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卷一百五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扁鹊仓公列传第四十五
    索隐王劭云:“此医方,宜与日者、龟筴相接,不合列于此,后人误也。” 正义此传是医方,合与龟策、日者相次。以淳于意孝文帝时医,奉诏问之,又为齐太仓令,故太史公以次述之。扁鹊乃春秋时良医,不可别序,故引为传首,太仓公次之也。
  扁鹊者,〔一〕勃海郡郑人也,〔二〕姓秦氏,名越人。少时为人舍长。〔三〕舍客长桑君〔四〕过,〔五〕扁鹊独奇之,常谨遇之。长桑君亦知扁鹊非常人也。出入十余年,乃呼扁鹊私坐,闲与语曰:〔六〕“ 我有禁方,年老,欲传与公,公毋泄。”扁鹊曰:“敬诺。”乃出其怀中药予扁鹊:“饮是以上池之水,三十日当知物矣。”〔七〕乃悉取其禁方书尽与扁鹊。忽然不见,殆非人也。扁鹊以其言饮药三十日,视见垣一方人。〔八〕以此视病,尽见五藏症结,〔九〕特以诊脉〔一0〕为名耳。为医或在齐,〔一一〕或在赵。在赵者名扁鹊。

〔一〕 正义黄帝八十一难序云:“ 秦越人与轩辕时扁鹊相类,仍号之为扁鹊。又家于卢国,因命之曰卢医也。”

〔二〕 集解徐广曰:“‘郑’当为 ‘鄚’。鄚,县名,今属河闲。” 索隐案:勃海无郑县,当作鄚县,音莫,今属河闲。

〔三〕 索隐为舍长。刘氏云:“守客馆之帅。” 正义长音丁丈反。

〔四〕 索隐隐者,盖神人。

〔五〕 正义过音戈。

〔六〕 正义闲音闲。

〔七〕 索隐案:旧说云上池水谓水未至地,盖承取露及竹木上水,取之以和药,服之三十日,当见鬼物也。

〔八〕 索隐方犹边也。言能隔墙见彼边之人,则眼通神也。

〔九〕 正义五藏谓心、肺、脾、肝、肾也。六府谓大小肠、胃、胆、膀胱、三焦也。王叔和脉经云:“左手脉横,症在左;右手脉横,症在右。脉,头大者在上,头小者在下。两手脉,结上部者濡,结中部者缓,结三里者豆起。阳邪来见浮洪,阴邪来见沈细,水谷来见坚实。”

〔一0〕索隐诊,邹氏音丈忍反,刘氏音陈忍反。司马彪云:“诊,占也。”

〔一一〕正义号卢医。今济州卢县。

  当晋昭公时,〔一〕诸大夫彊而公族弱,赵简子为大夫,专国事。简子疾,五日不知人,〔二〕大夫皆惧,于是召扁鹊。扁鹊入视病,出,董安于问扁鹊,扁鹊曰:“血脉治也,而何怪!昔秦穆公尝如此,七日而寤。寤之日,告公孙支与子舆〔三〕曰:‘我之帝所甚乐。吾所以久者,适有所学也。〔四〕帝告我:“晋国且大乱,五世不安。其后将霸,未老而死。霸者之子且令而国男女无别。”’公孙支书而藏之,秦策于是出。夫献公之乱,文公之霸,而襄公败秦师于殽而归纵淫,此子之所闻。今主君之病与之同,不出三日必闲,闲必有言也。”

〔一〕 索隐案左氏,简子专国在定、顷二公之时,非当昭公之世。且赵系家叙此事亦在定公之初。

〔二〕 索隐案:韩子云“十日不知人”,所记异也。

〔三〕 索隐案:二子皆秦大夫。公孙支,子桑也。子舆未详。

〔四〕 索隐适音释。言我适来有所受教命,故云学也。

  居二日半,简子寤,语诸大夫曰:“我之帝所甚乐,与百神游于钧天,广乐九奏万舞,不类三代之乐,其声动心。有一熊欲援我,帝命我射之,中熊,熊死。有罴来,我又射之,中罴,罴死。帝甚喜,赐我二笥,皆有副。吾见儿在帝侧,帝属我一翟犬,曰:‘及而子之壮也以赐之。’帝告我:‘晋国且世衰,七世而亡。〔一〕嬴姓将大败周人于范魁之西,〔二〕而亦不能有也。’”董安于受言,书而藏之。以扁鹊言告简子,简子赐扁鹊田四万亩。

〔一〕 正义晋定公、出公、哀公、幽公、烈公、孝公、静公为七世。静公二年,为三晋所灭。据此及赵世家,简子疾在定公之十一年也。

〔二〕 正义嬴,赵氏本姓也。周人谓卫也。晋亡之后,赵成侯三年,伐卫,取乡邑七十三是也。贾逵云“小阜曰魁”也。

  其后扁鹊过虢。〔一〕虢太子〔二〕死,〔三〕扁鹊至虢宫门下,问中庶子喜方者〔四〕曰:“太子何病,国中治穣过于众事?”中庶子曰:“太子病血气不时,交错而不得泄,暴发于外,则为中害。精神不能止邪气,邪气畜积而不得泄,是以阳缓而阴急,故暴蹶而死。”〔五〕扁鹊曰:“其死何如时?”曰:“鸡鸣至今。”曰:“收乎?”〔六〕曰:“未也,其死未能半日也。”“言臣齐勃海秦越人也,家在于郑,未尝得望精光侍谒于前也。闻太子不幸而死,臣能生之。”中庶子曰:“先生得无诞之乎?何以言太子可生也!臣闻上古之时,医有俞跗,〔七〕治病不以汤液醴洒,〔八〕镵石挢引,案扤毒熨,〔九〕一拨见病之应,因五藏之输,〔一0〕乃割皮解肌,诀脉结筋,搦髓脑,揲荒〔一一〕爪幕,〔一二〕湔浣〔一三〕肠胃,漱涤五藏,练精易形。先生之方能若是,则太子可生也;不能若是而欲生之,曾不可以告咳婴之儿。”终日,扁鹊仰天叹曰:“夫子之为方也,若以管窥天,以□视文。越人之为方也,不待切脉〔一四〕望色〔一五〕听声〔一六〕写形,〔一七〕言病之所在。闻病之阳,论得其阴;闻病之阴,论得其阳。〔一八〕病应见于大表,不出千里,决者至众,不可曲止也。〔一九〕子以吾言为不诚,试入诊太子,当闻其耳鸣而鼻张,〔二0〕循其两股以至于阴,当尚温也。”

〔一〕 正义陕州城,古虢国。又陕州河北县东北下阳故城,古虢,即晋献公灭者。又洛州泛水县古东虢国。而未知 扁鹊过何者,盖虢至此并灭也。

〔二〕 集解傅玄曰:“虢是晋献公时先是百二十年灭矣,是时焉得有虢?” 索隐案:傅玄云“虢是晋献所灭,先此百二十余年,此时焉得有虢 ”,则此云“虢太子”,非也。然案虢后改称郭,春秋有郭公,盖郭之太子也。

〔三〕 正义下云“色废脉乱”,故形静如死状也。

〔四〕 索隐喜音许既反。喜,好也,爱也。方,方技之人也。 正义中庶子,古官号也。喜方,好方术,不书姓名也。

〔五〕 索隐蹶音厥。 正义释名云:“蹶,气从下蹶起上行,外及心胁也。”

〔六〕 集解收谓棺敛。

〔七〕 索隐音臾附。下又音趺。 正义臾附二音。应劭云:“黄帝时将也。”

〔八〕 正义上音礼,下山解反。

〔九〕 索隐镵音士咸反,谓石针也。挢音九兆反,谓为按摩之法,夭挢引身,如熊顾鸟伸也。扤音玩,亦谓按摩而玩弄身体使调也。毒熨谓毒病之处以药物熨帖也。

〔一0〕索隐音东注反。 正义八十一难云:“肺之原出于太渊,心之原出于太陵,肝之原出于太冲,脾之原出于太白,肾之原出于太溪,少阴之原出于兑骨,胆之原出于丘虚,胃之原出于冲阳,三焦之原出于阳池,膀胱之原出于京骨,大肠之原出于合谷,小肠之原出于腕骨。十二经皆以输为原也。”按:此五藏六府之输也。

〔一一〕集解徐广曰:“揲音舌。”  索隐搦音女角反。揲音舌。荒,膏荒也。

〔一二〕索隐幕音漠。漠,病也。谓以爪决之。 正义以爪决其阑幕也。

〔一三〕正义上子钱反,下胡管反。

〔一四〕正义黄帝素问云:“待切脉而知病。寸口六脉,三阴三阳,皆随春秋冬夏观其脉之变,则知病之逆顺也。”杨玄操云:“切,按也。”

〔一五〕正义素问云:“面色青,脉当弦急;面色赤,脉当浮而短;面色黑,脉当沈浮而滑也。”

〔一六〕正义素问云:“好哭者肺病,好歌者脾病,好妄言者心病,好呻吟者肾病,好叫呼者肝病也。”

〔一七〕正义素问云:“欲得温而不欲见人者藏家病,欲得寒而见人者府家病也。”

〔一八〕正义八十一难云:“阴病行阳,阳病行阴,故令幕在阴,俞在阳。”杨玄操云:“ 腹为阴,五藏幕皆在腹,故云幕皆在阴。背为阳,五藏俞皆在背,故云俞皆在阳。内藏有病则出行于阳,阳俞在背也。外体有病则入行于阴,阴幕在腹也。”针法云:“从阳引阴,从阴引阳也。”

〔一九〕索隐止,语助也。不可委曲具言。 正义言皆有应见,不可曲言病之止住所在也。

〔二0〕正义音涨。

  中庶子闻扁鹊言,目眩然而不瞚,〔一〕舌挢然而不下,〔二〕乃以扁鹊言入报虢君。虢君闻之大惊,出见扁鹊于中阙,曰:“窃闻高义之日久矣,然未尝得拜谒于前也。先生过小国,幸而举之,偏国寡臣〔三〕幸甚。有先生则活,无先生则弃捐填沟壑,长终而不得反。”言末卒,因嘘唏服臆,〔四〕魂精泄横,流涕长潸,〔五〕忽忽承□,〔六〕悲不能自止,容貌变更。扁鹊曰:“若太子病,所谓‘
尸蹶’者也。夫以阳入阴中,动胃〔七〕繵〔八〕缘,〔九〕中经维络,〔一0〕别下于三焦、膀胱,〔一一〕是以阳脉下遂,〔一二〕阴脉上争,〔一三〕会气闭而不通,〔一四〕阴上而阳内行,下内鼓而不起,上外绝而不为使,上有绝阳之络,下有破阴之纽,〔一五〕破阴绝阳,(之)色(已)废〔一六〕脉乱,故形静如死状。太子未死也。夫以阳入阴支兰藏者生,〔一七〕以阴入阳支兰藏者死。凡此数事,皆五藏蹶中之时暴作也。良工取之,〔一八〕拙者疑殆。”

〔一〕 索隐眩音县。瞚音舜。

〔二〕 索隐挢音纪兆反。挢,举也。

〔三〕 索隐谓虢君自谦,云己是偏远之国,寡小之臣也。

〔四〕 索隐上音皮力反,下音忆。

〔五〕 集解徐广曰:“一云‘言未卒,因涕泣交流,嘘唏不能自止’也。” 索隐潸音山。长潸谓长垂泪也。

〔六〕 索隐音接。□即睫也。承□ ,言泪恒垂以承于睫也。

〔七〕 正义八十一难云:“脉居阴部反阳脉见者,为阳入阴中,是阳乘阴也,脉虽时沈涩而短,此谓阳中伏阴也。脉居阳部而阴脉见者,是阴乘阳也,脉虽时沈滑而长,此谓阴中伏阳也。胃,水谷之海也。”

〔八〕 索隐音直延反。

〔九〕 正义繵音直延反。繵缘谓脉缠绕胃也。素问云“延缘落,络脉也”,恐非此义也。

〔一0〕集解徐广曰:“维,一作‘ 结’。” 正义八十一难云:“
十二经脉,十五络脉,阳维阴维之脉也。”

〔一一〕正义八十一难云:“三焦者,水谷之道路,气之所终始也。上焦在心下,下鬲在胃上口也。中焦在胃中脘,不上不下也。下焦在脐下,当膀胱上口也。膀胱者,津液之府也,溺九升九合也。” 言经络下于三焦及膀胱也。

〔一二〕集解徐广曰:“一作‘队’ 。”

〔一三〕正义遂音直类反。素问云: “阳脉下遂难反,阴脉上争如弦也。”

〔一四〕正义八十一难云:“府会太仓,藏会季胁,筋会阳陵泉,髓会绝骨,血会鬲俞,骨会大杼,脉会大渊,气会三焦,此谓八会也。”

〔一五〕正义女九反。素问云:“纽,赤脉也。”

〔一六〕集解徐广曰:“一作‘发’ 。”

〔一七〕正义素问云:“支者顺节,兰者横节,阴支兰胆藏也。”

〔一八〕正义八十一难云:“知一为下工,知二为中工,知三为上工。上工者十全九,中工者十全八,下工者十全六。”吕广云:“五藏一病辄有五,解一藏为下工,解三藏为中工,解五藏为上工也。 ”

  扁鹊乃使弟子子阳〔一〕厉针砥石,〔二〕以取外三阳五会〔三〕。有闲,太子苏。乃使子豹为五分之熨,以八减之齐〔四〕和煮之,以更〔五〕熨两胁下。太子起坐。更适阴阳,但服汤二旬而复故。故天下尽以扁鹊为能生死人。扁鹊曰:“越人非能生死人也,此自当生者,越人能使之起耳。”

〔一〕 索隐阳,扁鹊之弟子也。

〔二〕 索隐针音针。厉谓磨也。砥音脂。

〔三〕 正义素问云:“手足各有三阴三阳:太阴,少阴,厥阴;太阳,少阳,阳明也。五会谓百会、胸会、听会、气会、臑会也。”

〔四〕 索隐五分之熨,八减之齐。案:言五分之熨者,谓熨之令温暖之气入五分也。八减之齐者,谓药之齐和所减有八。并越人当时有此方也。

〔五〕 正义格彭反。

  扁鹊过齐,齐桓侯客之。〔一〕入朝见,曰:“ 君有疾在腠理,〔二〕不治将深。”桓侯曰:“寡人无疾。”扁鹊出,桓侯谓左右曰:“医之好利也,欲以不疾者为功。”后五日,扁鹊复见,曰:“君有疾在血脉,不治恐深。”桓侯曰:“寡人无疾。”扁鹊出,桓侯不悦。后五日,扁鹊复见,曰;“君有疾在肠胃闲,不治将深。”桓侯不应。扁鹊出,桓侯不悦。后五日,扁鹊复见,望见桓侯而退走。桓侯使人问其故。扁鹊曰: “疾之居腠理也,汤熨之所及也;在血脉,针石之所及也;其在肠胃,酒醪之所及也;其在骨髓,虽司命无柰之何。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也。”后五日,桓侯体病,使人召扁鹊,扁鹊已逃去。桓侯遂死。

〔一〕 集解傅玄曰:“是时齐无桓侯。”骃谓是齐侯田和之子桓公午也。 索隐案:傅玄曰“是时齐无桓侯”。裴骃云“谓是齐侯田和之子桓公午也”。盖与赵简子颇亦相当。

〔二〕 正义上音凑,谓皮肤。

  使圣人预知微,能使良医得蚤从事,则疾可已,身可活也。人之所病,病疾多;〔一〕而医之所病,病道少。〔二〕故病有六不治:骄恣不论于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有此一者,则重难治也。

〔一〕 正义病厌患多也,言人厌患疾病多甚也。

〔二〕 集解徐广曰;“所病犹疗病也。”

  扁鹊名闻天下。过邯郸,闻贵妇人,即为带下医;过雒阳,闻周人爱老人,即为耳目痹〔一〕医;来入咸阳,闻秦人爱小儿,即为小儿医:随俗为变。秦太医令李醯自知伎不如扁鹊也,使人刺杀之。至今天下言脉者,由扁鹊也。

〔一〕 索隐音必二反。

  太仓公者,齐太仓长,临灾人也,姓淳于氏,名意。〔一〕少而喜医方术。高后八年,更受师同郡元里公乘阳庆。〔二〕庆年七十余,无子,使意尽去其故方,更悉以禁方予之,传黄帝、扁鹊之脉书,五色诊病,〔三〕知人死生,决嫌疑,定可治,及药论,甚精。受之三年,为人治病,决死生多验。然左右行游诸侯,不以家为家,或不为人治病,病家多怨之者。

〔一〕 正义括地志云:“淳于国城在密州安丘县东北三十里,古之斟灌国也。春秋‘州公如曹’,传云‘冬,淳于公如曹’。注水经云‘淳于县,故夏后氏之斟灌国也,周武王以封淳于公,号淳于国也’。”

〔二〕 正义百官表云公乘,第八爵也。颜师古云:“言其得乘公之车也。”

〔三〕 正义八十一难云:“五藏有色,皆见于面,亦当与寸口尺内相应也。”其面色与相应,已见前也。

  文帝四年中,人上书言意,以刑罪当传西之长安。〔一〕意有五女,随而泣。意怒,骂曰:“生子不生男,缓急无可使者!”于是少女缇萦伤父之言,〔二〕乃随父西。上书曰:“妾父为吏,齐中称其廉平,今坐法当刑。妾切痛死者不可复生而刑者不可复续,〔三〕虽欲改过自新,其道莫由,终不可得。妾愿入身为官婢,以赎父刑罪,使得改行自新也。”书闻,上悲其意,此岁中亦除肉刑法。〔四〕

〔一〕 索隐传音竹恋反。传,乘传送之。

〔二〕 索隐缇音啼。萦音纡营反。

〔三〕 集解徐广曰:“一作‘赎’ 。”

〔四〕 集解徐广曰:“案年表孝文十二年除肉刑。” 正义汉书刑法志云“孝文帝即位十三年,除肉刑三”。孟康云:“黥劓二,左右趾一,凡三也。”班固诗曰:“三王德弥薄,惟后用肉刑。太仓令有罪,就递长安城。自恨身无子,困急独茕茕。小女痛父言,死者不可生。上书诣阙下,思古歌鸡鸣。忧心摧折裂,晨风扬激声。圣汉孝文帝,恻然 感至情。百男何愦愦,不如一缇萦!”

  意家居,诏召问所为治病死生验者几何人也,主名为谁。

  诏问故太仓长臣意:“方伎所长,及所能治病者?〔一〕有其书无有?皆安受学?受学几何岁?尝有所验,何县里人也?何病?医药已,其病之状皆何如?具悉而对。”臣意对曰:

〔一〕 集解徐广曰:“一作‘为’ ,为亦治。”

    自意少时,喜医药,医药方试之多不验者。至高后八年〔一〕,得见师临灾元里公乘阳庆。庆年七十余,意得见事之。谓意曰:“尽去而方书,非是也。庆有古先道遗传黄帝、扁鹊之脉书,五色诊病,知人生死,决嫌疑,定可治,及药论书,甚精。我家给富,心爱公,欲尽以我禁方书悉教公。”臣意即曰:“幸甚,非意之所敢望也。”臣意即避席再拜谒,受其脉书上下经、五色诊、奇咳〔二〕术、揆度阴阳外变、药论、石神、接阴阳禁书,受读解验之,可一年所。明岁即验之,有验,然尚未精也。要事之三年所,即尝已为人治,诊病决死生,有验,精良。今庆已死十年所,臣意年尽三年,年三十九岁也。

〔一〕 集解徐广曰:“意年三十六。”

〔二〕 集解奇音羁。咳音该。 正义八十一难云:“奇经八脉者,有阳维,有阴维,有阳跷,有阴跷,有冲,有督,有任,有带之脉。凡此八者,皆不拘于经,故云奇经八脉也。”顾野王云:“胲当 □也。”又云:“胲指毛皮也。”蓺文志有五音奇胲用兵二十六卷。许慎云:“胲,军中约也。”

    齐侍御史成自言病头痛,臣意诊其脉,告曰:“君之病恶,不可言也。”即出,独告成弟昌曰:“ 此病疽〔一〕也,内发于肠胃之闲,后五日当□肿,〔二〕后八日呕脓〔三〕死。”成之病得之饮酒且内。成即如期死。所以知成之病者,臣意切其脉,得肝气。肝气浊〔四〕而静,〔五〕此内关之病也。〔六〕脉法曰 “脉长而弦,不得代四时者,〔七〕其病主在于肝。和即经主病也,〔八〕代则络脉有过”。〔九〕经主病和者,其病得之筋髓里。其代绝而脉贲者,病得之酒且内。所以知其后五日而□肿,八日呕脓死者,切其脉时,少阳初代。代者经病,病去过人,人则去。络脉主病,当其时,少阳初关一分,故中热而脓未发也,及五分,则至少阳之界,〔一0〕及八日,则呕脓死,故上二分而脓发,至界而□肿,尽泄而死。热上则熏阳明,烂流络,流络动则脉结发,脉结发则烂解,故络交。热气已上行,至头而动,故头痛。

〔一〕 集解七如反。

〔二〕 正义上于恭反,下之勇反。

〔三〕 正义女东反。

〔四〕 集解徐广曰:“一作‘黾’ 。”

〔五〕 集解徐广曰;“一作‘清’ 。”

〔六〕 正义八十一难云:“关遂入尺为内关。”吕广云;“脉从关至尺泽,名内关也。”

〔七〕 正义王叔和脉经云:“来数而中止,不能自还,因而复动者,名曰代。代者死。” 素问曰:“病在心,愈在夏,甚于冬;病在脾,愈在秋,甚于春;病在肺,愈在冬,甚于夏;病在肾,愈在春,甚于夏;病在肝,愈在夏,甚于秋也。”

〔八〕 正义王叔和脉经云:“脉长而弦,病于肝也。”素问云:“
得病于筋,肝之和也。”

〔九〕 正义素问云:“脉有不及,有太过,有经,有络。和即经主病,代则络有过也。” 八十一难云:“关之前者,阳之动也,脉当见九分而浮。过者法曰太过,减者法曰不及。遂上鱼际为溢,为外关内格,此阴乘之脉也。关以后者,阴之动也,脉当见一寸而沈。过者法曰太过,减者法曰不及。遂入尺为覆,为内关外格,此阳乘之脉也。故曰覆溢,是其真藏之脉,人不病而死也。”吕广云:“过九分,出一寸,各名太过也。不及九分,至二分或四分五分,此太过。不满一寸,见八分或五分六分,此不及。”

〔一0〕集解徐广曰:“一作‘分’ 。上章曰‘肝与心相去五分,故曰五日尽’也。” 正义王叔和脉经云:“分别三门(镜)〔境〕界脉候所主,云从鱼际至高骨,却行一寸,其中名曰寸口;其自高骨从寸至尺,名曰尺泽,故曰尺。寸后尺前,名曰关。阳出阴入,以关为界,阳出三分,故曰三阴三阳。阳生于尺,动于寸;阴生于寸,动于尺。寸主射上焦,出头及皮毛,竟手。关主射中焦,腹及于腰。尺主射下焦,少腹至足也。”

    齐王中子诸婴儿小子病,召臣意诊切其脉,告曰:“气鬲病。病使人烦懑,食不下,时呕沫。病得之(少)〔心〕忧,数忔食饮。”〔一〕臣意即为之作下气汤以饮之,一日气下,二日能食,三日即病愈。所以知小子之病者,诊其脉,心气也,浊〔二〕躁而经也,此络阳病也。脉法曰“脉来数疾去难而不一者,病主在心”。周身热,脉盛者,为重阳。〔三〕重阳者,逿心主。〔四〕故烦懑食不下则络脉有过,络脉有过则血上出,血上出者死。此悲心所生也,病得之忧也。

〔一〕 索隐忔音疑乙反。忔者,风痹忔然不得动也。

〔二〕 集解徐广曰:“一作‘黾’ ,又作‘猛’。”

〔三〕 索隐上音直陇反。

〔四〕 集解徐广曰:“逿音唐。逿者,荡也。谓病荡心者,犹刺其心。” 索隐逿,依字读。 正义八十一难云:“手心主中宫,在中部。”杨玄操云:“手心主胞络也。自脐已上至带鬲为中焦也。 ”

    齐郎中令循病,众医皆以为蹶入中,而刺之。臣意诊之,曰:“涌疝也,〔一〕令人不得前后溲。 ”〔二〕循曰:“不得前后溲三日矣。”臣意饮以火齐汤,〔三〕一饮得前〔后〕溲,再饮大溲,三饮而疾愈。病得之内。所以知循病者,切其脉时,右口气急,〔四〕脉无五藏气,右口〔五〕脉大而数。数者中下热而涌,左为下,右为上,皆无五藏应,故曰涌疝。中热,故溺赤也。〔六〕

〔一〕 索隐上音勇。下音讪,所谏反。邹诞生疝音山也。

〔二〕 索隐溲音所留反。前溲谓小便。后溲,大便也。

〔三〕 正义饮,于禁反。

〔四〕 集解徐广曰:“右,一作‘ 有’。” 正义王叔和脉经云:“右手寸口乃气口也。 ”

〔五〕 正义谓右手寸口也。

〔六〕 正义溺,徒吊反。

    齐中御府长信病,臣意入诊其脉,告曰:“ 热病气也。然暑汗,脉少衰,不死。”曰:“此病得之当浴流水而寒甚,已则热。”信曰:“唯,然!〔一〕往冬时,为王使于楚,至莒县〔二〕阳周水,而莒桥梁颇坏,信则□〔三〕车辕未欲渡也,马惊,即堕,信身入水中,几死,吏即来救信,出之水中,衣尽濡,有闲而身寒,已热如火,至今不可以见寒。”臣意即为之液汤火齐逐热,一饮汗尽,再饮热去,三饮病已。即使服药,出入二十日,身无病者。所以知信之病者,切其脉时,并阴。脉法曰“热病阴阳交者死”。切之不交,并阴。并阴者,脉顺清而愈,其热虽未尽,犹活也。肾气有时闲浊,〔四〕在太阴脉口而希,是水气也。肾固主水,故以此知之。失治一时,即转为寒热。

〔一〕 正义唯,惟癸反。

〔二〕 正义莒,密州县。

〔三〕 正义音牵。

〔四〕 集解徐广曰:“一作‘黾’ 。”

    齐王太后病,召臣意入诊脉,曰:“风瘅客脬,〔一〕难于大小溲,溺赤。”臣意饮以火齐汤,一饮即前后溲,再饮病已,溺如故。病得之流汗出□。〔二〕□者,去衣而汗晞也。所以知齐王太后病者,臣意诊其脉,切其太阴之口,湿然风气也。脉法曰“沈之而大坚,〔三〕浮之而大紧者,〔四〕病主在肾”。肾切之而相反也,脉大而躁。大者,膀胱气也;躁者,中有热而溺赤。

〔一〕 索隐瘅,病也,音□。脬音普交反,字或作“胞”。 正义瘅音单旱(也)〔反〕。脬亦作“胞”,膀胱也。言风瘅之病客居在膀胱。

〔二〕 索隐刘氏音巡。

〔三〕 正义沈,一作“深”。王叔和脉经云:“脉大而坚,病出于肾也。”

〔四〕 正义紧音吉忍反。素问云: “脉短实而数,有似切绳,名曰紧也。”

    齐章武里曹山跗病,〔一〕臣意诊其脉,曰:“肺消瘅也,加以寒热。”即告其人曰:“死,不治。适其共养,此不当医〔二〕治。”法曰“后三日而当狂,妄起行,欲走;后五日死”。即如期死。山跗病得之盛怒而以接内。所以知山跗之病者,臣意切其脉,肺气热也。脉法曰“不平不鼓,形獘”。〔三〕此五藏高之远数以经病也,故切之时不平而代。〔四〕不平者,血不居其处;代者,时参击并至,乍躁乍大也。此两络脉绝,故死不治。所以加寒热者,言其人尸夺。尸夺者,形獘;形獘者,不当关灸镵石及饮毒药也。臣意未往诊时,齐太医先诊山跗病,灸其足少阳脉口,而饮之半夏丸,病者即泄注,腹中虚;又灸其少阴脉,是坏肝刚绝深,如是重损病者气,以故加寒热。所以后三日而当狂者,肝一络连属结绝乳下阳明,〔五〕故络绝,开阳明脉,阳明脉伤,即当狂走。后五日死者,肝与心相去五分,故曰五日尽,尽即死矣。

〔一〕 索隐跗,方符反。

〔二〕 索隐适音释。共音恭。案:谓山跗家适近所持财物共养我,我不敢当,以言其人不堪疗也。

〔三〕 集解徐广曰:“一作‘散’ 。” 正义王叔和脉经云:“平谓春肝木王,其脉细而长;夏心火王,其脉洪大而散;六月脾土王,其脉大阿阿而缓;秋肺金王,其脉浮涩而短;冬肾水王,其脉沈而滑:名平脉也。”

〔四〕 正义素问云:“血气易处曰不平,脉候动不定曰代。”

〔五〕 正义素问云:“乳下阳明,胃络也。”

    齐中尉潘满如病少腹痛,〔一〕臣意诊其脉,曰:“遗积瘕也。”〔二〕臣意即谓齐太仆臣饶、内史臣繇曰:“中尉不复自止于内,则三十日死。”后二十余日,溲血死。病得之酒且内。所以知潘满如病者,臣意切其脉深小弱,其卒然合〔三〕合也,是脾气也〔四〕。右脉口气至紧小,〔五〕见瘕气也。以次相乘,故三十日死。三阴俱抟者,〔六〕如法;不俱抟者,决在急期;一抟一代者,近也。故其三阴抟,溲血如前止。〔七〕

〔一〕 正义少音式妙反。王叔和脉经云:“脉急,疝瘕少腹痛也。”

〔二〕 索隐刘氏音加雅反,旧音遐,邹氏音嫁。 正义龙鱼河图云:“犬狗鱼鸟不熟食之,成瘕痛。”

〔三〕 集解徐广曰:“一云‘来然合’。”

〔四〕 正义卒音葱忽反。卒,一本作“来”。素问云:“疾病之生,生于五藏。五藏之合,合于六府。肝合气于胆,心合气于小肠,脾合气于胃,肺合气于大肠,肾合气于膀胱。三焦内主劳。”

〔五〕 正义上音结忍反。

〔六〕 正义如淳云:“音徒端反。 ”素问云:“左脉口曰少阴,少阴之前名厥阴,右脉口曰太阴,此三阴之脉也。”

〔七〕 集解徐广曰:“前,一作‘ 筋’也。”

    阳虚侯相赵章病,召臣意。众医皆以为寒中,臣意诊其脉曰:“迵风。”〔一〕迵风者,饮食下嗌〔二〕而辄出不留。法曰“五日死”,而后十日乃死。病得之酒。所以知赵章之病者,臣意切其脉,脉来滑,是内风气也。饮食下嗌而辄出不留者,法五日死,皆为前分界法。〔三〕后十日乃死,所以过期者,其人嗜粥,故中藏实,中藏实故过期。师言曰“安谷者过期,不安谷者不及期”。

〔一〕 集解迵音洞。言洞彻入四支。 索隐下云“饮食下嗌辄出之”,是风疾洞彻五藏,故曰迵风。

〔二〕 集解音益,谓喉下也。

〔三〕 正义分,扶问反。

    济北王病,召臣意诊其脉,曰:“风蹶胸满。”即为药酒,尽三石,病已。得之汗出伏地。所以知济北王病者,臣意切其脉时,风气也,心脉浊。〔一〕病法“过入其阳,阳气尽而阴气入”。阴气入张,则寒气上而热气下,故胸满。汗出伏地者,切其脉,气阴。阴气者,病必入中,出及瀺水也。〔二〕

〔一〕 集解徐广曰:“一作‘黾’ 。”

〔二〕 索隐瀺音士咸反。 正义顾野王云:“手足液,身体汋。音常灼反。”

    齐北宫司空命妇〔一〕出于〔二〕病,众医皆以为风入中,病主在肺,〔三〕刺其足少阳脉。臣意诊其脉,曰:“病气疝,客于膀胱,难于前后溲,而溺赤。病见寒气则遗溺,使人腹肿。”出于病得之欲溺不得,因以接内。所以知出于病者,切其脉大而实,其来难,是蹶阴之动也。〔四〕脉来难者,疝气之客于膀胱也。腹之所以肿者,言蹶阴之络结小腹也。蹶阴有过则脉结动,动则腹肿。臣意即灸其足蹶阴之脉,左右各一所,即不遗溺而溲清,小腹痛止。即更为火齐汤以饮之,三日而疝气散,即愈。

〔一〕 集解徐广曰:“一作‘奴’ 。奴盖女奴。”

〔二〕 正义命妇名也。

〔三〕 集解徐广曰:“一作‘肝’ 。”

〔四〕 正义邹〔云〕:“厥阴之脉也。”

    故济北王阿母〔一〕自言足热而懑,臣意告曰:“热蹶也。”则刺其足心各三所,案之无出血,病旋已。〔二〕病得之饮酒大醉。

〔一〕 集解徐广曰:“济,一作‘ 齐王’。” 索隐案:是王之奶母也。 正义服虔云: “乳母也。”郑〔云〕:“慈己者。”

〔二〕 索隐言寻则已止也。 正义谓旋转之闲,病则已止也。

    济北王召臣意诊脉诸女子侍者,至女子竖,竖无病。臣意告永巷长曰:“竖伤脾,不可劳,法当春呕血死。”臣意言王曰:“才人女子竖何能?”王曰: “是好为方,多伎能,为所是案法新,〔一〕往年市之民所,四百七十万,曹偶四人。”〔二〕王曰:“得毋有病乎?”臣意对曰:“竖病重,在死法中。”王召视之,其颜色不变,以为不然,不卖诸侯所。至春,竖奉剑从王之厕,王去,竖后,王令人召之,即仆于厕,〔三〕呕血死。病得之流汗。流汗者,(同)法病内重,毛发而色泽,脉不衰,此亦(关)内〔关〕之病也。

〔一〕 集解徐广曰:“所,一作‘ 取’。” 索隐谓于旧方技能生新意也。

〔二〕 索隐案:当今之四千七百贯也。曹偶犹等辈也。

〔三〕 索隐仆音赴,又音步北反。

    齐中大夫病龋齿,〔一〕臣意灸其左大阳明脉,即为苦参汤,日嗽三升,出入五六日,病已。得之风,及卧开口,食而不嗽。

〔一〕 正义上丘羽反。释名云:“ 龋,朽也。虫啮之,缺朽也。”

    灾川王美人怀子而不乳,〔一〕来召臣意。臣意往,饮以莨□〔二〕药一撮,以酒饮之,旋乳。〔三〕臣意复诊其脉,而脉躁。躁者有余病,即饮以消石一齐,出血,血如豆比五六枚。〔四〕

〔一〕 索隐乳音人喻反。乳,生也。

〔二〕 正义浪宕二音。

〔三〕 索隐旋乳者,言回旋即生也。

〔四〕 索隐比音必利反。

    齐丞相舍人奴从朝入宫,臣意见之食闺门外,望其色有病气。臣意即告宦者平。平好为脉,学臣意所,臣意即示之舍人奴病,告之曰:“此伤脾气也,当至春鬲塞不通,不能食饮,法至夏泄血死。”宦者平即往告相曰:“君之舍人奴有病,病重,死期有日。”相君曰:“卿何以知之?”曰:“君朝时入宫,君之舍人奴尽食闺门外,平与仓公立,即示平曰,病如是者死。 ”相即召舍人(奴)而谓之曰:“公奴有病不?”舍人曰:“奴无病,身无痛者。”至春果病,至四月,泄血死。所以知奴病者,脾气周乘五藏,伤部而交,故伤脾之色也,望之杀然黄,〔一〕察之如死青之兹。众医不知,以为大虫,〔二〕不知伤脾。所以至春死病者,胃气黄,黄者土气也,土不胜木,故至春死。所以至夏死者,脉法曰“病重而脉顺清者曰内关”,内关之病,人不知其所痛,心急然无苦。若加以一病,死中春;一愈顺,及一时。其所以四月死者,诊其人时愈顺。愈顺者,人尚肥也。奴之病得之流汗数出,(灸)〔炙〕于火而以出见大风也。

〔一〕 集解徐广曰:“杀音苏葛反。” 正义杀,苏亥反。

〔二〕 索隐即蚖虫也。

    灾川王病,召臣意诊脉,曰:“蹶上〔一〕为重,头痛身热,使人烦懑。”〔二〕臣意即以寒水拊其头,〔三〕刺足阳明脉,左右各三所,病旋已。病得之沐发未干而卧。诊如前,所以蹶,头热至肩。

〔一〕 正义时掌反。蹶,逆气上也。

〔二〕 正义亡本反。非但有烦也。

〔三〕 索隐拊音附,又音抚。

    齐王黄姬兄黄长卿家有酒召客,召臣意。诸客坐,未上食。臣意望见王后弟宋建,告曰:“君有病,往四五日,君要胁痛不可俛仰,〔一〕又不得小溲。不亟治,病即入濡肾。及其未舍五藏,急治之。病方今客肾濡,〔二〕此所谓‘肾痹’也。”宋建曰:“然,建故有要脊痛。往四五日,天雨,黄氏诸倩〔三〕见建家京下方石〔四〕,即弄之,建亦欲效之,效之不能起,即复置之。暮,要脊痛,不得溺,至今不愈。”建病得之好持重。所以知建病者,臣意见其色,太阳色干,肾部上及界要以下者枯四分所,故以往四五日知其发也。臣意即为柔汤使服之,十八日所而病愈。

〔一〕 正义上音免。

〔二〕 正义濡,溺也。病方客在肾,欲溺,肾也。

〔三〕 集解徐广曰:“倩者,女婿也。”骃案:方言曰“东齐之闲,婿谓之倩”。郭璞曰 “言可假倩也”。 正义倩音七姓反。

〔四〕 集解徐广曰:“京者,仓廪之属也。”

    济北王侍者韩女病要背痛,寒热,众医皆以为寒热也。臣意诊脉,曰:“内寒,月事不下也。”即窜以药,〔一〕旋下,病已。病得之欲男子而不可得也。所以知韩女之病者,诊其脉时,切之,肾脉也,啬而不属。啬而不属者,其来难,坚,故曰月不下。肝脉弦,出左口,故曰欲男子不可得也。

〔一〕 索隐谓以熏熏之,故云。窜音七乱反。

    临灾泛〔一〕里女子薄吾病甚,众医皆以为寒热笃,当死,不治。臣意诊其脉,曰:“蛲瘕。”〔二〕蛲瘕为病,腹大,上肤黄粗,循之戚戚然。臣意饮以芫华一撮,即出蛲可数升,病已,三十日如故。病蛲得之于寒湿,寒湿气宛〔三〕笃不发,化为虫。臣意所以知薄吾病者,切其脉,循其尺,〔四〕其尺索刺粗,而毛美奉发〔五〕,是虫气也。其色泽者,中藏无邪气及重病。

〔一〕 索隐泛音凡。

〔二〕 集解徐广曰:“蛲音饶。”  索隐音饶槚,旧音绕遐。 正义人腹中短虫。

〔三〕 集解音郁。 索隐又如字。

〔四〕 正义王叔和云:“寸,关,尺。寸谓三分,尺谓八分。寸口在关上,尺在关下。寸、关、尺共有一寸九分也。”

〔五〕 集解徐广曰:“奉,一作‘ 奏’,又作‘秦’。” 索隐循音巡。案:谓手循其尺索也。刺音七赐反。粗音七胡反。言循其尺索,刺人手而粗,是妇人之病也。徐氏云奉一作“奏”,非其义也。又云一作“秦”,秦谓螓首,言发如蛴螬,事盖近也。

    齐淳于司马病,臣意切其脉,告曰:“当病迵风。迵风之状,饮食下嗌辄后之。〔一〕病得之饱食而疾走。”淳于司马曰:“我之王家食马肝,食饱甚,见酒来,即走去,驱疾至舍,即泄数十出。”臣意告曰:“为火齐米汁饮之,七八日而当愈。”时医秦信在旁,臣意去,信谓左右阁都尉〔二〕曰:“意以淳于司马病为何?”曰:“以为迵风,可治。”信即笑曰:“是不知也。淳于司马病,法当后九日死。”即后九日不死,其家复召臣意。臣意往问之,尽如意诊。臣即为一火齐米汁,使服之,七八日病已。所以知之者,诊其脉时,切之,尽如法。其病顺,故不死。

〔一〕 集解徐广曰:“如厕。”

〔二〕 索隐案:阁者,姓也,为都尉。一云阁即宫阁,都尉掌之,故曰阁都尉也。

    齐中郎破石病,臣意诊其脉,告曰:“肺伤,不治,当后十日丁亥溲血死。”即后十一日,溲血而死。破石之病,得之堕马僵石上。所以知破石之病者,切其脉,得肺阴气,其来散,数道至而不一也。色又乘之。所以知其堕马者,切之得番阴脉。〔一〕番阴脉入虚里,乘肺脉。肺脉散者,固色变也乘也。所以不中期死者,师言曰:“病者安谷即过期,不安谷则不及期” 。其人嗜黍,黍主肺,故过期。所以溲血者,诊脉法曰 “病养喜阴处者顺死,养喜阳处者逆死”。其人喜自静,不躁,又久安坐,伏几而寐,故血下泄。

〔一〕 索隐番音芳袁反。

    齐王侍医遂病,自练五石服之。臣意往过之,遂谓意曰:“
不肖有病,幸诊遂也。”臣意即诊之,告曰:“公病中热。论曰‘中热不溲者,不可服五石’。石之为药精悍,公服之不得数溲,亟勿服。色将发臃。”遂曰:“ 扁鹊曰‘阴石以治阴病,阳石以治阳病’。夫药石者有阴阳水火之齐,故中热,即为阴石柔齐治之;中寒,即为阳石刚齐治之。”臣意曰:“公所论远矣。扁鹊虽言若是,然必审诊,起度量,立规矩,称权衡,合色脉〔一〕表里有余不足顺逆之法,参其人动静与息相应,乃可以论。论曰‘阳疾处内,阴形应外者,不加悍药及镵石’。夫悍药入中,则邪气辟矣,〔二〕而宛气愈深〔三〕。诊法曰‘二阴应外,一阳接内者,不可以刚药’ 。刚药入则动阳,阴病益衰,阳病益箸,邪气流行,为重困于俞,〔四〕忿发为疽。”意告之后百余日,果为疽发乳上,入缺盆,死。〔五〕此谓论之大体也,必有经纪。拙工有一不习,文理阴阳失矣。

〔一〕 集解徐广曰:“合,一作‘ 占’。”

〔二〕 索隐辟音必亦反,犹聚也。

〔三〕 索隐愈音庾。

〔四〕 集解徐广曰:“音始喻反。 ”

〔五〕 索隐按:缺盆,人乳房上骨名也。

    齐王故为阳虚侯时,病甚,〔一〕众医皆以为蹶。臣意诊脉,以为痹,根在右胁下,大如覆杯,令人喘,逆气不能食。臣意即以火齐粥且饮,六日气下;即令更服丸药,出入六日,病已。病得之内。诊之时不能识其经解,大识其病所在。

〔一〕 集解徐广曰:“齐悼惠王子也,名将庐,以文帝十六年为齐王,即位十一年卒,谥孝王。”

    臣意尝诊安阳武都里成开方,开方自言以为不病,臣意谓之病苦沓风,〔一〕三岁四支不能自用,使人喑,〔二〕喑即死。今闻其四支不能用,喑而未死也。病得之数饮酒以见大风气。所以知成开方病者,诊之,其脉法奇咳言曰“藏气相反者死”。〔三〕切之,得肾反肺,〔四〕法曰“三岁死”也。

〔一〕 索隐沓音徒合反,风病之名也。

〔二〕 集解徐广曰:“一作‘脊’ ,音才亦反。” 索隐喑者,失音也,读如音。又作“ 厝”。厝者,置也。言使人运置其手足也。

〔三〕 集解徐广曰:“反,一作‘ 及’。”

〔四〕 集解徐广曰;“反,一作‘ 及’。”

    安陵阪里公乘项处病,〔一〕臣意诊脉,曰:“牡疝。”〔
二〕牡疝在鬲下,上连肺。病得之内。臣意谓之:“ 慎毋为劳力事,为劳力事则必呕血死。”处后蹴〔三〕踘,〔四〕要蹶寒,汗出多,即呕血。臣意复诊之,曰:“当旦日日夕死。”〔五〕即死。病得之内。所以知项处病者,切其脉得番阳。〔六〕番阳入虚里,处旦日死。一番一络者,〔七〕牡疝也。

〔一〕 索隐案:公乘,官名也。项,姓;处,名。故上云仓公之师,元里公乘阳庆,亦然也。

〔二〕 索隐上音母,下音色谏反。

〔三〕 集解徐广曰:“一作‘□’ 。”

〔四〕 正义上千六反,下九六反,谓打球也。

〔五〕 索隐案:旦日,明日也。言明日之夕死也。

〔六〕 索隐脉病之名曰番阳者,以言阳脉之翻入虚里也。

〔七〕 集解徐广曰:“络,一作‘ 结’。”

    臣意曰:他所诊期决死生及所治已病众多,久颇忘之,不能尽识,不敢以对。

  问臣意:“所诊治病,病名多同而诊异,或死或不死,何也?”对曰:“病名多相类,不可知,故古圣人为之脉法,以起度量,立规矩,县权衡,案绳墨,调阴阳,别人之脉各名之,与天地相应,参合于人,故乃别百病以异之,有数者能异之,〔一〕无数者同之。然脉法不可胜验,诊疾人以度异之,乃可别同名,命病主在所居。今臣意所诊者,皆有诊籍。所以别之者,臣意所受师方适成,师死,以故表籍所诊,期决死生,观所失所得者合脉法,以故至今知之。”

〔一〕索隐数音色住反。谓术数之人乃可异其状也。

  问臣意曰:“所期病决死生,或不应期,何故? ”对曰:“此皆饮食喜怒不节,或不当饮药,或不当针灸,以故不中期死也。”

  问臣意:“意方能知病死生,论药用所宜,诸侯王大臣有尝问意者不?及文王病时,〔一〕不求意诊治,何故?”对曰:“赵王、胶西王、济南王、吴王皆使人来召臣意,臣意不敢往。文王病时,臣意家贫,欲为人治病,诚恐吏以除拘臣意也,〔二〕故移名数,左右〔
三〕不脩家生,出行游国中,问善为方数者事之久矣,〔四〕见事数师,〔五〕悉受其要事,尽其方书意,及解论之。身居阳虚侯国,因事侯。侯入朝,臣意从之长安,以故得诊安陵项处等病也。”

〔一〕 集解徐广曰:“齐文王也,以文帝十五年卒。”

〔二〕 集解徐广曰:“时诸侯得自拜除吏。”

〔三〕 正义以名籍属左右之人。

〔四〕 索隐数音“术数”之“数” 。

〔五〕 正义上色庾反。

  问臣意:“知文王所以得病不起之状?”臣意对曰:“不见文王病,然窃闻文王病喘,头痛,目不明。臣意心论之,以为非病也。以为肥而蓄精,身体不得摇,骨肉不相任,故喘,不当医治。脉法曰‘
年二十脉气当趋,年三十当疾步,年四十当安坐,年五十当安卧,年六十已上气当大董’。〔一〕文王年未满二十,方脉气之趋也而徐之,不应天道四时。后闻医灸之即笃,此论病之过也。臣意论之,以为神气争而邪气入,非年少所能复之也,以故死。所谓气者,当调饮食,择晏日,车步广志,以适筋骨肉血脉,以泻气。故年二十,是谓‘
易□’。〔二〕法不当砭灸,砭灸至气逐。”

〔一〕 集解徐广曰:“董谓深藏之。一作‘堇’。” 索隐堇音谨。

〔二〕 集解徐广曰:“一作‘贺’ ,又作‘质’。”

  问臣意:“师庆安受之?闻于齐诸侯不?”对曰:“不知庆所师受。庆家富,善为医,不肯为人治病,当以此故不闻。庆又告臣意曰:‘慎毋令我子孙知若学我方也。’”

  问臣意:“师庆何见于意而爱意,欲悉教意方? ”对曰:“臣意不闻师庆为方善也。意所以知庆者,意少时好诸方事,臣意试其方,皆多验,精良。臣意闻灾川唐里公孙光善为古传方,〔一〕臣意即往谒之。得见事之,受方化阴阳及传语法,〔二〕臣意悉受书之。臣意欲尽受他精方,公孙光曰:‘吾方尽矣,不为爱公所。〔三〕吾身已衰,无所复事之。是吾年少所受妙方也,悉与公,毋以教人。’臣意曰:‘得见事侍公前,悉得禁方,幸甚。意死不敢妄传人。’居有闲,公孙光闲处,〔四〕臣意深论方,见言百世为之精也。师光喜曰:‘公必为国工。吾有所善者皆疏,同产处临灾,善为方,吾不若,其方甚奇,非世之所闻也。吾年中时,〔五〕尝欲受其方,杨中倩〔六〕不肯,曰“若非其人也 ”。胥与公往见之,〔七〕当知公喜方也。其人亦老矣,其家给富。’时者未往,会庆子男殷来献马,因师光奏马王所,意以故得与殷善。光又属意于殷曰:‘意好数,〔八〕公必谨遇之,其人圣儒。’〔九〕即为书以意属阳庆,以故知庆。臣意事庆谨,以故爱意也。”

〔一〕 索隐谓好能传得古方也。 正义谓全传写得古人之方书。

〔二〕 集解徐广曰:“法,一作‘ 五’。”

〔三〕 索隐言于意所,不爱惜方术也。

〔四〕 正义上音闲,下昌汝反。

〔五〕 索隐案:年中谓中年时也。中年亦壮年也,古人语自尔。

〔六〕 索隐倩音七见反,人姓名也。

〔七〕 集解徐广曰:“胥犹言须也。”

〔八〕 索隐数,色句反。谓好术数也。

〔九〕 索隐言意儒德,慕圣人之道,故云圣儒也。

  问臣意曰:“吏民尝有事学意方,及毕尽得意方不?何县里人?”对曰:“临灾人宋邑。〔一〕邑学,臣意教以五诊,〔二〕岁余。济北王遣太医高期、王禹〔三〕学,臣意教以经脉高下及奇络结〔四〕,当论俞〔五〕所居,及气当上下出入邪〔正〕逆顺,以宜镵石,定砭灸处,岁余。灾川王时遣太仓马长冯信正方,臣意教以案法逆顺,论药法,定五味及和齐汤法。高永侯家丞杜信,喜脉,来学,臣意教以上下经脉五诊,二岁余。临灾召里唐安来学,臣意教以五诊上下经脉,奇咳,四时应阴阳重,未成,除为齐王侍医。”

〔一〕 集解徐广曰:“一作‘昆’ 。”

〔二〕 正义谓诊五藏之脉。

〔三〕 集解徐广曰:“一作‘龋’ 。”

〔四〕 正义素问云:“奇经八脉,往来舒时,一止而复来,名之曰结也。”

〔五〕 正义式喻反。

  问臣意:“诊病决死生,能全无失乎?”臣意对曰:“意治病人,必先切其脉,乃治之。败逆者不可治,其顺者乃治之。心不精脉,所期死生视可治,时时失之,臣意不能全也。”

  太史公曰:女无美恶,居宫见妒;士无贤不肖,入朝见疑。故扁鹊以其伎见殃,仓公乃匿迹自隐而当刑。缇萦通尺牍,父得以后宁。故老子曰“美好者不祥之器”,岂谓扁鹊等邪?若仓公者,可谓近之矣。

【索隐述赞】上池秘术,长桑所传。始候赵简,知梦钧天。言占虢嗣,尸蹶起焉。仓公赎罪,阳庆推贤。效验多状,式具于篇。

正义胃大一尺五寸,径五寸,长二尺六寸,横尺,受水谷三斗五升,其中常留谷二斗,水一斗五升。凡人食,入于口而聚于胃中,谷熟,传入小肠也。小肠大二寸半,径八分分之少半,长三丈二尺,受谷二斗四升,水六升三合合之大半。回肠(小)〔大〕肠,谓受谷而传入于大肠也。大四寸,径一寸半,长二丈二尺,受谷一斗,水七升半。广肠大八寸,径二寸半,长二尺八寸,受谷九升三合八分合之一。故肠胃凡长五丈八尺四寸,合受水谷八斗七升六合八分合之一,此肠胃长短受水谷之数也。甲乙经“肠胃凡长丈六尺四寸四分”,从口至肠而数之。此径从胃至肠而数之,故短也。肝重四斤四两,左三叶,右四叶,凡七叶,主藏魂。肝者,干也。于五行为木,其体状有枝干也。肝之神七人,老子名曰明堂宫,兰台府,从官三千六百人。又云肝神六:童子三,女子三。心重十二两,中有七孔,三毛,盛精汁三合,主藏神。心,纤也,所识纤微也。其神九,太尉公名曰绛宫,太始、南极老人、员光之身,其从官三千六百人。又为帝王,身之王也。脾重二斤三两,扁广三寸,长五寸,有散膏半斤,主(里)〔裹〕血温五藏,主藏意。脾,□也。在助气,主化谷。其神云光玉女子母,其从官三千六百人也。肺重三斤三两,六叶两耳,凡八叶,主藏魂魄。肺,孛也。言其气孛,故短也,郁也。其神八人,太和君名曰玉堂宫,尚书府。其从官三千六百人。又云肺神十四:童子七,女子七也。肾有两枚,重一斤一两,主藏志。肾,引也。肾属水,主引水气,灌注诸脉也。其神六人,司徒、司空、司命、司录、司隶校尉、尉卿也。胆在肝之短叶闲,重三两三铢,盛精汁三合。胆,敢也。言人有胆气而能果敢也。其神五人,太一道君居紫房宫中,其从官三千六百人也。胃重二斤十四两,纡曲屈申,长二尺六寸,大一尺五寸,径五寸,盛谷二斗,水一斗五升。胃,围也。言围受食物也。其神十二人,五元之气,谏议大夫也。小肠重二斤十四两,长三丈二尺,广二寸半,径八分分之少半,回积十六曲,盛谷二斗四升,水六升三合合之大半。肠,畅也。言通畅胃气,牵去秽也。其神二人,元梁使者也。大肠重三斤十二两,长二丈一尺,广四寸,径一寸半,当齐,右回十六曲,盛谷一斗水七升半。大肠即回肠也。其回曲,因以名之。其神二人,元梁使者也。膀胱重九两二铢,纵广九寸,盛溺九升九合。膀,横也。胱,广也。体短而又名胞。胞,虚空也,主以虚承水液。口广二寸半。唇至齿长九分。齿已后至会厌,深三寸半,大容五合也。舌重十两,长七寸,广二寸半。舌,泄也。言可舒泄言语也。 咽门重十两,广二寸半,至胃长一尺六寸。咽,咽也。言咽物也。又谓之咽,主地气。胃为土,故云主地气也。喉咙重十二两,广二寸,长一尺二寸九节。喉咙,空虚也。言其中空虚,可以通气息焉。心,肺之系也,呼吸之道路。喉咙与咽并行,其实两异,而人多惑也。肛门重十二两,大八寸,径二寸太半,长二尺八寸,受谷九升三合八分合之一。肛,釭也。言其处似车釭,故曰釭门。即广肠之门,又名(瞠)〔
□肠〕也。

  手三阳之脉,从手至头长五尺,五六合三丈。一手有三阳,两手为六阳,故云五六三丈。手三阴之脉,从手至胸中长三尺五寸,三六一丈八尺,五六三尺,合二丈一尺。两手各有三阴,合为六阴,故云三六一丈八尺也。足三阳之脉,从足至头长八尺,六八合四丈八尺。两足各有三阳,故曰六八四丈八尺也。足三阴之脉,从足至胸长六尺五寸,六六三丈六尺,五六三尺,合三丈九尺。 两足各有三阴,故云六六三丈六尺也。按:足太阴、少阴皆至舌下,厥阴至于项上。今言至胸中者,盖据其相接之次者也。人两足跷脉,从足至目长七尺五寸,二七一丈四尺,二五一尺合一丈五尺。督任脉各长四尺五寸,二四八尺,二五一尺,合九尺。凡脉长一十六丈二尺也,此所谓十二经脉长短之数也。 督脉起于胲头,上于面,至口齿缝,计此不止长四尺五寸,当取其上极于风府而言之也。手足各十二脉,为二十四,并督任两跷四脉,都合二十八脉,以应二十八宿。凡长十六丈二尺,营卫行周此数,则一度也。寸口,脉之大会,手太阴之动也。太阴者,脉之会也。肺,诸藏主,盖主通阴阳,故十二经皆手太阴,所以决吉凶者。十二经有病,皆寸口,知其何经之动浮沈滑涩逆顺,知其死生之兆也。人一呼脉行三寸,一吸脉行三寸,呼吸定息,脉行六寸。十二经,十五络,二十七气,皆候于寸口,随呼吸上下。呼脉上行三寸,吸脉下行三寸,二十七气皆逐上下行,无有息时。人一日一夜凡一万三千五百息。脉行五十周于身,漏水下百刻。营卫行阳二十五度,行阴二十五度。度为一周也,故五十度复会于手太阴。寸口者,五藏六府之所终始,故法于寸口也。人一息行六寸,百息六丈,千息六十丈,一万三千五百息合为八百一十丈。阳脉出行二十五度,阴脉入行二十五度,阴阳出入行二十五度,阴阳呼吸覆行周毕度数也。脉行身毕,即水下百刻亦毕。谓一旦夜刻尽,天明,日出东方,脉还得寸口,当更始也。故寸口者,五藏六府之所终始也。

  肺气通于鼻,鼻和则知臭香矣。肝气通于目,目和则知白黑矣。脾气通于口,口和则知谷味矣。心气通于舌,舌和则知五味矣。肾气通于耳,耳和则闻五音矣。五藏不和,则九窍不通;六府不和,则留为痈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