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卷一百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季布栾布列传第四十
  季布者,楚人也。为气任侠,〔一〕有名于楚。项籍使将兵,数窘汉王。〔二〕及项羽灭,高祖购求布千金,敢有舍匿,罪及三族。季布匿濮阳周氏。周氏曰: “汉购将军急,迹且至臣家,将军能听臣,臣敢献计;即不能,愿先自刭。”季布许之。迺髡钳季布,衣褐衣,置广柳车中,〔三〕并与其家僮数十人,之鲁朱家所卖之。朱家心知是季布,迺买而置之田。诫其子曰:“ 田事听此奴,必与同食。”朱家迺乘轺车〔四〕之洛阳,见汝阴侯滕公。滕公留朱家饮数日。因谓滕公曰:“ 季布何大罪,而上求之急也?”滕公曰:“布数为项羽窘上,上怨之,故必欲得之。”朱家曰:“君视季布何如人也?”曰:“贤者也。”朱家曰:“臣各为其主用,季布为项籍用,职耳。项氏臣可尽诛邪?今上始得天下,独以己之私怨求一人,何示天下之不广也!且以季布之贤而汉求之急如此,此不北走胡即南走越耳。夫忌壮士以资敌国,此伍子胥所以鞭荆平王之墓也。君何不从容为上言邪?”汝阴侯滕公心知朱家大侠,意季布匿其所,迺许曰:“诺。”待闲,果言如朱家指。上迺赦季布。当是时,诸公皆多季布能摧刚为柔,朱家亦以此名闻当世。季布召见,谢,上拜为郎中。
〔一〕 集解孟康曰:“信交道曰任。”如淳曰:“相与信为任,同是非为侠。所谓‘权行州里,力折公侯’者也。”或曰任,气力也;侠,俜也。 索隐任,而禁反。侠音协。如淳曰“相与为任,同是非为侠,权行州里,力折公侯者”,其说为近。俜音普丁反,其义难喻。

〔二〕 集解如淳曰:“窘,困也。 ”

〔三〕 集解服虔曰:“东郡谓广辙车为‘柳’。”邓展曰:“皆棺饰也。载以丧车,欲人不知也。”李奇曰:“大牛车也。车上覆为柳。”瓒曰:“茂陵书中有广柳车,每县数百乘,是今运转大车是也。” 索隐案:服虔、臣瓒所据,云东郡谓广辙车为广柳车,及茂陵书称每县广柳车数百乘,则凡大车任载运者,通名广柳车,然则柳为车通名。邓展所说“柳皆棺饰,载以丧车,欲人不知也”,事义相协,最为通允。故礼曰“设柳翣,为使人勿恶也”。郑玄注周礼云“ 柳,聚也,诸饰所聚也”。则是丧车称柳,后人通谓车为柳也。

〔四〕 集解徐广曰:“马车也。”  索隐案:谓轻车,一马车也。

  孝惠时,为中郎将。单于尝为书嫚吕后,不逊,吕后大怒,召诸将议之。上将军樊哙曰:“臣愿得十万众,横行匈奴中。”诸将皆阿吕后意,曰“然”。季布曰:“樊哙可斩也!夫高帝将兵四十余万众,困于平城,今哙柰何以十万众横行匈奴中,面欺!且秦以事于胡,陈胜等起。于今创痍未瘳,哙又面谀,欲摇动天下。 ”是时殿上皆恐,太后罢朝,遂不复议击匈奴事。

  季布为河东守,孝文时,人有言其贤者,孝文召,欲以为御史大夫。复有言其勇,使酒难近。〔一〕至,留邸一月,见罢。季布因进曰:“臣无功窃宠,待罪河东。〔二〕陛下无故召臣,此人必有以臣欺陛下者;今臣至,无所受事,罢去,此人必有以毁臣者。夫陛下以一人之誉而召臣,一人之毁而去臣,臣恐天下有识闻之有以窥陛下也。”〔三〕上默然惭,良久曰:“河东吾股肱郡,故特召君耳。”布辞之官。

〔一〕 索隐使音如字。近音其靳反。因酒纵性谓之使酒,即酗酒也。

〔二〕 索隐季布言己无功能,窃承恩宠,得待罪河东。其词典省而文也。

〔三〕 集解韦昭曰:“窥见陛下深浅也。”

  楚人曹丘生,辩士,数招权顾金钱。〔一〕事贵人赵同等,〔二〕与窦长君善。季布闻之,寄书谏窦长君曰:“吾闻曹丘生非长者,勿与通。”及曹丘生归,欲得书请季布。〔三〕窦长君曰:“季将军不说足下,足下无往。”固请书,遂行。使人先发书,季布果大怒,待曹丘。曹丘至,即揖季布曰:“楚人谚曰‘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足下何以得此声于梁楚闲哉?且仆楚人,足下亦楚人也。仆游扬足下之名于天下,顾不重邪?何足下距仆之深也!”季布迺大说,引入,留数月,为上客,厚送之。季布名所以益闻者,曹丘扬之也。

〔一〕 集解孟康曰:“招,求也。以金钱事权贵,而求得其形势以自炫燿也。”文颖曰: “事权贵也。与通势,以其所有辜较,请讬金钱以自顾。” 索隐义如孟康、文颖所说。辜较音姑角。 正义言曹丘生依倚贵人,用权势属请,数求他人。顾钱,赏金钱也。

〔二〕 集解徐广曰:“汉书作‘赵谈’,司马迁以其父名谈,故改之。”

〔三〕 集解张晏曰:“欲使窦长君为介于布,请见。”

  季布弟季心,〔一〕气盖关中,遇人恭谨,为任侠,方数千里,士皆争为之死。尝杀人,亡之吴,从袁丝〔二〕匿。长事袁丝,弟畜灌夫、籍福之属。尝为中司马,〔三〕中尉郅都不敢不加礼。少年多时时窃籍其名〔四〕以行。当是时,季心以勇,布以诺,着闻关中。

〔一〕 集解徐广曰:“一作‘子’ 。”

〔二〕 索隐盎字丝。

〔三〕 集解如淳曰:“中尉之司马。” 索隐汉书作“中尉司马”。

〔四〕 索隐籍音子亦反。

  季布母弟丁公,〔一〕为楚将。丁公为项羽逐窘高祖彭城西,短兵接,高祖急,顾丁公曰:“两贤岂相厄哉!”于是丁公引兵而还,汉王遂解去。及项王灭,丁公谒见高祖。高祖以丁公徇军中,曰:“
丁公为项王臣不忠,使项王失天下者,迺丁公也。” 遂斩丁公,曰:“使后世为人臣者无效丁公!”

〔一〕 集解晋灼曰:“楚汉春秋云薛人,名固。” 索隐案:谓布之舅也。

  栾布者,梁人也。始梁王彭越为家人时,〔一〕尝与布游。穷困,赁佣于齐,为酒人保。〔二〕数岁,彭越去之巨野中为盗,而布为人所略卖,为奴于燕。为其家主报仇,燕将臧荼举以为都尉。臧荼后为燕王,以布为将。及臧荼反,汉击燕,虏布。梁王彭越闻之,迺言上,请赎布以为梁大夫。

〔一〕 索隐谓居家之人,无官职也。

〔二〕 集解汉书音义曰:“酒家作保佣也。可保信,故谓之保。”

  使于齐,未还,汉召彭越,责以谋反,夷三族。已而枭彭越头于雒阳下,诏曰:“有敢收视者,辄捕之。”布从齐还,奏事彭越头下,祠而哭之。吏捕布以闻。上召布,骂曰:“若与彭越反邪?吾禁人勿收,若独祠而哭之,与越反明矣。趣亨〔一〕之。”方提趣〔二〕汤,布顾曰:“愿一言而死。”上曰:“何言?”布曰:“方上之困于彭城,败荥阳、成皋闲,项王所以(遂)不能〔遂〕西,徒以彭王居梁地,与汉合从苦楚也。当是之时,彭王一顾,与楚则汉破,与汉而楚破。且垓下之会,微彭王,项氏不亡。天下已定,彭王剖符受封,亦欲传之万世。今陛下一征兵于梁,彭王病不行,而陛下疑以为反,反形未见,以苛小〔三〕案诛灭之,臣恐功臣人人自危也。今彭王已死,臣生不如死,请就亨。”于是上迺释布罪,拜为都尉。

〔一〕 索隐上音促,下音普盲反。谓疾令赴镬也。

〔二〕 集解徐广曰:“一作‘走’ 。” 索隐上音啼,下音趋。徐广云一作“走”,走亦趣向之也。

〔三〕 集解徐广曰:“小,一作‘ 峭’。”

  孝文时,为燕相,至将军。布迺称曰:“穷困不能辱身下志,非人也;富贵不能快意,非贤也。”于是尝有德者厚报之,有怨者必以法灭之。吴(军)〔楚〕反时,以军功封俞侯,〔一〕复为燕相。燕齐之闲皆为栾布立社,号曰栾公社。

〔一〕 集解徐广曰:“击齐有功也。”

  景帝中五年薨。子贲嗣,为太常,牺牲不如令,国除。

  太史公曰:以项羽之气,而季布以勇显于楚,身屦(典)军〔一〕搴旗者数矣,可谓壮士。然至被刑戮,为人奴而不死,何其下也!彼必自负其材,故受辱而不羞,欲有所用其未足也,故终为汉名将。贤者诚重其死。夫婢妾贱人感慨而自杀者,〔二〕非能勇也,其计画无复之耳。〔三〕栾布哭彭越,趣汤如归者,彼诚知所处,〔四〕不自重其死。虽往古烈士,何以加哉!

〔一〕 集解徐广曰:“屦,一作‘ 屡’,一曰‘覆’。”骃案:孟康曰“屦,履蹈之也” 。瓒曰“屡,数也”。 索隐身履军。按:徐氏云一作 “覆”,按下云“搴旗”,则“覆军”为是,胜于“屡 ”之与“履”。

〔二〕 集解徐广曰:“或作‘概’ 字,音义同。”

〔三〕 集解徐广曰:“复,一作‘ 冀’。”

〔四〕 集解如淳曰:“非死者难,处死者难。”

【索隐述赞】季布、季心,有声梁、楚。百金然诺,十万致距。出守河东,股肱是与。栾布哭越,犯禁见虏。赴鼎非冤,诚知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