯代将,而即军中斩哙。陈平畏吕后,执哙诣长安。至则高祖已崩,吕后释哙,使复爵邑。

  孝惠六年,樊哙卒,谥为武侯。子伉代侯。而伉母吕须亦为临光侯,高后时用事专权,大臣尽畏之。伉代侯九岁,高后崩。大臣诛诸吕、吕须婘〔一〕属,因诛伉。舞阳侯中绝数月。孝文帝既立,乃复封哙他庶子市人为舞阳侯,复故爵邑。市人立二十九岁卒,谥为荒侯。子他广代侯。六岁,侯家舍人得罪他广,怨之,乃上书曰:“荒侯市人病不能为人,〔二〕令其夫人与其弟乱而生他广,他广实非荒侯子,不当代后。”诏下吏。孝景中六年,他广夺侯为庶人,国除〔三〕。

〔一〕 索隐音须眷二音。

〔二〕 正义言不能行人道。

〔三〕 索隐案:汉书平帝元始二年,封哙玄孙之子章为舞阳侯,邑千户。

  曲周侯〔一〕郦商者,高阳人。〔二〕陈胜起时,商聚少年东西略人,得数千。沛公略地至陈留,六月余,〔三〕商以将卒四千人属沛公于岐。〔四〕从攻长社,先登,赐爵封信成君。从沛公攻缑氏,绝河津,破秦军洛阳东。从攻下宛、穣,定十七县。别将攻旬关〔五〕,定汉中。

〔一〕 正义故城在(洛)〔洺〕州曲周西南十五里。

〔二〕 索隐郦音历。高阳,聚名,属陈留。 正义雍(州)〔丘〕西南聚邑人也。

〔三〕 集解徐广曰:“月表曰二世元年九月,沛公起兵;二世三年二月,袭陈留,用郦食其策。起兵至此十九月矣。食其传曰既说高帝已,乃言其弟商,使从沛公也。” 索隐事与郦生传及年表小不同,盖史官意异也。 正义徐注非也。言商先东西略得数千人,及沛公略地至陈留,商起兵,乃六月余得四千人,以将军从高祖也。

〔四〕 索隐此地名阙,盖在河南陈、郑之界。 正义高纪云“郦食其说沛公袭陈留,乃以食其为广野君,郦商为将,将陈留兵,与偕攻开封”。郦生传云“沛公引兵随之,乃下陈留,为广阳君。言其弟郦商,使将数千人从沛公西南略地”。此传云“属沛公于岐,从攻长社”。案纪传此说,岐当与陈留、高阳相近也。

〔五〕 集解汉书音义曰:“汉中旬阳县。音询。” 索隐案:在汉中旬阳县,旬水上之关。

  项羽灭秦,立沛公为汉王。汉王赐商爵信成君,以将军为陇西都尉。别将定北地、〔一〕上郡。〔二〕破雍将军焉氏,〔三〕周类军栒邑,〔四〕苏驵军于泥阳。〔五〕赐食邑武成六千户。〔六〕以陇西都尉从击项籍军五月,出钜野,与钟离眛战,疾斗,受梁相国印,益食邑四千户。以梁相国将从击项羽二岁三月,攻胡陵。

〔一〕 正义宁州。

〔二〕 正义鄜州。

〔三〕 集解音支。 索隐上音于然反,下音支。县名,属安定。汉书云破章邯别将。 正义县在泾州安定县东四十里。

〔四〕 索隐栒邑在豳州。地理志属右扶风。栒音荀。

〔五〕 集解徐广曰:“驵,一作‘ 騠’。” 索隐北地县名。驵者,龙马也。 正义故城在宁州罗川县北三十一里。泥谷水源出罗川县东北泥阳。源侧有泉,于泥中潜流二十余步而流入泥谷。又有泥阳湫,在县东北四十里。

〔六〕 正义县在华州郑县东十三里。

  项羽既已死,汉王为帝。其秋,燕王臧荼反,商以将军从击荼,战龙脱,〔一〕先登陷阵,破荼军易下,〔二〕却敌,迁为右丞相,赐爵列侯,与诸侯剖符,世世勿绝,食邑涿五千户,〔三〕号曰涿侯。以右丞相别定上谷,〔四〕因攻代,受赵相国印。以右丞相赵相国别与绛侯等定代、雁门,得代丞相程纵、守相郭同、将军已下至六百石十九人。还,以将军为太上皇卫一岁七月。以右丞相击陈豨,残东垣。又以右丞相从高帝击黥布,攻其前拒,〔五〕陷两陈,得以破布军,更食曲周五千一百户,除前所食,凡别破军三,降定郡六,县七十三,得丞相、守相、大将各一人,小将二人,二千石已下至六百石十九人。

〔一〕 集解徐广曰:“在燕赵之界。”骃案:汉书音义曰“地名”。 索隐孟康曰“地名 ”,在燕赵之界,其地阙。

〔二〕 正义易州易县。

〔三〕 正义涿,幽州。

〔四〕 正义妫州。

〔五〕 集解徐广曰:“一作‘和’ 。”骃谓拒,方陈。拒音矩。 索隐音巨,又音矩。裴骃云“拒,方阵”。邹氏引左传有“左拒右拒”。徐云 “一作‘和’。和,军门也”。汉书作“前垣”,小颜以为攻其壁垒之前垣也。李奇以为“前锋坚蔽若垣墙” ,非也。

  商事孝惠、高后时,商病,不治。〔一〕其子寄,字况,〔二〕与吕禄善。及高后崩,大臣欲诛诸吕,吕禄为将军,军于北军,太尉勃不得入北军,于是乃使人劫郦商,令其子况绐吕禄,〔三〕吕禄信之,故与出游,而太尉勃乃得入据北军,遂诛诸吕。是岁商卒,谥为景侯。子寄代侯。天下称郦况卖交也。〔四〕

〔一〕 集解文颖曰:“不能治官事。”

〔二〕 索隐郦寄字也。邹氏本作“ 兄”,亦音况。

〔三〕 索隐绐,欺也,诈也。音待。

〔四〕 集解班固曰:“夫卖交者,谓见利而忘义也。若寄父为功臣,而又执劫,虽摧吕禄以安稷,谊存君亲可也。”

  孝景前三年,吴、楚、齐、赵反,上以寄为将军,围赵城,十月不能下。得俞侯〔一〕栾布自平齐来,乃下赵城,灭赵,王自杀,除国。孝景中二年,寄欲取平原君为夫人,〔二〕景帝怒,下寄吏,有罪,夺侯。景帝乃以商他子坚封为缪侯,〔三〕续郦氏后。缪靖侯卒,子康侯遂成立。遂成卒,子怀侯世宗立。〔四〕世宗卒,子侯终根立,为太常,坐法,国除。

〔一〕 集解俞音舒。 索隐俞音歈,县名,又音输,在河东。

〔二〕 集解苏林曰:“景帝王皇后母臧儿也。”

〔三〕 集解徐广曰:“缪者,更封邑名。谥曰靖。” 索隐缪音穆,邑也。谥曰靖侯。汉书无谥。

〔四〕 集解徐广曰:“世,一作‘ 他’。”

  汝阴侯〔一〕夏侯婴,沛人也。为沛厩司御。〔二〕每送使客还,过沛泗上亭,与高祖语,未尝不移日也。婴已而试补县吏,与高祖相爱。高祖戏而伤婴,人有告高祖。〔三〕高祖时为亭长,重坐伤人,〔四〕告故不伤婴,〔五〕婴证之。后狱覆,〔六〕婴坐高祖系岁余,掠笞数百,终以是脱高祖。

〔一〕 正义汝阴即今阳城。

〔二〕 索隐案:楚汉春秋云滕公为御也。

〔三〕 集解韦昭曰:“告,白也。白高祖伤人。”

〔四〕 集解如淳曰:“为吏伤人,其罪重也。”

〔五〕 集解邓展曰:“律有故乞鞠。高祖自告不伤人。” 索隐案:晋令云“狱结竟,呼囚鞠语罪状,囚若称枉欲乞鞠者,许之也”。

〔六〕 索隐案:韦昭曰“高帝自言不伤婴,婴证之,是狱辞翻覆也”。

  高祖之初与徒属欲攻沛也,婴时以县令史为高祖使。〔一〕上降沛一日,〔二〕高祖为沛公,赐婴爵七大夫,以为太仆。从攻胡陵,婴与萧何降泗水监平,〔三〕平以胡陵降,赐婴爵五大夫。从击秦军砀东,攻济阳,下户牖,破李由军雍丘下,以兵车趣攻战疾,赐爵执帛。常以太仆奉车从击章邯军东阿、濮阳下,以兵车趣攻战疾,破之,赐爵执珪。复常奉车从击赵贲军开封,杨熊军曲遇。婴从捕虏六十八人,降卒八百五十人,得印一匮。〔四〕因复常奉车从击秦军雒阳东,以兵车趣攻战疾,赐爵封转为滕公。〔五〕因复奉车从攻南阳,战于蓝田、芷阳,〔六〕以兵车趣攻战疾,至霸上。项羽至,灭秦,立沛公为汉王。汉王赐婴爵列侯,号昭平侯,复为太仆,从入蜀、汉。

〔一〕 正义为,于伪反。使,所吏反。

〔二〕 正义谓父老开城门迎高祖。

〔三〕 集解张晏曰:“胡陵,平所止县,何尝给之,故与降也。”

〔四〕 索隐案:说文云“匮,匣也 ”。谓得其时自相部署之印。

〔五〕 集解徐广曰:“令也。”骃案:邓展曰“今沛郡公丘”。汉书曰婴为滕令奉车,故号滕公。 正义滕即公丘故城是,在徐州滕县西南十五里。

〔六〕 索隐芷音止,地名,今霸陵也,在京兆。

  还定三秦,从击项籍。至彭城,项羽大破汉军。汉王败,不利,驰去。见孝惠、鲁元,载之。汉王急,马罢,虏在后,常蹶两儿〔一〕欲弃之,婴常收,竟载之,徐行面雍树乃驰。〔二〕汉王怒,行欲斩婴者十余,卒得脱,而致孝惠、鲁元于丰。

〔一〕 索隐蹶音厥,又音巨月反,一音居卫反。汉书作“蹳”,音拨。

〔二〕 集解服虔曰:“高祖欲斩之,故婴围树走也。面,向树也。”应劭曰:“古者皆立乘,婴恐小儿坠,各置一面雍持之。树,立也。”苏林曰:“南(阳)〔方〕人谓抱小儿为‘雍树’。面者,大人以面首向临之,小儿抱大人颈似悬树也。” 索隐苏林与晋灼皆言南方及京师谓抱儿为“拥树”,今则无其言,或当时有此说。其应、服之说,盖疏也。

  汉王既至荥阳,收散兵,复振,赐婴食祈阳。〔一〕复常奉车从击项籍,追至陈,卒定楚,至鲁,益食兹氏。〔二〕

〔一〕 集解徐广曰:“祈,一作‘ 沂’。” 索隐盖乡名也。汉书作“沂”,楚无其县。

〔二〕 索隐县名也。地理志属太原。

  汉王立为帝。其秋,燕王臧荼反,婴以太仆从击荼。明年,从至陈,取楚王信。更食汝阴,剖符世世勿绝。以太仆从击代,至武泉、云中,〔一〕益食千户。因从击韩信军胡骑晋阳旁,大破之。追北至平城,为胡所围,七日不得通。高帝使使厚遗阏氏,冒顿开围一角。高帝出欲驰,婴固徐行,弩皆持满外向,卒得脱。益食婴细阳〔二〕千户。复以太仆从击胡骑句注北,大破之。以太仆击胡骑平城南,三陷陈,功为多,赐所夺邑五百户。〔三〕以太仆击陈豨、黥布军,陷陈却敌,益食千户,定食汝阴六千九百户,除前所食。

〔一〕 索隐地理志武泉属云中。 正义二县,在朔州善阳县界。

〔二〕 索隐地理志属汝南。

〔三〕 集解汉书音义曰:“时有罪过夺邑者,以赐之。”

  婴自上初起沛,常为太仆,竟高祖崩。以太仆事孝惠。孝惠帝及高后德婴之脱孝惠、鲁元于下邑之闲也,〔一〕乃赐婴县北第第一,曰“近我”,以尊异之。孝惠帝崩,以太仆事高后。高后崩,代王之来,婴以太仆与东牟侯入清宫,废少帝,以天子法驾迎代王代邸,与大臣共立为孝文皇帝,复为太仆。八岁卒,谥为文侯。〔二〕子夷侯灶立,七年卒。子共侯赐立,三十一年卒。子侯颇尚平阳公主。立十九岁,元鼎二年,坐与父御婢奸罪,自杀,国除。

〔一〕 正义宋州砀山县。

〔二〕 索隐案:姚氏云“三辅故事曰‘滕文公墓在饮马桥东大道南,俗谓之马冢’。博物志曰‘公卿送婴葬,至东都门外,马不行,踣地悲鸣,得石椁,有铭曰“佳城郁郁,三千年见白日,吁嗟滕公居此室”。乃葬之’”。

  颍阴侯〔一〕灌婴者,睢阳贩缯者也。〔二〕高祖之为沛公,略地至雍丘下,章邯败杀项梁,而沛公还军于砀,婴初以中涓从击破东郡尉于成武及秦军于扛里,疾斗,赐爵七大夫。从攻秦军亳南、开封、曲遇,战疾力,〔三〕赐爵执帛,号宣陵君。从攻阳武以西至雒阳,破秦军尸北,北绝河津,南破南阳守齮阳城东,遂定南阳郡。西入武关,战于蓝田,疾力,至霸上,赐爵执珪,号昌文君。〔四〕

〔一〕 正义今陈州南颍县西北十三里颍阴故城是。

〔二〕 正义睢阳,宋州宋城县。

〔三〕 集解服虔曰:“疾攻之。”

〔四〕 索隐亦称宣陵君,皆非爵土,加美号耳。

  沛公立为汉王,拜婴为郎中,从入汉中,十月,拜为中谒者。从还定三秦,下栎阳,降塞王。还围章邯于废丘,未拔。从东出临晋关,击降殷王,定其地。击项羽将龙且、魏相项他军定陶南,疾战,破之。赐婴爵列侯,号昌文侯,食杜平乡。〔一〕

〔一〕 索隐谓食杜县之平乡。

  复以中谒者从降下砀,以至彭城。项羽击,大破汉王。汉王遁而西,婴从还,军于雍丘。王武、魏公申徒反,〔一〕从击破之。攻下黄,〔二〕西收兵,军于荥阳。楚骑来众,汉王乃择军中可为(车)骑将者,皆推故秦骑士重泉人〔三〕李必、骆甲〔四〕习骑兵,今为校尉,可为骑将。汉王欲拜之,必、甲曰:“臣故秦民,恐军不信臣,臣愿得大王左右善骑者傅之。”〔五〕灌婴虽少,然数力战,乃拜灌婴为中大夫,令李必、骆甲为左右校尉,将郎中骑兵击楚骑于荥阳东,大破之。受诏别击楚军后,绝其饷道,起阳武至襄邑。击项羽之将项冠于鲁下,破之,所将卒斩右司马、骑将各一人。〔六〕击破柘公王武,〔七〕军于燕西,所将卒斩楼烦将五人,〔八〕连尹一人。〔九〕击王武别将桓婴白马下,破之,所将卒斩都尉一人。以骑渡河南,送汉王到雒阳,使北迎相国韩信军于邯郸。还至敖仓,婴迁为御史大夫。

〔一〕 集解张晏曰:“秦将,降为公,今反。”

〔二〕 正义故城在曹州考城县东二十四里。

〔三〕 集解徐广曰:“重泉属冯翊。” 正义故城在同州蒲城县东南四十五里。

〔四〕 索隐必,甲,二人名也。姚氏案:汉纪桓帝延熹三年,追录高祖功臣李必后黄门丞李遂为晋阳关内侯也。

〔五〕 集解如淳曰:“傅音附。犹言随从者。”

〔六〕 集解张晏曰:“王右方之马,左亦如之。”

〔七〕 集解徐广曰:“柘属陈。”  索隐案:武,柘县令也。柘县属陈。 正义柘属淮阳国。案:滑州胙城,本南燕国也。

〔八〕 集解李奇曰:“楼烦,县名。其人善骑射,故以名射士为“
楼烦”,取其美称,未必楼烦人也。”张晏曰:“楼烦,胡国名也。”

〔九〕 集解张晏曰:“大夫,楚官。” 索隐苏林曰:“楚官也。”案:左传“莫敖、连尹、宫厩尹”是。

  三年,以列侯食邑杜平乡。以御史大夫受诏将郎中骑兵东属相国韩信,击破齐军于历下,所将卒虏车骑将军华毋伤及将吏四十六人。降下临灾,得齐守相田光。追齐相田横至嬴、博,破其骑,所将卒斩骑将一人,生得骑将四人。攻下嬴、博,破齐将军田吸于千乘,所将卒斩吸。东从韩信攻龙且、留公旋于高密,〔一〕卒斩龙且,〔二〕生得右司马、连尹各一人,楼烦将十人,身生得亚将周兰。

〔一〕 索隐留,县。令称公,旋其名也。高密,县名,在北海。汉书作“假密”。假密,地名,不知所在,未知孰是。正义留县在沛郡。公,其令。

〔二〕 集解文颖曰:“所将卒。”

  齐地已定,韩信自立为齐王,使婴别将击楚将公杲于鲁北,破之。转南,破薛郡长,身虏骑将一人。攻(博)〔傅〕阳,前至下相以东南僮、取虑、徐。〔一〕度淮,尽降其城邑,至广陵。〔二〕项羽使项声、薛公、郯公复定淮北。婴度淮北,击破项声、郯公下邳〔三〕,斩薛公,下下邳,击破楚骑于平阳,〔四〕遂降彭城,虏柱国项佗,降留、薛、沛、酂、萧、相。攻苦、谯,〔五〕复得亚将周兰。与汉王会颐乡。〔六〕从击项籍军于陈下,破之,所将卒斩楼烦将二人,虏骑将八人。赐益食邑二千五百户。

〔一〕 索隐取音秋。虑音闾。取又音趣。僮、徐是二县,取虑是一县名。

〔二〕 集解汉书音义曰:“住广陵以御敌。” 正义谓从下相以东南,尽降城邑,乃至广陵,皆平定也。

〔三〕 正义郯音谈,东海县。

〔四〕 索隐小颜云“此平阳在东郡 ”。地理志太山有东平阳县。 正义南平阳县城,今兖州邹县也,在兖州东南六十二里。案:邹县去徐州滕县界四十余里也。

〔五〕 正义户焦二音。

〔六〕 集解徐广曰:“苦县有颐乡。” 索隐徐广云:“苦县有颐乡。”音以之反。

  项籍败垓下去也,婴以御史大夫受诏将车骑别追项籍至东城〔一〕,破之。所将卒五人共斩项籍,皆赐爵列侯。降左右司马各一人,卒万二千人,尽得其军将吏。下东城、历阳。〔二〕渡江,破吴郡长吴下,〔三〕得吴守,遂定吴、豫章、会稽郡。还定淮北,凡五十二县。

〔一〕 正义县在濠州定远县东南五十五里。

〔二〕 正义和州历阳县,即今州城是也。

〔三〕 集解如淳曰:“‘雄长’之 ‘长’也。” 索隐下有郡守,此长即令也。如淳以为雄长,非也。 正义今苏州也。案:如说非也。吴郡长即吴郡守也。一破吴郡长兵于吴城下而得吴郡守身也。

  汉王立为皇帝,赐益婴邑三千户。其秋,以车骑将军从击破燕王臧荼。明年,从至陈,取楚王信。还,剖符,世世勿绝,食颍阴二千五百户,号曰颍阴侯。

  以车骑将军从击反韩王信于代,至马邑,受诏别降楼烦以北六县,斩代左相,破胡骑于武泉北。〔一〕复从击韩信胡骑晋阳下,所将卒斩胡白题将一人。〔二〕受诏并将燕、赵、齐、梁、楚车骑,击破胡骑于硰石。〔三〕至平城,为胡所围,从还军东垣。

〔一〕 正义县名,在朔州北二百二十里。

〔二〕 集解服虔曰:“胡名也。”

〔三〕 集解服虔曰:“硰音沙。”  索隐服虔音沙,刘氏音千卧反。

  从击陈豨,受诏别攻豨丞相侯敞军曲逆下,破之,卒斩敞及特将五人。〔一〕降曲逆、卢奴、上曲阳、安国、安平。〔二〕攻下东垣。

〔一〕 集解文颖曰:“‘特一’之 ‘特’也。”

〔二〕 正义卢奴,定州安喜县是。曲阳,定州曲阳县是。安平,定州安平县。

  黥布反,以车骑将军先出,攻布别将于相,破之,斩亚将楼烦将三人。又进击破布上柱国军及大司马军。又进破布别将肥诛。〔一〕婴身生得左司马一人,所将卒斩其小将十人,追北至淮上。益食二千五百户。布已破,高帝归,定令婴食颖阴五千户,除前所食邑。凡从得二千石二人,别破军十六,降城四十六,定国一,郡二,县五十二,得将军二人,柱国、相国各一人,二千石十人。

〔一〕 集解徐广曰:“一作‘铢’ 。” 索隐案;汉书作“肥铢”。

  婴自破布归,高帝崩,婴以列侯事孝惠帝及吕太后。太后崩,吕禄等以赵王自置为将军,军长安,为乱。齐哀王闻之,举兵西,且入诛不当为王者。上将军吕禄等闻之,乃遣婴为大将,将军往击之。婴行至荥阳,乃与绛侯等谋,因屯兵荥阳,风齐王以诛吕氏事,〔一〕齐兵止不前。绛侯等既诛诸吕,齐王罢兵归,婴亦罢兵自荥阳归,与绛侯、陈平共立代王为孝文皇帝。孝文皇帝于是益封婴三千户,赐黄金千斤,拜为太尉。

〔一〕 正义风,方凤反。

  三岁,绛侯勃免相就国,婴为丞相,罢太尉官。是岁,匈奴大入北地、上郡,令丞相婴将骑八万五千往击匈奴。匈奴去,济北王反,诏乃罢婴之兵。后岁余,婴以丞相卒,谥曰懿侯。子平侯阿代侯。二十八年卒,子彊代侯。十三年,彊有罪,绝二岁。元光三年,天子封灌婴孙贤为临汝侯,续灌氏后,八岁,坐行赇有罪,国除。

  太史公曰:吾适丰沛,问其遗老,观故萧、曹、樊哙、滕公之家,及其素,异哉所闻!方其鼓刀屠狗卖缯之时,岂自知附骥之尾,垂名汉廷,德流子孙哉?余与他广通,为言高祖功臣之兴时若此云〔一〕。

〔一〕 索隐案;他广,樊哙之孙,后失封。盖尝讶太史公序萧、曹、樊、滕之功悉具,则从他广而得其事,故备也。

【索隐述赞】圣贤影响,云蒸龙变。屠狗贩缯,攻城野战。扶义西上,受封南面。郦况卖交,舞阳内援。滕灌更王,奕叶繁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