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后语上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网 (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墨子传略第一
    墨氏之学亡于秦季,故墨子遗事在西汉时已莫得其详。太史公述其父谈论六家之恉,尊儒而宗道,墨盖非其所□。故史记□采极博,于先秦诸子,自儒家外,老、庄、韩、吕、苏、张、孙、吴之伦,皆论列言行为传,唯于墨子,则仅于孟荀传末附缀姓名,尚不能质定其时代,遑论行事。然则非徒世代绵邈,旧闻散佚,而墨子七十一篇,其时具存,史公实未尝详事校覈,亦其疏也。今去史公又几二千年,周秦故书雅记,百无一存,而七十一篇亦复书阙有闲,征讨之难,不翅倍蓰。然就今存墨子书五十三篇钩考之,尚可得其较略。盖生于鲁而仕宋,其平生足迹所及,则尝北之齐,西使卫,又屡游楚,前至郢,后客鲁阳,复欲适越而未果。文子书偁墨子无暖席,自然篇。又见淮南子脩务训。班固亦云“墨突不黔”,文选荅宾戏又赵岐孟子章指云“墨突不及污”。斯其譣矣。至其止鲁阳文君之攻郑,绌公输般以存宋,而辞楚越书社之封,盖其荦荦大者。劳身苦志以振世之急,权略足以持危应变,而脱屣利禄不以累其心。所学尤该综道蓺,洞究象数之微。其于战国诸子,有吴起商君之才,而济以仁厚;节操似鲁连而质实亦过之,彼韩、吕、苏、张辈复安足算哉!谨甄讨群书,次弟其先后,略考始末,以裨史迁之阙。俾学者知墨家持论虽闲涉偏驳,而墨子立身应世,具有本末,自非孟、荀大儒,不宜轻相排笮。彼窃耳食之论以为诟病者,其亦可以少息乎!
  墨子名翟,汉书蓺文志、吕氏春秋当染慎大篇、淮南子脩务训高注。姓墨氏。广韵二十五德、通志氏族略引元和姓纂云“墨氏,孤竹君之后,本墨台氏,后改为墨氏,战国时宋人。墨翟着书号墨子。”鲁人,吕览当染慎大篇注。或曰宋人。葛洪神仙传、文选长笛赋李注引抱朴子、荀子脩身篇杨注、元和姓纂。

    案:此盖因墨子为宋大夫,遂以为宋人。以本书考之,似当以鲁人为是。贵义篇云:“墨子自鲁即齐。”又鲁问篇云:“越王为公尚过束车五十乘以迎子墨子于鲁。”吕氏春秋爱类篇云:“公输般为云梯欲以攻宋,墨子闻之,自鲁往,见荆王曰:臣北方之鄙人也。”淮南子脩务训亦云:“自鲁趋而往,十日十夜至于郢。”并墨子为鲁人之塙证。毕沅、武亿以鲁为鲁阳,毕说见墨子注序,武说见授堂文钞墨子跋。则是楚邑。考古书无言墨子为楚人者。渚宫旧事载鲁阳文君说楚惠王曰“墨子,北方贤圣人”,则非楚人明矣。毕、武说殊谬。

盖生于周定王时。

    汉书蓺文志云“墨子在孔子后”。案:详年表。

鲁惠公使宰让请郊庙之礼于天子,桓王使史角往,惠公止之,其后在于鲁,墨子学焉。吕氏春秋当染篇,高注云“其后,史角之后也”。

    案:汉书蓺文志墨家以尹佚二篇列首,是墨子之学出于史佚。史角疑即尹佚之后也。墨子学于史角之后,亦足为是鲁人之证。

其学务不侈于后世,不靡于万物,不晖于数度,以绳墨自矫而备世之急。作为非乐命之曰节用,生不歌,死无服,泛爱兼利而非斗,好学而博,不异。庄子天下篇。又曰兼爱、尚贤、右鬼、非命,淮南子泛论训。以为儒者礼烦扰而不侻,厚葬靡财而贫民,久服伤生而害事,故背周道而用夏政。淮南子要略。其称道曰:“昔者禹之湮洪水,决江河而通四夷九州也,名川三百,支川三千,小者无数。禹亲自操橐耜而九杂天下之川,腓无胈,胫无毛,沐甚雨,栉疾风,置万国。禹大圣也,而形劳天下如此。”故使学者以裘褐为衣,以跂屩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曰:“不能如此,非禹之道也,不足谓墨。”庄子天下篇。亦道尧、舜,韩非子显学篇。 又善守御。史记孟荀传。为世显学,韩非子显学篇。徒属弟子充满天下。吕氏春秋尊师篇。

    案:淮南王书谓孔、墨皆脩先圣之术,通六蓺之论,主术训。今考六蓺为儒家之学,非墨氏所治也。墨子之学盖长于诗书春秋,故本书引诗三百篇与孔子所删同,引尚书如甘誓仲虺之诰说命大誓洪范吕刑,亦与百篇之书同。又曰“吾尝见百国春秋”。隋书李德林传。此与孔子所修春秋异。本书明鬼篇亦引周、燕、宋、齐诸国春秋。 而于礼则法夏绌周,乐则又非之,与儒家六蓺之学不合。淮南所言非其事实也。淮南子要略又云“墨子学儒者之业,受孔子之术”,尤非。

其居鲁也,鲁君谓之曰:“吾恐齐之攻我也,可救乎?”墨子曰:“
可。昔者三代之圣王禹汤文武,百里之诸侯也,说忠行义取天下;三代之暴王桀纣幽厉,雠怨行暴失天下。吾愿主君之上者尊天事鬼,下者爱利百姓,厚为皮币,卑辞令,亟遍礼四邻诸侯,□国而以事齐,患可救也。非此,顾无可为者。”本书鲁问篇。案:鲁君颇疑其即穆公,则当在楚惠王后,然无塙证。以墨子本鲁人,故系于前。鲁君谓墨子曰:“我有二子,一人者好学,一人者好分人财,孰以为太子而可? ”墨子曰:“未可知也。或所为赏誉为是也,钓者之恭,非为鱼赐也;饵鼠以虫,疑当作‘蛊 ’。非爱之也。吾愿主君之合其志功而观焉。”同上。楚人常与越人舟战于江。楚惠王时,渚宫旧事 二。公输般自鲁南游楚焉,始为舟战之器,作为钩拒之备,楚人因此若势,亟败越人。公输子善其巧,以语墨子曰:“我舟战有钩拒,不知子之义亦有钩拒乎?”墨子曰:“我义之钩拒,贤于子舟战之钩拒。我钩拒,我钩之以爱,揣之以恭;弗钩以爱则不亲,弗揣以恭则速狎,狎而不亲则速离。故交相爱、交相恭,犹若相利也。今子钩而止人,人亦钩而止子,子拒而距人,人亦拒而距子,交相钩、交相拒,犹若相害也。故我义之钩拒,贤子舟战之钩拒。 ”本书鲁问篇。渚宫旧事在止攻宋前,今故次于此。公输般为楚造云梯之械,成,将以攻宋。墨子闻之,起于鲁,本书作“齐” ,今据吕氏春秋、淮南子改。行十日十夜而至于郢,见公输般。公输般曰:“夫子何命焉为?”墨子曰: “北方有侮臣,愿藉子杀之。”公输般不说。墨子曰: “请献十金。”公输般曰:“吾义,固不杀人。”墨子起,再拜,曰:“请说之。吾从北方闻子为梯,将以攻宋,宋何罪之有?荆国有余于地,而不足于民,杀所不足而争所有余,不可谓智;宋无罪而攻之,不可谓仁;知而不争,不可谓忠;争而不得,不可谓强;义不杀少而杀众,不可谓知类。”公输般服。墨子曰:“然,胡不已乎?”公输般曰:“不可。吾既已言之王矣。”墨子曰:“胡不见我于王?”公输般曰:“
诺。”墨子见王,曰:“今有人于此,舍其文轩,邻有敝舆而欲窃之;舍其锦绣,邻有短褐而欲窃之;舍其粱肉,邻有糟糠而欲窃之。此为何若人?”王曰:“必为窃疾矣。”墨子曰:“荆之地方五千里,宋之地方五百里,此犹文轩之与敝舆也;荆有云梦,犀兕麋鹿满之,江汉之鱼鳖鼋鼍,为天下富,宋所为无雉兔鲋鱼者也,此犹粱肉之与糟糠也;荆有长松文梓梗楠豫章,宋无长木,此犹锦绣之与短褐也。臣以王吏之攻宋也,为与此同类。”王曰:“善哉。虽然,公输般为我为云梯,必取宋。”于是见公输般。墨子解带为城,以褋为械。公输般九设攻城之机变,墨子九距之。公输般之攻械尽,墨子之守圉有余。公输般诎,而曰:“吾知所以距子矣,吾不言。”墨子亦曰:“
吾知子之所以距我,吾不言。”楚王问其故,墨子曰:“公输子之意,不过欲杀臣。杀臣,宋莫能守,乃可攻也。然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已持臣守圉之器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虽杀臣,不能绝也。”楚王曰: “善哉!吾请无攻宋矣。”本书公输篇。公输子谓墨子曰:“吾未得见之时,我欲得宋。自我得见之后,予我宋而不义,我不为。”墨子曰:“ 翟之未得见之时也,子欲得宋;自翟得见子之后,予子宋而不义,子弗为,是我予子宋也。子务为义,翟又将予子天下。”本书鲁问篇。

    案:墨子止楚攻宋,本书不云在何时,鲍彪战国策注谓当宋景公时,至为疏谬。详年表。惟渚宫旧事载于惠王时,墨子献书之前,最为近之。盖公输子当生于鲁昭、定之间,至惠王四十年以后、五十年以前,约六十岁左右,而是时墨子未及三十,正当壮岁,故百舍重茧而不以为劳。惠王亦未甚老,故尚能见墨子。以情事揆之,无不符合。苏时学谓即声王五年围宋时事,墨子刊误。非徒与王曰“请无攻宋”之言不合,而公输子至声王时殆逾百岁,其必不可通明矣。详公输篇。

楚惠王五十年,墨子至郢献书惠王。王受而读之,曰:“良书也。寡人虽不得天下,而乐养贤人。”墨子辞曰:“翟闻贤人进,道不行不受其赏,义不听不处其朝。今书未用,请遂行矣。”将辞王而归,王使穆贺以老辞。渚宫旧事二。穆贺见墨子,墨子说穆贺,穆贺大说,谓墨子曰:“子之言则诚善矣。而君王,天下之大王也,毋乃曰贱人之所为而不用乎?”墨子曰:“唯其可行。譬若药然,一草之本,天子食之以顺其疾,岂曰一草之本而不食哉?今农夫入其税于大人,大人为酒醴粢盛以祭上帝鬼神,岂曰贱人之所为而不享哉?故虽贱人也,上比之农,下比之药,曾不若一草之本乎?”本书贵义篇。鲁阳文君言于王曰:“墨子,北方贤圣人,君王不见,又不为礼,毋乃失士。”乃使文君追墨子,以书社五里疑当作“五百里”。封之,不受而去。渚宫旧事二。

    案:楚惠王在位五十七年,墨子献书在五十年,年齿已高,故以老辞。余知古之说盖可信也。旧事一亦云“惠王之末,墨翟重茧趍郢,班子折谋”。以墨子生于定王初年计之,年盖甫及三十,所学已成,故流北方贤圣之誉矣。

尝游弟子公尚过于越。公尚过说越王,越王大悦,谓公尚过曰:“先生苟能使墨子至于越而教寡人,请裂故吴之地方五百里以封墨子。”公尚过许诺。遂为公尚过束车五十乘以迎墨子于鲁,曰:“吾以夫子之道说越王,越王大说,谓过曰‘苟能使墨子至于越而教寡人,请裂故吴之地方五百里以封子’。”本书鲁问篇。墨子曰:“子之观越王也,能听吾言,用吾道乎?”公尚过曰:“殆未能也。”墨子曰:“
不唯越王不知翟之意,虽子亦不知翟之意。吕氏春秋高义篇。意越王将听吾言,用吾道,则翟将往,量腹而食,度身而衣,自比于群臣,奚能以封为哉?抑越不听吾言,不用吾道,而吾往焉,则是我以义粜也。钧之粜,亦于中国耳,何必于越哉?”本书鲁问篇。案:疑王翁中、晚年事。后又游楚,谓鲁阳文君曰:“大国之攻小国,譬犹童子之为马也,童子之为马,足用而劳。今大国之攻小国也,攻者,农夫不得耕,妇人不得织,以守为事。攻人者,亦农夫不得耕,妇人不得织,以攻为事。故大国之攻小国也,譬犹童子之为马也。”又谓鲁阳文君曰:“今有一人于此,羊牛刍豢,雍人但割而和之,食之不可胜食也,见人之作饼,则还然窃之,曰:‘舍余食’。不知明安不足乎?其有窃疾乎?”鲁阳文君曰:“有窃疾也。”墨子曰:“楚四竟之田,旷芜而不可胜辟,呼虚数千,不可胜入,见宋、郑之闲邑,则还然窃之。此与彼异乎?”鲁阳文君曰:“是犹彼也,实有窃疾也!”本书耕柱篇。鲁阳文君将攻郑,墨子闻而止之,谓文君曰:“今使鲁四竟之内,大都攻其小都,大家伐其小家,杀其人民,取其牛马狗豕布帛米粟货财,则何若? ”文君曰:“鲁四竟之内,皆寡人之臣也。今大都攻其小都,大家伐其小家,夺之货财,则寡人必将厚罚之。 ”墨子曰:“夫天之兼有天下也,亦犹君之有四竟之内也。今举兵将以攻郑,天诛其不至乎?”文君曰:“先生何止我攻郑也?我攻郑顺于天之志。郑人三世杀其父,天加诛焉,使三年不全,我将助天诛也。”墨子曰: “郑人三世杀其父而天加诛焉,使三年不全,天诛足矣。今又举兵将以攻郑,曰:‘吾攻郑也,顺于天之志。 ’譬有人于此,其子强梁不材,故其父笞之,其邻家之父举木而击之,曰:‘吾击之也,顺于其父之志。’则岂不悖哉!”本书鲁问篇。

    案:“三世杀其父”,当作“二世杀其君” 。此指郑人弑哀公及韩武子杀幽公而言,盖当在楚简王九年以后,郑繻公初年事也。或谓三世兼驷子阳弑繻公而言,苏时学墨子刊误、黄式三周季编略说。则当在楚悼王六年以后,与鲁阳文君年代不相及,不足据。鲁阳文君,即司马子期之子公孙宽也。鲁哀公十六年已嗣父为司马,事见左传。逮郑繻公被弑之岁,积八十四年,即令其为司马时年才及冠,亦已百余岁,其不相及审矣。

宋昭公时,尝为大夫。史记孟荀列传、汉书艺文志,并不云何时,今考定当在昭公时。

    案:墨子仕宋,鲍彪谓当景公、昭公时,战国策宋策注。非也。以墨子前后时事校之,其为宋大夫当正在昭公时。景公卒于鲁哀公二十六年,见左传,而史记宋世家及六国表谓景公卒于鲁悼公十七年,殊谬。下距齐太公田和元年,凡八十三年,墨子晚年及见田和之为诸侯,则必不能仕于景公时审矣。

尝南游使于卫,谓公良桓子曰:“卫,小国也,处于齐、晋之闲,犹贫家之处于富家之闲也。贫家而学富家之衣食多用,则速亡必矣。今简子之家,饰车数百乘,马食菽粟者数百匹,妇人衣文绣者数百人。吾取饰车食马之费与绣衣之财以畜士,必千人有余。若有患难,则使数百人处于前,数百人处于后,与妇人数百人处前后,孰安?吾以为不若畜士之安也。”本书贵义篇。案:此不详何年,据云使于卫,或仕宋时,奉宋君之命而使卫也。昭公末年,司城皇喜专政劫君。

    韩非子内储说下篇云“戴欢为宋大宰,皇喜重于君,二人争事而相害也。皇喜遂杀宋君而夺其政。 ”又外储说右下篇云“司城子罕杀宋君而夺政。”说疑篇云“司城子罕取宋”。又二柄篇云“子罕劫宋君” 。韩诗外传七、史记李斯传上二世书、淮南子道应训,说并同。说苑君道篇亦云“司城子罕相宋,逐其君而专其政”。司城子罕当即皇喜。本梁履绳左通说。春秋时名“喜”者多以“罕”为字,见王引之春秋名字解诂。王应麟谓即左传之乐喜,则非也。乐喜,宋贤臣,无劫君之事,且与墨子时不相直。史记索隐已辩之矣。吕氏春秋召类篇说前子罕相宋平、元、景三公,亦不逮昭公。梁玉绳史记志疑谓后子罕,盖子 罕之后以字为氏,非是。其事,史记宋世家不载。史记邹阳传称子罕囚墨子。以墨子年代校之,前不逮景公,后不逮辟公,所相直者惟昭公、悼公、休公三君。吕氏春秋召类篇高注云“春秋子罕杀昭公”。考宋有两昭公,一在鲁文公时,与墨子相去远甚;一在春秋后鲁悼公时,与墨子时代正相当。子罕所杀宜为后之昭公。惟高云“春秋时”,则误并两昭公为一耳。宋世家虽不云昭公被弑,然秦汉古籍所纪匪一,高说不为无征。贾子新书先醒篇、韩诗外传六,并云昭公出亡而复国。而说苑云子罕逐君专政,或昭公实为子罕所逐而失国,因误传为被杀,李斯、韩婴、淮南王书并云劫君,劫亦即谓逐也。亦未可知。宋世家于春秋后事颇多疏略,如宋辟公被弑, 见索隐引纪年。而史亦不载,是其例矣。

而囚墨子。

    史记邹阳传云“宋信子罕之计而囚墨翟”。索隐云“汉书作子冉,不知子冉是何人。文颖云:子冉,子罕也”。文选邹阳狱中上书自明,亦作子冉,注引文颖说同,又云“冉音任,善云未详”。“
冉”不得有任音,疑史记“信”字,汉书、文选并作“任”,此或校异文云“信作任”误作“冉音任”也。新序三亦作子冉,盖皆子罕之误。

老而至齐,见太王田和,曰:“今有刀于此,试之人头,倅然断之,可谓利乎?”太王曰:“利。”墨子曰:“多试之人头,倅然断之,可谓利乎?”太王曰:“ 利。”墨子曰:“刀则利矣,孰将受其不祥?”太王曰:“刀受其利,试者受其不祥。”墨子曰:“并国覆军,贼杀百姓,孰将受其不祥?”太王俯仰而思之曰:“ 我受其不祥。”本书鲁问篇。北堂书钞八十三引新序,有齐王问墨子语,盖亦太公田和也。此皆追称为王,当在命为诸侯以后事。齐将伐鲁,墨子谓齐将项子牛曰:“伐鲁,齐之大过也。昔者吴王东伐越,栖诸会稽;西伐楚,葆昭王于随;北伐齐,取国子以归于吴。诸侯报其雠,百姓苦其劳而弗为用,是以国为虚戾、身为刑戮也。昔者智伯伐范氏与中行氏,兼三晋之地,诸侯报其雠,百姓苦其劳而弗为用,是以国为虚戾、身为刑戮。用是也,故大国之攻小国也,是交相贼也,过必反于国。”同上。卒盖在周安王末年,当八、九十岁。

    案:墨子卒年无考,以本书校之,亲士篇说吴起车裂事,在安王二十一年;非乐篇说齐康公兴乐,康公卒于安王二十三年,自是以后,更无所见。亲士篇有孟贲,所染篇有宋康王,皆后人增益,非墨子所逮闻也。则墨子或即卒于安王末年。安王二十六年崩,距齐康公之卒仅三年。葛洪神仙传载墨子年八十有二,入周狄山学道。其说虚诞不足论,然墨子年寿必逾八十,则近之耳。互详年表。

所箸书,汉刘向校录之,为七十一篇。汉书艺文志。

    案:墨子书,今存五十三篇,盖多门弟子所述,不必其自箸也。神仙传作十篇,荀子杨注作三十五篇,并非。

   墨子年表第二
    史迁云“墨翟,或曰并孔子时,或曰在其后。 ”史记孟荀传。刘向云“在七十子之后”。史记索隐引别录。班固云“在孔子后。”汉书艺文志,盖本刘歆七略。张衡云“当子思时”。后汉书本传注引衡集,论图纬虚妄疏云(一)“公输班与墨翟并当子思时,出仲尼后”。众说舛啎,无可质定。近代治墨子书者,毕沅以为六国时人,至周末犹存,既失之太后,汪中沿宋鲍彪之说,鲍说见战国策宋策注。谓仕宋得当景公世,又失之太前,宋景公卒于鲁哀公二十六年,见左传。史记六国年表书景公卒于贞王十八年,即鲁悼公十七年,遂减昭公之年,以益景公,与左氏不合,不可从也。据本书及新序,墨子尝见田齐太公和,有问答语。田和元年上距宋景公卒年,凡八十三年,即令墨子之仕,适当景公卒年,年才弱冠,亦必逾百岁前后方能相及?其可信乎,殆皆不考之过。窃以今五十三篇之书推校之,墨子前及与公输般、鲁阳文子相问答,见贵义、鲁问、公输诸篇。而后及见齐太公和见鲁问篇。田和为诸侯在安王十六年。与齐康公兴乐、见非乐上篇。康公卒于安王二十三年。楚吴起之死,见亲士篇,在安王二十一年。上距孔子之卒,敬王四十一年。几及百年,则墨子之后孔子,盖信。审覈前后,约略计之,墨子当与子思并时,而生年尚在其后,子思生于鲁哀公二年,周敬王二十七年也,下及事鲁穆公,年已八十余,不能至安王也。史记孔子世家谓子思年止六十二,则不得及穆公。近代谱谍书或谓子思年百余岁者,并不足据。当生于周定王之初年,而卒于安王之季,盖八九十岁,亦寿考矣。其仕宋盖当昭公之世。邹阳书云“宋信子罕之计而囚墨翟”,史记本传。其事他书不经见。秦汉诸子多言子罕逐君,高诱则云子罕杀昭公,吕氏春秋召类篇注。又韩子说皇喜杀宋君。内储说上。子罕与喜当即一人。窃疑昭公实被放杀,而史失载。墨子之囚,殆即昭之末年事与?先秦遗闻,百不存一,儒家惟孔子生卒年月,明箸于春秋经传,然尚不无差异。七十子之年,孔壁古文弟子籍所传者,亦不能备。外此,则孟、荀诸贤,皆不能质言其年寿,元人所传孟子生卒年月,臆撰不足据。岂徒墨子然哉?今取定王元年迄安王二十六年,凡九十有三年,表其年数,而以五十三篇书关涉诸国及古书说墨子佚事附箸之。 史记六国年表鲁哀、悼,宋景、昭年,与左传不合,今从左传。本书贵义篇墨子尝使卫,年代无考,他无与卫事相涉者。又墨子当春秋后,非攻下篇、节葬下篇,并以齐、晋、楚、越为四大国,时燕、秦尚未大兴,墨子亦未至 彼国,今并不列于表。虽不能详塙,犹愈于冯虚臆测,舛缪不验者尔。

  墨学传授考第三
    吕不韦曰:“孔、墨徒属弥众,弟子弥丰,充满天下。”尊师篇。又曰:“孔、墨之后学,显荣于天下者众矣,不可胜数。”当染篇。盖墨学之昌几埒洙泗,斯亦盛矣!公输篇墨子之说楚王曰:“
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淮南王书亦谓墨子服役者百八十人,服役,即徒属。韩非子五蠹篇云“仲尼为服役者七十人”,即指七十子而言。皆可使赴火蹈刃,死不旋踵。新语思务篇云“墨子之门多勇士”。而荆吴起之乱,墨者钜子孟胜以死为阳城君守,弟子死者百八十五人。则不韦所述,信不诬也。犷秦隐儒,墨学亦微。至西汉,儒复兴而墨竟绝。墨子既蒙世大诟,而徒属名籍亦莫能纪述,惟本书及先秦诸子略纪其一二。今勼集之,凡得墨子弟子十五人,附存三人。再传弟子三人,三传弟子一人,治墨术而不详其传授系次者十三人,杂家四人,大都不逾三十余人,传记所载,尽于此矣。彼勤生薄死,以赴天下之急,而姓名澌灭,与艸木同尽者,殆不知凡几。呜呼悕已!
墨子弟子:
  禽子名滑厘。本书公输篇。案:司马贞史记索隐、成玄英庄子疏,并以滑厘为字,非是。滑厘,吕氏春秋当染 篇作“滑● ”,尊师篇作“滑黎”,列子杨朱篇作“骨厘”,汉书古今人表及列子释文并作“屈厘”,汉书儒林传作“滑牦”,疑正字当作“屈牦”,详公输篇。与田子方、段干木、吴起受业于子夏。史记儒林传。后学于墨子,吕氏春秋当染篇。尽传其学,与墨子齐偁。庄子天下篇以墨翟、禽滑厘并传。禽子事墨子三年,手足胼胝,面目黎黑,役身给使,不敢问欲,墨子甚哀之,乃具酒脯,寄于太山,搣茅坐之,以醮禽子。禽子再拜而叹。墨子曰:“亦何欲乎?”禽子再拜再拜曰: “敢问守道。”本书备梯篇。又曰:“由圣人之道,凤鸟之不出,诸侯畔殷周之国,甲兵方起于天下,大攻小,强执弱,吾欲守小国,为之柰何?”墨子曰:“何攻之守?”禽子对曰:“今之世,常所以攻者,临、钩、冲、梯、堙、水、穴、突、空洞、蛾傅、轒辒、轩车,敢问守此十二者柰何?”本书备城门篇。墨子遂语以守城之具六十六事。李筌太白阴经守城具篇六十六事,一作五十六事,今本书备城门以下十余篇,皆其语也。楚惠王时,公输般为楚造云梯之械成,将以攻宋。墨子自鲁至郢止之,使禽子诸弟子三百人,持守圉之器在宋城上而待楚寇,楚卒不攻宋。本书公输篇。禽子问于墨子曰:“锦绣絺纻,将安用之?”墨子曰:“恶,是非吾用务也。古有无文者得之矣,夏禹是也。卑小宫室,损薄饮食,土阶三等,衣裳细布。当此之时,黼黻无所用,而务在于完坚。殷之盘庚,大其先王之室,而改迁于殷,茅茨不翦,采椽不斫,以变天下之视,当此之时,文采之帛将安所施?夫品庶非有心也,以人主为心,苟上不为,下恶用之?二王者,以身先于天下,故化隆于其时,成名于今世也。且夫锦绣絺纻,乱君之所造也。其本皆兴于齐景公喜奢而忘俭,幸有晏子以俭镌之,然犹几不能胜。夫奢安可穷哉!纣为鹿台糟邱、酒池肉林,宫墙文画,雕琢刻镂,锦绣被堂,金玉珍玮,妇女优倡,钟鼓管弦,流漫不禁,而天下愈竭,故卒身死国亡,为天下戮。非惟锦绣絺纻之用邪?今当凶年,有欲予子随侯之珠者,不得卖也,珍宝而以为饰。又欲予子一钟粟者。得珠者不得粟,得粟者不得珠,子将何择?”禽子曰:“吾取粟耳,可以救穷。”墨子曰:“ 诚然,则恶在事夫奢也。长无用好末淫,非圣人之所急也。故食必常饱,然后求美;衣必常暖,然后求丽;居必常安,然后求乐。为可长,行可久,先质而后文,此圣人之务。”禽子曰:“善。”说苑反质篇。禽子问:“天与地孰仁?”墨子曰:“翟以地为仁。太山之上则封禅焉,培塿之侧则生松柏,下生黍苗莞蒲,水生鼋鼍龟鱼,民衣焉,食焉,死焉,地终不责德焉。故翟以地为仁。”艺文类聚地部引本书。禽子问曰:“多言有益乎?”墨子曰:“虾蟆蛙黾日夜而鸣,舌干□,然而人不听之。今鹤鸡时夜而鸣,天下振动。多言何益?唯其言之时也。” 太平御览言语部引本书。杨朱后于墨子,其说在爱己,不拔一毛以利天下,与墨子相反。荀子王霸篇杨注。殷敬顺列子释文。 墨子兼爱、上同、右鬼、非命,而杨朱非之。淮南子泛论训禽子与之辩论。荀子注,列子释文。禽子问杨朱曰:“
去子体之一毛,以济一世,汝为之乎?”杨子曰:“ 世固非一毛之所济。”禽子曰:“假济,为之乎?”杨子弗应。禽子出,语孟孙阳。孟孙阳曰:“子不达夫子之心,吾请言之。侵若肌肤获万金者,若为之乎?”曰:“为之。”孟孙阳曰:“有断若一节得一国,子为之乎?”禽子默然。有闲,孟孙阳曰:“一毛微于肌肤,肌肤微于一节,省矣。然则积一毛以成肌肤,积肌肤以成一节,一毛固一体万分中之一物,柰何轻之乎?”禽子曰:“吾不能所以答子。然以子之言问老□关尹,则子言当矣;以吾言问大禹墨翟,则吾言当矣。”列子杨朱篇。列子又云:“卫端木叔者,子贡之世也。藉其先赀,家累万金,不治世故。及其死也,无瘗埋之资,一国之人受其施者,相与赋而藏之。禽骨厘闻之,曰:端木叔,狂人也,辱其祖矣。”此与墨学无与,附箸于此。
  高石子,墨子弟子。墨子使管黔滶游高石子于卫,卫君致禄甚厚,设之于卿。高石子三朝必尽言,而言无行者。去而之齐,见墨子曰:“卫君以夫子之故,致禄甚厚,设我于卿。石三朝必尽言,而言无行,是以去之也。卫君无乃以石为狂乎?”墨子曰:“去之苟道,受狂何伤。古者周公旦非关叔,“关” ,“管”之借字。辞三公东处于商盖,人皆谓之狂,后世称其德,扬其名,至今不息。且翟闻之,为义非避毁就誉,去之苟道,受狂何伤?”高石子曰:“石去之,焉敢不道也。昔者夫子有言曰:天下无道,仁士不处厚焉。今卫君无道,而贪其●禄,则是我为苟啖人食也。”墨子说,而召禽子曰:“姑听之乎!夫倍义而乡禄者,我常闻之矣,倍禄而乡义者,于高石子焉见之也。”本书耕柱篇。

  高何,齐人,学于墨子。吕氏春秋尊师篇。

  县子硕吕览“硕”作“石”,字通。与高何皆齐国之暴者也,指于乡曲,学于墨子,为天下名士显人。吕氏春秋尊师篇。 治徒娱、县子硕问于墨子曰:“为义孰为大务?” 墨子曰:“譬若筑墙然:能筑者筑,能实壤者实壤,能欣者欣,欣读为睎。然后墙成也。为义犹是也,能谈辩者谈辩,能说书者说书,能从事者从事,然后义事成也。”本书耕柱篇。

  公尚过,吕氏春秋高义篇“尚” 作“上”。墨子弟子。吕览高义篇。墨子南游使于卫,关中载书甚多。弦唐子见而怪之,曰:“吾夫子教公尚过曰:揣曲直而已。今夫子载书甚多,何有也?”墨子曰:“昔者周公旦朝读书百篇,夕见七十士,故周公旦佐相天子,其脩至于今。翟上无君上之事,下无耕农之难,吾安敢废此。翟闻之,同归之物,信有误者,然而民听不钧,是以书多也。今若过之心者,数逆于精微,同归之物,既已知其要矣,是以不教以书也。而子何怪焉?”本书贵义篇。墨子游公尚过于越。公尚过语墨子之义,越王说之,谓公尚过曰:“子之师苟肯至越而教寡人,请以故吴之地,阴江之浦,书社三百,以封夫子。”本书鲁问篇作“请裂故吴之地,方五百里以封子墨子。” 公尚过许诺。遂为公尚过束车五十乘以迎墨子于鲁,曰:“吾以夫子之道说越王,越王大说,谓过曰:苟能使墨子至于越而教寡人,请裂故吴之地以封子。”据本书鲁问篇补。吕氏春秋作“
公上过往复于子墨子”。墨子曰:“子之观越王也,能听吾言,用吾道乎?”公尚过曰:“殆未能也。”墨子曰:“不唯越王不知翟之意,虽子亦不知翟之意。若越王听吾言,用吾道,翟度身而衣,量腹而食,比于宾萌,未敢求仕。越不听吾言,不用吾道,而受其国,是以义粜也。义粜何必越,虽于中国亦可。”吕氏春秋高义篇、本书鲁问篇略同。

  耕柱子,墨子弟子。墨子怒耕柱子,耕柱子曰: “我毋愈于人乎?”墨子曰:“我将上大行,驾骥与羊,子将谁□?”耕柱子曰:“
将□骥也。”墨子曰:“何故□骥也?”耕柱子曰: “骥足以责。”墨子曰:“我亦以子为足以责。”墨子游耕柱子于楚,二三子过之,食之三升,客之不厚。二三子复于墨子,曰:“耕柱子处楚无益矣。二三子过之,食之三升,客之不厚。”墨子曰:“未可知也。”毋几何而遗十金于墨子,曰:“后生不敢死,有十金于此,愿夫子之用也。”墨子曰:“果未可知也。”本书耕柱篇。

  魏越,墨子弟子。墨子使之游,越曰:“既得见四方之君子,则将孰先语?”墨子曰:“凡入国,必择务而从事焉。国家昏乱,则语之尚贤、尚同;国家贫,则语之节用、节葬;国家□音湛湎,则语之非乐、非命;国家淫僻无礼,则语之尊天事鬼;国家务夺侵凌,则语之兼爱、非攻,故曰择务而从事焉。”本书鲁问篇。

  随巢子,墨子弟子,汉书蓺文志。梁玉绳云“随巢当是氏,或谓氏隋名巢,无据。”诒让案:隋经籍志随巢子,注云“巢似墨翟弟子。”则以巢为名。墨子之术尚俭,随巢子传其术。史记自序正义引韦昭说。箸书六篇。汉书蓺文志。

  胡非子,广韵十一模云“胡非,复姓,齐胡公之后有公子非,因以胡非为氏。”梁玉绳云“则胡非子,齐人也。”诒让案:隋经籍志胡非子,注云“非似墨翟弟子。”则亦以非为名。墨子弟子,箸书三篇。汉书蓺文志。

  管黔滶,墨子弟子。本书耕柱篇,见前。
  高孙子,墨子弟子。本书鲁问篇,见后。
  治徒娱,墨子弟子。本书耕柱篇,见前。

  跌鼻,墨子弟子。墨子有疾,跌鼻进而问曰:“ 先生以鬼神为明,能为祸福,为善者赏之,为不善者罚之,今先生圣人也,何故有疾?意者先生之言有不善乎?鬼神不明知乎?”墨子曰:“虽使我有病,鬼神何遽不明?人之所得于病者多方,有得之寒暑,有得之劳苦,百门而闭一门焉,则盗何遽无从入。”本书公孟篇。

  曹公子,墨子弟子。墨子仕曹公子于宋,三年而反,睹墨子曰:“始吾游于子之门,短褐之衣,藜藿之羹,朝得之则夕弗得,弗得祭祀鬼神。今而以夫子之故,家厚于始也。有家享,谨祭祀鬼神,然而人徒多死,六畜不蕃,身湛于病,吾未知夫子之道之可用也。”子墨子曰:“不然。夫鬼神之所欲于人者多,欲人之处高 ●禄而以让贤也,多财而以分贫也。夫鬼神岂唯擢黍拑肺之为欲哉?今子处高●禄而不以让贤,一不祥也;多财而不以分贫,二不祥也。今子事鬼神唯祭而已矣,而曰病何自至哉,是犹百门而闭一门焉,曰‘盗何从入’ ?若是而求福于百怪之鬼,岂可哉?”本书鲁问篇。

  胜绰,墨子弟子。墨子使胜绰事齐项子牛。项子牛三侵鲁地,而胜绰三从。墨子闻之,使高孙子请而退之,曰:“我使绰也,将以济骄而正嬖也。今绰也禄厚而谲夫子,夫子三侵鲁而绰三从,是鼓鞭于马靳也。翟闻之,言义而弗行是犯明也,绰非弗之知也,禄胜义也。”本书鲁问篇。

    案:曹公子及胜绰二人,皆游墨子之门,而以违道见责,盖未能传其术者,今以附于诸弟子之末。

  彭轻生子问墨子曰:“往者可知,来者不可知。 ”墨子曰:“藉设而亲在百里之外,则遇难焉期以一日也,及之则生,不及则死。今有固车良马于此,又有驽马四隅之轮于此,使子择焉,子将何乘?”对曰:“乘良马固车可以速至。”墨子曰:“焉在不知来。”本书鲁问篇。

  孟山誉王子闾曰:“昔白公之祸,执王子闾,斧钺钩要,直兵当心,谓之曰:‘为王则生,不为王则死。’王子闾曰:‘何其侮我也!杀我亲而喜我以楚国。我得天下而不义不为也,又况于楚国乎!’遂死而不为。王子闾岂不仁哉?”墨子曰:“难则难矣!然而未仁也。若以王为无道,则何故不受而治也?若以白公为不义,何故不受王,诛白公然而反王?故曰难则难矣,然而未仁。”同上。

  弦唐子。本书贵义篇,见前。

    案:以上三人并见本书,是否墨子弟子,无可质证。谨附缀于此以备考。

墨子再传禽子弟子:
  许犯学于禽滑厘。吕氏春秋当染篇。
  索卢参,东方之钜狡也,学于禽滑厘,为天下名士显人。吕氏春秋尊师篇。
墨子再传胡非子弟子:
  屈将子案屈为楚公族箸姓,屈将子疑亦楚人。好勇,闻墨者非斗,带剑危冠往见胡非子,劫而问之曰:“将闻先生非斗,而将好勇,有说则可,无说则死!”胡非子为言五勇,屈将说,称善,乃解长剑,释危冠,而请为弟子焉。太平御览四百九十二、四百三十七,引胡非子五勇之论甚详。见后胡非子佚文,此不备录。
墨子三传许子弟子:
  田系学于许犯,显荣于天下。吕氏春秋当染篇。
墨氏名家:传授不可考者。附钜子。
  田俅子汉书蓺文志。“俅” ,一作“鸠”,鸠、俅音近,马骕、梁玉绳并以为一人,是也。齐人,学墨子之术。吕氏春秋首时篇,淮南子道应训高注。田鸠欲见秦惠王,留秦三年而弗得见。客有言之于楚王者,往见楚王,楚王说之,与将军之节以如秦。至,因见惠王。告人曰:“之秦之道乃之楚乎?”吕氏春秋首时篇、淮南子道应训云“出舍喟然而叹,告从者曰‘ 吾留秦三年,不得见,不识道之可以从楚也’。”徐渠问田鸠曰:“臣闻智士不袭下而遇君,圣人不见功而接上。今阳城胥渠,“今”,韩子讹“令”。今据卢文弨顾广圻校正。明将也,而措于屯伯;“ 屯”,韩子讹“毛”。今据顾校正,下同。公孙□ 回,圣相也,而关于州部,何哉?”田鸠曰:“此无他故异物,主有度,上有术之故也。且足下独不闻楚将宋觚而失其政,魏相冯离而亡其国。二君者驱于声词,眩乎辩说,不试于屯伯,不关乎州部,故有失政亡国之患。由是观之,夫无屯伯之试,州部之关,岂明主之备哉!”韩非子问田篇。楚王谓田鸠曰:“墨子者,显学也。其身体则可,其言多而不辩,何也?”曰:“昔秦伯嫁其女于晋公子,令晋为之饰装,晋疑鲁之讹。从文衣之媵七十人,至晋,晋人爱其妾而贱公女。此可谓善嫁妾,而未可谓善嫁女也。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薰桂椒之椟,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羽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此可谓善卖椟矣,未可谓善鬻珠也。今世之谈也,皆道辩说文辞之言,人主览其文而忘其用。“ 其”,韩子作“有”,今以意改。墨子之说传先王之道,论圣人之言,以宣告人。若辩其辞,则恐人怀其文忘其用,此字韩子无,据顾校增。直以文害用也。此与楚人鬻珠、秦伯嫁女同类,故其言多不辩。”韩非子外储说左上篇。箸书三篇。
汉书蓺文志墨家田俅子三篇,本注云 “先韩子。”盖班固亦谓即田鸠也。

  相里子,韩非子显学篇、元和姓纂。名勤,庄子天下篇。释文引司马彪云“墨师也,姓相里名勤。”姓纂云“晋大夫里克为惠公所灭,克妻司成氏携少子李连逃居相城,因为相里氏。李连玄孙相里勤,见庄子。”案:此疑唐时谱谍家之妄说,恐不足据。南方之墨师也。成玄英庄子疏。为三墨之一,韩非子显学篇。箸书七篇。姓纂引韩子云“相里子,古贤也,箸书七篇。”案:韩子无此文。汉书蓺文志墨家亦无相里子书,姑存以备考。

  相夫氏,韩非子显学篇。元和姓纂二十陌,有伯夫氏,引韩子云“伯夫氏,墨家流也。 ”则唐本“相”或作“伯”,或当作“柏”,与“相” 形近。亦三墨之一。

  邓陵子,南方之墨者,诵墨经,庄子天下篇。案姓纂云“楚公子食邑邓陵,因氏焉。”据此,则邓陵子盖楚人。亦三墨之一,韩非子显学篇。有箸书。姓纂云“ 邓陵子箸书见韩子。”案:韩子亦无此文。

    韩非子显学篇云“自墨子之死也,有相里氏之墨,有相夫氏之墨,有邓陵氏之墨,墨离为三。”

  苦获,南方墨者。庄子天下篇。

  己齿,南方墨者。庄子天下篇。释文引李颐云“苦获、己齿,二人姓字也。”案:“姓字”当作“姓名”,疑并楚人。

相里氏弟子:
  五侯子庄子天下篇。陶潜集圣贤群辅录 案:五侯盖姓五,五与伍同。古书伍子胥,姓多作五,非五人也。相里勤弟子与南方之墨者苦获、己齿、邓陵子之属,俱诵墨经,而倍谲不同,相谓别墨,庄子天下篇。
    案:墨经即墨辩,今书经、说四篇及大取小取二篇,盖即相里子、邓陵子之伦所传诵而论说者也。

    又案:陶潜集圣贤群辅录末,附载三墨云“ 不累于俗,不饰于物,不尊于名,庄子天下篇作“不苟于人。”不忮于众,此宋铏尹文之墨。“铏”,当从庄子作“钘”,即孟子之宋牼也。裘褐为衣,跂跷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者,相里勤、五侯子之墨。俱诵墨经而背谲不同,相为别墨。以坚白,此亦本庄子而文义未全,岂伪讬者失其句读,抑传写有脱误邪?此苦获、己齿、邓陵子之墨。”此别据庄子天下篇为三墨,与韩非书殊异。北齐阳休之所编陶集即有此条。宋本陶集,宋庠后记云“八儒三墨二条,此似后人妄加,非陶公本意。”考庄子本以宋钘、尹文别为一家,不云亦为墨氏之学。以所举二人学术大略考之,其崇俭非斗虽与墨氏相近,荀子非十二子篇以墨翟、宋钘并偁。而师承实迥异,乃强以充三墨之数,而韩非所云相夫氏之墨者,反置不取,不知果何据也?宋钘书,汉书蓺文志在小说家,云黄老意。尹文书在名家,今具存。其大道上篇云“大道治者,则名、法、儒、墨自废。”又云“是道治者,谓之善人,藉名、法、儒、墨者,谓之不善人。”则二人皆不治墨氏之术,有明证矣。近俞正燮癸巳类稿墨学论亦以宋牼为墨徒,误与群辅录同。群辅录本依讬,不出渊明,而此条尤疏谬,今不据补录。

  我子,六国时人,元和姓纂引风俗通。为墨子之学,箸书二篇。汉蓺文志,颜注引刘向别录。

  缠子,广韵二仙云“缠,又姓。汉书蓺文志有缠子着书。”案:汉志无缠子,此误。修墨子之业以教于世。儒有董无心者,其言修而谬,其行笃而庸,欲事缠子,缠子曰:“文言华世,不中利民,倾危缴绕之辞,并不为墨子所修。劝善兼爱,则墨子重之。”意林引缠子。缠子与董无心相见讲道,缠子称墨家佑鬼神,引秦穆公有明德,上帝赐之十九年;董子难以尧舜不赐年,桀纣不夭死。论衡福虚篇。箸书一卷。意林。

墨家钜子:
    庄子天下篇说墨云:“以巨子为圣人,皆愿为之尸,冀得为其后世。”郭象注云:“巨子最能辩其所是,以成其行。”释文“‘
巨’,向秀、崔撰本作‘钜’。”向云:“墨家号其道理成者为钜子,若儒家之硕儒。”吕氏春秋上德篇云:“墨者以为不听钜子不察。”又有墨者钜子孟胜、田襄子、腹●三人,高诱以钜子为人姓名,非也。以庄、吕二子所言推之,墨家钜子,盖若后世儒家大师,开门授徒,远有端绪,非学行纯卓者,固不足以当之矣。
  孟胜为墨者钜子,善荆之阳城君。高注云“钜子、孟胜二人学墨道者也”,非是。阳城君令守于国,毁璜以为符,约曰:“符合听之。”荆王薨,案即悼王。群臣攻吴起兵于丧所,阳城君与焉。荆罪之,阳城君走,荆收其国。孟胜曰:“受人之国,与之有符。今不见符,而力不能禁,不能死,不可。”其弟子徐弱谏孟胜曰:“死而有益阳城君,死之可矣。无益也,而绝墨者于世,不可。” 孟胜曰:“不然。吾于阳城君也,非师则友也,非友则臣也。不死,自今以来求严师必不于墨者矣,求贤友必不于墨者矣,求良臣必不于墨者矣。死之,所以行墨者之义,而继其业者也。我将属钜子于宋之田襄子。田襄子,贤者也,何患墨者之绝世也。”徐弱曰:“若夫子之言,弱请先死以除路。”还殁头前于孟胜。因使二人传钜子于田襄子。高注云:“二人,孟胜之弟子也。”孟胜死,弟子死之者八十三人。二人旧本无此二字,毕校补。以致令于田襄子,欲反死孟胜于荆,田襄子止之曰:“孟子已传钜子于我矣!”不听,“不”,旧本讹“当”,毕校正。遂反死之。吕氏春秋上德篇。

    案:吴起之死在周安王二十一年,时墨子当尚在,详亲士篇。则孟胜、田襄子或亲受业于墨子亦未可知。其为钜子岂即墨子所命,为南方墨者之大师者邪?孟胜之死也,必属钜子于田襄子,明以传学为重,亦若儒家之有师承宗派,佛氏之有传授衣□矣。

  田襄子,宋之贤者。孟胜死荆阳城君之难,使弟子二人属钜子于田襄子。吕氏春秋上德篇。案:田襄子言行无考。说苑尊贤篇有卫君问田让语,疑即田襄子,附识以备考。

  腹●为墨者钜子,居秦。其子杀人。秦惠王曰: “先生之年长矣,非有它子也,寡人已令吏弗诛矣。先生之以此听寡人也。”腹●对曰:“墨者之法:杀人者死,伤人者刑。此所以禁杀伤人也。夫禁杀伤人者,天下之大义也,王虽为之赐而令吏弗诛,腹●不可不行墨子之法。”不许惠王,而遂杀之。吕不韦曰:“子,人之所私也。忍所私以行大义,钜子可谓公矣。”吕氏春秋去私篇高注云“钜姓,子通称,腹●,字也。” 毕沅云“钜子犹钜儒、钜公之称,腹乃其姓耳。”案:毕说是也。

孟胜弟子:
  徐弱,孟胜弟子,与孟胜同死楚阳城君之难。见前。
墨氏杂家凡治墨术,而无从考其学业优劣及传授端绪者。
  夷之,治墨家之道者,孟子滕文公上篇赵注。因徐辟而求见孟子。孟子曰:“吾固愿见,今吾尚病,病愈,我且往见,夷子不来。”他日又求见孟子,孟子曰:“吾今则可以见矣。不直则道不见,我且直之。吾闻夷子墨者,墨之治丧也,以薄为其道也。夷子思以易天下,岂以为非是而不贵也?然而夷子葬其亲厚,则是以所贱事亲也。”徐子以告夷子。夷子曰:“儒者之道,古之人若保赤子,此言何谓也?之则以为爱无差等,施由亲始。”徐子以告孟子。孟子曰: “夫夷子信以为人之亲其兄之子为若亲其邻之赤子乎?彼有取尔也:赤子匍匐将入井,非赤子之罪也。且天之生物也,使之一本,而夷子二本故也。盖上世尝有不葬其亲者,其亲死则举而委之于壑。他日过之,狐狸食之,蝇蚋姑嘬之,其颡有泚,睨而不视。夫泚也,非为人泚,中心达于面目。盖归反藟梩而掩之。掩之诚是也,则孝子仁人之掩其亲,亦必有道矣。”徐子以告夷子。夷子怃然,为闲,曰:“命之矣!”孟子滕文公上篇。
  谢子,吕氏春秋去宥篇、淮南子脩务训,高注云“谢,姓也,子,通称。”关东人也,学墨子之道。吕览高注。说苑杂言篇作祁射子。梁玉绳吕子校补云“祁乃地名,祁属太原,正是关东”,恐未塙。

  唐姑果,淮南子脩务训作“唐姑梁”。高注云“唐姓,名姑梁”。说苑杂言篇作“唐姑。”秦之墨者。淮南子,高注云 “秦大夫”,疑误。东方墨者谢子将西见秦惠王。 淮南子、说苑,并云“惠王说之”。惠王问唐姑果,唐姑果恐王之亲谢子贤于己也,对曰:“ 谢子东方之辩士也。淮南子作“山东辩士。”其为人甚险,将奋于说以取少主也。”淮南子作“固权说以取少主”。王因藏怒以待之。谢子至,说王,王弗听。淮南子云“后日复见,逆而弗听。”谢子不说,遂辞而行。吕氏春秋去宥篇。

  某翟,郑人。兄缓呻吟裘氏之地。释文云“裘氏,地名。”祗三年,而缓为儒,使其弟墨。儒墨相与辩,其父助翟。十年而缓自杀。庄子列御寇篇,郭注云“翟,缓弟名”。案:未详其姓氏。

    案:唐姑果媢贤自营,违墨氏尚贤尚同之恉;郑人翟争论儒墨而杀其兄,则亦非悌弟也,故附于墨学杂家之末。又孟子告子篇,赵注谓告子兼治儒墨之学,其人无可考。本书公孟篇有告子,亦恐非一人。淮南子人闲训云“代君为墨而残”。许注云“代君,赵之别国,不详其名及时代。”则疑是赵武灵王子代君章,见赵世家。此并无可质证,谨附识于此,以备考。