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卷一百一十六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西南夷列传第五十六
  西南夷君长〔一〕以什数,〔二〕夜郎最大;〔三〕其西靡莫〔
四〕之属〔五〕以什数,滇最大;〔六〕自滇以北君长以什数,邛都最大:此皆魋结,〔七〕耕田,有邑聚。其外西自同师以东,〔八〕北至楪榆,〔九〕名为嶲、昆明,〔一0〕皆编发,随畜迁徙,〔一一〕毋常处,毋君长,地方可数千里。自嶲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徙、笮都〔一二〕最大;自笮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冉駹最大。〔一三〕其俗或士箸,或移徙,在蜀之西。自冉駹以东北,君长以什数,白马最大,〔一四〕皆氐类也。此皆巴蜀西南外蛮夷也。
〔一〕 正义在蜀之南。

〔二〕 索隐刘氏音所具反。邹氏音所主反。

〔三〕 索隐荀悦云:“犍为属国也。”韦昭云:“汉为县,属牂柯。”按:后汉书云“夜郎东接交址,其地在胡南,其君长本出于竹,以竹为姓也”。 正义今泸州南大江南岸协州、曲州,本夜郎国。

〔四〕 索隐夷邑名,滇与同姓。

〔五〕 正义在蜀南以下及西也。靡非在姚州北,去京西南四千九百三十五里,即靡莫之夷。

〔六〕 集解如淳曰:“滇音颠。颠马出其国也。” 索隐崔浩云:“后为县,越嶲太守所理也。” 正义昆州、郎州等本滇国,去京西五千三百七十里也。

〔七〕 索隐魋,汉书作“椎”,音直追反。结音计。

〔八〕 集解韦昭曰:“邑名也。”  索隐韦昭云邑名。汉书作“桐师”。

〔九〕 集解韦昭曰:“在益州。楪音叶。” 索隐韦昭曰:“益州县。楪音叶。” 正义上音叶。楪泽在靡北百余里。汉楪榆县在泽西益都。靡非,本叶榆王属国也。

〔一0〕集解徐广曰:“永昌有嶲唐县。” 索隐崔浩云:“二国名。”韦昭云:“嶲,益州县。” 正义嶲音髓。今嶲州也。昆明,嶲州县,盖南接昆明之地,因名也。

〔一一〕正义编,步典反。畜,许又反。皆嶲、昆明之俗也。

〔一二〕集解徐广曰:“徙在汉嘉。笮音昨,在越嶲。” 索隐服虔云:“二国名。”韦昭云:“徙县属蜀。笮县在越嶲。”徐广云:“
笮音昨。” 正义徙音斯。括地志云:“笮州本西蜀徼外,曰猫羌嶲。地理志云徙县也。华阳国志雅州邛郲山本名邛笮山,故邛人、笮人界。”

〔一三〕索隐案:应劭云“汶江郡本冉駹。音亡江反”。 正义括地志云:“蜀西徼外羌,茂州、冉州本冉駹国地也。后汉书云冉駹其山有六夷、七羌、九氐,各有部落也。”

〔一四〕索隐案:夷邑名,即白马氐。 正义括地志云:“陇右成州、武州皆白马氐,其豪族杨氏居成州仇池山上。”

  始楚威王时,使将军庄跷〔一〕将兵循江上,略巴、(蜀)黔中以西。庄跷者,故楚庄王苗裔也。跷至滇池,(地)方三百里,〔二〕旁平地,肥饶数千里,以兵威定属楚。欲归报,会秦击夺楚巴、黔中郡,道塞不通,因还,以其众王滇,变服,从其俗,以长之。秦时常頞〔三〕略通五尺道,〔四〕诸此国颇置吏焉。十余岁,秦灭。及汉兴,皆弃此国而开蜀故徼。巴蜀民或窃出商贾,取其笮马、僰僮、〔五〕髦牛,以此巴蜀殷富。

〔一〕 索隐音炬灼反。楚庄王弟,为盗者。 正义其略反。郎州、昆州即庄跷所王。

〔二〕 索隐滇池方三百里。地理志益州滇池县,泽在西北。后汉书云:“其池水源深广,而〔末〕更浅狭,有似倒流,故谓滇池。” 正义括地志云:“滇池泽在昆州晋宁县西南三十里。其水源深广而〔
末〕更浅狭,有似倒流,故谓滇池。”

〔三〕 集解音案。

〔四〕 索隐谓栈道广五尺。 正义括地志云:“五尺道在郎州。颜师古云其处险阨,故道才广五尺。如淳云道广五尺。”

〔五〕 索隐韦昭云:“僰属犍为,音蒲北反。”服虔云:“旧京师有僰婢。” 正义今益州南戎州北临大山,古僰国。

  建元六年,大行王恢击东越,东越杀王郢以报。恢因兵威使番阳令〔一〕唐蒙风指晓南越。南越食蒙蜀枸酱,〔二〕蒙问所从来,曰“道西北牂柯,牂柯江〔三〕广数里,出番禺城下”。蒙归至长安,问蜀贾人,贾人曰:“独蜀出枸酱,多持窃出市夜郎。夜郎者,临牂柯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南越以财物役属夜郎,西至同师,然亦不能臣使也。”蒙乃上书说上曰:“ 南越王黄屋左纛,地东西万余里,名为外臣,实一州主也。今以长沙、豫章往,水道多绝,难行。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得十余万,浮船牂柯江,出其不意,此制越一奇也。诚以汉之彊,巴蜀之饶,通夜郎道,为置吏,易甚。”上许之。乃拜蒙为郎中将,将千人,食重万余人,〔四〕从巴蜀笮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蒙厚赐,喻以威德,约为置吏,使其子为令。夜郎旁小邑皆贪汉缯帛,以为汉道险,终不能有也,乃且听蒙约。还报,乃以为犍为郡。发巴蜀卒治道,自僰道指牂柯江。〔五〕蜀人司马相如亦言西夷邛、笮可置郡。使相如以郎中将往喻,皆如南夷,为置一都尉,十余县,属蜀。

〔一〕 正义番音婆。

〔二〕 集解徐广曰:“枸,一作‘ 蒟’,音窭。”骃案:汉书音义曰“枸木似谷树,其叶如桑叶。用其叶作酱酢,美,蜀人以为珍味”。 索隐蒟。案:晋灼音矩。刘德云“蒟树如桑,其椹长二三寸,味酢;取其实以为酱,美”。又云“蒟缘树而生,非木也。今蜀土家出蒟,实似桑椹,味辛似姜,不酢”。又云“取叶”。此注又云叶似桑叶,非也。广志云“色黑,味辛,下气消谷”。窭,求羽反。

〔三〕 正义崔浩云:“牂柯,系船杙也。”常氏华阳国志云:“楚顷襄王时,遣庄跷伐夜郎,军至且兰,椓船于岸而步战。既灭夜郎,以且兰有椓船柯处,乃改其名为牂柯。”

〔四〕 索隐案:食货辎重车也。音持用反。

〔五〕 索隐道牂柯江。崔浩云:“ 牂柯,系船杙也,以为地名。”道犹从也。地理志夜郎又有豚水,东至南海四会入海,此牂柯江。

  当是时,巴蜀四郡〔一〕通西南夷道,戍转相饟。数岁,道不通,士罢饿离湿死者甚众;西南夷又数反,发兵兴击,秏费无功。上患之,使公孙弘往视问焉。还对,言其不便。及弘为御史大夫,是时方筑朔方以据河逐胡,弘因数言西南夷害,可且罢,专力事匈奴。上罢西夷,独置南夷夜郎两县一都尉,〔二〕稍令犍为自葆就。〔三〕

〔一〕 集解徐广曰:“汉中,巴郡,广汉,蜀郡。”

〔二〕 集解徐广曰:“元光六年,南夷始置邮亭。”

〔三〕 正义令犍为自葆守,而渐修成其郡县也。

  及元狩元年,博望侯张骞使大夏来,言居大夏时见蜀布、邛竹、杖,〔一〕使问所从来,曰“从东南身毒国,〔二〕可数千里,得蜀贾人市”。或闻邛西可二千里有身毒国。骞因盛言大夏在汉西南,慕中国,患匈奴隔其道,诚通蜀,身毒国道便近,有利无害。于是天子乃令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使闲出西夷西,指求身毒国。至滇,滇王尝羌〔三〕乃留,为求道西十余辈。岁余,皆闭昆明,〔四〕莫能通身毒国。

〔一〕 集解韦昭曰:“邛县之竹,属蜀。”瓒曰:“邛,山名。此竹节高实中,可作杖。 ”

〔二〕 集解徐广曰:“字或作‘竺 ’。汉书直云‘身毒’,史记一本作‘干毒’。”骃案:汉书音义曰“一名‘天竺’,则浮屠胡是也”。 索隐身音捐,毒音笃。一本作“干毒”。汉书音义一名“ 天竺”也。

〔三〕 集解徐广曰:“尝,一作‘ 赏’。”

〔四〕 集解如淳曰:“为昆明所闭道。” 正义昆明在今嶲州南,昆县是也。

  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使者还,因盛言滇大国,足事亲附。天子注意焉。

  及至南越反,上使驰义侯因犍为发南夷兵。且兰〔一〕君恐远行,旁国虏其老弱,乃与其众反,杀使者及犍为太守。汉乃发巴蜀罪人尝击南越者八校尉击破之。会越已破,汉八校尉不下,即引兵还,行诛头兰。〔二〕头兰,常隔滇道者也。已平头兰,遂平南夷为牂柯郡。夜郎侯始倚南越,南越已灭,会还诛反者,夜郎遂入朝。上以为夜郎王。

〔一〕 索隐上音子余反。小国名也。后县,属牂柯。

〔二〕 索隐即且兰也。

  南越破后,及汉诛且兰、邛君,并杀笮侯,冉駹皆振恐,请臣置吏。乃以邛都为越嶲郡,笮都为沈犁郡,冉駹为汶山郡,〔一〕广汉西白马为武都郡。

〔一〕 集解应劭曰:“今蜀郡岷江。”

  上使王然于以越破及诛南夷兵威风喻滇王入朝。滇王者,其众数万人,其旁东北有劳□、靡莫,〔一〕皆同姓相扶,未肯听。劳□、靡莫数侵犯使者吏卒。元封二年,天子发巴蜀兵击灭劳□、靡莫,以兵临滇。滇王始首善,以故弗诛。滇王离难西南夷,举国降,请置吏入朝。于是以为益州郡,赐滇王王印,复长其民。

〔一〕 索隐劳寝、靡莫。二国与滇王同姓。

  西南夷君长以百数,独夜郎、滇受王印。滇小邑,最宠焉。

  太史公曰:楚之先岂有天禄哉?在周为文王师,封楚。及周之衰,地称五千里。秦灭诸候,唯楚苗裔尚有滇王。汉诛西南夷,国多灭矣,唯滇复为宠王。然南夷之端,见枸酱番禺,大夏杖、邛竹。西夷后揃,〔一〕剽分二方,〔二〕卒为七郡。〔三〕

〔一〕 集解汉书音义曰:“音翦。 ” 索隐音剪。揃谓被分割也。

〔二〕 索隐剽音匹妙反。言西夷后被揃迫逐,遂剽居西南二方,各属郡县。剽亦分义。

〔三〕 集解徐广曰:“犍为、牂柯、越嶲、益州、武都、沈犁、汶山地也。”

【索隐述赞】西南外徼,庄跷首通。汉因大夏,乃命唐蒙。劳□、靡莫,异俗殊风。夜郎最大,邛、笮称雄。及置郡县,万代推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